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历史文献 >> 1950年至1959年
· 1990年至2002年
· 1980年至1989年
· 1970年至1979年
· 1960年至1969年
· 1950年至1959年
· 1942年至1949年
· 1932年至1941年
· 1922年至1931年
  1950年至1959年
 
 
青年团中央统战部关于全国工商界青年积极分子大会情况的报告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23日
 

  团中央批示:兹将团中央统战部关于全国工商界青年积极分子大会情况的报告,转发给你们参考。希望你们将这次大会后的新的情况,以及你们对今后工商青年工作的部署,于五、六月间向团中央做一次专题报告。
  一、全国工商界青年积极分子大会开了8天。出席大会的有各省、市、自治区的5万人口以上城市的青年资本家和资本家子女806人。其中工业方面的有367人,占45.5%。商业方面的有439人,占54.5%。女代表97人,占12%。资本家子女165人,占20.4%。少数民族代表25人。文化程度:大专程度的69人,高中126人,初中328人,小学283人。在715人中统计,企业资金在3千元以下的127人,在3千元以上到1万元的182人,1万元以上到5万元的213人,5万元以上的193人。从政治态度上来看,代表中进步分子占绝对多数,中间分子较少,落后分子几乎没有。
  代表们对这次会议一般是满意的,认为解决了他们的一些思想问题,感到很亲切、温暖,对他们并无“见外”之意,“象在自己家里讲话一样”。特别是毛主席和政治局负责同志的接见,给了他们极大的鼓舞和教育。很多人感动得连夜写自我改造的决心书和立功计划,表示不但要做社会主义改造的积极分子,还要争取做社会主义的积极分子。
  二、会议过程中,我们根据政协二届二次全国委员会议的经验,强调充分发扬民主。鼓励代表大胆说话、畅所欲言,放手地运用代表人物做工作,使他们感到自己是会议的主人。事实证明了这样做的效果是良好的。他们基本上说出了心里话,“会议很紧张,心里很愉快”。到会的青年资本家虽然多是和我们有长期联系的一批积极分子,但要他们讲出心里话,还需要做许多工作。有些人怕说多了话得罪人,对我们的批评和意见,多是转弯抹角,侧面提的多,直接了当提的少。根据这种情况,我们召开了主席团会议和党内的会议反复地进行动员,把大会一半以上的时间安排为大会发言,并且宣布大会发言稿一律不审,讲错了也不要紧。这些措施大大启发了他们的积极性,大会发言(书面稿在内)共116人。有些人原来不打算在大会上发言的也连夜写了稿子。发言内容除了少数的是一般表示拥护、赞成以外,多数是有思想内容的。
  三、青年资本家中要求提前放弃定息、摘掉帽子的情绪是很普遍的。会前,上海、北京等地有人向青联写信,要求支持他们摘帽子。武汉市有24个工商界青年集体要求献股。会中有些代表要求大会通过“提前放弃定息、摘掉帽子”的决议。他们把思想改造看得过于简单,认为“不要定息和股金,也就不再有资产阶级思想,可以变为工人阶级了”。这次大会对于摘帽子思想有鼓励、有批评的反复地进行了教育。向他们指明,摘帽子是资产阶级分子进行自我改造的结果,改造成功了,帽子自然可以摘掉,而不是靠一道命令就能办到的。从而鼓励他们真心真意地接受公方代表领导和工人的帮助,开展自我批评,努力进行自我改造。同时也鼓励他们参加劳动,做好工作,推动整个工商界加速进行改造。
  经过教育后,很多人表示“不仅要争取自己的瓜早熟,还要促使整个工商界的瓜早熟”。一部分资金较多、家庭负担较重,原来就不想早摘帽子的人,也安下了心。最后还有一些进步分子和小户的代表仍希望先摘一批试试看。我们认为,这个问题是青年资本家当前及今后一定时期内存在的一个主要思想问题,需要我们经常地进行教育,并加强调查研究工作,注意收集和整理有关这方面的材料。青年资本家中确有一些人思想已有显著进步,物质生活方面又没多大困难,从个人方面讲,已大体具备了摘帽子的条件。但摘帽子的问题是一个十分复杂、关系到我国对私营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重大问题。在中央未指示以前,应注意继续加强教育,鼓励他们为社会主义立功,防止消极情绪的产生。对他们献股、放弃定息等要求,不应鼓励表扬,以免引起混乱。
  四、会议期间我们有意识地收集了他们的一些意见和反映。从这些意见和反映中看来,他们对于公私合营后的人事安排、清产核资、定息等等,基本上是满意的。但是有些代表反映“北京的话好听”,意思是说中央讲得虽好,下边有的还是做不到。他们对人事安排较为关心,因此在这个问题上的争执和意见也就较多。早合营的户认为,在这次全行业合营中一般户都安排较高,过去对他们的安排反而比较低,因而感到“早走的不如晚走的”。不少的人要求安排他们的家属就业。他们还反映有些地方安排得不当。如贵阳市汽车运输业莫百祥,合营后安排到一个汽车队做记录员;他自动将工资由140元减为70元。最近又被评为23级干部,工资再降为30几元。也有人反映,有的厂的领导上认为资方从业人员思想不进步,就把他由五级技工降为二、三级技工。其次,他们十分注意公方和工人是否信任他们。有的反映,“有职无权”、“有名无实”;可以让他们参加的会没有让参加,应该吸收他们学习的没有吸收。在清产核资中有的反映“估的不当”,在生产改组上有的地方搞得太“冒进”了。边远地区和小城市代表要求在货源供应上给他们适当照顾。骨干分子反映,社会工作和生产经营在时间上有矛盾。也有不少代表对民主青联的工作提出了一些批评。总的说来,他们反映的大多数的意见是正确的,对改进我们的工作有很大帮助。事实说明,鼓励资产阶级分子敞开思想、反映情况,并倾听他们对我们的批评,以便深入地掌握资产阶级的思想动态,改进我们的工作,是一个必须经常注意的重要问题。过去我们在开展工商界青年工作时,对这点认识不足,今后应注意纠正。
  五、及时地把青年资本家社会主义积极性引导到搞好生产经营方面来,是这次大会的重要任务之一。会中,我们组织了20几个同行业代表会见。由于他们是同一行业,情况比较熟悉,所以能做到有检查、有批评、有建议和保证。同行业会见时情绪很高,发言十分踊跃。通过这种活动,交流了经验,反映了生产、工作和思想上存在的问题,向有关部门提出了很多建议。同时还提出了很多很好的保证和倡议。在纺织业代表会见中,浙江省杭州市代表赵永海,当场公开了技术,将他由4道工序改为两道工序的合綫操作方法介绍给大家(后在北京试验成功)。饮食业代表建议将含油率较多的黄豆用来榨油,低的用来制作其他副食品。制革工业代表建议用红根代替一部分进口栲胶。国药业代表建议在大、中城市或专区设立统一的国药加工部门,采用较进步的加工工具,同时由卫生部门制定药品统一加工标准。百货业代表建议商品包装打破成规,一律改为10进位,废除以“打”进位,以免除计算、计价、结账方面的困难。棉布业建议公尺制代替码尺制,在布边上印长度标记。这都是值得有关部门参考的。
  同行业会见对他们又是一次很好的教育。代表们反映,过去同行是冤家,现在是一家,共同为建设社会主义出主张、想办法。我们认为,不仅在大会期间可以运用这种方式,就在平时,也可以有计划地经常地组织这种活动。
  六、出席大会的资本家子女,开始时情绪不高,怕人家把他们当资本家看待。经过解释,情绪才好了起来。他们反映过去受教育的机会太少,说自己是“四不要”:入团不要、升学不要、就业不要、服兵役不要。因而有的人情绪很苦闷,对前途很悲观。经过会议的教育,他们表示决心好好学习,不断进步,利用跟家庭的天然联系,帮助家庭和亲友进步,并积极参加社会工作。我们认为各地今后应当改进和加强对他们的工作,在考虑吸收他们入团、参加学习、解决就业问题的时候,不应有所歧视。对其中具有高中以上文化水平的要设法给以升学深造的机会。
  七、这次会议已在全国工商界青年中产生了良好的影响。各地工商界青年要求学习的情绪比过去更高。对于工商界青年这种迫切要求学习、要求进步的愿望,我们应给以大力的支持和鼓励,各地青联应该把组织工商界青年的学习作为今后的一项重要工作。在中小城市,可参加党委、工商联统一组织的学习活动,并从中加强辅导工作。在大城市和有条件的中小城市,可以举办工商青年业余政治学校或训练班,分期分批地进行训练。要经常组织他们进行小组漫谈,适当开展批评,并要积极组织各种形象化的活动,以促进他们的自我改造。对于他们的技术和文化学习亦应同样予以重视,对有专门科学技术的要发挥他们的作用,并鼓励他们深造,对于有可能投考高等学校的应给以帮助。对于工商界青年中所涌现出的大批积极分子,应加以耐心培养和妥当地安排、使用。今后在组织工商界青年学习和开展各种社会活动中,各地团委应更多的取得党委的领导和帮助,以保证把工商界青年的工作,积极地健康地开展起来。
  这次会议的主要缺点是,在大会筹备过程中,对民主人士和工商界进步分子的力量使用不够。有些地方对代表的要求偏高些,未能有意识地吸收一些有代表性的中间分子参加会议,所以会议期间就没有更多地听到一些反面意见。其次,大会的准备不够充分,会议安排得紧了些,也影响了会议的效果。

(1956年4月)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05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