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历史文献 >> 1922年至1931年
· 1990年至2002年
· 1980年至1989年
· 1970年至1979年
· 1960年至1969年
· 1950年至1959年
· 1942年至1949年
· 1932年至1941年
· 1922年至1931年
  1922年至1931年
 
 
再论学生运动与工人运动答存统
 
敬雲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24日
 
  我的两篇登在“先驱”上的文章,都有存统同志所加的“附志”,指正我的文章的“缺点”和错误,是我所深深感激的,因为我可以借此机会,更详细的申述我的意见,以与存统同志讨论。
  从存统同志的附注中是不容易找出两方不同的意见的详细内容,所以我只好在他的文章中找寻他的系统的意见。我仔细寻找的结果,只找出一篇讲学生运动的玄学,这种玄学内容,分析如下:
  一、学生运动之原则“中国无产阶级如此幼稚,单靠无产阶级决不能成就社会革命,必须兵士及学生的援助……。”
  “我们的革命,只有由工人(经济力)、兵士(武力)、学生(智力),三者之力结合起来才能成功。”
  学生“充满了小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的观念,然而依中国经济政治的幼稚情形和我们过去活动的经验,他在无产阶级的革命上实占很重要的地位,无论如何少他不来”。
  二、学生的任务“他们虽不能任革命的主要工作,然而在未革命前的宣传和组织及既革命后的许多建设事业,都要他们担任重要责任。”
  三、向学生宣传共产主义的方法“我们要告诉学生:要解决中国的纷乱,只有实现社会主义;要实现社会主义只有靠无产阶级势力壮大;要使无产阶级势力壮大,须得学生到无产阶级群众中去,帮他们教育,帮他们组织。”
  四、本团的方针“我以为我们的方针应该是:以向青年工人中发展为目的,向青年学生中活动为手段。”
  这是存统同志关于学生运动的意思四条提要,散见于其所作的“本团的问题”和对“我们与学生运动”的“附注”,这四条意见的题目,是我取的,我想存统或不至发生疑问。我现在愿与存统同志平心静气的讨论这四条内容的当否。
  我在讨论之先须说明这里所谓的学生运动,是指学生一群众而言,决计不是少数学生个人。社会现象不是如自然现象一样的简单。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常使各群众的思想生活相互影响。所以社会上各群众的活动,自有不少个人的例外。但我们若以几种例外来否认一群众根本倾向,这直是不了解近来的社会科学,所以也不能了解社会运动的意义。
  现在先讨论存统同志的意见。据存统说,中国无产阶级幼稚,决不能单独成就社会革命,须得兵士及学生的援助。兵士的援助,这是毫不发生疑义的。因为兵士多半出自农民,生活困苦和阶级压迫不亚于无产阶级所处的地位。大战以后,军队解体,更易引起反抗的勇气。俄国社会革命的成功及维持,及德国一九一八年的十一月革命都得着军队的援助。反之,俄国一九○五年革命的失败,即是无产阶级单独作战,未得着农民及兵士的支援的原故。这是理论上,可以说明,历史上有过事实的。但是无产阶级的社会革命必须得学生的辅助,这却是我初从存统同志听得来的理论。以我所知道的,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历史的事实与这理论完全相反,俄国革命以前俄国共产党中的知识阶级只占极少的成分,少数的知识阶级加入社会革命,这是公认的。俄国十一月革命成功后,最先反对布尔什维克和齐行怠工的正是一般知识阶级——学生包括在内,恐怕最使存统失望的就是包含多数知识阶级的孟什维克,俄国口头的马克思主义者了。十一月革命以前他们反对和破坏无产阶级专政的成功,十一月革命以后,勾结白党和帝国主义,东西南北的进攻和封锁,打得世界上唯一无产阶级的国家的饥寒交迫血流成河,像这样学生的知识阶级的“邦助”真没有甚么羡慕和“须得”的价值。再就德国而论,一般大学学生尽是保皇党、复辟派。德国未革命前日日决斗、饮酒,提倡食人的军国主义,革命以后,参加反革命党的阴谋,日谋推翻那仅有其名的假共和国。至于中学以上的学生则只是民主的自由主义,或者属于社会民主党。但德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是他们极仇视如蛇蝎的团体。再就意大利言,现在横行全国,世界扬名的法西斯蒂,专门残杀拷打工人、破坏罢工、焚烧工会,工人受害者日以十计,这法西斯蒂的组织即以学生及退伍军人为中坚。其余如英法美各国的学生,大抵不从事社会运动,只准备资产阶级的行政官、工程师、教授、律师、新闻记者和牧师。以上所说的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学生运动。
  其次我们看各半殖民地与殖民地的学生运动。先说俄国(俄国革命前,资本都由外国输入开发本国的实业,故在相当意义内,亦可称为列强的殖民地),俄国的学生是很革命的,是很愤恨“沙”的专横的,但他们政治的活动多集中到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的旗下。一九○五年的革命,莫斯科大学学生虽然也罢课、示威,但他们何尝有“援助”无产阶级革命的气息?(一九○五年的俄国革命在相当的意义内,可说是各阶级联合起来的革命。)其次是印度,印度学生运动,据鲁雅KOY同志的分析,最后的经济动机,也是出于愤恨英国帝国主义把持政权,垄断行政机关的原故,所以发生反抗帝国主义的运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学生运动的情形。
  以上是确<IMG=k010343aa>不可移易的事实,除非是想将历史重新造过一次的人,是不易否认他的。中国的学生运动,正如我上一期文章所说的,完全是“反对军阀”,“反对帝国主义”,“争学校安全”,“教育独立”,“同情罢工”的运动。我的眼光短浅,我实在看不出他为无产阶级革命而牺牲的痕迹。倘如我对学生运动的经济动机,分析得不错,倘如目前的事实可以为观察推论将来的材料,倘如我们不空想,“玄学”,我实在看不出学生运动能超过以上的范围。存统同志说:“依……我们过去活动的经验,他在无产阶级革命上,实占很重要的地位,无论如何少他不得”;那么,我很希望他能告诉我们“过去活动的经验”,纠正我们谬误的观念,并且为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寻出一新的要素。存统同志倘如不告我们以新的经验和事实,只告我们以一些空空洞洞的原则真是丝毫没有用处。
  就以上的各国的事实,我们可以看出以下的几点:(一)在资本主义已完全成熟的国家,没有革命的学生运动,因为产业发达和民主政治,学生将来在社会上的地位,不发生什么问题。(二)革命的学生运动,只在殖民地与半殖民地的国家发生,因为封建政治和产业幼稚,使学生痛恶军阀和帝国主义发生改良政治的要求。(三)学生群众和知识阶级在民主革命成功后,多半反对社会革命。这是必然的结论,我想,不能否认以上的事实的人,一定也会承认这结论的。
  存统同志在头一段论农民时说:“小资产阶级的要求是私有财产主义,与无产阶级社会主义的要求是根本不相容的。”因此断定农人与社会主义的要求根本不相容。“青年农人中活动这是很困难的”,因此在屡次称道的“社会革命”或“革命”的地方,对一般头戴斗笠、身穿蓑衣、黄面赤脚、目不识丁的粗野大汉提也不提,在无产阶级革命的意义上,竟比不上“他的思游逊离不定,多数充满了小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观念”的学生。他在前面说小资产阶级的要求是私有财产,故与社会革命不相容。但学生,在他看来,因为徼倖只“充满了小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的观念”,和“自己没有独立的经济地位”,故“在社会革命上,占有很重要的位置”,而且居然敢武断的说“谁也不能否认”。但是我要问存统同志!何以学生充满了小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观念,而不充满了无产阶级团结主义的观念?存统同志说学生“自己没有独立的经济地位”;这句话假如我不误会,他的意思好像是说学生是蒲柳之质,只随环境风势为转移,无自己独立的要求。但是我要问他为什么几年来有过独立的运动?我想存统不至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忘记了各种群众运动背后的经济动机,虽然他的理想如何高尚和文辞如何漂亮。以支持数年的学生运动而说他没有独立要求和经济动机,或者认他为无意义或者认他为理想主义、人道主义、自由解放等名词所驱使,这是马克思的逻辑么?
  学生“不但没有握着支配社会生存的实权,并且连自己的生存权也完全握在人家之手,生死由人支配”。这几句话充分解释了为什么有学生运动和学生运动是什么性质。因为自己的生存权握在人家之手,生死由人支配,所以学生要反对支配这权的人——军阀和帝国主义。因为要在毕业后握着支配社会生存的实权,所以要求民主主义,所以有多数学生倾向或加入为民主主义奋斗的国民党。所以学生的运动决不是莫名其妙的运动,学生运动完全是小资产阶级的运动,他的性质是不可随便变更的。
  至于说“我们的革命只有由工人(经济力)、兵士(武力)、学生(智力),三者之力结合起来才成功”,这真是奇妙不可思议的议论。工人的经济力是什么意义?是因为工人富足,可以供给革命军的粮饷,还是因为他的生产可以支持革命呢?前者断乎不是存统的意见,还是后者较为近似。但我们知道,革命是需要大破坏,革命之时,工人与军士一样不能生产。社会革命的必要条件是大规模的劳动罢工,由罢工以至于暴动、巷战、工人武装、工人组织苏维埃、握得政权等等,这都是与兵士所用的同样武力,不相上下。革命之时有什么经济力可言?真正的社会革命是无产阶级占领工厂,农民占领地主的土地,工兵农代表会议掌握政权。纵然在极顺利情形之下生产也要蒙大的损失,所以经济力在此地的意义即是暴力,即是武力。
  至于学生的智力大概是指“未革命前的宣传和组织,及既革命后的许多建设事业”。既革命后的许多建设事业已由上面俄国革命后知识阶级的怠工,和反革命行为证明是空想了。未革命前的学生的宣传和组织劳动者也同样是等于空想。第一、多数学生或者是富于虚荣心,或者好逸恶劳,或者只图个人的安乐。因为“思想游离不定”,所以极等降伏于资产阶级的思想,以图保全个人地位。这都是知识阶级的缺点。根本说来,知识阶级无阶级一致的利害,而他的利益又不是不可与资本家调和。所以除了几个意志坚定、牢不可拔的无产阶级的革命家外,都只做到资产阶级革命便是顶大的成功。望他的多数为劳动阶级冒万死一生去组织和宣传真是困难百倍。而且即令有这多数天生的圣人,能为劳动阶级效忠,他们能成功多少也是疑问。学生不习于劳动的生活,只配高谈空论,在劳动群众问宣传的本领实在有限得很。我有时看见些工人,他们所说的话比较一般知识阶级所说的都能动人百倍。我们不说训练和教育多数有觉悟的劳动者向劳动者宣传,而妄自尊大说:“占有很重要的位置,谁也不能否认”,“都要他们担任重要责任”,真可谓“坐井观天”、“大言不惭”。
  再说组织,我认为学生,对此同对于宣传一样,只能担任一小部分工作,只能在初期负引导之责。而且这也是一种慈善事业。产业发达的结果工人自会组织工会,引导自己,正如近代英美日各国一样。那时阶级分化鲜明,学生的思想也会倾向资产阶级,厌恶劳动运动。要学生在劳动运动中担任长久工作,岂不是做梦么?
  存统同志这样的精密的分工,令“我”也“想起一件故事来了”。经济学中明载着资本劳动土地资本三者之分工。现在假定武力是地盘(有武力然后可免人攻击无产阶级执政的地方),经济力即是劳动,智力——宣传组织的工作和建设事业的责任——是引导者。武力与经济力可比左右手,智力则如发纵指使的脑筋。这不是一种很巧妙的知识阶级专政的理想么?存统同志又何必避名就实,硬说这是“谬论”和“从未听见谁人说过”呢?
  我们的学生同志或者说我批评学生运动太严刻过当了,或者不承认学生对社会革命毫无贡献。但是我要说明的:这里所说的是学生群众而不是少数个人。我相信我们同志都是很诚笃的革命家,但这少数个人不能代表学生全体。学生全体虽不适宜于社会革命的工作,他亦有他的革命使命,这就是帮助国民革命——打倒军阀和帝国主义的革命——的发展。这种发展,对于无产阶级的运动也是有益的,所以也值得帮助。国民的革命和资产阶级的革命的发展使无产阶级也可以扩大他的战斗力,争到一些政治的自由。因此我们也可以赞助学生运动。但我们要说学生运动直是国民革命的运动,除此以外,并无其他作用。
  存统同志最大的错误,是他忘记了国民革命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中之历程,所以口口声声的社会革命。在存统的意思,以为中国没有大资产阶级,资产阶级革命不能成功,所以从头至尾只有无产阶级的社会革命。但这完全是武断丝毫不顾事实的议论。中国固然无大资产阶级,但是有不有小商人、知识阶级、农民和手工人?他们一样也有反对外国和军阀的可能性,上海马路的小商人反对军阀、日本非常激烈,各地的手工人和小商人反对日本即是明证。所以在中国虽无大资产阶级革命,然而有小资产阶级革命的可能。我们再看中国的近代无产阶级呢,最多只有一百多万人。而中国的人口,据最近邮政局的统计有四万万二千七百六十七万九千二百一十四人(蒙古西藏除外)。所以中国近代劳动者只占全人口四百二十分之一。再看劳动者的状况,更发令人寒心。上海有三四十万的近代工人,只有三四个工会组织不到二万工人在内。除湖南外,各地几无公开的产业工会存在。山东四五万的矿工,从没有过一点的组织。多数工人,安于苦力、牛马的生活,几乎连人的生活梦也未梦见过都不知道要求。这是中国一般工人的状况。在这样黑暗情形之下,还要高叫社会革命,不是一个疯子么?所以为中国无产阶级前途计,一方面只有与小资产阶级联起合来,作国民革命运动,一方面只好鼓吹一般工人组织起来,执行经济的斗争,改良他们奴隶生活,提高他们的生存欲望。这是唯一可行的道路。中国的社会革命是必然实现的。但他的实现是要在中国产业发达,阶级分化之后。中国的产业是必然发达的,因为英美日的帝国主义的侵略一定会将他们剩余资本移植中国,修铁路,开矿山,设机器工厂、钢铁厂和发展农业。但我们现在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形,不应妄想社会革命,因为无产阶级幼稚,甚至要借助小资产阶级的学生。我敢说如存统这样学生“禾革命前的组织宣传及既革命后的许多建设事业担任重要责任”的幻想,真是海市蜃楼可望而不可及!我们是实际主义者,我们不是投机的革命家,所以我们的革命事业不应拿来做幻想的牺牲。
  以上是理论上的讨论,以下再说到本团的实际问题。我以为存统同志在上面第三条所说的,向学生宣传共产主义的意见,真是空空洞洞不着边际。把学生当做人道主义者,向他们宣传要解决中国的纷乱,须实现社会主义,要实现社会主义,须学生到无产阶级群众中去组织他们教育他们。这种宣传真是自欺欺人。试问解决学生的问题,解决中国纷乱所及于学生及小资产阶级的困苦,是小资产阶级的国民革命呢?还是无产阶级的社会革命呢?一年以来,本团的地位,上不在天,下不在地、对于学生群众及工人群众都失了托足的根基。学生群众因为我们板着社会主义的面孔,看着怕人所以怕和我们接近。工人群众,因为我们斯文儒雅,不知应用社会主义解决当前的问题,所以也不理会我们。我们一年中没有成绩,学生同志因为读书上课考试要紧,无暇去做组织宣传事业,习惯不同,不能帮助劳动者组织和宣传劳动群众;本团缺乏工人同志,不能直接担任劳动运动工作;本团组织松懈,连会费都纳不齐;这一方面是我们空想以学生做劳动运动,而不急于目前向工人中发展的错误;一方面也足证明学生同志,缺乏积极的精神,所以连会费都无暇缴纳。做工人运动决不是以储蓄的一大批金钱供给着一般学生的生活叫他们专门去做,也不是要马克思通的天才,而是要工人同志在工人群众间有不断的宣传,多介绍工人入团,利用些机会,筹一点小款,以进行小规模的教育运动,逐次扩大我们的活动范围,同时学生站在旁边帮助。钱和人的问题,是社会革命未成功以前,永远存在的。以此为借口,而说“本团的方针本没有错”;这是固执成见,不愿经验革命运动的困难的表示。
  我们的方针是“以向青年工人中发展为目的,向青年学生中活动为手段”!好一个抽象的公式!我相信我们除了在学生中能物色极少数为无产阶级利益而牺牲的分子外,要想把这当我们学生活动的单纯目的,鼓吹一般学生放弃他们自己的经济基础,到“无产阶级群众中去帮他们教育,帮他们组织”,真是缘木求鱼!
  对于学生运动的意见,我快说完了,这都是我前一篇文章应有的演绎。我现在再将我的意见总说在下面:
  (一)学生运动的根本任务是国民革命,文化宣传,和赞助劳动运动,这是学生运动的主要目标。
  (二)只有少数的学生才能容受社会主义的宣传,才能为无产阶级服务。
  (三)此时应尽本团的全力向青年工人中发展。偏重以工人做工人运动,绝不能借口“人和钱的问题”,或者以“向青年学生中发展为手段”。
  至于我对于青年工人运动的意见等下期再说。
  ——“先驱”第二十五号 1923年8月15日出版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