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历史文献 >> 1922年至1931年
· 1990年至2002年
· 1980年至1989年
· 1970年至1979年
· 1960年至1969年
· 1950年至1959年
· 1942年至1949年
· 1932年至1941年
· 1922年至1931年
  1922年至1931年
 
 
对于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意见
 
草拟扩大执行委员会青年工人与农民议决案的说明书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24日
 
 Dllin


  我起草的这个议案,其中包括的问题很详细,而且很实际。现在为简略起见,我只说一说其中的几个重要原则,其他各问题暂置不论。
  我们社会主义青年团已有四年的历史了;在这四年之中,我们奋斗的成绩有胜有败。现时中国正当着经济和政治的恐慌时期,一切社会运动都现沉寂之象。我们当藉此时期,总结以前工作,并确定将来运动之新道路。
  我们团体虽有四年奋斗的历史,然始终尚未成为一群众的组织。团体中固然不少勇敢革命的分子,他们的天性绝对仇视封建制度,外国帝国主义,甚至于资本主义;不过这些分子之中大多数是智识阶级。这是什么缘故呢?我以为根本的原因是在我们的组织是一共产主义的组织:以阶级斗争的观点,以推倒资本主义制度,建设一社会主义的社会为目的。但同时,中国的社会情形,一方面尚在从封建制度过渡到资本主义;他方面又受外国帝国主义的压迫,外国帝国主义把中国政治和经济的发展阻滞住了。因此,中国目前劳动群众运动之目标,是在推翻帝国主义,打倒封建遗迹。此等责任,当然并不是纯粹阶级的,亦并不是纯粹社会主义的,而是中国大多数民族的。
  即此问题对于中国的大多数人民自工人农民算起,一直到资产阶级止,都有利害的关系,洋资本家的竞争及国内军阀的纷扰,对于资产阶级很是不利。
  由上面的情形看来,我们的目的似乎有些自相矛盾。何以呢?因为我们的目的是在建设一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而按中国的现状,都只要求资产阶级的国民革命。所以纯粹社会主义、纯粹阶级斗争、纯粹无产阶级专政的等等口号,一时都用不着,因为劳动群众与青年们都不了解他们。因之本团的运动不能成为普遍的群众运动。而加入本团组织的大多数是智识阶级的分子,这些分子不但懂得社会主义,并且懂得社会主义要怎样在中国实行。这样情形的结果,使本团的团员大多数非农工青年,而是学生。本团是一阶级的组织,是以无产阶级为立足点,他当教育无产阶级,并为他们的利益而奋斗,既是这样,我们的组织,应当以农工青年为主要分子;但在事实上却不然,其根本原因就是中国政治经济情形处于停滞状态之结果,关于这点,我在上面已经说了。因为现时群众对于国民革命的口号比较社会主义的口号要易于明白些,所以本团不能成为一群众的组织。但是我们的责任,无论如何也要使群众参加政治运动(国民革命运动),并且无论如何,也要在农工之问多介绍有觉悟的青年加入本团。然而我们若是为了要达到上种目的,而不去组织一适合于中国目前政治经济情形的团体,不用那些农工青年比较容易了解的革命口号,那么,我们的团体,还是始终不能成为一群众的团体。
  我说必需要按中国的现状,组织一青年农工的国民革命团体,然而不愿意确定这种团体最后的形式,我以为说到这层还太早,因为只有活动的经验与实际的情形能够告诉我们应当采取何种形式。在数星期之前,我曾与几位同志谈到这个问题。我当时对他们表示的意见是组织一“农工青年联合会”。有几位同志主张组织一“国民党青年联合会”。我现在不愿意讨论,此二种组织之中,那一种是比较合于实际生活的;但我可以说:在现时政治恐慌的时期之中组织“国民党青年联合会”,未免先把政治的色采确定,其结果,仍不能使多数农工青年群众加入这种组织。因此,我更进一步主张,不将我们现在预计要组织的青年农工团体,立刻确定其带有任何政治色采的形式;因其结果,仍不能将我们为了国民革命要拉拢的青年群众,联合在一个旗帜之下。这是证明,若是凭我们所想,由上而下的马上规定这种组织的形式,结果是艺术的,不与实际生活相符。这种组织最后的形式之规定,我以为只有从下而上所得的经验可以告诉我们。因为我们现在还没有经验,所以暂时不能规定这种组织的名称。
  现在我们只要问:哪些分子为这个集中的国民革命的青年团体的基本团员?中国的人民,农民居其百分之八十(甚至要多),既如此,我们晓得中国的一切革命(国民革命也在内),首当以能否满足此大多数农民的经济要求为中心问题。但要使国民革命能满足农民的利益,必需要农民亲身参加国民革命才有可能。从此我们可以得个结论,就是我们那预计的国民革命的青年团体当以青年农工为基础。
  与上面这层有关系的问题:就是我们要想想,到底这种青年农工组织的形式是怎样?我想以一种不致于引起多大反感的形式为原则,如俱乐部,工人的“结社”(研究会)等是最好没有的,他们确能把许多青年农工联合在一块儿。俱乐部比“结社”还好些,只要我们会组织他,一般的青年工人,不但不害怕,而且能引起他们加入的热心。
  至于青年农民方面,我以为要组织一“青年农民联合会”,因为这种组织就名义上看来,是不带半点政治色采的,甚至连经济奋斗的色采也没有;所以他能不引起任何方面的反感,可以包括或联络一很广泛的青年农民群众。
  同志们要注意,名称是不关重要的,重要的是在实际工作,只要那些青年工人俱乐部和青年农民联合会在实际上能够活动,能够工作,我们的目的便算达到。怎样工作呢?我以为我们很要学一学基督教青年会的方法。青年会固然是我们的仇敌,然而他的工作方法我们实在可以佩服,他会迎合青年们的心理。这个组织是我们很有力量的一个仇敌,也是我们要尽力去反对的一个仇敌。我们去反对他,固然要想出好的办法,但亦可以利用他的方法去反对。我们还要注意,就是这个资本帝国主义的政治组织,很有与中国青年群众接近的经验,他怎样能使青年群众相信他,笼罩在他势力范围之内,这是很值得我们考察的一件事。基督教青年会最重要的工作是文化运动,而中国的文化程度很落后,一般青年对于提高文化程度的运动也很渴望,于是什么地方有这种运动,他们便到什么地方去参加,并恭受那种奴隶文化的影响,因此,一般青年不期然而然的便堕入那青年会势力范围之中了。我们对此当注意!
  我们现在是经过一很厉害的工人运动恐慌时期。中国的工人阶级在去年“二七”时所受的创痕到现在还未全愈。我们应当明白,若是我们现在用政治或经济的激烈口号去做青年工人运动,即使他们赞成了,他们也没有力量去作。所以我们应该换一方面去活动,就是应该从文化运动方面去活动。固然我们在这方面也曾下过工夫,开过工人子弟学校,但总把他当作了一种附带的工作,至于工人运动兴盛时,没有时间去做这种工作,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但我们以后切不可如此了,我们要大大的注意文化运动起来,如开设平民学校,注重普通常识,提倡自习会、研究会以及校外的演讲等等。
  然而我们晓得,政治以外的文化运动是没有的。资产阶级往往冒充伪善,来办所谓“离开政治”的文化运动;基督教青年会自称为“非政治的组织”,口口声声是爱中华民族、爱中华民族的青年,所以开学校、建教堂,办理政府所不能替人民做的许多公益事情。因为(政府拿了人民的钱只去做于自己有利益的事情)他们总把文明当作与政治无关的一种高尚物件。但实际上,凡是进过他们的学校和教堂的人,结果,非平民的良友,即不为平民的利益奋斗,而变成外国帝国主义的走狗了。帝国主义其所以在中国能横冲直撞,无忌惮的实行其侵略政策,正是这班东西在其中作怪!这样看来,基督教青年会是否真为“非政治的组织”,可不言而喻了。
  我们现在也用不着从资产阶级的科学里面找出许多证据来,说明资本主义社会的文化是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奴隶制度)有密切的关系的,只是我们自己切不可做那所谓“纯粹文化”的附和者,也切不可把这种观念打入劳动青年的脑里去。他们尽可很老实、很公开的说:我们向青年群众要宣传的文化是含有政治性质的文化,不过我们与基督教青年会要严厉的分清楚,就是我们的那种政治性质是指出劳动青年受苦的原因,给他们说真话,而不像青年会一样只骗人,只宣传帝国主义者的诡计。
  我们应当处处指明科学文明与政治的关系,我们应当指明科学的发明,即物理化学(如炮、飞机等物之造成),都是资产阶级用以作为压迫劳动群众的利器了,何况其他?我们又应当指明中国社会文化程度落后的原因,因我们由此可以渐渐使我们的文化工作与政治运动紧相结合起来。这就是我们做文化运动的重要原则。
  还有一种工作是于青年工人利益最有关系的,而我们一直到现在很少注意他,就是青年工人的政治经济奋斗。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在本团第十六期“团刊”上将我的意见发挥尽致,现在不再多说,请同志们平心静气地读他一遍,自然了解其中意义。我现在还要补说一句,就是他们假设不注意这种工作,结果,无异自己刺毙我们的青年运动,连从到与去年工人已经有的关系都会切断。
  我已经证明在青年工人之中有作文化运动的必要,在青年农民之中无待证明,想同志们也会明了了。不过我以为第一期在青年农民中间做文化运动,一定比与在青年工人之中做文化运动有稍为不同的地方,就是在青年农民中做文化运动的政治性质,当比在青年工人中做文化运动的政治性质带得少点。因为那些纯粹关于原则上的问题,说与他们听,他们一点也不懂。我们必需好好的先用文化工作去与青年农民发生密切关系,研究他们的风俗、习惯、希望、要求等,然后从土地问题、田租问题、赋税问题、釐金问题等等引导他们到政治问题上去。
  现在我说一说组织上的原则。我们应当组织青年农工群众从下而上,于每一城,每一区,甚至于每一工厂中渐渐组织俱乐部。在乡村中组织青年农民联合会,也应该如此下手,因为我们不必急求有集中的组织,就是不必急求将各处所有的组织马上统一起来。我们此时只要研究,怎样在青年群众中活动,怎样与他们接近;就是这些组织完全彼此不相关连都不要紧,只要我们自己知道,什么地方有这种组织,他们的工作进行如何……能用集中的方法去指挥他们的工作;但不必即将这些组织的本身集中联合起来。等到我们进行这种工作有经验了,那些俱乐部和青年农民联合会已暗中稍有线索了,我们在一年之后(或者早点,或者迟点——完全要看我们工作的努力与否和进步的快或慢),召集俱乐部和青年农民联合会的全国大会,决定这个组织的政治面目及其最后的名称。但是现在关于这层不要急,也不必急。
  我们自己对于这种工作的态度是怎样呢?第一要创造这些组织——就自(“自”疑为“是”——编者注)俱乐部与联合会,第二要做文化上和经济上的工作,第三要暗中做政治奋斗。但最重要的还在能领导一切实际工作及政治活动。我们要占得这种地位也不难,只要自己能做这种组织的最积极的分子,使群众渐渐地相信我们,而至于他们自然推我们为指导者。我们的工作在这些组织之中愈集中,影响愈大,得到群众的同情也愈快。为了要达到这个目的起见,他们必须在每个俱乐部和每个青年农民联合会中组织秘密的小组——本团的小组。
  亦许有青年工人俱乐部、青年农民联合会的地方,连我们的同志一个也没有,但当有这种事情时,我们不必着急,亦可以与其中的积极分子联络,使他们与我们合作,受我们指导,以至于引他们加入我们的团体。
  总之,我们现在是设法使青年农工参入政治的奋斗,这是我们的根本责任,同志们对于这点应彻底的明了。我们以前的工作,多只注重学生方面,我固然不反对做学生运动(也不能反对),但我们做学生运动的方针,必须与上述组织青年农工团体的策略精神上要一致。学生运动固然要分出我们一部分工作的力量;但是要明白,我们工作的中心点不在学生们,而在大多数青年农工群众。个个团员应当明白这种意思,个个团员应当了解这种责任,庶几全团才能开始群众间的工作,集全力于根本活动,和教育青年农工,引其参入政治奋斗。唯如此我们方可于不久的将来,得到一大批青年农工群众的团体,以此而参加国民革命,乃真能促进国民革命之发展与实现,望同志们大家努力!
  ——“少年共产国际”创刊号 1924年7月出版
  (中共湖南省委藏)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