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历史文献 >> 1950年至1959年
· 1990年至2002年
· 1980年至1989年
· 1970年至1979年
· 1960年至1969年
· 1950年至1959年
· 1942年至1949年
· 1932年至1941年
· 1922年至1931年
  1950年至1959年
 
 
共青团中央转发共青团北京市委关于徒工当前思想情况和如何进行教育的报告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6日
 

共青团中央批示:
  今年以来,各地比较普遍地召开了新工人(徒工)代表会议,开展了“三帮、五好”活动。这对于提高新工人的思想觉悟,使他们努力学习,认真劳动,起了积极作用。我们还要认识,要把大批新工人真正培养成为优秀的工人阶级新一代,这是一项长期的工作任务。对这项工作必须抓紧,一年抓几次,针对新工人不同时期暴露出的不同问题,进行切实的教育工作。现将共青团北京市委关于徒工当前思想情况和如何进行教育的报告,转发各地参考。
  我市去年招收的徒工有十三万三千人。各级党组织对他们的政治思想教育和技术培训工作都很重视。因此,绝大多数人在这一个时期都有了很大的进步,他们积极劳动,安心工作,尊敬师傅,艰苦朴素,努力学习,这是基本方面。据第一机床厂、农业机械厂等七个单位一万七千六百八十一个徒工的统计,现在已经顶班生产的有一万一千一百四十人,占徒工总数的63%,占现有生产工人(包括技工和徒工)的38%。已经成为生产上的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但是,由于去年他们入厂时正是苦战的时候,许多工厂没有来得及对他们进行比较彻底的思想整顿,“为谁劳动”的问题还没有很好解决。所以,他们在学到了一些技术,生产上起了一定作用,稍微有了一点本钱的情况下,在入厂初期没有暴露或不敢暴露的那些错误思想就开始露头了。
  一、不少徒工对国务院规定的生活待遇和学习期限有意见,少数人甚至公开表示不满,说怪话。有些徒工叫嚷“十六元不够吃”。有的人掌握了一些技术以后,要求所谓“按劳取酬”的呼声开始滋长。他们和师傅比,说“师傅整天看,我们整天干,比师傅累的多,可是只挣十六元,太不合理了。”有的人追问:“我们劳动的财富那里去了?”个别徒工甚至发表挑拨性言论,说什么“工厂把我们骗来,使用廉价壮工”。有的徒工表示:“十六元钱制度不改变,搞什么运动也没有用,请多少政治家也解决不了我们的问题。”有的认为三年学徒期限太长,说:“三年学徒期限只能促退,不能促进,是鼓励人们泡三年。”个别的甚至认为,三年学徒期限的制度,是国家对徒工的“剥削”。有的老工人和干部在这些问题上也有些犹疑了。认为国务院的规定不好向徒工解释,因而在对徒工的这些错误看法进行教育时感到嘴软。
  二、在劳动条件较差、技术比较简单的工厂和工种,不安心工作的情况还比较严重。据北京钢厂轧钢车间的调查,比较安心的占30%,劳动还好,但思想常波动的占60%,又泡又闹,坚决要求调动工作的占10%。他们认为这些工种是大老粗干的,没出息,见不得人,分配青年干这些工种是“磨灭了青年人的青春”。还有一小批徒工任意旷工,磨洋工,找领导闹,企图达到调动工作的目的。
  三、有些单位,徒工开始独立操作、顶班生产以后,就自满起来,看不起老师傅。北京汽车制造厂配件车间徒工宋铁铮干活时坏了刀,师傅帮他磨了一把,宋干了两个活,刀又坏了,他认为师傅磨刀磨的不好,把师傅讽刺了一顿。徒工马广文从车工工艺学上找一些理论难题考师傅,师傅气的说:“我理论说不出来,但是能干出来。”
  四、有些徒工忽视政治学习,说“学徒期间,主要是学习技术,政治平常注意点就行了。”“技术上要争上游,政治上作中游就可以了。”个别的甚至认为:“有政治、没技术,也升不了级。”“家有万贯,不如一技在身,学好技术可以吃遍天下。”因此,不愿参加会议,不愿学习政治。
  五、各厂都反映,青年工人中谈恋爱的风气有所滋长,主要是青年师傅追女徒工。有的很快就结了婚,个别青年师傅,甚至用物质引诱或用不教技术威胁女徒工和他谈恋爱。
  针对上述情况,最近部分工厂对徒工集中地进行了一次思想教育,效果很好。从他们的经验来看,对徒工教育一定要根据年纪轻、知识少的特点,坚持联系实际、正面教育、和风细雨、耐心说服的方法。具体做法应该注意以下几点:
  第一,要彻底地大鸣大放,通过鸣放,具体地摸准徒工的思想问题,“有的放矢”地进行教育。只有让徒工大胆鸣放,暴露问题,针对他们经过思想斗争提出来的问题,具体地进行说服教育,才能取得良好的效果,才能比较深刻、比较透彻地解决他们的思想问题。有的工厂只是采取讲课的办法进行教育,要求进步的徒工听了有启发,而落后的徒工却根本听不进去,甚至有的干脆溜号,效果不好。
  第二,鸣放后要认真地组织徒工进行辩论。群众性的辩论,对徒工是一次很好的锻炼,也是发动徒工自我教育的好办法。从进行过辩论的单位的情况看,凡是经过群众辩论真正解决了的问题,徒工就容易服气。有的厂不辩论只讲课,徒工说:“大道理我通,小道理我不通”。结果造成了“夹生饭”。
  辩论应该从群众关心而又富有思想内容的具体问题着手,如“徒工生活待遇合理不合理?”“三年学徒期限长不长?”等等。这样便于发言,容易引起争论。同时要注意从具体问题,逐步提高到正确认识个人和国家的关系和从六亿人民出发的观点等等。这样才可把思想进一步提高。不要简单地就事论事,如有的厂只是讨论“我厂福利是否比别厂低”,举出许多福利和其他厂比,证明本厂福利比别厂高,这样表面看来徒工满意了,实际上并不能真正解决思想问题,提高思想觉悟。
  第三,在辩论后期,应该进行一些系统的教育。如针对鸣放和辩论中的一些根本问题举办报告,学习文件等。根据徒工年纪轻、政治理解水平不高的情况,还可多开展一些形象化的教育。如请老工人作报告,学习革命故事和文艺作品(小说、电影和话剧),参观条件差但是干劲大的兄弟厂矿,宣传优秀老工人和徒工中优秀人物等等,以加深教育的效果。
  最后,要发动徒工作思想总结,订出个人规划,号召他们进一步争取思想技术双丰收。
  对于那些个人主义严重,违犯劳动纪律,或有其他不良行为而经过教育仍不悔改的徒工,则应该在耐心教育的基础上进行必要的批评教育和适当的处分,以扶持正气,压倒邪气。
  徒工的思想改造是一项比较长期的工作,一次集中的教育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因此,在集中的思想整顿以后,各厂还应该立即建立经常的政治教育制度,不断提高他们的觉悟。

 

(1959年6月27日)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