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历史文献 >> 1950年至1959年
· 1990年至2002年
· 1980年至1989年
· 1970年至1979年
· 1960年至1969年
· 1950年至1959年
· 1942年至1949年
· 1932年至1941年
· 1922年至1931年
  1950年至1959年
 
 
青年团中央批转团中央学校工作部
“关于高等学校毕业生在工作岗位上的表现和存在的问题给团中央书记处的报告”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23日
 

  团中央批示:兹将团中央学校工作部关於高等学校毕业生在工作岗位上的表现和存在的问题给团中央书记处的报告发给你们。报告中提出的问题和对问题的分析,对改进今後工作的意见,均是正确的。望在实际工作中予以贯彻。
                            一九五四年七月
  为了以总路线的精神检查学校中团的工作,最近,我们根据各地有关一九五二、一九五三年度高等学校毕业生在各个工作岗位上的表现的材料,和我们在北京几个政法、财经部门,石景山钢铁厂、电信局等企业单位所调查的毕业生的情况,作了初步研究,兹简报如下:
  两年来,全国高等学校毕业生共达七万五千余人。这批毕业生分配到各个工作岗位,成了一支新生力量,特别是在许多新建、扩建的单位和企业的技术人员中,他们所佔的比重很大。如鞍钢在一九五二年就有青年技术人员(绝大部分是离校不久的学生)二千余人,佔技术人员总数的百分之六十一。根据各方面反映,这些毕业生一般都能服从分配,积极热情,勇于负责,也能吃苦。例如参加沙(城)丰(台)新线工程的各地毕业生一百余人(包括中等技术学校毕业生),许多人在零下二十度的寒冷天气中坚持野外的测绘工作,情绪饱满。北京农业大学毕业的女生吴钟池在内蒙工作,带头把农业技术带下乡去,受到党委表扬。
  这批毕业生在工作岗位上,一般都努力钻研业务,进步很快。有的只工作了几个月,就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燃料工业部电业总局设计局的五十个技术员和见习技术员,去年提出大小合理化建议九十件,并有十四人得奖。有不少毕业生已能独立负责一部分工作。有的工作上具有突出成绩,评为模范。例如鞍钢设计处炼铁科见习技术员李国恩在设计七高炉工作中,创造了梯形砌砖法。北京地质学院潘玉德在宝成路工程地质工作中,提高了“地质定测”效率,评为甲等模范。
  毕业生中的党、团员无论在完成任务、保证与健全制度、团结群众和学习苏联先进经验等各方面,都是一支骨干力量。很多人成为工会和青年团的积极分子。
  从许多单位的情况看来,毕业生的表现一般是好的,其中一九五三年毕业的比一九五二、一九五一年的要好些;工科毕业生的表现一般比政法、财经的要好些。毕业生在参加工作后暴露出的缺点,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对建设事业的艰巨性、复杂性认识不足,思想脱离实际。毕业生在分配工作之前,大多幻想要轰轰烈烈地干一番,但是在实际工作中每个人所担任的却是一些较具体、平凡,甚至看起来好像是些细小琐碎的工作,有些人就因此闹情绪,不安心。例如,有些学炼钢的只想在平炉工作,学电的只想搞大电站设计,学机械的向往着汽车和拖拉机,学建筑的也只想设计纪念碑式的高层建筑;而在实际工作中他们所碰到的却常常只是一个小的变电所或是一个普通厂房的设计,或是一个一般的机械车间等等,有些人还必须做机关工作,不能到现场。电业总局一个见习技术员被分配到中央燃料工业部很高兴,再分配到电业总局情绪也很高,到电业局的设计局也挺满意,但到设计局分配了具体工作以後,却认为是“中学生都能做的琐碎工作”,因而大闹情绪。石景山钢铁厂黄济美说:“我是学炼铁的但我的工作就是大修、检修,所学的都要忘记了!”因而他们认为是“浪费人材”,“大材小用”,都要求调换。毕业生在初参加工作之时,都是满腔热忱,有些人一心想要担任建设祖国的“最主要的和决策性的高级技术工作”。许多人认为自己没有被分配到“最主要的”工作岗位,就感到委屈。石景山钢铁厂张纪田说:“我们这里动力部是辅助性的,学电的得不到重视。”鞍钢的部分技术员认为自己在鞍钢搞土木、建筑设计等是“配合、配合”,电业局搞收集资料的技术员又认为自己是“跑腿打杂”,因此,工作的劲头都不够大。东北工学院学洗煤的赵长白,分配在石景山钢铁厂做洗煤工作,但她认为自己应该在矿山去从事祖国的燃料工业。上海财经学院林自亨分配在对外贸易部,在工作中获得了三等奖;但他觉得财经工作对祖国贡献不大,恨自己“为何早不学工?”
  有一部分学生因分配去从事与自己所学专业性质近似的专业(也有少数毕业生的工作确实分配不常应予调整而没有调整的),普遍产生“学用不一致”的问题。一九五二年分配到鞍钢的学生,几乎全部集中在基本建设方面,许多人都要改大行或改小行,例如学冶金的去巩炉,学水利的去浇灌基础,因此在初到时都不安心。北京地质学院矿产勘采专修科毕业生,多数需要去参加根治黄河的水文地质调查,许多人要求领导上尊重他们的“理想”。钢铁局有一个学电机的技术员说:“我并不是不愿搞机关工作,问题是在我工作里根本就碰不上一点电!”有时想起自己过去四年里学的全用不上了,很难过。
  学生思想脱离实际还表现在把问题看得过於简单,对现实社会生活缺乏认识,对困难、艰苦理解得很抽象,对旧社会遗留下来的黑暗落后的柬西认识不足,因此在工作中遇到的许多事物和工作中的某些缺点,不知如何正确对待,往往怀疑学校对他们的教育。分配到内蒙的北京医学院的学生,感觉生活很不惯,因此情绪波动。有些清华大学毕业学生分配到机关,因工作时忙时闲,就情绪不安。有的学生在分配工作过程中耽搁的时间较多,就怀疑“祖国是否迫切需要我们呢?”分配到工矿企业的学生看到旧技术人员作风不好,就问:“为什么解放这么久还有这样的人?”看到有些工人思想落後就感到“工人阶级并不像书本上说的那么先进”。在实习过程中,由于企业单位领导忙于生产任务,有时照顾不周,就认为太不重视他们。
  二、有些资产阶级家庭出身的学生和一些受资产阶级思想影响较深的学生,在工作中常常讲究生活享受,计较待遇。有的为了家庭和爱人等问题而不安心工作,不服从分配,甚至开小差。例如参加兰州水力发电工程筹备处工作的实习生,因为当地生活比较艰苦,就发牢骚说:“为了几百斤小米,青春将葬送在黄河边。”许多南方学生因为天气冷、人地生疏、吃饭不合口味等,就不愿到北方或偏僻地区工作。上海财经学院张敏圣分配到北京,嫌招待所的厕所脏,不愿睡木板床,至今还要求调回上海。煤矿总局张尊琪下乡工作时,因为出门便是山,被窝脏了也没有人洗,就写信给机关要求调南方,未得答覆,便私自跑回上海。分配到对外贸易部的五百零四个毕业生中,已有六人开小差,还有三十多人至今要求调回南方。个别的表示宁愿回上海做家庭教师,也不愿在国家机关里工作。有些毕业生雇佣观点很严重,如对外贸易部刘膺涵在实习期间工作积极,但评级发薪以後,每月只有五六十万,便每天只译一千五百字,晚上翻译投稿以求赚钱。
  三、高等学校毕业生一般缺乏在工作上应具备的某些基本素养。首先,有些学生缺乏组织观念,对某些工作制度如保密等的重要性缺乏认识,或因工作上自高自大自作主张,在工作上不能很好地尊重和服从领导,使工作受到损失。如有些在领导机关工作的同志,下去检查工作就指手划脚,随便乱发表议论,弄得下面无所适从:或者不经审查就擅自覆信。有些团员因为是同学、同志关系就可以无话不谈,或不按组织手续抄写材料等等。不少到军委工作的同志看到下级对上级很尊重感到很不习惯。有的存在严重的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如北京地质学院毕业生刘祖培在野外钻探,当队长来北京开会时,即自作主张将钻探位置移动,还自认为这是“创造性的工作”,结果队长回来发现错了,浪费了两个月的时间才搬回来。因在学校未受过很好的保密教育,在工作上泄密的现象也很多,有人竟把一些“绝密”的文件扫掉。在太原某电厂工地工作的团员王根林因急於完成专家交代的某项任务,便私自打开苏联专家办公室寻找资料,并在房中工作三、四小时之久。事後虽自知不对,主动向领导承认了错误;但已严重违犯了国家法纪,现领导上正研究对他的处分。一般毕业学生较普遍地瞧不起旧技术人员,认为他们“世故深”“政治上落後”等,对一些参加革命较久的工农干部(多属领导干部)则认为他们“文化低”而看不起,因此很容易闹不团结,关系处得不好。
  再者,责任心不强,工作上粗枝大叶,只求大致不差,以为“反正有领导审核”,因而造成工作上损失的现象也很多。如鞍钢无缝钢管厂计划生产科团员陈法天,把一张订货规格的计划书抄错,使钢管的壁厚小了零点五个厘米,造成四十吨钢管的非产品,误了订货,造成资金积压。北京铁道学院毕业生北京电信局长途台青年技术员徐开英招用完的烙铁随便乱挂,将附近的总电源烤化,使北京对国内外的长途电话断绝达五十五分钟之久。
  四、毕业生普遍缺乏独立工作和组织工作能力,文字语言的表达能力很低。许多厂矿车间的实习生,实习期满後就要负责一定的工作。如北京农业大学园艺系刘宝玉,分配到北京市农林局果树推广站工作,除技术工作外,还要管工人总路线学习,团结技术人员等,因而感到困难很多。该校王璲、刘少宗分配在北京市都市计划委员会,初到工作岗位,就负责设计首都园林工作,不仅科学技术上的问题很多,而且要和许多有关单位联系接洽,要搜集各种资料,要订出具体计划、还要写书面报告,使他们领会到做一件工作真不简单。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的西南政法学院学生袁义华说,自己初到工作岗位连电话都不会打,领导上叫起草个简单的文件也写不出来。据石油管理总局设计局代理局长田方同志谈:“有些技术员写成的设计文件词不达意,逻辑混乱,还认为自己是学工的,可以不会写文章”。
  我们觉得,产生以上缺点的主要原因是:
  第一、学校教学、政治思想工作与生产建设的实际结合得不够紧密。(1)我们的经济建设工作发展很快,分工很精细,需要的专门人才是多方面的,而我们的高等学校教育还不可能完全与之相适应,加之我们高等学校的教学内容和方法还在不断改进中,因此,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一些脱节的现象。(2)经济建设部门与高等教育部门密切的协作关系还没有普遍建立起来,经常的联系不够,学生(特别是一九五三年以前毕业的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接触生产实际的机会仍然不够多,而且在学生毕业後,在参加工作初期,对他们的训练帮助又较缺乏,对他们的必要的生活上及其他方面的照顾也有不足。(3)过去,我们在政治思想教育的内容上有片面性:只说明了祖国的建设工作是伟大的,但没有同时着重说明建设工作就是艰苦的实践,是不断克服困难的过程;只说明了参加建设工作参加劳动是光荣的,但没有同时着重说明建设工作是集体的事业,每一个人都要在这集体事业中担负平凡而不可缺少的任务。经常地、细致地、区别不同情况以进行思想教育工作还作得很不够。
  第二、我国社会今天还有着剥削阶级和大量的小资产阶级存在着,学生的思想随时在受着资产阶级的影响,甚至在目前学校教育中也同样有着资产阶级的思想影响。例如轻视工农、不问政治、不重视苏联经验等错误思想仍然渗杂在部分教师的教学中。目前高等学校的学生,家庭成份仍然大部分是非工人阶级的,在他们过去所受的教育中,家庭环境中资产阶级的影响更为明显。
  根据以上情况和原因,我们认为在团的工作上要注意两点:
  第一、继续贯彻全面发展的方针,批判学技术可以忽视政治,学好功课可以忽视社会工作,理工学生可以不必掌握语文等不正确的想法,使每个学生都能自觉地争取成为一个精通业务,具有独立工作能力,有远大理想而又积极从事具体劳动的建设干部。
  第二、除了从一般道理上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劳动教育以外,还必须根据生产建设的实际需要有目的、有计划地培养生产建设的各种不同岗位(专业)所必需具备的各种素养与思想品质。如通过生产实习、社会工作、参观旅行、义务劳动、体育运动,以及开展其他各种课外活动,以帮助学生认识祖国建设的复杂性、艰苦性,和对青年建设者的具体要求,并逐步树立参加建设工作的正确态度和劳动观点,培养独立工作和政治工作的能力。此外,还应加强学生与工人,农民及已毕业的学生之间的联系,以增加他们对生产实际的了解。团的领导机关要注意研究毕业生到工作岗位后的情况,以检查和加强学校团的工作。
  同时,我们认为各有关部门,在接受毕业生到工作岗位以后,应重视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工作和业务上、生活上必要的帮助与适当的照顾。有些一工作分配确有不当的,应予适当调整,应按照一九五二年六月十八日政务院关于调整高等学校毕业生工作中几个问题的指示的精神妥善解决。

 

(一九五四年七月)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05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