青春人物top
 
 
热点人物 |  本网特稿  |  青年资讯  |  网络红人  |  校园风云  |  创业故事  |  大学生村官  |  评论
 
 本网特稿
 
·
志愿服务,让我充分认识到了...
·
两会新热点:聚焦“蚁族”群体
·
张念利:肯学肯钻的“状元郎”
·
大爱无言写青春
·
“我的另一条道路”
 热点人物
 
·
布衣文人李云舟的平凡生活
 
 
在农村基层实现人生价值——一位硕士毕业生的自述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9年06月09日
 

  新华网郑州7月22日电  王红兵,河南潢川人,2003年毕业于中南民族大学法学专业,硕士。作为引进人才在河南省漯河市源汇区干河陈乡担任副乡长职务,2005年8月担任干河陈乡党委副书记。2005年4月在第五届村民委员会换届中,担任源汇区干河陈乡毛寨村党支部书记,成为全市农村第一位当选村支书的硕士。

  作为一名法学专业的硕士,一个人到农村基层工作,在“村官”的岗位带领村民艰苦创业,王红兵的经历或许会对大学毕业生们有所启发。

  以下是王红兵的自述——

  我对组织部门说,我要到基层去

  我是2003年从中南民族大学法学专业毕业的。当时的法学专业,特别是法学硕士在社会上还是比较吃香的,毕业时我面对很多机会。最终下决心让我留在这里,还是源于组织部门的一句话:“虽然沿海地区发达,但漯河是新兴城市,在这里干事的空间更大。”

  组织部门征求我对工作岗位的意见时,我毫不犹豫地说,我要到农村基层去。家里人不理解我的想法,都说农村工作难做,很辛苦还容易得罪人。父母还担心我放着市委机关不干去农村工作,会被人家笑话。我对他们说,农村工作是困难,但越是这样的环境,越能锻炼人,这对今后的成长是一笔难得的财富。

  2003年到干河陈乡后,我担任副乡长,分管项目建设和招商引资工作。由于刚到基层,工作和环境都不熟悉,分管的工作和自己的专业差别很大,对于能不能干好心里没底。

  刚上任,我就遇到了一块“硬骨头”。当年,干河陈乡南关村与一位租地商发生了经济纠纷,原本拖欠村里租地款的租地商却钻了合同的漏洞,将村委会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损失。激愤的群众决定集体上访。当时正是非典肆虐期间,严禁集体聚会,乡党委书记非常着急,对我说:“这件事关系到全乡稳定和投资环境,怎么处理,我看只能依法办事。”在我的知识里,运用法律手段解决这个问题是很简单的事,但村民竟然压根没想打官司,只是一味上访。我一面深入群众家中做思想工作,一面搜集证据,运用法律知识打赢了那场官司,依法为村里讨回了几十万元的租地款。

  就这样,在领导班子的帮助下,我在学中干,干中学,较快地融入到新的工作环境中去,2004年、2005年,干河陈乡成为全市对外开放先进单位,我也初步实现了角色的转变。

  2005年初,在第五届村委会换届前后,干河陈乡毛寨村连续发生几起集体上访事件。毛寨村因为历史遗留问题较多,矛盾比较突出,群众上访事件不断发生。乡党委书记车全安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到毛寨村去挂职,带一带毛寨村的领导班子,在短期内解决毛寨村的遗留问题。

  这一次,家里人和朋友们更是强烈反对,怕我一个人在村里吃亏。在厦门、广州的同学打电话给我,说他们现在都在市里机关工作,我却去当什么“村官”。一位同学说得更尖锐:“村官的工作无非是计划生育、宅基地,你干得了这些烂事吗?”思索再三,我还是决定去,如果不到农村最基层去,不直接接触群众,为群众办事,我于心不甘。

  办了几件实事以后,我逐渐赢得村民的信任

  2005年4月10日,我第一次进村,走到村口不禁呆住了。只见村口处,一个面积有半亩的垃圾山堆在那里,由于刚下过雨,杂草洼地积了不少水,上面漂浮着菜叶、衣物、塑料饭盒,蚊蝇到处乱飞,还散发出阵阵恶臭。来迎接我的村委会主任谢大才说,垃圾堆放在村路上已经几年了,过路人无不掩鼻而过,附近村民连做饭也不敢开窗。他说,村里几条过道都没有下水道,生活废水只能从地面上排放,污水横流,坑洼处成了死水滩。

  走访群众时我发现,毛寨村对我这位高学历“村官”的到来也没有表示什么热情。有的群众还有敌对情绪。村里有一位叫刘结实的老人,过春节时在村口垃圾堆滑倒,摔成重伤,前后花了一万六千多元,我去看望他,他拍着床头柜对我说:“娃子,你要想镀金,就去别的村,这个村的事太难办!”

  进村后,我每天都随身携带一本工作笔记,通过上门访谈、个别约谈、街头畅谈、蹲点夜谈、集中座谈等方式,利用一切机会和时间,倾听群众的呼声,掌握群众关注的热点、难点问题。我信阳口音浓,怕群众听不懂,更怕群众因此不愿与我接触,就想方设法学当地土语。一个月后,我的工作笔记上记下了1.5万多字的“民情日记”。

  想取信于群众就要先烧几把“火”,我决定先从群众反映比较大的问题入手,帮助村民清理村内积存的垃圾,清理下水道,硬化村内道路,整修村小学。解决这些问题,都需要钱。在农村办每一件事都不容易,当时村里一分钱都没有,向群众集资又不现实,怎么办?我发挥自己的优势,与市政等部门协调,组织党员义务劳动,几天时间就运走了堆积在村里道路两旁的“垃圾山”,整修、新修下水道1500多米,光垃圾就用清运卡车拉了100多趟,仅这两项就为村里节约资金二十几万元。

  就这样,我与村里一班人没向群众集资和摊派,靠集体抠下不多的钱和多方筹资、寻求上级部门支持等办法,先后改造了村里的电网,维修了村小学校舍、建起了操场,新修了800米的柏油路,建起了一栋二层村委会办公楼。群众心中的结也打开了。许多群众开始主动找我谈心、拉家常,原先的“上访户”也都停访息诉。许多群众说,自打你来了以后,村里形势稳定了,人心重新聚起来了。

  与农民打交道首先要真诚待人,以心换心。村里有一户特困户,两口子长期患病,两个孩子上大学,日子紧巴巴的。我送去米、面、油等生活用品,想方设法与他们的儿子所在学校联系,申请了3000元的助学贷款。没想到他们的儿子领到钱却弄丢了,老两口听说后着急上火,在床上躺了六七天。我听说后又想方设法协调解决了2000元助学金。接着,我趁热打铁,阳光操作,为村里11户申请了特困补助。

  我在“村官”的岗位上实现了人生价值

  毛寨村在漯河市郊,有676户2600人,是典型的城郊村。随着漯河城市框架的拉大,毛寨村的土地不断被征用,村民主要靠在市区拉散车、搞装卸、蹬三轮、做点小本生意维持生计。

  失去土地的农民拿什么养活自己?经过一段时间的思索,我逐渐认识到,要想从根本上解决村里的问题,还要从发展经济入手,只有这样才能解决失地农民的出路问题。

  经过一番筹划,在群众的支持下,毛寨村有史以来第一个工业园动工兴建。为了招引项目,我把市区和周边的厂矿企业转了个遍,在得知一家生产精品铸件的企业缺少厂房还在租房生产时,我主动与其联系,并和区领导一道,陪同企业老板到十堰考察、谈判、审合同,帮他一次就从二汽拿到4000多万元订单,最终使这家企业落户到毛寨工业园。现在,已经有喜乐包装、顺诚铸造、建泰钢化玻璃、宏超电器配件等五家投资千万元的项目进驻毛寨工业园,总投资额5000万元,安排毛寨及周边地区500多名村民就业,为村里完成税收100多万元。

  其实农民是最质朴的,在这五个投资千万元项目建设中,没有发生一起阻工或强装强卸事件,许多村民还义务为企业照看施工设备,村干部也主动为企业办理各项手续。顺诚铸造公司的总经理周建伟拉着我的手说:“没想到毛寨村有这么好的投资环境。”

  村集体富了,群众的福利就有了保障。今年7月,村两委决定对村内年满70岁的老人,每月发放50元的养老补助,以后逐年扩大养老范围,村民就医由集体负担1/3。看着这实实在在的好处,村民脸上乐开了花。许多村民教育孩子时都以我为榜样,说我“读书、做事都有出息”,老党员杨贵安说,没想到你能为村里办这么多好事实事!

  不久前厦门的同学打电话与我聊天,说你天天这么忙,工资又不高,图的啥?我说,在这儿我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也得到了村民的认可,毛寨村的群众信任我,我也乐得其所。(王文杰)

 
 
(来源:新华网)
 相关链接:
 
23岁的“富二代”六年的“老网商”   2009/09/22
北川,我还会回来   2009/07/02
盛开在突尼斯的志愿之花   2010/02/04
首都交警保卫“两会”素描   2010/03/15
“90后”小将上演神奇一刻   2010/02/22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