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历史文献 >> 1950年至1959年
· 1990年至2002年
· 1980年至1989年
· 1970年至1979年
· 1960年至1969年
· 1950年至1959年
· 1942年至1949年
· 1932年至1941年
· 1922年至1931年
  1950年至1959年
 
 
青年团中央书记处
批转团中央学校工作部“关于高等学校学生功课负担过重的报告”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23日
 
  团中央批示:兹将团中央学校工作部关于高等学校学生功课负担过重的报告发给你们参考。解决学生功课负担过重,贯彻“学少一点,学好一点”的原则是当前学校教育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各地青年团的组织,特别是高等工业学校的团组织可参照学校工作部报告中的意见,积极协助行政,妥善地解决这一问题。教师中青年团的组织要在这项工作中起积极作用,推动团员切实地贯彻教育行政机关的指示,积极改进教学,提出建议,加强对班级团支部工作的联系和帮助,为更好地贯彻全面发展的方针而努力。


  根据团北京市委最近的调查及我们去南京、西安等地了解,目前高等学校学生功课负担过重情况在不同程度上普遍存在。特别是理、工、医科这些学校的学生,每周学习时间一般都在六十五学时左右,多者七十余学时,平均每天学习十一小时以上。这些学校的学生从早上六点起床,到下午十点睡觉,其中除中饭、晚饭、锻鍊各一小时和每星期两个下午的社会活动时间及课间休息几分钟以外,全部时间都在学习。但即便在饭后短短的休息时间、每周两次下午的活动时间,也有不少同学仍然利用去看书、作习题、记俄文生字等。星期日和星期六晚上休息的也很少。有的星期日学习时间比平日还多(因星期日没有体育锻鍊、社会活动),星期日被称为“星期七”,被当作“还债日”(赶习题、作业),在学生中已经习惯成自然了。甚至就是这样,有的还感觉学习时间不够。如南京工学院动力系三年级每周上课三十四学时(九门课),自习时间据行政估计须四十二小时,总共每周须学习七十六小时,但实际一星期中,无论如何也挤不出这么多学习时间。
  超学时现象在学生中已造成了以下不良影响:
  一、学习效果很差,学习成绩下降。同学们反映:习题多,讨论多,画图多,考试多。不能按时完成作业的现象相当普遍,如北京矿业学院机械系三年级甲班,机器零件教师某次留图三个,但全班三十余人中,只有三人画好两个,其它学生一个也未完成。南京工学院工业与民用建筑三年级三门课的习题,学生经常只能完成一门。但同学们不敢不抓紧做习题,因为不变习题,就不准参加考试。于是习题多的课程就挤掉习题少的课程。如西北工学院河川结构四年级本期开七门课,一般都只抓了水工、水能利用和钢结构三门有课程设计的课。政治课、俄文课的预习、复习时间,经常被挤掉,有时甚至把专业课的课外作业时间也挤掉了。到了这些课要课堂讨论或测验时,又要花十多小时临时准备,把别的课程又放松了。这样,同学把时间都用来赶习题、赶测验,系统地复习课程就很不够,看参考书时间更少,学习质量不能保证。最近一些学校学生测验成绩很不好。如北京地质学院物理采矿专科三年级重力学测验,五分之四不及格,电工原理二分之一不及格。北京医学院医学系五二乙班上学期全班学生百分之九十五考试成绩优良,这学期组织学有三分之一的人不及格,生物、化学有二分之一的人不及格。南京工学院工业与民用建筑三年级最近测验结构力学,及格的只二、三人。北京石油学院一个班测验物理学,全部不及格。大家反映:“学得不好,昏头昏脑。”
  由于学习成绩不好,部分学生产生了急躁情绪,对学习丧失信心。他们说:“我们在和时间拚命,把可利用的时间都利用了,但还学不好,真没办法了。”有的因此申请休学、退学。据不完全的调查,西北工学院三个系中有七个学生、北京地质学院有两个学生、北京钢铁学院有三个学生均已正式申请或准备申请休学。此外,清华大学有一人、北京医学院有两人逃跑。
  二、影响健康,不能坚持参加锻鍊。这学期开学以来,北京各校学生体育锻鍊情况不佳,一些同学因赶习题,或因下午有实验而不能参加锻鍊。如上学期经常有百分之八、九十(无病的)参加锻鍊,这学期则仅有二分之一,最多者亦不过百分之七十,且不能经常保持如此。有的同学说:“学习不好将来是废品,身体不好,顶多早死两年,没关系。”许多学生对运动会不感兴趣,认为是负担。
  学生功课负担重,又不能经常坚持锻鍊,健康情况有下降趋势。现因时间短,一般的尚未发现严重健康不良现象,但学生都感到学习紧张,精神不好,到第四堂课,脑袋成了个“大木瓜”,听不进去。头痛失眠现象很普遍,如西北工学院机械系某班一个小组十二人中就有七人经常头痛;北京矿业学院最近有十四人申请休学退学,其中有九人神经衰弱。已发现生小病者很多,校医院看病人数增加,有的班甚至二分之一的学生有病。有的学生原来能跑三千米,最近跑百米时中途头晕,坚持不下来。个别严重的如南京工学院动力系二年级已发现有五个学生吐血。
  三、影响了课外活动与时事学习的开展。现在许多学校的时事学习被挤掉了。西北工学院学生仅在每天吃早饭时,抱着饭碗听听新华社消息广播。许多学生不经常读报,不愿参加政治活动。北京钢铁学院请陈家康同志报告国际形势问题,有一半学生没有参加。北京地质学院组织同学去苏联展览舘参观,同学说:“你保证我不留级我就去”。最近北京航空学院测验时事,普遍成绩不好,有的仅得八九分;一个团员得零分后,写一字条给团支书说:“功课压得我实在没办法,请原谅。”有些团员不愿做社会工作,团的干部更感到困难,当别人念书时,就担心自己被拉下了。有的干部平时表现还好,现在也说:“三好不成了,先来两个好吧!”北京矿业学院有一个班,有八个干部因学习紧张要求辞职。北京航空学院有的班让同学赶习题,宣布一周内不开会,同学高兴地说,这周是“翻身周”。个别团的支部工作目前陷于停顿状态。
  各校羣众文化活动也开展的很不好。如清华大学上学期有全校性的社团十多个,参加的学生千人,各系和各个班级还有不少小型的社团组织经常进行活动。本学期全校性的社团因为有每周两个下午的时间保证,又较有领导有计划地进行活动,影响还不太大,经常能维持七八百人参加活动,但系和班级的许多小型活动则基本上陷于停顿。其他学校团委也反映这学期多种多样活动不成了。有的同学连周末晚会都不顾参加,他们说:“我们的全部生活就是学习、吃饭和睡觉”。


  以上情况说明了学生的功课负担是过重的。我们认为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如下几点:
  一、教学计划、教学大纲要求偏高。如北京航空学院的教学计划,是依莫斯科航空学院的计划制订的,并全面采用苏联莫斯科航空学院的教学大纲。但莫斯科航空学院学习期限为五年零八个月,北京航空学院则为五年,学时减少半年多,而课程门数及内容减缩不多。又如将高教部规定三学期学完之物理,改为二学期学完,三年学完之俄文,改为二学年,以便增加某些专业课,对中国学生和苏联学生一样要求,自然使学生不胜负担。清华大学、北京工业学院有的专业一学期有十至十二门课程,考试多至七门,清华大学水能利用专业总学时超过苏联。许多学校反映,纺织系的热工学完全采用电机系热工学的教学大纲。西北工学院石油系炼油专业的钻井工程与钻井专业一样要求,份量过重,这是不合适的。有些课程内容多,学习年限缩短,如机械零件与机械原理,比过去增加了二学时,而由一年改为半年学完。
  二、执行教学大纲上的问题。许多学校青年教师开课的很多,如西北工学院助教开课的占百分之三十九,他们很多都是最近几年毕业的,旧制学校毕业教新课,对课程的目的要求不明确,难以领会教学大纲的精神实质而又结合该专业的要求及学生水平的实际进行教学。清华大学、北京地质学院反映,不少教师在执行教学大纲时,每题必讲,每讲必长。北京地质学院有的教师把教学大纲的小标题都专门作为一节来讲授。教师没有根据各专业要求取舍材料,不能把主要之点阐述透彻,重点不突出,有啥讲啥,讲不完就开快车。学生反映教师叙述多而讲解少;演算公式多,而交代公式的用处少。这样学生不能领会课程内容,形成强记,增加了自学的负担,也增加了作业的困难。
  三、各校对教学法工作及学生自学时间安排重视与领导不够。新的教学方法的实施,教师不能领会其精神,也缺乏经验,不仅不能培养学生独立工作能力,反而形成学生负担。如课程设计,很多教师自己没做过,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当然无法指导学生,学生一次两次返工,效果不好,负担甚重。高年级学生把主要力量放在课程设计而丢了其他课程。如清华大学一年级的化学实验,教师要求照规定做预习报告,并严格执行口头检查,显然要求高了。各校普遍反映答疑、习题课效果不好。不少教师给学生布置作案太多,大多数教师的愿望是严格要求学生,但不适当地估计了学生时间及作业能力。清华大学有一教师自己作题六小时,而要求学生二小时完成。又如西北工学院第一星期大一作业有数学二十题,俄文生字一百多,化学十六题,机械制图四题,仅制图一题就需四学时。每个教师都希望同学在课外挤点时间来作题,就增加了同学负担。也暴露出许多教师管教不管学,对学生学习的指导很差。
  学生方面也有些原因,学生基础差,大一、大二时基础没打好,讲到专业课时听不懂。过渡性教学计划与过去教学计划有某些脱节,学生过去学的知识少,也增加了困难。特别是工农调干学生,基础差,学的知识窄,不牢固,困难更多。在学习方法上也有些问题,不适应今天的教学实施,不讲求效率与方法,不善于计划学习,学习上被动,也增加了忙乱。


  这些学习上的紧张现象是教学改革过程中发生的问题,是教学内部的问题,不同于过去社会活动多而造成学生学习忙乱的情况。在目前教师条件与学生水平的情况下,要进行教学改革,提高教学质量,一定程度的紧张是不可避免的,是要在不断提高要求、不断克服忙乱中前进。但是目前的紧张程度超过了学生的负担能力,已经开始影响了学生健康,更重要的是忙迫的结果,并不能保证提高学生学习质量,相反的学习效果不好,不牢固,这是值得重视的。
  我们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教育行政领导,学校行政和青年团共同努力。
  第一、协助教育行政部门调查教学效果、学生健康等情况,根据国家建设的需要与学生学习的可能条件,明确培养人才的具体要求,研究修订教学计划,教学大纲,以求做到教师可以尽最大限度教好,学生可以尽最大努力学好,“宁愿少些,但要好些”,才能较为彻底地解决学习负担过重的问题。
  第二、协助教育行政部门加强对教学工作的领导与检查,各校在施行新的教学法方面问题很多,对于每个环节如实验、考试、课程设计等的要求与作法,要在认识上加以统一。并建议学校行政积极设法解决一些可能解决的问题。目前有的学校行政已开始了对此问题的重视。例如清华大学最近决定成立教学法委员会,以领导各教研组改进教学,学校行政并责成各教研组和一、二年级的班主任注意掌握学生作业的均衡,党、团、工会也都作了一些工作,促使教员注意学生学习的负担情况,面向学生,力求改进教学。北京矿业学院、南京工学院等校都已开始设立班主任以帮助各科教师组织学生均衡作业,并指导学生改进学习方法。北京矿业学院还把各种会议时间作了统一的规定。北京医学院也具体规定了实验课和辅导的时间以及测验的次数。学校行政上这些措施,都起了显著的作用。
  最后,学校中青年团的组织,除了应及时反映学生学习情况之外,还应把自己的工作深入到学习中去,协助行政在同学中贯彻“计划学习”,达到有计划地、科学地支配时间;依靠教师的指导和帮助,总结和交流学习经验。在思想工作中,一方面要提倡刻苦钻研、克服困难的顽强的学习精神,鼓舞同学学习信心,一方面要适当提倡和介绍一些学习方法,防止单纯加强学习的劳动强度;还要组织适当的文娱活动和休息,以保证学习的实际效果和同学的身体健康。
  以上意见当否,请示。

 

(1955年年3月17日)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05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