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历史文献 >> 1922年至1931年
· 1990年至2002年
· 1980年至1989年
· 1970年至1979年
· 1960年至1969年
· 1950年至1959年
· 1942年至1949年
· 1932年至1941年
· 1922年至1931年
  1922年至1931年
 
 
少年共产国际是什么?
 
S.Bamatter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24日
 
  提出这个问题,意思就是要回答他。“少年国际”杂志用中文出版,只因为我们在中国已有一个革命的青年组织才可能,这就已经回答了一半这个问题了。少年共产国际是一个世界的组织,他不仅是限于欧美并几遍及全球;从德国至墨西哥,从英国至澳大利亚洲,从巴黎至南非洲,末了从欧洲至亚洲。
  黄色第二国际的汉门“骂”第三国际许多事情中之一,就是他是一个“有亚洲思想的团体”。我们不知道怎样这能对于我们共产党是一种耻辱,因为并没有所谓“亚洲思想”这东西之存在。虽然奴隶思想倒有这个东西的,所以黄色国际这班先生们,资本家和帝国主义者的走狗的诬叫,并没有难倒我们一点。这些人们还在说他们是“社会主义者”,显然已经忘了“我们的”这个世界之大部分是居住着他们以为应称为“亚洲思想的”人民。至于这个确实是什么意思,他们没有说,然则或者他们以为东方这些人民是比允许加入第二国际的标准程度要低些。
  我们共产党曾常常主张,并将一直主张,在一个真正的国际里面,不能有种族的分别,只能有阶级的分别。我们的国际(第三国际和少年国际)是全世界的被压迫者,不分种族和颜色之组织。
  因是,我们表白很明显,在我们的国际中没有那些人的地位,他们以为白色基督教的种族高于那些异端的黄、黑、红色皮肤的无产阶级,而因此以为是可尊的白种的责任去“拯救”可怜的“无智识的”——“无文化的”——“异端的”“亚洲人和非洲人”。
  我们把东方的劳工和农民(被外国帝国主义和本国的主人翁双层地压迫着)与“文明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之被奴隶的劳工和农民放在同等的地位。
  说了这些话我们要给一个少年共产国际的大意。就如前面所说我们是一个世界的团体。不但是因为我们在理论上不分白种和有颜色种族——并亦因为在实际上我们已经有组织在东方(中国、日本、高丽、蒙古)在南非洲和在澳洲。少年共产国际的真义,使他能成为一个世界的组织且与黄色国际分别,就是他不但使阶级分别不成为理论的,并确实能召集东方革命工人到他的旗子之下来。
  黄色社会主义者的大会呈示一种怎样可怜的景象,除掉几个“老而智慧”的青年顾问之外,不能找着一个青年的工人。在他们的大会你们可以找着在大战时卖过工人阶级,并在现时仍正在卖工人阶级的人们。你们可以找着从德、奥、捷克、比、挪威、瑞典(那里并没有什么社会主义的青年团体)来的几个代表,并且不得不找一个乔治亚的代表装点一下社会民主主义的青年大会。这个不过是一种中部欧洲的几个“老而智慧”的青年领袖(?)和教师之恳亲会。他们的议决自然亦是属于同样的性质。没有提及反对军国主义和帝国主义,更没提及反对压迫东方的民族。
  少年共产国际则不然,曾证明他是为东方被压迫的民族的利益奋斗。在我们的大会上,反对帝国主义的问题常放在前面,为各国青年的利益和地位的改善而奋斗的问题,常是大会上的主要题目。再者,我们的大会代表各国的青年工人。是的,就是黄色“国际”的人们所讲到就震恐的“亚洲心理”的青年亦来赴我们的大会。而这个是我们所最以为光荣的。
  社会民主党人自然晒笑这个,并说在某某共产党大会有几个“真的”,有几个假的亚洲人到会。这班蠢货,这班乡愿,他们自己拉了几个“乔治亚的”侨民到会,叫他们以乔治亚人民名义发言,他们没有权利把我们的勇敢的东方同志拉入他们的污秽的辩论中,我们勇敢的东方同志经过几多艰难,把革命的青年工人和农民集合在少年共产国际的旗子之下。社会民主党人没有权利来怀疑赴我们的大会的代表——他们(西方的和东方的代表)不是已经有千的团员的团体的代表么?
  不但我们在各国都有团体,并且他们还实实在在依照着少年共产国际的主义进行他们的工作。他们把自己当作那在世界广大的组织——少年共产国际的一部分。他们并且明白:因为是一个集中的统一的国际之一部分,他们须严格地依照他们所协同通过的议决的指导。他们知道这些议决应把他们当作在各国的活动之总结起来的经验,所以这些议决一种决定,国际的各部分就有依照施行的责任,在一个有纪律的团体如少年共产国际,这个是很自然的。然而黄色的社会主义党则不然。他们自然不明白这个。第二国际的一班大人先生们把这个叫做“遵行莫斯科的命令”。我们只要听见这忠心总是们的国际,叫着东方压迫民族滚开,和骂第三国际是一个“亚洲心理的”团体,因为第三国际把东方有色人种放在平等的地位,——我们东方的和各国的同志对于这种“莫斯科的命令”的叫喊只付之一笑,将继续依照少年共产国际的精神主义去工作。
  因为我们是一个行动的国际,不是只是一句空话!我们用不着第二国际的方法,他们相信各个加入的部分,可以自由不做什么工,而只发许多空论。
  我们都记着这个“国际”在一九一四年的可耻的失败。大战破裂的两年前在白什尔Basel大会通过了一个极漂亮的反对战争的议决,但是社会民主党绝对没有做一点去阻止战争。反而他们(各国的社会民主党)用全力去拥护这战争。大家宣言:“他们的”祖国被攻击,“别”国的军国主义和帝国主义须用流血来打倒之。
  只有左派——共产派(列宁、李卜克内西等)实行反对战争,揭露社会民主党的欺骗工人阶级的假面具,尽力为终结大战和推倒资本主义而奋斗。
  在这个反对战争的奋斗中,青年是站在前线。
  少年国际亦稍为被社会民主党人的欺骗而受摇动,他们在大半国内(德、奥、法等国)把持全部机关,并用这机关来传播他们的狭义爱国主义的毒药,然而不久又能重新站起来。在一九一五年已经有各革命的青年团体的代表集合在瑞士的伯恩Berne开会。那里就留下现在少年共产国际的基础,少年共产国际的确定的存在,是在一九一九年十一月在柏林。
  我们此地应该说明:就是这左派(李卜克内西、卢森堡、赤得金、列宁、罗兰霍尔斯脱等)他们对于少年共产国际的成立有极大的功劳。在一九○七年哥本黑格Copenhague大会上极力争青年的组织的便是这班左派。第二国际的“老而智慧的”领袖们常常对于青年毫不关心,并十分鄙视青年,犹如他们对东方被压迫的人民一样。就像他们以为有色人种是卑下而不配加入忠臣佞贼的骗卖工人阶级者的黄色国际,他们常以为青年必须受鞭策和“教育”,以为他们必须长成后才能明了事情是怎样做的。
  但是虽然这样,青年在我们不能忘记的青年工人的领袖和倡导者李卜克内西领导之下,脱离欺卖工人阶级者的保护;在李卜克内西指导之下反对战争的运动——这运动使革命的青年行动——开始了。
  在伯恩会议之后动作的号召传遍全国,秘密的宣传,越过瑞士的边境而达于各国,尤其是德、法、奥和意大利。青年社会主义团体的国际联合的中央局(就是以后的少年共产国际)在瑞士徐理黑Zurich出版一种杂志叫做“少年国际”,一共出了十一期。这杂志马上就成为社会主义的革命派的发言机关,最积极投稿的有列宁、杜洛次基、拉笛克、李卜克内西。后来这报,就被瑞士的警察封闭(一九一八年春);然在俄国革命以后在瑞士还出上一期,叫做:面包、和平与自由。一年多,“少年国际”杂志只好停版,一直等到一九一九年七月在德国皇族推倒后这杂志又在柏林出世。
  这“少年国际”杂志是战时产生的婴孩。他是一个召集各地散漫的革命势力来聚集在一起(虽然还没有一定的行动)的号筒。
  在伯恩会议并亦决定下,每年九月内第一个星期日为少年的国际的纪念日而举行庆祝。这个在一九一六年在瑞士、瑞典、挪威第一次举行。许多大群众的集会反对帝国主义的战争,催促各国的劳工赶快去结束这个为资本家利益而互相仇杀的战争,“并要把这帝国主义的战争变成国内战争和起义”(列宁发明的口号)。
  自此以后,这国际少年纪念日一年一年地扩大范围,直到后来甚至于推到战争国里,如德、意等国。
  经过许多艰难,如秘密的偷过国境,经过几星期的秘密会议预备少年共产国际第一次大会,直到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三十日这个会议居然能在柏林乡野的一个黑暗烟薰而污秽的工人家里开成了。可靠的同志在通道口守着,因为那时白卫军的拿斯克Nsske(“社会党”)正搜杀柏林的革命党,街中站着全部武装的军队和警察,并有机关枪队巡查街道。在这种状况之下少年共产国际成立了。他是一个真正的革命团体,是在反抗强权的战场上生长的。
  在第一次大会只有十四国的代表到会。这不能不算是一件极大的成功,只要想一想那时情形代表须很秘密地越过国境,并且在会期中须躲藏起来。在这次大会上新改的少年共产国际的基本工作已经惨淡经营的成功了。
  第二次大会是在赤色莫斯科举行。从世界各部到了一百三十五个代表,他们代表四十八个团体!这个大会首要的工作就是要很明晰地决定怎样能使少年共产国际成为群众组织之方法。这大会并指出过去的短处和错误和确定少年共产国际将来的工作。如果少年共产国际要成为各国青年工人群众的领袖,他必须努力去得到工厂中的劳动青年而尤其是大工业中的青年企业工人。所以极力注重于工厂的活动。在这个大会上“小团体”式的组织第一次讨论,不过直等到一九二二年第三次大会上“小团体”的问题才有具体的讨论。在第三次大会以前召集了一个东方革命青年的大会,这就表现他非特为保护西方白色工人的利益,并亦护拥东方被压迫的青年工人,无分种族或颜色。少年共产国际更宣言:在世界劳动阶级解放运动之中,东方和其他在帝国主义下的几万万被压人民将占最重要的部分。
  共产主义者常常主张:攻打帝国主义最好在他的家乡下手。少年共产国际在种种行动上证明他在无论何时无论何处总挺身同帝国主义奋斗。
  我们的勇敢的法国分部在鲁尔占领时,证明少年共产团的反对军国主义不是一句空话。别国的少年共产团亦证明他们的价值。不过还有许多留下的须努力去做的——在英美的团体的前面关于反抗帝国主义还有极大的责任。
  少年共产国际知道在他的前面还有许多的阻碍和责任。但是像在以前一样,各种斗争,我们都预备好在这里。少年共产国际是一个坚固的团结,是全世界由一个意志结合的权力,少年国际是一个各国和各民族的被压迫者反对世界压迫者和资本家而联合的一个强固组织之国际团体。
  在东方和西方让我们有一个口号:集合在少年共产国际之下他是反对军国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战士!
  在反对同样压迫西方和东方的资本制度的战争中,东方西方之联合万岁!
  于是,任他怎样,世界将是我们的。
  ——“少年共产国际”创刊号 1924年7月出版
  (中共湖南省委藏)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