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历史文献 >> 1950年至1959年
· 1990年至2002年
· 1980年至1989年
· 1970年至1979年
· 1960年至1969年
· 1950年至1959年
· 1942年至1949年
· 1932年至1941年
· 1922年至1931年
  1950年至1959年
 
 
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
关於克服目前新区学生工作中几个偏向的通报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23日
 

  最近在新区学生工作中发生了不少的偏向,这些偏向如果发展下去,将产生极其不良的后果。为使各地普遍重视,特将几个比较普遍而严重的问题,通报各地:
  (一)“五四”前后,西安市市立师范、市立一中、省立三中等校,为解决“学生思想上存在着的很多问题”,先后开展过一次全校性的“思想检查”“三评”及“学习总结”运动。运动的内容是很广泛的,如西安师范,“思想检查”的重点计有:学习态度、生活作风服务方面、思想方面、党派关系、团员入团动机等六项,只思想方面一项内,即包括了骄傲自大、自以为是、个人英雄主义、浪漫主义、超阶级观点、享乐主义、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优越感、轻视劳动、看不起群众、温情主义等十余种表现,甚至在党派关系一项内,还有“你是否愿意靠拢共产党和青年团或加入组织”的问题。运动过程中,据说省三中“互相提问题很活跃”,每人都得到五十条以上,最多达一百条的问题,但“多在现象上纠缠”,“一问一答”,追问为什么“不参加秧歌队”,为什么“要求高深学问”,为什么“讲话引经据典”,甚至追问“你为什么在团员面前不讲话?不入团?自暴自弃?”等问题;西师五○甲班曾有刘某等两个学生负担极重,神色恍惚,打算自杀,幸亏发现较早而未发生意外;省三中学生一般在思想上有很大顾虑,有一位学生说:“如把我放在堂上评,不如把我杀了”;初三一位女生因怕批评,藉故休学,其父曾问学校“搞什么三评,把我女儿评病了”;市一中在“学习总结”运动中,批评了两个所谓“典型”学生,一个是十五岁,一个仅只十四岁,并且夸张地追究他们的男女关系问题。运动的结果怎样呢?不但“没有显著的收获”,反而“小圈子比以前更紧密了一些”。在“部分班上”,学习比从前“更松懈了一些”。
  以上作法,显然是完全错误的。青年团西安市工委对于这种错误未能及早发现和纠正。现在已经作了认真的检讨,这种自我批评的精神是必要的。希望其他各地团委也接受此种经验教训,防止重犯此类错误。
  (二)广西省梧州市,在开展新民主主义学习的号召下,全市各校开展了暴露旧思想(学习动机)运动,普遍地召开了思想暴露大会或哭诉反省大会。运动的目的是:要“把一些对于开展新民主主义学习有妨碍的东西除去,建立一些对其有利的柬西”,“才能希望顺利地开展新民主主义学习并迅速获得良好的效果。”运动是这样发展的:五月十五日从市立师范开始,在学联号召下,十九日就已扩及全市。梧州青年报(第六号)并作了学生学习思想的统计:在市立七中与省立护士学校三百十四个学生中,除护士学校有一人入学动机一半为自己一半为人民服务以外,其余不是为饭碗、混文凭,就是为婚姻、做英雄等等。我们认为这种追求入学动机的作法,根本是错误的。要求所有年青的中学生(他们大都出身于小资产阶级家庭)的入学动机,完全具有高度为人民服务的观点,这是一种不现实的空想。其实他们的入学动机不用暴露,我们也大致可以知道。我们既定的新民主主义教育方针,就是要提高所有学生的认识,使他们都能为新中国的建设作有益的服务。不问他们的入学动机如何,也不问他们的思想是否暴露,我们耍教育和提高全校学生的新民主主义教育方针,都是不会也不应有所改变的。所以我们认为进行这种思想暴露运动是多余的,没有实际意义的。相反地还可能造成学生惧怕新民主主义学习与发生说假话等现象。
  (三)湖南省工委为了配合农村的社会改革运动,针对青年知识分子因受“农村社会改革”的影响而产生的波动,首先在长沙学生中进行了“反封建思想教育”的工作,并将长沙的经验推广全省。我们认为,进行这一工作基本上是对的,但在工作方法中这样提出:“根据进步程度,进行启发与说理和适当的斗争”(“怎样把反封建教育深入一步”——“湖南青年报”十七期),或“以启发说理为主,必要时结合进行适当的批评和斗争”(“迅速开展反封建教育”——同上)则是不妥当的(不知实际执行的情况如何)。我们认为,配合农村社会改革,对知识分子进行思想教育,应该是在理论与具体事实的教育中,展开讨论研究,逐步启发诱导,提高其自觉性。目的是教育大多数。只要多数进步了,少数落後者必然孤立,其落後活动也就不会再有地盘。我们如继续教育,落後者是会慢慢进步的。如果说“必要时”可以运用斗争的方法,这个“必要时”的标准就不会一致,而且会容易发生搬运农村斗争会的一套办法,形成一种压力,使错误的思想不敢暴露,造成有些人公开说好话暗中与人民政府、共产党、青年团对立,甚至会产生打骂行为等严重的偏差。所以在进行思想教育工作中,运用斗争的方法是很容易出毛病的(如有特务活动,则由政府依法处理,另作别论),因而不应加以采取。
  以上几个问题都有一个通病,就是犯了急性病。不论对学生的思想改造与学校的改革工作都不是一个运动、一个斗争所能解决的,因而必须采取稳步前进的方针。任何操之过急的作法,都不会达到改造与改革的目的,所以都是错误的。
  毛主席在最近三中全会的报告中特别提出这样的指示:“有步骤地谨慎地进行旧有学校教育事业和旧有社会文化事业的改革工作,……在这个问题上,拖延时间不愿改革的思想是不对的,过于性急、企图用粗暴方法进行改革的思想也是不对的。”我们应当很好地来体会毛主席这一指示的精神,并按照他的指示来改善我们的工作。
  此通报所举事实都是根据各地材料写出的,虽然对於情况的了解可能还不够完全,但这些材料中所暴露的一些偏向,都是值得大家注意的带有一般性的问题。因此希各地接此通报后,根据通报精神,具体检查本地区的工作,如有类似的问题,应迅速予以克服,并注意加强干部的思想、政策业务的教育,使团的干部从思想上、政策上、业务上都提高一步。

(一九五○年七月二十七日)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05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