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历史文献 >> 1922年至1931年
· 1990年至2002年
· 1980年至1989年
· 1970年至1979年
· 1960年至1969年
· 1950年至1959年
· 1942年至1949年
· 1932年至1941年
· 1922年至1931年
  1922年至1931年
 
 
C.Y.中央顺直巡视员报告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23日
 

菁仲兄:
  前次写个很短的信去,算不得报告,后来正准备写时,北京就发生车夫风潮,我马上跑去了。在北京的逗留中十分忙录,没有写报告的时间,昨天回到天津才得闲写这一封信。
  我是十五日到天津的,大概是十七日找到了他们。今天是十一月一日,到顺直算是两星期了。两星期中一星期住在天津,一星期住在北京。天津的一星期中,大概开了五个会,其中有省委会、支书联席会、支部会(津浦)。到北京住了一星期,参加了十四五个会议,然而对北京的情形依然是个极表面极模糊的了解,对北京工作的建议与帮助仍是极细微的。准备三号到唐山去,在那里过十月节。十月节的工作,北京同天津都有些布置。临去满洲时当有第二个详细报告写去。
  这时报告有下列的内容,因为报告写长了,要迟延唐山之行,所以尽可能把它缩短了。
  一、全省工作述要——
  二、天津的工作——
  三、北京的工作——与车夫斗争
  四、省委组织问题与地方干部的配置
  五、其他(交通、发行分配、出版物、经济、曹满)
  一 全省工作述要
  顺直是全国三大中心区之一,这是我们对顺直的期许,但是顺直离这个期许尚远得很。省委的组织依然十分薄弱不健全。顺直三大中心,天津、唐山、北京的工作也大半停顿在以前基础上,停顿在以前的范围内。然而顺直工作的远景是很光明的,因为顺直群众斗争的局面是开展的,群众的斗争会助长团的发展与改造,推动团的工作。
  据省委过去的统计,全省有组织的县份三十一县,其中有县委者四县(玉田、遵化、正定、井陉),有市委的三个(北平、保定、唐山),其余则为特支,或为无确定的组织。
  我们可以分出下列诸区,分别加以叙述:
  1.直南 包括大名、磁州、邢台、邯郸等县。顺直过去把直南去了,一直到最近才发生通讯关系,因此对直南的情形非常隔阂,对直南的指导等于没有。然而直南诸县在省委指导范围之外,自动工作了,自动的发展了组织。直南农村中、枪会中、军队中的工作都有相当的成绩。组织呢,也有少许的扩大。总之,直南农民斗争展开了一个无边涯的局面,成为顺直三农运区之一。团省委为着明了那边的情形与帮助那边的工作,已经决定派张□□同志去巡视,那时省委当有一详报告写去。
  2.保南 保南包括正定、藁城、元氏、井陉及附近诸县。这几县的关系比直南较好,然而也可怜的很,没有来个报告,没有巡视过,只是最近才由井陉来了个负责同志,然而在同志的数量上真可算是顺直的大肚皮。顺直的团通共有一百零几个,保南诸县就占去六十多;团员有一千零几个人,保南占去六七百,大都是农村支部,农民团员。算起来只有井陉有个矿山支部,石家庄的支部已经没落了,这里农民运动及兵士工作据说是很发展的。正定一县的团员有五百多名,这自然是我们应该注意保南的一个理由。然而保南在工作布置上的严重意义,却是在另外的地方,在于他是正太、汉平两路的交点,在于他是平汉路上的要区,在于他有石家庄,在于他有井陉一万人的煤矿。在后一点上说起来,团的成绩实在是太少,石家庄没有组织,两条路上都没有同志,只有并陉北矿有八个工人同志组织的一个支部,算是保南唯一的结果。想纠正保南组织这种胞而无骨的状态,要从两方下手。第一,把两路的工作,把石家庄、井陉的工作树立起来,以建造保南组织的脊梁;第二,整顿正定、藁城诸县的农村组织。团省委马上要出发的直南的巡视员,是要到正定、井陉逗留的,一月后看效果如何。
  〔井陉算是保南一个重要工业区,有两处大煤矿(南北二矿),合计当有工人一万。北矿工人较多,大概有六千上下。我们八个组成的产业支(疑漏“部”——编者注)也在北矿,南矿只有一个同志。现在井陉县书准备到南矿作工,大概不久的将来,南矿也可成立支部。〕
  3.保北 保北诸县的组织非常零星,都没有县委的组织而直属于保定市委。市委的组织也难中心。自从保北扩大会议之后,市委诸员都因难于在保定存身而散居各县,亦是市委本身亦不复存在。现省委已去信叫他们把委员收集起来,把市委维持下去等待省委巡视员。总之,保北的工作是很软弱的。
  4.京綏路 京绥路一带一个鬼也没有。本来张家口还有些组织,破坏之后什么也没有了,直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起来。现在一方面去找那一个仅存而没有关系的同志;第二,由北京在京绥路上想法子;第三,由党方面去找线索。
  5,津浦路上 只有沧州有三十多人的一个组织,不过略具组织之形,并没有推动工作发动斗争。
  6.京东 在现在说起来,京东算是顺直农运的一个柱子,这里农民斗争的范围是很广泛的。其主要县份为玉田、遵化。在斗争中自然犯了不少的错误。其中详细情形等我到唐山以后再写。
  对顺直的批评详细写来恐怕长得要命,匆忙中写不出,从唐山回来后再写。现在只把他条文式的举出来。
  1.组织上无产阶级成份之微小,在全省的一千同志中工人同志不过五十人,仅占百分之五,其余百分之九十五是农民或知识分子。一百零几个支部中,产业支部只有五个,在唐山与井陉。天津没有一个真正产业支部。
  2.干部分子的缺乏及其在知识分子上面之停顿。
  3.工作方式未能依照新的路线而变更。如各团部保有办公式的工作,农运中的号召方式,群众斗争中自己面目之模糊等等。而干部分子中的消沉与和平发展的观念还部分的存在。
  4.工运之落后。这并不是说工人运动与工人斗争之本身之怎样落后,而是说对工人工作落后。
  5.对农运领导之薄弱。如直南、直东之农运都有相当的发展,但是省委对他们指导很少,当地同志都依照着自己的观点、思想、谋略而便易行事,天然要闹出些错误。如京东我们的同志所领导的农运,对共产党的态度只是中立。
  6.工作布置之不当。平汉、北宁、津浦、平绥诸路为顺直之骨骼与脉筋,然而没有工作。天津是顺直的主脑,只有一个微小组织,十几个人。北宁路上,唐山、京东一带是顺直的左臂,虽然细弱总还算有组织。平绥路及西北为顺直之右臂,自从去年切断后到现在没有接上。保南、正定一带却积成了一个大肚皮。顺直有这样一个畸形的布置!
  7.在工作上忽略了内蒙与山西。内蒙的方向全无,办法没有;山西关系之不断者如丝。
  8.没有领导青年斗争,至少是领导薄弱。问起顺直青年斗争的情形,除唐山以外则茫无所知,好象顺直青年没有斗争一样。其实非无青年斗争也,顺直团没有领导也,如直南及京(“京”疑为“京东”——编者注)的农村斗争、北京的车夫斗争与邮务斗争、天津扬巷工人斗争及唐山的屡次斗争都有广大青年群众参加;但是团的领导力太弱或没有,以至青年工农的斗争现不出鲜明的轮廓。
  9.省委、各地团部之不健全。
  10.上级团部与下级团部的关系不好。人的来往十分的少,信件的来往也不多,所以上下的隔阂颇厚。上级与下级的政治关系、组织关系与技术关系都十分糟糕。自从成湘病后,三十余个有组织的县份,只有十几个有通讯的关系。
  11.政治水平线之低下与内部教育之缺乏。政治教员(“员”疑为“育”——编者注)之初步,即各种文件通告之翻印、转录、分发与阅读到现在极不完备,省委已有十几种通告或文件堆着没印发。北京是离天津最近的地方,已有很(疑漏“久”——编者注)没读过文件。
  12.思想斗争的缺少。天津一带是各种政治活动很剧烈的地方,国民党改组派、国家主义者、黄色工人领袖在平津都有相当的成绩,我们的反对派也有若干的活动。思想斗争是和这劳化子争群众的主要方法之一,可是我们思想斗争实在太缺乏了,党与团是一样的。
  在曹同志北来之前,有以下暂时布置:
  1.派人到保南、直南巡视,努力建立平汉路上与正太路上的工人组织,巩固井陉的组织。
  2.派人到唐山巡视,并计加强唐山的工作。准备派两个得力同志到唐山去,使唐山市委能成为京东及北宁路上的中心,指导玉田、遵化的工作与斗争。
  3.努力在北平与天津想平绥路上的办法,恢复西北的组织。
  4.建立各线的铁路工作,以北平为中心而派一铁路工作人,并转变北平的工作方面与注意力,偏重青运。
  5.加强天津本市的工作,增加两个负责人专跑河北与河东的工作。
  6.准备在曹同志来后,开一个省全会来解决各种组织问题与工作问题。
  三 北平的一般工作与洋车夫斗争
  我是在车夫斗争发生后第三天到北平去的,在北平的一周逗留中,也就是应付车夫工作最忙的时候,所以对各种工作及各支部的情形,只有一个非常潦草的观察,至于对北平的帮助更少了。好的地方也在这里,好在有了个斗争,给了我一个在斗争中观察北平组织的机会,于是北平团部能力之薄弱,应付之迟缓及其余各种工作的弱点都呈现于眼前了。
  为着谈北平的组织工作,又不得不重说起。如不厌絮絮叨叨,往下看好了。
  北平的群众 北平是标本的中国旧城市,其中无产阶级的数量占不了好大地位,但是城市贫民的数量却超过一切。有三部分的群众可以作我们的对象。第一,产业工人。这里面包括有三路:铁路工人(长辛店、丰台在内),电车工人(开车、卖票、厂工、发电厂工人,合计有七八百人),电话、电报、邮政、火柴、门头沟煤工,外加一些街道工程工人、沟工队、清道夫。这是我们最可注意的群众。第二,城市贫民、苦力、火车夫、洋车夫、水夫、粪夫、起卸夫、煤夫、店员、学徒、匠人,这些人在北平要占绝大多数。据说单是洋车夫已经有十万多人,则合上面各种人计之,不在廿万人以下。合了他们的家属,应有六七十万口,占北平全市四分之三,这真是广大的劳苦群众,一点也不夸大,一点也不假冒。这是北平旧政权的颠复者与新政权的拥护者。这是北平十分重要的群众,其地位仅次于产业工人。第三,学生、士兵及近郊农民。而学生在北平实占有特殊地位,大学有廿几个,中学有五十几个,学生的数目北平市没有统计,但是用万数总是靠得住的。
  北平群众的情绪及其实际斗争 我们上面所说三部群众,对于现状是不满意的,斗争及斗争的酝酿可以作证。门头沟的工人在老蒋游西山时曾作了个五千人的请愿,邮政、电车工人都酝酿着新的斗争。城市贫民、苦力终到怨天尤人,几多不满不平,都在自言自语中发泄了,而此次的(十月廿二日)直接行动,尤其是较大的发泄。学生斗争更是弥漫全城:如北大前次的护校运动,目前的□□问题、宿舍斗争及反日鼓动,师大之校长风潮,中大的灾区学生免费运动,及全城革命学生会之酝酿。在这些斗争中青年的地位很重要,如此次车夫的直接的行动以青年车夫的行动为最勇敢。上述的事实,不但证明北平的群众斗争是存在的,而且是走向开展的。北平民众对白色恐怖的畏惧心已经降低,其斗争情绪亦日发育,国民党及改良欺骗的影响虽然依旧很大,但已走向缩小的前途。反之,群众斗争一天天走向发展,正在准备新的革命大浪。
  各派在群众之活动 北平国民党市党部曾一时为谷正鼎等改组派所占有,因此改组派在北平颇树立一些影响,如在工会中及学生群众中。现在的市党部为大同盟派所把持,对各工会各学生会也还有相当的影响。第三党或新党的活动窃无所闻。无政府主义者更无甚声臭。然而新国家主义者的活动却甚嚣尘上。关外王张学良是他们的老板,张学良的银元是他们活动的血液,他们以东三省同乡为木石在各格中(“木石”疑为“柱石”,“各格”疑为“各校”——编者注)成了抗俄会及新东北学会,他们标出抵抗暴俄的口号作为工作的总纲,他们不但是狭义的国家主义,而且是地方主义的。他们的抗俄会拒绝满洲以外的人参加。这是北平一个最反动的组织及政治运动。然而他们活动的范围却很大,结果亦颇不小,除了国民党党部及附属组织以外,他成了我们在北平最厉害的政敌。北平团党部对他十分注意,准备在学生群众的争取中,很吃力的和他周旋。
  团的群众工作 我上面曾指出北平三种主要群众中的青年,应为团的活动的对象。然而北平的团在活动中忘了无产阶级及城市贫民与苦力,其牵挂着一个学生(“其”疑为“只”一编者注),于是北平团的工作只有学生工作,而北平地方团部遂成为学生运动委员会了。团市委一直到我到时,才派一个专人做铁路工作,成绩自然还没有。邮政工人学校里有一个同志作教员,但是成绩很少。鞋匠里面有两个同志,其余一切都没有头绪,都没有工作。兵士中有四五个同志,剩下的只有学校。
  学校里面的活动有下列两种 第一是学校斗争之参与及学生会之活动。第二是其他团体之组织与领导及其中之工作。如在北大的学生会中团及党颇有些力量,对校内各种斗争如以前的护校,现在的×在宿舍,争景山,我们有些作用。此外,更用学生会发起反日运动,反对东京事件。师大的校长问题中,党与团也有若干作用。法大学生会中也有相当的力量。此外,在郁文、工大、孔德诸校的学生会中也有相当的影响。在北平时中大曾合开一学生运动会议讨论策略、工作的方法及学生要求纲领。计划着拆毁国民党的学生联合会而另起炉灶,组织自己的学生会。现在各校对旧学联的兴趣减少,很多学校自动退出学联,另起炉灶的新计划颇有成功的可能。第三是各社团的组织与工作,在北大、法大、师大、女大都有我们作用文化团体,现在正准备着把几个较大的团体向外发展变成实际组织,透过他可以做为各种政治工作文化工作。现在由这些团体出版的刊物有两三种,还有新的出现,并且计划着组织文化运动大同盟、反帝同盟等组织。
  北京的团 我已经说过北平的团是个学生运动委员会,全市十二个支部通通是学生支部。全市六十几个团员除了两个鞋匠以外,其余通是学生——在校学生或无业学生。市委的五位委员都是学生,组织部的工作人是学生,宣传部的工作人也是学生。往往的负责是在校学生,其中只有一个铁路工作人是个鞋匠,完全是学生。
  所以工作是朝着学生,面孔是对着学生,全市的工作都在学校,而工农、贫民、士兵中的工作遂遭异外的忽略。于是工人斗争来的时候,遂惊惶失措而不晓得办甚么好。在此次车夫斗争充分的表现了一个学生团,在工人斗争中之无用与白板。
  这组织问题是一切工作的根本问题,一个学生团或一个农民团是不会正确的饱满的执行无产阶级的策略与路线的,虽然他接受了领会了。
  关于北平的组织、宣传、经工等工作,自然还可以写出东西,使中央更得到更多的了解,但是报告之长在恐吓着我唐山之行,在督促着我使我不得不把他们隔过。
  因为把报告缩短了,所以这报告之前半改为只是一页素描,不过用几条硬线勾出些粗枝大叶而已。现在要把北平市此次车夫斗争报告一下。我尽量的使他有声有色。
  因为党的交通要走,不能容我把报告写完,所以先把这段带走。关于车夫斗争的一段,另抄寄去。(暂完)

                                晴南

  (中共中央秘书局藏 一九二九年卷第二分卷第四十号)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