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历史文献 >> 1922年至1931年
· 1990年至2002年
· 1980年至1989年
· 1970年至1979年
· 1960年至1969年
· 1950年至1959年
· 1942年至1949年
· 1932年至1941年
· 1922年至1931年
  1922年至1931年
 
 
山东目前经济政治与青年状况(山东通讯)
 
作霖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23日
 

  山东是在殖民地化的进程中,日本帝国主义历来对于山东一贯的路线,是要把它造成满蒙第二。自从去年“五三”事变以来,这个殖民地化的进程更加显明更加加速了!
  日本帝国主义在经济掠夺与武装干涉“双管齐下”的侵略政策之下,使他在山东的势力日益蔓延发展(现在与“五三”前情形比较来看,当然还在恢复的进程中),日本所经营的纱厂、丝厂、炭矿以及其他工厂企业一天天的增加发达(山东有八家纱厂,而日厂占其六),铁路海关运输出入,日货占最主要的成分。胶济铁路每月的收入,较前年亦有很大的增加,它是完全受日本管理支配的。此外,在周村、坊子以及其他城市,日本商店典当亦占很大势力,这些完全是日本帝国主义的先锋队,剥削农村与城市贫民的经纪人;这些情形,已足以说明日本帝国主义的经济势力,是日益发展,早已是山东事实上的统治者。
  中国的工商业则因战事的骚扰,交通的阻塞,捐税的繁苛以及技术的落后等原因,而日益破产:冷落萧条,江河日下!微弱的民族资本,不论在那一方面,都不能与日资竞争,所以日渐不支。鲁丰纱厂有参加日本资本的消息,华新纱厂曾一度准备停厂,博山、章邱等处的炭矿,则歇业停闭者日多。
  农村经济的破坏更如天崩地裂有一泻千里之势。胶东在这种局面之下不必说,就是鲁西、鲁南、鲁北各地在国民党军阀统治之下的,也因捐税繁兴,军匪骚扰,天灾流行等等原因,其破坏的速度,与张宗昌时代有过无不及。
  工农群众生活之日益恶化,是在此种情形下必然的事,除膠济路之比较稍好外,一般之生活,没有办法维持。工资不加,但生活程度增加,铜元跌价,事实上是等于减少,工作时间至少十二小时,甚至于增加半小时的。一般的待遇的恶劣不必说,尤其是滥罚工资,任意开除,使工人的生活没有保障,痛苦异常。日本工厂因为机器改良(纱厂、丝厂),更加重了工人的工作(如纱厂一个车本用四个人的,现在只用二人),中国工厂为要勉力维持其存在,自然更加紧其对于工人的剥削。至于手工业苦力工人的为牛为马,更是不必说起!
  农民的生活,更是没有出路!贫农小农不待言,中农富农亦日濒破产,胶东高密诸城,临县各地,从去年秋收以后,一般农民即吃地瓜了。到今年春季,将有十分之八九成为饿莩。比较有几个旅费的,都下关东去了,每天胶济铁路上至少要运出数千百人去。一般雇农呢,工资减少了,工时增加了,待遇恶化了,原来吃高粱面的现在只能吃地瓜!
  一般小资产阶级及城市贫民的破产,无出路,自是意中事。
  上述的情形说明日本帝国主义在经济上即是山东的支配者,所以在政治上他也必然是一个最高统治者。因此,不论那一个军阀要得到山东地盘,他非得忠忠实实的做日本的走狗不可。过去张宗昌是有目共睹有耳皆闻的不必提,现在冯玉祥要得到山东,得到青岛海口,亦正准备着接替张宗昌而做日本帝国主义天字第一号的狗腿,他早有十万分的决心出卖济案,投田中门下效劳。但因与蒋系军阀的冲突以及其他原因,至今未得日本的公开承认。但是他卖国的决心是坚强万分的,济案之解决不过是时间问题,所以冯玉祥之投降日本,得到日本的帮助以相当的统一山东,促起山东政治经济的一个转变,是有很大可能的事。
  山东的民族资产阶级企图发展他的经济势力,一方面要抵抗日本经济的压迫,另一方面要加紧对于工人的剥削而不使反抗,他也拿出民族改良主义的法宝来,大施其“呼风唤雨”的本领。所谓改组派充斥了各地党部,在其领导之下的反日抵货运动不断的在进行着。同时在膠济路及其他各地的工人群众中都开始了改良主义的活动,并且组织了四方总厂、鲁丰纱厂、津浦总厂几个黄色工会,专作欺骗群众的勾当。自然,这种活动还要发展开去。在这里,我们应该严重注意这个问题,从现在起我们就应该坚决认定这种欺骗群众的改良主义,是工农革命的最大敌人!
  工农群众在日益残酷严厉的剥削与压迫之下,必然的促起了他们的反抗情绪。自发的大大小小的斗争,继续不断的在工厂、铁路、矿山及农村中发生。虽然因为共产党、共产青年团的领导力较弱,尚未能汇合扩大而促起一个较大范围的群众斗争潮流。可是有一点我们绝对不应忽视的,就是群众的政治认识很模糊,尤其是铁路工人,他们对于国民党还抱有很大的幻想,而且这种幻想的消灭过程,还未开始;加以改良主义的活动,正在猛烈进行;所以党与团必须认清这些情形,及群众一切错误观念,而与改良主义作长期的坚苦奋斗!但同时我们应该知道:群众斗争的活跃,是要来到的,许多工人都说“日本鬼子一走,我们就要干”,“南军来了,我们就要组织工会,罢工”。这些语调一方面表示群众政治观念的模糊,另一方面证明政治经济转变的时机来到的时候,群众斗争必然有一个活跃的形势。只要党与团能够抓住这个时机,能够到那时候充分的领导这些斗争(现在当然不能存等待的观念),那末,可以缩短群众对于国民党幻想的过程,可以促进新的形势较快的到来!
  在这里,我们还应该说一说青年政治情形:
  在资本进攻日益猛烈的形势之下,青年工人的生活,是特别痛苦的!工资特别的少,待遇特别的恶劣,不论纱厂、丝厂、矿山、铁路,青工的工资总比成工要少!待遇更不必说,罚工资是家常便饭,每次罚金数目,甚有超过工人四五天的工资的;打駡是一天天的厉害,纱厂、火柴厂青工童工被打死的事,时有发生!如火柴厂的青年工人一天要作十七、八小时,工资不过六、七分大洋,每月工资被罚者至少占五六分之一,还要被工头打得遍体鳞伤!手工业学徒的生活,比这种情形还要痛苦,简直是牛马不如!
  但同时,在山东资本家以青年工人来代替成年工人的形势也日益明显了!青年工人在生产中的作用也日益增大了!纱厂、丝厂改良了机器,都把熟练的成年工人开除了,而代以从农村中初来城市的青年。此外,青年工人因为生活特别痛苦,所以反抗情绪也特别激烈,如纱厂细纱间青工的“关车”,炭矿青工的“哄班”、“怠工”以及一般青年工人各种各式的斗争。这些斗争,也有在共产青年团领导之下的,亦有自发的。
  狡猾的资产阶级看到了这些情形,所以改良主义的宣传与黄色工会的活动,首先就注意到青年工人群众。四方机厂的黄色工会会员简直全数是青年学徒;鲁丰纱厂的黄色工会一开始,就与细纱摇纱上的童工争得了一块钱,而时常对他们说:“你们知道虽然只有一块,但也是工会替你们争来的啊!你们要加入工会,拥护工会。”这是多么严重的一回事!四方机厂的学徒在历史上有过很光荣的斗争,是山东工人阶级的骨干,是山东工人斗争的一个领导力量,而现在国民党资产阶级一开始就来夺取这一部分群众。他们把青年学徒组织到黄色工会里,时常开会研究机器与科学问题,这显然要消灭青年工人的斗争勇气!这种手段多么的毒辣!共产党、共产青年团以及一切革命的群众,必须看到这个严重的危机而以艰苦的斗争来尅服他!
  青年农民的生活,更是没有出路!农村经济破产的情形如是剧烈,他们大多数离开了农村,有的是到军队中去了!有的“下关东”,有的是到城市去找工。胶东十多万军队中多数是青年,下关东者络绎不绝,以及工厂门口每天挤满了找工的“后备军”;这些都足以说明农村青年走投无路的情形。青年雇农的生活更加痛苦不堪!农村经济破产的结果,逼迫广大的农民群众走上革命斗争的路上去;尤其是“春荒”的时候,农村斗争之风涌而起,是无可免的。在这些斗争中,青年将占一个主要的成分。同时,青年农民是城市工人的后备军,是兵士的后备军,站在这个立场上,我们也可以来认识农村青年在革命中的作用!
  青年学生因为家庭经济破产的缘故,“革命化”的情形也显明了!在青岛济南等处,团所领导革命文学的运动,都有一部分学生参加,即是明证。
  由于上述的分析,我们更可以知道青年运动的重要意义!目前搁在山东青年团面前的中心任务,显然是加紧发动与领导广大的青年工农群众,积极参加一般的政治的经济的日常斗争,以及青年工人的单独斗争。在斗争中去发展我们的政治影响,扩大我们的领导范围。在斗争中去提高青年群众的政治认识与扩大其组织。在斗争中消灭他们对于国民党的幻想,肃清改良主义的影响,同时日常的反对改良主义的工作,亦须努力去做。
  ——“列宁青年”第一卷第十二期 1929年4月1日出版
  (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室藏)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