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历史文献 >> 1922年至1931年
· 1990年至2002年
· 1980年至1989年
· 1970年至1979年
· 1960年至1969年
· 1950年至1959年
· 1942年至1949年
· 1932年至1941年
· 1922年至1931年
  1922年至1931年
 
 
过去两年来的中国C.Y.
 
昌群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23日
 

  C.Y.这个孩子,在今年暑假已满七岁了。论理,在本期“中国青年”“第四次C.Y.全国大会特号”中,应该给这个诞生七年,从血斗中养成的C.Y.做一篇详细的小传,以贡献给一般注意C.Y.亟欲了解C.Y.的读者才是。但是小小的篇幅,不容许我从C.Y.的妊育时期,一直讲到C.Y.的现在,此处将要告诉读者的,只不过是C.Y.在最近两年内争斗、发展之概略的超过。
  一九二五年的一月,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举行第三次全国大会于上海。这是一件承上启下,决择中国C.Y.同志最近两年中之一切作战大计的事!把“社会主义青年团”笼统而又含义不清的名称取消,鲜明的标揭“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变S.Y.而为C.Y.就是从这一个大会决定的。汇集四五年苦战奋斗的经验及得失成败的教训,指示全国战斗者以新的南针,第三次C.Y.大会的确有了很大的成功。三次大会告诉了全国同志,一九二五年的全国政象,是革命潮流向前激进的时期;C.Y.广大的政治使命就是获得广大的青年群众团集在党的周围,为扩大国民革命,及反帝国主义的联合战线而奋斗。次之,大会决定我们欲更努力于青年工人之经济争斗,一般青年之文化争斗及改良待遇争斗,C.Y.必须在不断的领导青年从事取得本身利益的争斗中,去获得广大的青年群众。还有,扩大并巩固团的组织,使团的数量与质量同时并进,使我们的团从学术小团体的时代,过渡到青年群众战斗的政治组织,亦是那一次大会的重要精神之一。
  第三次大会既给了全国战斗者以新的兴奋,同时那时全国革命潮流亦异常突进。国民会议与废除不平等条约的呼声遍及全国,深入到穷乡僻壤。自然,在这遍及全国的革命争斗中,随时随地皆有C.Y.同志在中国共产党的政策领导下活跃着。孙中山的逝世而后,在遍及全国的哀悼声中,使大多数民众更感受严重的革命影响,更迫切的认识了国民革命。
  革命的高潮冲荡着帝国主义的心魂;牠们不得不用残酷的炮舰政策以压伏中国的革命而延长她们的寿命。因此,南京路的大惨杀随赤色五月的革命高潮而发生。在那时,负有为中国民族杀出一条血路之“少年先锋”的中国C.Y.即在全国青年中动员活跃着。在震惊世界的上海、香港对英大罢工中,在全国学生反抗屠杀的大罢课及经济绝交争斗中,C.Y.随时随地在参加活动,并在群众战斗之中,吸收大批新的列宁主义的战士。在急剧的斗争中,是革命团体发展战斗力量,在群众中吸取最进步的分子,同时并在战斗中纠正自身错误之最好的机会。中国C.Y.之由学术小团体进而到青年群众的战斗组织,是从“五卅”后开始的。但是,惟其因为在战斗中,我们更易于从工作实际中发现错误和缺点。所以在一九二五年九月中国C.Y.第二次扩大会中,我们检阅三月来的战斗经验,立即感觉我们的组织仍是发展太慢(虽已较一月增加了五倍),不能适应客观的革命需要,同时关于青年工人的经济争斗,一般的反戴季陶主义,反国家主义等思想争斗,更于“五卅”后需要我们加倍而努力。
  中国青年群众在“五卅”后反奉战斗、首都革命等运动中之勇往直前的争斗,的确在推动中国革命上,尽了很大的力,但同时因政治争斗的高潮更促成青年群众的兴起,从事争取自身利益、文化利益的斗争。在“五卅”后之半年间,各地工人不断发生零碎的经济罢工,学生群众争取集会自由,反对不良教职员的争斗在湘、苏、赣、鄂等省普遍蔓延着。“从斗争中去获得青年群众”,“引导青年在斗争中学习革命”,是那时C.Y.一般工作中的原则。所以在遍及全国的青年群众争斗中,无往不是以C.Y.同志为中心。这不是可以信口乱吹的。我们只看一九二五年冬季,湘、鄂学潮中,所开除或通缉的,十九是C.Y.同志,武昌因学潮而下狱几乎丧命有C.Y.同志五人等事实即可证明。次之,因“五卅”的高潮而使阶级的分化和争斗更加显明。戴季陶小册子所影响的“孙文主义学会”,“手把毛锥当宝刀”之曾慕韩秀才所领导的“醒狮”好汉,在那时更加紧反动的宣传,且在青年群众中加紧向C.Y.进攻。所以在那时我们除了坚持与帝国主义战斗,与摧残“五卅”运动的奉系军阀战斗而外,尚要分一部分的时间与精力来在理论上和行动上去应付右派和醒狮派。
  “五卅”运动之遍及全国,吸收了社会各阶级(甚至大商买办及一部分军阀)都参加反帝国主义争斗的革命高潮,虽经奉系军阀之反动,大资产阶级之妥协种种的挫折,但仍是飞速的向前突进着。因之,促成英日吴张四派反动势力联合的反赤运动。吴佩孚进攻河南,国民军转战京津南口一带的时候,在北京发生“三一八”屠杀革命学生的大惨剧,C.Y.有八个同志死于是役。讨赤运动把北方民众尤其是青年弄得叫苦连天,在客观上日益革命化;同时因吴佩孚勾结叶开鑫及陈林余孽之寇扰国民政府,更促成了国民政府进取雨湖的北伐战争。革命因是而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封建军阀的末路在民众的铁拳之前降临了。
  在北伐出师,一九二六年六七月间,C.Y.有第三次扩大会议的举行。检阅我们的力量,虽较二次扩大会时增加了雨倍,但是仍是未做到我们及客观环境所要求的那样快,此次会议除了要加紧发展组织使团的数量和质量同时增进而外,尤须努力于联合战线的策略在青年争斗中之实际的应用。此外,我们并决定动员全国团所领导的青年群众,一致参加北伐战争,从争斗中去发展青年的革命情绪和战斗能力。
  中国C.Y.自发生以迄于现在,战斗最烈,牺牲最大,流血最多,是莫过于北伐出师,尤其是在蒋介石叛变革命的过程中的。在北伐军进攻湘、鄂的时候,C.Y.同志除了在党的领导之下,努力在群众中从事扩大北伐的宣传,参加工农民众应援北伐的行动而外,并进行很多的破坏敌军桥路,侦牒北军军情的军事工作。此外,在上海工人推翻孙传芳,响应北伐军的三次暴动中,无次不以上海C.Y.所领导的青年工人学生立于最前线。在各地军阀统治动摇,加紧白色恐怖的时候,刑场不断流有我们同志的血迹,牢狱中不断关着C.Y.的战士。上海工人三次暴动中,立于枪林弹雨中与敌人巷战拼命的,大半是青年同志,二次暴动中拚命发传单,被李宝章扯去砍掉脑袋的,C.Y.有六七个。
  北伐战争的胜利,使民众在斗争中充分的发展,推动中国的革命在极快的速度中向前飞跑。资产阶级鉴于革命中的工农日益抬头,渐次动摇了他们阶级的利益,于是决然说离了革命战线,开始站在帝国主义方面,向革命民众,尤其是共产党和中国共产青年团同志大恣杀戮。因之由四川而赣、湘、皖、江、浙、闽、粤,无时无地不有C.Y.同志的鲜血在并流着洗染资产阶级、青红帮、流氓打手的快枪利刃,广州、上海,以及最近湖南、江西等处,刑场上天天陈列着C.P.、C.P.同志的尸首。敌人以辣手大批的惨杀中国工农阶级及其领导者的C.P.、C.Y.只是证明我们在革命中英勇的战斗,吓破敌人的心胆,至若说是用屠杀消灭中国的革命,阻遏C.P.、C.Y.的战斗,则是敌人的梦想,永远的梦想而已!
  资产阶级反叛革命,以法西斯蒂的大屠杀对付中国工农阶级,帝国主义以武装进攻中国革命,中国C.Y.随着中国共产党的五次大会,而举行了团的四次全国大会,确定一切新的革命路线,动员了所有的革命青年群众,加紧了我们进攻敌人的战斗!
  在此次大会中的一切决议与精神,已另详于大会宣言及其他论文,此处不赘。现在只略说大会检阅过去自身实力及工作中的缺点。
  关于团的组织方面,在“五卅”后确有迅急的发展,由学术小团体发展到五万青年工农群众,分布于全国各省区城镇乡村的战斗组织,团员的成分亦由以学生为中心变到以青年工农为中心(此次大会统计全国团员青年工农占总数百分之七十以上),团员的年龄亦在比例上降低,(二十岁以下的占百分之八十)表示我们工作已在向“青年化”方面走。但是比较客观上的需要,比较党在最近之迅急的发展,C.Y.的组织发展仍是太迟缓,太落后,而要在今后更加努力的。
  在宣传上,我们过去的确能吸收青年群众中的进步分子在团的影响之下。但是只限于少数城市中之进步的知识分子及城市大产业的青年工人;仍是缺欠深入的普遍及于青年群众的政治宣传及文化宣传。
  关于工作青年化,及代表多数青年的利益从事争斗的工作,C.Y.在过去曾有了很大的努力;但是对于青年工人的经济争斗,农村青年工作,以及全国在C.Y.指导下的十五万儿童团的工作,均仍缺乏积极的指导与发展。积极的领导青年工人的经济争斗,并使青年工人积极的参加工会工作;发展农村青年的文化争斗、政治争斗,扩大童子团的组织及革命教育,使童子团在革命中能尽更伟大的责任等,都是此次大会确定,指示全国工作者在今后工作中应切实执行的。
  中国C.Y.在从一九二五年一月到现在两年半之血战苦斗的过程中虽有不少的缺点,但确曾尽了革命的“工人和农人的少年先锋队”之历史的使命。至少,我们可以说我们不曾妥协或怠工过。从过去的争斗之中,尤其是在北伐胜利,蒋介石反叛革命之中,我们可以得到很多的经验和教训。
  第一,从过去各地军阀屠杀青年,同时青年永远立于革命之最前线的事实中,我们可以知道现代的中国青年十九是要求革命的。大多数之劳苦工农是革命先锋自不待言,同时小资产阶级之知识分子的学生,亦因兵灾匪祸与蒋介石、张作霖等新旧军阀之白色恐怖,蹂躏残杀而热烈的要求革命。客观的环境需要C.Y.去充分的发展,广大的有迫切革命要求的青年群众立待我们去领导他们参加革命。所以中国C.Y.早已为历史的使命所委托,坚决的领导青年工农及被压迫青年从事艰苦的争斗(为争得非资本主义的革命前途,和建立工农小资产阶级的民主独裁政权而争斗),是每一C.Y.同志之唯一的责任。在过去,诚然有很多的青年在我们的领导或影响之下,但我们仍不能以过去为满足。我们必须更努力注意从斗争中,从思想上去领导最大多数之被压迫的中国青年——尤其是工厂中、农村中及城市小资产阶级的青年。如此,才算是我们真是尽了“青年工人和农人少年先锋队”之能事。
  第二,现在革命一天一天紧张,我们已走到与敌人争决最后生死的时期!靠我们过去的努力,帝国主义被我们打得魂飞魄散;封建军阀被我们扫得流水落花!但是,革命的敌人从来没有好相与的。帝国主义的武装干涉,世界战争的酝酿,军阀、资产阶级对我们的屠杀,将一天一天加紧。我们从前学术小团体习惯虽已从“五卅”后三年苦战中脱去,但是在目前紧张的革命争斗中,更需要我们下必死的决心,从事群众的武装战争。每一战士必须有充分刚健毅勇,拚掷头颅的决心和准备。我们须痛切的感觉武装我们自己的重要。不放过一切可以武装我们及革命青年的机会,对于凡是工人纠察队、农民自卫军及一切军队,我们须奋勇争先的参加进去。同时,我们尤须认识无产阶级的武装有一大半是必要从改造普通军队及向敌人手中夺来的。一方面我们须宣传一切军队中由工农出身之大多数的士兵,一方面须师习上海工人同志徒手消灭张宗昌的战斗经验,随时准备以最少的武装掩护着,见械就缴,见枪就抢的夺取武装。必要有武装,才能保障我们自己的生命,必要有我们自己的武装,才能解除敌人的武装!
  第三,大批的我们同志和一切革命战士,已纷纷于战斗中死于敌人之手。在已往的革命大道上无往而不涂满了青年同志的血迹。每一个同志之杀身成仁,即多遗留一分艰巨的责任于全国后死的青年。在白杨衰草,青×夕照之中,同志的白骨血迹,无往不立待我们继续奋斗,去为他们复仇!把数千大愿未酌死不瞑目的同志之未竟的责任担在身上,继续着去拚我们的热血和头颅,是每个革命青年所应刻骨勿忘的!
  中国C.Y.的四次大会,已为我们审核过去革命斗争的一部血史,同时并为我们今后争取自由立了一个新的标志。为要达到这个标志,将比以前更艰难困苦,更需要多量的热血和头颅。同志们必须认识自己的使命和责任,而殊死战斗!青年们亦须认识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和我们团集在一块儿,共同战斗。
  “中国青年”第一六三、四期 1927年6月13日出版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革命史教研室资料室藏)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