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历史文献 >> 1950年至1959年
· 1990年至2002年
· 1980年至1989年
· 1970年至1979年
· 1960年至1969年
· 1950年至1959年
· 1942年至1949年
· 1932年至1941年
· 1922年至1931年
  1950年至1959年
 
 
共青团中央宣传部关于中央国家机关动员青年干部从事劳动锻炼情况的报告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6日
 

  为了研究团在当前下放干部中的思想教育工作,最近我们了解了中央国家机关的几个部的一些情况。现报告如下:
  一、目前,中央国家机关约有二分之一以上单位展开了下放干部劳动锻炼的工作。各单位一般精简百分之四十左右,最高的达百分之七十五以上。工作的大体步骤是:在一般整改告一段落后,及时转入精简机构、下放干部的专题鸣放和辩论;经过深入动员,自愿报名,形成热潮,然后领导批准名单,分批出发。前后所需时间约两周左右。下放地点多在河北,也有远去安徽,江苏农村的。还有少数是去工厂、盐滩或到基层工作。
  部分单位第一批已经动身。据外贸部等五个单位的统计,第一批下放干部二千五百二十五人,其中团员八百四十八人,占下放总数百分之三十;电力部已下放干部二百五十二人,其中团员和青年共一百四十三人,占下放总数百分之五十六。又据科学院团委在三十二个单位二百一十一个下放团员中的统计,其中:研究工作人员约占百分之六十;大学、高中毕业生约占百分之八十;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出身的约占百分之七十五;反右派中左派占百分之十八,中中占百分之六十四,中右占百分之十八;过去从未参加过劳动的占百分之九十七。这些干部下乡时,受到县区乡社的干部和农民的热烈欢迎,感动很深。外贸部五金公司团员杨端批准后不愿下去,要辞职,后来听说农民亲切接待,又下去了。
  这次干部下放运动,对机关广大团员和青年的教育是深刻的。他们称这是反右派斗争以后的“又一次考验”“又一次思想革命”。在许多青年中可以看出:(1)下乡劳动锻炼的要求十分强烈。不少团员主动检查自己在反右派斗争中立场不稳的情况,多次找领导谈话、写申请书、决心要求第一批下去。有的写诗表达要求下去的心情。还有些女同志剪掉了烫发,有的送亲人回乡,有的早就作好了各种准备,用实际行动来表示改造自己的决心。(2)开始过俭朴的生活。不少青年争着吃粗粮,食堂的窝窝头往往供不应求。中国五金进口公司团员林立中过去每月十五元伙食费,现在减到十一元。作呢子衣服的人少了,有的还准备卖掉呢子衣服作布衣服穿。不少青年都开始自己洗补衣服,打扫办公室、宿舍,积极参加郊区义务劳动。(3)工作积极性得到进一步的发挥。冶金工业部基本建设局设备处原有青年有一百八十人,今年8月前减到七十人,还是两人做一人的活,最近再下放三十多人后,工作效率也有显著提高。外贸部有些单位有不少青年翻译和艺术人员,平时吊儿郎当,现在人少工作多,出勤率达百分之百,有的过去只练口译的也在练笔译,以便更多的工作。该部财会处团员还提出加强责任心,消灭差错,减少复核账单的时间,克服忙乱现象。
  二、但是在运动中,特别是初期,不少团员都存在着顾虑和模糊认识。根据典型调查,团员大体上可分为三类:第一类积极愉快,服从分配,愿意下放的约占百分之三十左右;第二类是有顾虑,但认为“大势如此,人人如此,只得如此”,勉强服从的约占百分之六十左右;第三类是抵触情绪很大,个别的公开表示不愿下放的约占百分之十左右(个别怀孕、有病的未统计)。
  第一类大部分是过去运动中的积极分子。也有一部分人是在过去运动中犯过错误的人,其中大多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有了改造的自觉,也有少数觉得自己受到处分,没脸呆下去,只要离开这儿到那里都行。
  第二类顾虑颇多,家庭、爱人、孩子、工资、福利、身体有病、去这里不去那里,不能干一辈子农民,等等。但是最主要的顾虑有二:1.怕下乡太苦太脏太累。有些团员耽心下乡吃不饱,睡不好。有的表示:宁可在城市干收发,也不愿去农村受苦。有些团员怕农村脏,说农民满口黄牙,大便没厕所,到处是大粪,简直是受罪。还有的是怕农业劳动累,吃不消,神经紧张,夜里做恶梦。2.认为下乡是浪费人材,荒废业务,不值得。说什么:“脑力劳动比体力劳动创造的价值大”“拿知识分子去当农民工人是社会倒退”“下去红是红了,但业务也忘光了”。有的甚至怀疑党的这项根本措施是否错了,这样下去怎样向科学进军。
  第三类人的表现:或者是始终沉默,一言不发;或者是说怪话,发牢骚。如把报名册说成是“生死簿”,说“人不值钱了”。也有人说:“结了婚的先去,没结婚的留下找对象”“大知识分子需要改造应先下去,小知识分子留下”“最好让共产主义者(党员)先去”等。电力部团委还发现了几个反右派斗争中的“左派”,对下放抵触很大,说“还不是用改造的美名骗我们下去就不回来了”。该部基建总局团员崔福临最近还买了两条香烟、两瓶白酒贿赂他的领导人,请求留在北京,已被揭发。纺织工业部团员陶季华害怕下放,加上失恋,产生厌世思想,连续两次写信给教堂要求做修女。还有个别人怕下放而自杀。这类人大都是一贯立场不稳的落后分子;不问政治的个人名利主义者;资本家子弟,讲究吃喝,少爷小姐作风浓厚的人。科普协会团员宋肇基听说要下放,马上给他资本家父亲写信说不愿意去,他父亲赶来北京,给儿子退了职,带回家去。
  三、在这次运动中,团的组织在党的领导下,按照总的步骤,作了不少工作:在专题鸣放机构问题时,发动团员贴大字报揭发人浮于事,滋长三个主义等现象,并提出建议;动员下放开始后,教育团员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公布名单后协助党进一步作好思想教育和宣传鼓动工作,形成下乡劳动光荣的热潮。团组织具体作了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1)运用多种办法宣传干部下乡上山的革命意义,教育青年积极地、自觉地、愉快地下去,锻炼自己,改造思想。
  下放工作开始,相当一部分青年认为这是“去弱留强”;是把那些犯了错误的人放下去“劳动改造”;有的认为下乡生产就是“脱离革命”“极不光荣”,情绪很混乱。针对这一情况,国家机关团委传达了周总理关于干部下放的指示,请安子文同志作了关于知识分子思想改造的报告,在团员和青年中组织了认真的讨论,不少青年都认识到:这是党对青年的关心和培养,增加了锻炼自己的决心。食品工业部团委还进一步以本部团员百分之八十五以上出身于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约百分之九十的团员是出校门就进了机关大门,没有经过艰苦的斗争锻炼。以及反右派初期多数青年思想动摇,处于中间状态的事实,反复强调青年知识分子改造思想的必要性,指出党所要求的是德才兼备的工人阶级知识分子,要达到这个目标必须经过劳动锻炼,使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相结合,知识分子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经过广播动员、报告、座谈,澄清了不少混乱思想。有的团组织还请了第一批下乡进步显著的干部谈自己劳动锻炼的体会,效果良好。
  (2)发动团员、青年学文件、谈认识、摆困难、提问题、摸透思想情况,然后选择典型,组织辩论。
  这次下放中,青年思想暴露的很细致,并且变化、反复较多。如有的会上坚决、会后动摇;在机关坚决、回家后动摇。还有的存有侥幸心理,估计不会批准,随便报个名。少数团员确有实际困难不可能去,但又不好意思说,硬着头皮报了名。电力部、食品工业部团委为了使教育“有的放矢”,真正解决问题,首先摸清了团干部的思想底,再通过组织生活发动团员摆困难提问题、谈认识、讲心里话。对一些错误思想不急于批判,让大家放透,将每个团员的情况分析排队,向党反映,并进行教育。
  摸清了思想底,就组织专题辩论。电力部机关团支部针对有些青年技术员认为下乡是浪费人材。青年翻译认为下去几年“舌头硬了,字母忘了,什么都丢了”,还有个团员抱着“董存瑞的牺牲精神”丢开业务,报名去支援农村等问题,组织了“红与专”的大辩论。八十多个青年连续辩论了七次,发言达一百一十人次,重点批判了二个反面典型,表扬了八个认识正确的团员。这才进一步明确了必须改造思想,下乡是彻底改造自己的“必经之路”,业务可能会有点生疏,但这不过是“丢点芝麻,抱大西瓜”。有的团员还大致规划了下放后如何在劳动锻炼、联系群众的当中,适当抽些时间巩固专业。经过辩论,愉快下放的由百分之十六变为百分之七十四,抵触情绪较大的由百分之四十一降到百分之六。
  为了解决怕艰苦的问题,食品工业部团委采取了选择典型,重点帮助,搞通思想,教育大家。该部团员尚汉丽,资本家出身,从小学到大学未吃过苦,出差都要带奶粉、肉松,这次波动很大,家里也拉后腿,想回上海,经过个别帮助,坚决要到很艰苦的盐滩去劳动。当她的思想转变后,许多怕苦的青年也写了决心书。
  (3)个别访问、互相谈心、小组启发诱导,提高认识,解决实际困难,深入的解决思想问题。
  辩论会解决了带有普遍性的思想问题,但各人的具体情况和想法不同,有认识问题,也有实际困难,需要深入了解,帮助解决。外贸部、电力部许多团支部干部分工和每个团员个别谈话,团员积极分子分别找和自己接近的青年谈心。在报名前,还进行家庭访问,发动团员开好家庭会议,安排家务,作好准备。批准后,除帮助作些具体工作(如女青年帮助单身汉缝补衣服,帮助交接好工作等)和宣传鼓动工作(如贴光荣榜、带光荣花、欢送等)外,主要是互相提希望、提意见。有些团员原来幻想下放后搞副业,大批养鸡,天天吃鸡蛋,每礼拜都杀鸡熬汤喝;有的幻想去南方农村一人两亩地一间房,又有山,又有水,简直象小花园;还有的想去体验生活写上两本书;有的想下去就当社长、小学教师和拖拉机手。因此,许多团支部都召开了小组会,结合每个团员的缺点,提出下去后应注意的问题,进一步端正认识,使他们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对个别“打退堂鼓”的团员进行耐心的帮助,使其乐于下去。外交部亚洲司团员顾希春报名是“假带头”,批准后借口马上要结婚不下去,经调查他还没有爱人,进行耐心帮助后,愉快服从了分配。
  (4)干部下放后,经常保持联系,了解他们的表现,关怀他们的进步,继续进行思想工作。
  目前少数单位正开始进行这一工作。外贸部团委书记和党政工会负责同志一起送下放干部到社安家。商业部团委给每个下放的团员写一封信进行鼓舞并提出希望和要求。不少团支部都和下放的团员建立了经常的通讯联系制度,互相汇报情况。电力部北京基建局团总支利用假日组织青年下乡访问下放的团员,和他们一起劳动,给他们传达有关的报告,下放干部感动的说:你们没有忘了我们。锻炼的劲头更足了。外交部还设立了专职干部了解下放干部的情况,经常向行政、党团组织汇报,并进行工作。有些团组织还帮助下放干部留京的家属作些事情,使他们在下面安心劳动。
  四、在前一段工作中,由于时间短,经验少,工作作得不透,还需要补课。也发生过一些片面偏激的情绪和简单生硬的作法,需要加以克服和防止:
  (1)在下放干部初期,个别单位曾出现了某些混乱现象。如铁道部电务设计事务所领导上曾召开积极分子会,布置要下放右派分子,有错误的人,不称职的人和编余人员,并要大家讨论选举;在青年中引起混乱不安。科学院应用物理研究所下放干部工作酝酿动员时间较短,普遍采用群众评议方式;有个女团员经过群众评议下放,哭着说:我这次犯了大错误,所以得下去改造。有的青年公开不敢说,但和爱人、朋友谈心时仍然认为下放的都是有问题、甚至是受排挤的人。据外贸部第一批下放的一百八十四个团员统计,对下放积极意义不了解,消极苦闷,甚至不愿下去,占百分之二十以上。
  (2)一些团员和积极分子简单急躁,方式生硬。有的以自己要求下乡改造的心情,写出大字报,要求大家签名;有的青年见到谁就叫人家“表示态度”;还有的青年明知道本单位那些人未报名,故意拿着报名册问,弄得一些暂时思想不通的人,左右为难,感到压力很大。有些单位硬要争取报名人数达百分之百。外贸部粮油出口公司采取竞赛办法鼓动报名,该单位一女青年坚决不报(独生女,母亲拉后腿),便成了众矢之的,甚至把大字报贴到她椅子上,质问她要不要走社会主义路。在辩论会上也有些团员“磨拳擦掌”压服错误意见,落后分子怕挨斗争,情绪紧张。
  (3)有的单位缺少实事求是精神,进行夸大和片面的宣传。如有的团支部干部把所有未报名的团员,不管有没有实际困难,都列入第三类。鉄道部一女干部已有四个小孩,家务很重,积极分子要她在大字报上签名下乡,她刚签过名就哭起来。有的青年有肺病不愿下乡,就动员说:农村空气新鲜,风光好,能养好病。还有的说:到农村不搞大粪,生产不紧张,有很多机会学业务。食品工业部干校下放一批青年到北京啤酒厂,动员时说工厂机械化,能学技术,实际是干笨重劳动,几乎闹起事来,经校长、团总支书记去教育,才好转了。
  (4)现在已经发现约有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的团员和更多的青年是勉强下放的。极个别团员下放后经不起考验当了逃兵。公安部下放到云南基层的干部逃回三人(团委委员一人,团员二人),外交部下放到通县的干部也有一人逃回,现已退职。同时,未下放青年也有些思想问题。有些团员因未批准下放而哭哭啼啼。也有少数青年仍不安心,认为才走了第一批,不知什么时候还得走。有的把现在的工作称为“过渡工作”。这都是需要及时加以解决的。

 

(1957年12月26日)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05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