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历史文献 >> 1922年至1931年
· 1990年至2002年
· 1980年至1989年
· 1970年至1979年
· 1960年至1969年
· 1950年至1959年
· 1942年至1949年
· 1932年至1941年
· 1922年至1931年
  1922年至1931年
 
 
上海的红五月
 
——关于青年工作的总结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9日
 
  一 青年斗争的发展,表现在那些新的特征上面?
  我们应该怎样来估量青年斗争呢?我们在整个斗争发展的形势中,来估量青年斗争所表现的特征。在青年特殊的生活与情绪这个基础上,广大的青年为争取其本身的特殊利益而斗争,在一般斗争中,青年也发挥他特殊的积极性,所以,青年斗争不仅是构成整个斗争发展的一个主要部分,而且在其斗争的本身上,也表现了它发展的特征。我们正确估量了这些特征,才能针对着这些特征,正确的决定并运用青年政策,不致仅仅成为党的口号的背诵者。生产合理化,尤其是中国民族工业施行合理化,是特别加重了对工人体力上的剥削;这对于青年工人的影响,是造成了悲惨到极的境遇。一般青年工人的生活,都普遍的日益恶化了!加以农村经济的急剧破坏,无产阶级青年的后备军不断的增多,因而近代工业中对青年的特殊剥削制度——养成工制亦跟着日益盛行,广大的青工,都饱尝着中世纪式的奴隶生活的滋味!资本严厉的进攻一批一批的开除成年工人,对于青工尤其是勇敢斗争分子,同样是没有例外。特别因为民族工业的破产,失业的痛苦,临到了广大的青工群众。因此:
  (一)激起了最广泛的青工群众起来斗争,就是说青工斗争动员的范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广泛程度,这因为横在群众面前的,只有这条“康庄大道”。我们看鲜明的事实罢:沪东的老怡和、新怡和、申五、申七、电车、恒丰、泰康、祥泰、南洋烟公司等,沪西的溥益、崇信、大丰、电车、汽车、内外棉等,差不多任何区域任何工厂的斗争,都为红五月运动的激流所冲破了,广大的青工群众热烈的斗争起来,这是过去所能见到的情形吗?
  青年工人要争取他们的特殊利益,除参加一般斗争,表现他们的积极性,而以整个斗争的力量去获取外,他们还有什么别的斗争方式?那是单独斗争!在目前形势之下,单独斗争在何种形式底下爆发呢?
  (二)红五月运动中,充分表现单独罢工是单独斗争的主要形式。无论申五、申七等各厂以至吴淞打鉄学徒都纷纷的起来单独罢工,由此可知青工群众政治觉悟的增高,他们在自己的斗争的经验中,获得了明确的认识,只有单独罢工且扩大到全厂罢工,以至同盟罢工才能争得他们特殊利益的胜利。在这里,可见把单独斗争认做是推动整个斗争的策略,对青工斗争的等待观念(等待成年工人)不仅是要做群众斗争的尾巴,且是障碍青工斗争亦即是整个工人斗争的障碍。
  阶级对垒的形势这样尖锐,任何大小的工人斗争,都不可免的要遭受帝国主义、国民党、黄色工会以至改组派、取消派的压迫和欺骗,要取得斗争的经济胜利,必须要在政治上战胜了他们才有可能。罢工斗争的深入发展,从经济斗争转变到政治斗争。在这一形势底下,(原文下缺——编者注)
  (三)青年工人要获得特殊利益的胜利,同样只有在反帝国主义、国民党、黄色工会的政治胜利中才有可能,所以一般的说,不但每一青工斗争含有浓烈的政治意义,而且都成为直接的反帝的、反国的政治斗争。青年学生及一般劳苦青年的斗争亦是如此。“五一”申五与“五卅”申七的单独政治罢工,以及绍兴小学、中华、艺大等政治罢课,是最显著的事实。商务学徒反黄色工会的斗争,永安、英美、熒昌等厂青工的反国民党反黄色工会斗争,更是表证青年斗争的这一新的特征。
  这些青年斗争的特征,指明了青年斗争的飞速的发展,但是青年斗争是整个革命斗争的部分内容,所以这一分析是更证明了上海革命斗争发展的形势与(“与”疑为“合”——编者注)乎党的分析及策略的正确。若把青工斗争与整个工人斗争对立或分离的来看,因而认为青工斗争有独立发展的形势,那是根本错误的,实际上是取消青工斗争的观点。只看到青工斗争的情绪与一些表面现象,因此叫喊着:
  “青工是阶级的先锋,青工斗争领导了工人斗争。”
  这也是不正确的先锋主义的倾向。可是最普遍的对青工斗争的取消倾向是口头上时常提到“青工”、“斗争”,而实际上完全不去认识工人斗争形势中的青工斗争的特征,根本不去计划领导青工斗争。所以,要领导、推动这一青年斗争,特别是青工斗争的发展,必须首先肃清一切右倾的取消观点!
  二 团领导了这一个形势?还是落在这一个形势后面?
  在红五月的工作过程中,团获得了不少的进步,尤其是团的本身组织的发展,造成了很可宝贵的新纪录。谁要否认团这些进步,抹杀这一时期的工作成绩,谁就陷入了取消主义坑阱。
  但是,我们的目的,不在于指出一些进步而自表满意,而应该把“注意集中在缺点原因之分析的上面,我们的估量应该是无情的,充满着自我批评的,一切官样文章的乐观主义都要不得,一切的弱点,都把他合盘托出。我们若不能克服这些弱点,我们就不能前进,我们就不能完成我们的任务”。
  我们的工作,若与客观形势的飞速发展及客观任务一对比,那我们看到两者之间的鸿沟,是更加浩阔了!
  (一)团在青年斗争中的领导地位比以前在斗争中的领导地位反要低落。全上海的斗争浪潮泛滥着,但是完全在团领导之下的青工斗争却仅有少见。一般的现象,还应该用这样的字句来描写“有时青工罢工了,或领导起一个斗争了,共产青年团员却只到后来才走了来,或甚至会在发动时一无所闻,直到斗争完了,方才知道”。“五一”那天,申新五厂的部分青工单独罢工了,我们到第二天才得到了这个消息。“五卅”那天,申新七厂的部分青工单独罢工去参加示威,事后工作人员报告说:
  “那真是出入意料之外呀!”
  好个意料之外!在他意料之内的,不是斗争,而是和平罢?!
  有些学校开了群众大会,经过公开路綫,请自由大同盟或筹备会派人去演说报告,但是当演说者提出“打倒国民党”“罢课参加示威”的口号时,群众的回答是热烈的鼓掌,高声附和,但是我们的同志恐惧得发抖了,急忙忙“留之大吉”。
  这里充分说明,团在斗争中,做了群众的尾巴,而且是跛脚的尾巴!
  (二)团在青年群众中的宣传活动,绝无计划的去做,就是做些也是零碎的、敷衍的;特别是附属组织的发展,简直没有成绩。“直到现在,我们对附属组织的理解,非常狭隘,非常武断”。就是“在现在的群众组织里,我们团还没有建立一种有系统的工作,有组织的团组,还没有成立,青工部也只见于决议,并没有切实执行”。
  童子团工作是主要的,但若认为是我们在青年群众中唯一的工作,那就是太狭隘了!可是事实上一提到群众工作,就是童子团,似乎童子团是我们群众工作的全部,在最广大的青年女工中,在重工业的青年学徒中,我们一些工作也没有做。就是童子团工作,也不过是被委派的,名义上是工会青工部的几个工作人员在那里干。支部一般的是不做“外部工作”,团员一般的是被动的,要几个工作人员去做,我们在群众中的活动与群众组织的扩大,是没有可能的。
  从此,我们可以毋庸疑义的得到这样一个结论:团是束缚在狭隘的秘密组织的范围内,团与青年群众连接,十分的薄弱,所以,团不但没有能领导这一形势的发展,反而被客观形势掷在背后,成为跛脚追随的尾巴!
  在这一激剧的斗争过程里,团更形落后,主要是由于下列两个原因:
  (一)党与团合併,組织了行动委员会,而行委整个组织忽视了青年工作,这当然不仅是党员,团员一样的没有注意。没有把青年工作认为整个工作的主要部分之一,不把青年工作列入议事日程,在一般的工作上,都没有想怎样深入到青年群众中去。有些人认为这是一些团员单独的工作,有些人认为这是青年秘书处的工作,取消观念,非常普遍。所以工作没有多大发展,不仅在青年工作上造成了不可补救的缺陷,而且是整个工作的莫大损失!
  (二)对于一般右倾思想的斗争,没有充分的深入下层,特别对于团内清谈倾向,更是一无阻碍的发展。清谈倾向是团与青年工作发展的主要障碍,不反清谈,团与青年工作只会日益落后。
  这是指明,团的转变的需要是如何的迫切!而这—转变的实质,决不是和平的,是一个艰苦的反右倾特别是清谈主义的斗争!
  三 怎样组织青工斗争?
  对于组织青工斗争的重要意义,在这一时期中表现是已经被一般同志所相当了解,可是,这一了解还非常不够,尤其是对组织的作用之认识,依然是模糊的。所以执行的结果,显然无法令人满意。
  现在我们怎样去组织青工斗争呢?
  (一)目前工人斗争的特征,是罢工浪潮的扩大,从经济斗争转变到政治斗争。这是两个阶级的苦斗,已达到了十分残酷的时候。青年工人不仅是阶级队伍的一部份,而且是站在战斗前綫,他们在政治上遭受敌人的压迫摧残,与成年工人完全一样。群众大会与示威中,童工群众是成批的被捕,厂内驻有武装警捕,童工、青工时常有被捕压迫的事,甚至如恒丰一个十二岁的女童工,也因为携带传单旗帜,遭受凶恶的逮捕,打鉄斗争中,青年学徒多数是关到了公安局里。这说明青年工人要争取特殊利益,必须要有坚决的政治斗争。所以我们不只是要注意在青工经济斗争中加强政治的宣传;不只是要领导每个青工的经济斗争转变到政治斗争,而是要坚决的提出政治的口号,来组织广大青工群众的斗争。只有坚决的政治口号,才能动员群众,才能更提高群众斗争的勇气。这里所指的政治口号,当然是一般的政治口号具体化的向青年群众提出,而决不是什么青年特殊的政治口号。同时每个政治口号的鼓动,每个政治斗争与特殊利益要求的联系,要严重的注意。但必须要勇敢的提出政治口号,以政治口号为中,心,若还仅以特殊利益要求去发动群众,那是极严重的右倾错误,那不只是群众的尾巴倾向,而且是障碍群众斗争的发展。
  (二)青工单独斗争,要组织它在单独罢工的形式底下爆发。因为单独罢工是目前最主要的单独斗争的形式。“五卅”前吴淞永安的青工单独斗争,采取怠工的形式即被驻厂军警镇压失败的教训,是有重大的意义的。单独罢工的主要策略,是扩大,扩大成为全厂罢工以至同盟罢工。只有扩大罢工才能坚持,才能获得胜利。但这绝对不能解释成为扩大是青工斗争的目的,组织青工斗争,便是推动整个斗争的一个策略。
  (三)青工斗争中,须加紧青工群众的组织。斗争与组织是有密切的联系的:只有在斗争中才能组织广大群众;同时,只有强固的组织力量才能使斗争取得胜利。五月中的几次斗争,我们都未能组织群众,给了我们一个多么深刻鲜明的教训!特别是青工罢工委员会,是在青工单独罢工中所必需的领导组织,他不仅是一个斗争的策略,且有莫大的组织群众的作用,若单独罢工扩大为全厂罢工,他应跟着扩大为全厂的罢工委员会。
  (四)青工大会、青工代表大会是组织青工单独罢工、参加政治罢工、同盟罢工的一个主要策略。过去也曾举行过青工代表大会,但是只把他看做宣传教育的方式,因而没有什么结果。现在可以清楚的知道,只有各厂青工大会、青工活动分子会的召集,才能动员广大青工群众起来斗争。我们要运用支部及群众路线的活动,积极的去组织各厂青工斗争,就要有计划的去组织这种大会。各产业特别是计划同盟罢工的中心产业如纱厂、市政、丝厂等一业的青工代表大会,目前也非常必要,只有这种大会开得很好,才能做到广大青工群众发动和参加同盟罢工。这种大会是更要有计划去组织的,代表须尽可能是群众选举的,只有如此,才不会是团的活动分子会的变相,而起重大作用。
  四 青工群众的组织工作
  我们过去曾经提出过这样的问题:
  “发展赤色工会重要呢?还是发展童子团重要?”
  现在看来,这一问题提出的观点就是不正确的,因为把赤色工会与童子团的发展对立起来了。我们知道,发展童子团实际上就是发展赤色工会,所以童子团工作是我们在青工群众中的主要工作,是我们努力工会工作的主要内容,但是童子团工作当然不是我们工会工作的全部内容。
  我们的群众工作,主要是童子团工作不能发展的根源,在于各级组织特别是支部不把这一方面的工作——“外部工作”当作重点,就是由于团的不群众化。因此,群众工作的发展,与团的转变的斗争是不能分开的。只有在团的转变斗争中,才能发展群众工作,而群众工作的发展,就是转变的具体内容。
  (一)在童子团工作上,有那些中心问题呢?
  (1)童子团的发展,没有丝毫客观的困难,我们有些厂本来没有组织的,一发展就是数十人,由此可证明童工群众斗争与组织要求之迫切。我们在最近期内,应举行一个发展童子团的运动,这个运动应该是发展工会运动的主要内容,动员全团并经过群众路线去广泛发展,冲破这一时期来狭隘的工作范围。童子团的发展,应不限于男童工,女童工群众亦应把她们组织起来。
  (2)目前的童子团的组织,表现得非常流动,常常会一下子组织得很多,而一下子又没有了的。因此,现在建立童子团的组织,异常的重要,运用各种青年化的方式,养成他们组织生活的习惯。但是组织方式不应太机械死板。
  (3)过去对于童子团工作的领导,最严重的缺点,就是不能使童子团的斗争与其一切生活配合联系起来。斗争时一本正经的只是斗争,踢球时也只管踢球,因此不能建立一个活泼生动的斗争的生活。到处的童子团发生来一下子又不来了的现象。有些人说:
  “今天踢球,明天踢球,这有什么意思?这能使童子团发展么?”
  意思中间似乎童子团根本不应踢球的,这也是错误的,完全不懂得儿童的情绪与心理。问题不在于“要踢球么,还是要斗争?”而在于把踢球、游戏、体操、唱歌、识字、发传单等方式活泼的运用,而在这一切的方式中,处处注意到斗争的鼓动宣传。
  (4)加强童子团的政治教育,也是非常重要。
  要从这些工作的发展中,有计划的完成上海童子团的大检阅。
  (二)工会青工部的问题,主要是要肃清委派的方式。各厂工会的青工部,绝对不能委派,就是各区工联的各产业工会的以至总工联的青工部同样不能委派,而要经过群众组织路线去产生。只有如此,青工部才能起作用,否则派去的人离开群众,什么事都不能做,只有妨害了工会青工工作的发展。
  (三)重工业学徒及手工业、商业学徒中的工作,要我们加紧去努力,特别是重工业学徒的工作,目前来说有非常严重的政治意义,谁再忽视这一工作,谁便会犯严重的错误。青年女工中的工作,我们也没有注意,这是纱厂、丝厂同盟罢工不能实现的原因之一。我们一定要了解,青年女工在纱厂、丝厂、烟厂等轻工业中,对于斗争都成为胜败的决定力量。我们应该指出,谁放弃这一项工作,谁便没有决心在这些产业中组织政治罢工、同盟罢工。
  最后,我们提出这个原则,要为实现这个原则而努力:
  “什么地方有青工群众,
  我们都要把他们组织起来!”
  五 “到布尔什维克化之路”
  过去一切的工作,都说明团没有转变,而落后了;今后一切的工作,都决定于团的能否立即转变。
  转变的基础,是在于大工厂中支部的建立,与在工厂支部基础上执行的组织改造。少共国际告诉我们:“工厂支部的建立和团的改造,不仅是组织上的问题,且也是一个最初步的政治任务。尤其对于目前的团,简直是一个生死的问题”。在支部问题上,我们具体的要注意:
  第一,建立大工厂的支部,如鉄路、海员、兵工厂等等。
  第二,工厂支部要建立到工厂中去,要从亭子间搬出来。这里,当然要注意支部中,心分子的培养。
  执行转变的枢纽,是在于领导机关与领导分子的改造与扩充。“现存的工作机关,不能执行目前的任务,必须充分的转变。完全新式干部的训练,非常必要,因为现在许多的老工作人员,充满了社会民主党(国民党)的习气,绝对不能够完成我们的任务”。区委的组织必须大大地扩充起来,最初就是把工厂支部里的同志大批的提拔上来,从工厂中吸引全无经验的青工,不但没有什么可怕,而且有绝对的必要。
  必须加强区委以至省委本身的政治生活,加强现在工作人员的自我训练,使他们的政治水平提高起来。“如果工作人员只管一些行政的或组织的事务,而没有一种政治眼光,那是一种右倾的危险”。这不但不能领导团的转变而且是阻碍团的转变,这些分子都应该肃清出去。
  指导的系统也须根本的转变,官僚式的唱陈腔滥调的指导应代之以活的实际的指导。单说“要怎么样做”或说多些一般的方法是不够的,省委对区委,区委对支部都随时切实的给以具体的特殊任务与指导,必须记住这句话“这些指导愈是给下级的,便愈要切实”。
  执行转变的重要方法,是发展团内的自我批评,因为自我批评不是天主教忏悔式的,而是对一切工作,一切错误与弱点,作无情的批评,而创造出一种完成团的工作的必要条件。所以,“自我批评应成为团经常的一部独立的工作”。
  团的转变的实质,就是一个反右倾的斗争,主要的是反对清谈的右倾。那些娓娓清谈的清谈家我们应与之作极尖锐的斗争,同时对那些“不必多讨论,执行就是了”的“实际主义”的倾向,一样的无情的与之作战!
  ——“列宁青年”第二卷第十五期(即第三十九期)
  1930年6月20日出版
  (上海革命历史纪念馆藏)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