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五四运动九十周年-中国共青团网
|
|
|
|
|
|
|
|
|
|
|
|
|
|
 
团大冶市委举办纪念“五四”红歌会
阿图什市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青年红歌会唱响边城
湖北各界青年用红歌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您的位置>>首页>>青年志愿者  
 
陈允广:用爱铺就草原孩子上学路

中国共青团网  http://www.gqt.org.cn  2009年04月23日
 

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

  我叫陈允广,毕业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2003年响应“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成为第一批西部计划志愿者,现在内蒙古包头市达茂旗委组织部工作。

  今天,再一次回到熟悉的北京,我感到无比的高兴。6年前,作为一名大学生志愿者,我满怀青春的激情,到了内蒙古19个边境旗之一的达茂旗。在那里我第一次感受到了“风吹草底见牛羊”的大草原,第一次在蒙古包里畅饮了甘冽的马奶酒,也第一次见到了那么多,和我们一样,希望通过学习改变命运的孩子们。6年了,当初的毛头小子如今已经成为地道的蒙古人。6年里,我在那里和当地的姑娘安家立业、结婚生子,我们给现已两岁的儿子取名“陈逢原”。意思是我和同是大学生志愿者的爱人黄国艳,相逢草原,并终生守望草原。

  我出生在山东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家庭,作为家里的独生子,父母对于考上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我,抱有无限期望。大学毕业后,我在西单的一家合资企业找到了工作。当我把这一消息告诉父母时,他们高兴地合不拢嘴,逢人便夸我有出息,争气。

  可就在毕业前几天,西部计划全国项目办到我们学校作了“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的讲座。听完讲座,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好男儿志在四方,我很想到西部去闯一闯。说干就干,我很快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父亲。当他听说我要辞去工作到西部去的时候,许久没有说话。 “孩子,你可要想好了,这可是大事啊,现在在北京找份工作多不容易,西部别说跟北京比,就是跟咱们老家比也艰苦多了,你这一去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北京了”。我理解父亲,他辛苦一辈子,省吃俭用,好不容易盼着家里的独子大学毕业了,可以脱离农村,留在很多人都向往的繁华的首都。现在突然要去比老家条件还要差的西部,一时难以接受。但我心意已决,对他说“爸,现在西部已经大开发了,不像你想的那么艰苦,年轻的时候我想去闯一闯,不然等老的时候我会后悔的。”临行前,我打电话告诉家里,我被分配到了内蒙古边境线上的一个国家级贫困旗,过年就回不了家了,隔着电话听到母亲压抑的抽泣声,我强忍住了泪水。

  2003年8月,我到了内蒙古达茂旗。在志愿服务的过程中,我了解到,在达茂旗的农村,许多品学兼优的孩子因家庭贫困面临辍学。出生于农村的我,深刻体会到,只有让这些孩子们学好知识,才能改变他们家庭的命运,才能让他们不会重演父辈的贫穷。于是,我就给他们送去一些必备的学习用品,给他们做心理辅导,鼓励他们克服眼前的困难,好好学习。但是,我渐渐意识到,仅凭我每个月600元的西部计划生活补贴和达茂旗发的200生活补助,资助孩子的数量是有限的。这时候,我想起了北京的同学,他们信息广、门子多,也许能帮助这些孩子。于是,我把自己走访的情况告诉了北京的同学。一天,一个同学给我打来电话,他听说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特别关注西部贫困孩子的教育,并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让我去试试看。经过我和基金会工作人员的多次沟通,以及基金会对我的严格审核,我终于成为了基金会的一名协调员。协调员的职责就是义务向基金会提供贫困学生详细的资料和相关证明材料。为此,我多次深入到贫困学生家中进行家访。

  记得2004年10月的一天,我给孩子们背了一包作业本、文具盒等学习用品,去乌克中学做家访。恰巧碰上我在达茂旗见到的最大一次沙尘暴。以前在北京的时候也遇到过沙尘暴,我们还戏称“北京下土了”,但北京的沙尘量跟那天的比起来,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坐在车里,只听见风刮起的沙子,打在车玻璃上噼里啪啦响个不停,被刮断的树枝到处都是,眼前更是灰蒙蒙一片。我在乌克镇路口下车,步行约200米到乌克中学。可当我走到学校门口时,身上早已积了一层厚厚的土。老师们根本没有想到在那种天气我还会去家访,当他们看到我像一个“土人”一样出现时,他们又惊又喜。

  校长胡宝山和我一起家访。路上,强烈的沙尘暴刮得我们睁不开眼睛。我们用了1个小时,才到了平时只用二十分钟路程的乌克镇水地村张健家。张建的父亲是只有一条腿的残疾人,家中还有一位年迈的奶奶,母亲因常年劳累患上了严重的胃病,小张建和妹妹因交不起学费面临辍学。推开一扇小土房的门,我看到了小张健和他患病卧炕不起的母亲,孩子呆呆地看着我,再望望羸弱的母亲。那一刻,我的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我把身上仅有的200元钱塞到孩子的手里说:“妈妈的病会好,你和妹妹也会继续上学”。

  晚上,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乌克中学,满鼻子的土味呛的我直打喷嚏,吐出的漱口水半口都是沙子。就着怎么也吐不净的沙子,匆匆吃过晚饭,我就开始整理家访的资料。当时,室外的气温是零下15度,屋外寒风凛冽,屋子里只生了一个小火炉,写一会儿,我就得站起来搓搓手、跺跺脚,把炉火加旺点。直到深夜1点,把当天的家访材料整理完后,我才睡在办公室冰冷的床上。

  接下来3个月,我死磨硬泡终于租了一辆三轮车,利用节假日,家访了乌克镇21名贫困学生。家访途中,渴了就喝上几口凉开水,饿了就啃几口随身带的馒头、方便面。终于,在学期结束前,我把整理好的资料,寄到了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在上海和北京的负责部门。

  资料寄出后,每天晚上我都睡不好觉,脑子里总呈现出那21个孩子渴望读书的眼睛,总是梦到资助款没有申请下来,孩子们围着我默默地流泪,那是交叠着失望和渴望的泪水。不行,我不能空等,我要去北京争取。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妻子后,妻子二话没说,把家里的全部积蓄拿出来给我作路费。

  到了北京,来不及见久未谋面的同学、朋友,我从北京站下了车,就直奔海淀区知春路附近的基金会办公地点。不巧的是,基金会的负责人却出差了。我就在附近找了一家便宜的招待所住下,每天准时守在基金会负责人的办公室门口。饿了就用方便面、烤红薯充饥,就这样,我在北京呆了4天。最终,基金会的负责人通知我说他们被我的爱心、耐心、真心和信心打动了,决定资助这21个孩子。

  2005年9月27日,21名贫困学生的4200元资助款汇来了。那一刻,我激动地留下了泪水,一年多来,经历的所有辛酸苦辣,觉得就一个字“值”。2007年12月,团中央、中国志愿者网在全国开展了“寻找西部需要帮助的孩子”社会关爱行动。我想这是个机会,可以通过网络来帮助种羊场小学的贫困孩子。

  为了让这些孩子尽快得到资助,2008年,我第三次放弃了回山东老家过年的想法,决定留下来整理家访的资料。经过3个星期的走访,我把种羊场小学20名贫困学生的家访情况传到了中国志愿者网上,并通过新浪网、腾讯网博客发出了“大家来帮帮他们”的帖子。

  经过我的积极争取和媒体的大力宣传,包头市侨办为种羊场小学捐赠20万元,智联招聘公司北京总部千名职工为孩子们捐款3万元,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红河集团为种羊场小学和乌克中学捐赠了1600册崭新的图书。这,让我更坚定了一个信念:有爱就有希望,有爱就有奇迹。

  6年来,我自掏路费8000多元,走访了37个村庄的320名贫困学生,累计行走了近2500公里,累计募集助学款41.8万元,帮助达茂旗9所学校的300名贫困学生实现着他们的求学梦。

  可是,仅靠我一个人的力量,去资助那么多贫困孩子,无异于杯水车薪。2009年3月7日,在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大力支持下,以我的名字发起的“陈允广爱心助学协会”成立了,留在当地的大学生志愿者、超市的售货员、感动包头十大人物……他们都成了协会的会员。经过四处奔波,不到1个月的时间,我们就争取到了11万元助学款。08年残奥会举重冠军边建欣女士还将她参加比赛时穿的一件T恤捐赠给了我们。那一刻,我感到了一颗颗温暖善良的心照亮了孩子们美好的前程,感到了被人信赖,被社会认可的力量,我更感到了一如既往地把这份爱心事业坚持下去的责任。

  直到今日,我也经常是入不敷出,妻子常常开玩笑的说,我们是眼下最时髦的“月光族”。可每当看到那些孩子收到文具、资助款,重返校园时发自内心的微笑,我又觉得自己很富有,因为那种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给别人带来快乐、带来希望,甚至改变一个人命运的成就感,千金难换,做这样的“月光族”,我们终生无悔。

  巴金曾说过:生命的意义在于付出,在于给予!美丽的草原我的家,我爱草原,爱草原上的孩子们,我要和他们一起为实现梦想而努力奋斗!我坚信,随着一批又一批热血青年的无私奉献和不懈奋斗,西部的明天会更好!

  谢谢大家!

 
编辑: 李彦龙 来源: 中国共青团网
 
相关链接:
关于召开2009年西部计划基层青年工作专项行动推进会议的通知   2009/12/30
重庆市渝中区基层体验月工作总结   2009/12/30
重庆市渝中区街道社区基层团组织建设调研报告   2009/12/30
重庆市荣昌县“基层工作学习体验月”活动总结   2009/12/30
团重庆市荣昌县委基层团组织情况及青年状况调研报告   2009/12/30
 
无标题文档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电话:(010)85212284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