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历史文献 >> 1950年至1959年
· 1990年至2002年
· 1980年至1989年
· 1970年至1979年
· 1960年至1969年
· 1950年至1959年
· 1942年至1949年
· 1932年至1941年
· 1922年至1931年
  1950年至1959年
 
 
青年团中央书记处关于社会知识青年就业问题的调查报告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23日
 

  今年4、5月间,我们派人到华东、中南等地,就社会知识青年的劳动就业问题作了若干调查。现将我们所看到的一些问题和对改进这一工作的意见报告于下:
  社会知识青年是指现在城市街道上具有高小以上文化程度的停学待业的青年。在去年11月之前,据典型调查推算,全国大约有70余万人。最近半年来的情况,变化较大,已经就业的不下30余万人。
  据劳动部材料,仅中央17个部统计,今年就要招收七、八十万青年徒工,且未包括追加数字。现在,发现有许多单位在各地招不到工人,据说:“没有人了”。但据我们了解,分散在全国各城市的社会知识青年大约仍有30多万人。其中大、专学生约有2、3千人,高中生约2万余人,初中生约15万人,高小生约20万人。象江苏常熟市只有6、7万人口,也还有300名初中生。在这30多万人中,有一部分人准备升学;一部分人年龄尚小,不能马上参加劳动;但大部分人年龄已大,家庭生活困难,迫切要求就业。目前,一方面国家用人在急,另方面许多具备就业条件的社会知识青年又没有就业的机会。产生这种两头脱节的现象,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现有的社会知识青年中,有30%左右是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亲属中有反革命分子、社会关系复杂、有海外(港澳、台湾)关系,本人历史不清白或有其他问题的青年。其中多数是家庭的或社会关系的问题,本人有问题的是少数。解放以来,他们经过历次政治运动的影响和教育,许多人能与敌对阶级家庭划清思想界綫;犯过错误的也有了不同程度的悔改;对自己或家庭的政治历史方面的问题,也大都作了交代。同时,这些人绝大部分很年轻,他们的缺点和错误,也能够教育纠正过来,但是,许多用人单位过于强调他们落后复杂的一面,对待他们的态度是有缺点的。
  有些用人单位,不看本人表现,光看家庭成份,不加区别地拒绝录用。如浙江初中生胡霞娟,团员,家庭是小商人兼地主,其父在改造中表现不好,被判过刑,现已释放,她曾积极检举其父罪行,但许多单位都不要她。天津初中生张学祖,姐是党员,因其祖父是留日学生,父亲是资本家,曾加入“红帮”,因此连甘肃省教育厅招收小学教师也不肯录用他。
  有些用人单位,不问情由地对于有海外关系的青年,一律不加录用。如天津青年钱聚宏,是团支部委员,姐是党员,只因有个未见过面的伯父在台湾,各单位就都不要他。上海16岁的青年朱丹黎,其父在香港龙马影片公司任会计,很多单位也不要他。
  还有不少单位对于犯过错误的青年,不问问题大小,情节轻重,是否悔改,仍然认为是思想品质恶劣而不录用。如湖南省青年傅绍辉,16岁时因受奸商诱骗贪过污,被判处劳改半年,后在中学读书,表现尚好,毕业后对街道工作也积极,经介绍参加工作,只干了一天就被辞退了。
  有些单位仅因一些青年是教徒、华侨或少数民族,就认为是落后复杂,嫌麻烦,拒绝录用。天津市回族青年马呈瑚,团员,其父是集二綫铁道管理处处长,其大姐、二姐、哥哥都是党员,而地质部三局、天津自行车厂都因他不是汉族而不要。
  (二)现在各地社会知识青年中,女青年的比例越来越大,一般都占60%到80%。原因是许多可以录用妇女的单位不愿录用妇女。如武汉公用汽车公司招收售票员,就不肯要女的。肯用妇女的也要附加条件,如湖北船舶修理厂对男女同样可做的工作,就规定男的有高小程度就可以,女的却要初中程度。或是只要未婚的;已婚、有孩子、怀孕以至有爱人的都不要。
  (三)在文化条件上,也有要求偏高的现象。如浙江省有些单位连养鸡、养鹅的工作也要找初中生、高小生;长江水利委员会找初中生去当炊事员。理由是,这些工作将来也要机械化,自动化的,没有文化干不了。在健康条件方面,有些单位要求很苛,生理上稍有缺陷的人都不能入选。有些同志甚至没有认真审查条件,光看相貌和相片;对个子稍高或稍矮,胖些或瘦些,麻子、砂眼、有“狐臭”等等都不要。因此群众很不满,说:“这哪里是招工,简直是挑女婿。”
  (四)有些基层干部(主要是某些公安派出所的干部),对社会知识青年,不问本人表现如何,凡家庭出身不好的,都当作阶级敌对分子看待,没有实事求是地反映情况。对于犯过错误或仅有一般作风问题的青年,虽已有悔改,迫切要求进步,也仍采取歧视态度。在介绍情况时乱做鉴定,如“可疑”“值得考虑”等等,弄得用人部门摸不清头脑,不敢录用。如南京基督教青年会总干事诸培恩是市人民代表、市政治协商委员会委员、市青联副主席,而派出所竟不同意让他儿子参加停学待业高中补习学校补习,并在登记表上写着:“其父是反动分子”。
  几年来,这部分青年因为就业无门,感到前途茫茫,悲观失望,对党和政府有很多怀疑和不满。他们说:“成份决定了我不能就业,共产党是不是唯成份论的。”有的这样说:“政府连劳动改造的机会都不给我。”上海有个青年团员在极端苦恼情况下用刀砍伤了自己的手指。苏州、天津、四川等地均发现有青年自杀。福建、江西等地有些青年逐渐形成小集团,发牢骚,说怪话;有的为坏人引诱,走上了犯罪道路。这是值得严重注意的。
  除了以上情况外,在社会知识青年中也确实有一部分人怕艰苦,不愿意到离家乡较远的地方去工作,甚至有些人去了后又跑回来,这些说明我们团的组织对于社会知识青年的团结教育工作也是有缺点的。特别是近半年以来,有些干部只看到形势发展很快,认为社会青年的就业问题很快就要全部解决了,放松了这一工作。
  现在,天津、鞍山、武汉等地团委和劳动部门,已经根据中央指示,本着大胆录用的精神,开始全面安排社会知识青年就业。我们建议其他地区,也能够对社会知识青年的数字、情况重新作全面的调查、分析,并在这基础上进行排队、搞出档案,然后加以全面的安排。
  在就业的条件上,根据中央关于社会关系看本人,政治历史问题看现在的精神,我们的意见是:
  凡本人政治历史已弄清楚的(包括曾被判刑现已释放者),都可以吸收就业。如本人的政治历史问题尚未弄清楚,或者是被管制的分子,只要不是现行的反革命分子或坏分子,亦可吸收参加一般性工作,给予劳动就业的机会。至于家庭出身不好的,家庭成员中有被杀、关、管的,社会关系复杂的,因犯过错误被机关企业清洗或学校开除的,或思想作风恶劣表现落后的,都应视本人表现,问题性质,情节轻重及悔改程度,确定其适于参加何种工作,而不应一般拒绝录用。
  对文化条件和健康条件,招工单位则应按实际需要提出要求,由劳动部门作合理调配,招工单位不得任意挑剔。对生理上有缺陷但仍有劳动能力的青年,也要注意安排给以适当的工作。
  凡适合妇女做的工作,应尽先照顾录用女青年,工业系统也应积极地吸收培养妇女参加她们能够胜任的工作,以为广大妇女参加建设开辟众多的门路。
  此外,尚有一部分不够就业年龄的初中生和高小生,和一部分准备报考高等学校的高中生,需要继续组织他们进行补习。组织高中、初中、高小等的补习班是很好的一种方式,同时还可以充分运用原有私人补习学校;也可以把补习班分别附设于正规学校。各种自学小组也是简便易行的形式,但应有一定的辅导,如举办广播学校,定期作解答报告,办讲座等。否则不易获得一定的学习效果。
  组织学习的师资、经费、地点等问题仍希由教育部门负责解决,团委和教育部门应抽调干部负责经常工作。对于兼课老师和辅导员,都应按照劳动分量给以酬劳费。

 

(1956年8月2日)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05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