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人物top
 
 
热点人物 |  本网特稿  |  青年资讯  |  网络红人  |  校园风云  |  创业故事  |  大学生村官  |  评论
 
 本网特稿
 
·
少代会少先队员代表风采
·
大学生陪盲人“看”电影
·
志愿服务,让我充分认识到了...
·
两会新热点:聚焦“蚁族”群体
·
张念利:肯学肯钻的“状元郎”
 热点人物
 
·
农民“达芬奇”
·
杨利伟出自传
·
生命的奇迹
·
最美女军医
·
王家岭获救者
 
表面光鲜实则难以自主
 
博士后遭裹胁成导师赚钱工具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10年07月01日
 

  进入博士后流动站不到一年,陈然已经马不停蹄地做了5个省市级乃至国家级的项目,印在简历上,似乎很耀眼。 

  “可这些项目,没有一个跟我的研究兴趣相关。”陈然自我解嘲地说,“老板让干啥,咱就得干啥!”尽管进站以后生活很“充实”,但是目前所做的一切,已经和他进站前的设想渐行渐远。 

  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专业博士毕业,陈然选择回到北京一所一流高校的规划研究所做博士后。此前,他不止一次踌躇满志地规划过博士后阶段的工作。他准备寻找一个交叉性的课题做载体,继续深化博士阶段的研究。可进站后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可不可以给我一点空间,让我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陈然的问题,没有人能回答他。 

  项目数量第一 研究兴趣倒数 

  计算机科班出身的陈然,对系统优化领域很感兴趣。前段时间,他研究设计出了一个“飞机旅客登机优化系统”,并顺利发表了相关论文,心里美滋滋的。可很快,在研究所的月底例会上,所长,也就是陈然的合作导师,当着所有同事的面,黑着脸批评了陈然。 

  “你发的那篇论文价值不大。要从实际角度出发!不要搞那些不实用的东西!”陈然懵了,其他博士后也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房间里顿时安静极了。 

  明明是很实用的设计,却硬被说成不实用,陈然心里明白合作导师的意思。原来,合作导师手上有好几个城市设计的项目,虽然完全不是陈然喜爱或擅长的领域,却都分配给了陈然。对这些不敢不接的项目,陈然实在燃不起热情,完成进度也比较慢。这下可好,合作导师让你干的还没干完,自己却跑去设计新的发明了,合作导师能不恼火吗? 

  可陈然也有一肚子委屈。“博士后是一种工作,我已经不是学生了,按理说我与合作导师之间应该是平等的同事关系。其实从规章制度上来讲,我不仅有权利去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而不应该不管三七二十一,埋头为合作导师打工。” 

  陈然的遭遇,其实在理工科博士后当中并不鲜见。在一所理工类高校建筑材料研究所的楼下,笔者见到了该所31岁的博士后张洪波。 

  张洪波笑称自己是“项目达人”。 

  他对此是有心理准备的:“合作导师接收博士后时,肯定会考虑这名博士的专业背景和他自己的项目、课题有多大的交叉。以我们学校为例,导师招一个博士后(海归除外),要自己出4万元,再由学校出4万元,作为博士后两年的基本工资。导师出了钱,当然需要你干活了,所以与导师的项目有交叉是很正常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张洪波对研究没有自己的想法。去年,张洪波申请到了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但直到现在,张洪波都还没来得及开展自己的研究,不是不想,而是没时间。他的时间,几乎全被合作导师占用了。从A城地铁混凝土结构裂缝控制技术研究,到B城某楼盘的商住楼结构优化设计,再到C城地铁基坑施工监测,张洪波马不停蹄地忙碌着。最惨的一次,他大年初三就从老家赶回研究所里上班了,因为“项目不等人”,合作导师每天打电话“轰炸”他。 

  显然,这并非张洪波的初衷。“博士阶段要训练研究课题的思路,提高自己思考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但博士后阶段要有把握研究方向的能力,不仅仅是跟着别人做,更需要有自己的研究领域。”张洪波说。 

  而在项目接连不断的情况下,博士后很难专注于感兴趣的科研领域,甚至很难专注于合作导师分配给自己的项目。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链接:
 
重庆市举行团中央赴渝“博士服务团”欢迎会   2009/11/27
江干区举办浙江大学博士与江干区企业对接会   2009/11/11
海外留学博士海峡西岸行活动在福州启动   2008/12/29
中组部、团中央“博士服务团”来鹰潭调研   2007/07/27
大四生收到博士录取通知书   2010/02/11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