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五四运动九十周年-中国共青团网
|
|
|
|
|
|
|
|
|
|
|
|
|
|
 
团大冶市委举办纪念“五四”红歌会
阿图什市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青年红歌会唱响边城
湖北各界青年用红歌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您的位置>>首页>>故事汇  
 
五四那天
范云

中国共青团网  http://www.gqt.org.cn  2009年04月29日
 

  一九一九年的五月初,在北京是春暖花香的日子,人们的爱国热潮也在一天天地高涨。五月三日晚饭后,我们北京大学全体同学在西斋的饭厅里开了临时大会。许多同学都发表激昂的演说,在座的都非常激动。最后决定五月四日联络各校举行大规模的示威游行。 

  四日的天气很晴朗,刮了几阵不厉害的风。北大同学在上午十点钟提前吃饭,饭后在马神庙(现在的景山东街)二院大讲堂前面集合,按着班级排队,由班长领队;总数约一千人,各拿着一面红绿纸的小旗子。我拿的旗子上面写着“抵制日货”。 

  大队从北池子过南池子向天安门行进,沿路高呼“外争国权,内除国贼”、“收回青岛”、“废除二十一条”、“抵制日货”等口号。市民争着出来看,马路两旁挤满了人。 

  到天安门时,工专、法专等校的同学也先后来了,总数约五六千人。在广场上开了一次群众大会,很多人发表了演说,决议举行示威游行。 

  下午一点钟左右,前队到了东交民巷西口。牌楼外面站着不少的警察,牌楼里面有十几个端着枪的美国兵。警察拦住大队不许前进。领队上前交涉也没有效果。接着一大群“白腿狗”来了(“白腿狗”是民众给当时的保安警察取的称号,因为他们一律黑制服,用白布裹腿),端着枪作出要冲击的姿势。这样就更激起群众的愤怒,决定不穿过东交民巷而去找卖国贼算账。 

  大队折向北走,穿过现在的公安街和东单一直到了卖国贼曹汝霖的住处——赵家楼。人数多胡同窄,附近的大羊宜宾胡同、北总布胡同都挤满了人。 

  这时曹家的大门关得紧紧的,门外站着四个拿枪的警察。群众高呼打进去,一面用旗杆捣坏了门楼,木头石块纷纷下坠,把四个警察吓得闪开了。一个陕西口音的同学上前打破了窗户,钻进去打开了大门,于是大队一拥而进。 

  曹汝霖逃的不知去向。章宗祥逃出了大门后,躲在附近一家小杂货铺的炕上,用夹大衣蒙住头。群众终于发现了他,便拉出当街,数他的罪状,拳打足踢了一顿。章宗祥吓得面无人色,任凭群众怎样责问,一言不发,躺在地上装死。愤怒的群众又从杂货铺里找出许多鸡蛋,对准这个卖国贼打去,溅得他满脸都是鸡蛋汁。 

  群众找不着曹汝霖更加气愤,有人在汽车房里找到一桶汽油,大家喊着“烧掉这个贼窝”。汽油泼在小火炉上,当时火就烧起来了。 

  这时已是下午四点多钟,大群的“白腿狗”来了,消防队也来了,用枪、用水龙向群众乱打乱射,把大部分的人都赶出了胡同。院子里还剩下三十三个同学,其中有北大同学十九人,全被捆走了。 

  当天晚上,各校召开了紧急大会,议决全体罢课,营救被捕同学。北大在开会以后连着接到许多消息。听说被捕的同学先捆送东四六条的侦缉队队部,晚间又解往警察厅。又听说当晚在警察厅里经过一次夜审,被捕的人所受的待遇跟囚犯一样,不许走动,连小便都要排着队出去,几十个人挤在一张大土炕上,四个人共一条薄被。又听说外面有很多人送罐头,面包、水果去慰问他们,送去的东西堆满了一地。运动的波澜一天天地在扩大。 

  被捕的同学被关了四天,军阀政府知道已犯了众怒,在八日上午一面把全案文卷移送地方检察厅,一面由警察总监吴炳湘宣布释放学生。被捕的人当时就质问吴:爱国犯的是什么罪?为什么要遭到拘禁?坚决不肯走。吴于是赶忙通知各校派人去接。北大派庶务主任带了三辆汽车去接,蔡元培校长、许多教师和同学都在沙滩红楼大门外等候。汽车来了、同学们回来了,大家悲喜交集,拥上前,亲切慰问。在高呼口号声中,许多人都流出了眼泪。 

  这情景,过了三十七年还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

 
编辑: 来源:
 
相关链接:
回忆五四   2009/04/29
五四运动与北京大学   2009/04/29
回忆五四时期的李大钊同志   2009/04/29
胡适回忆《新青年》和白话文运动   2009/04/29
对五四时期济南学生运动的回忆   2009/04/29
 
无标题文档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电话:(010)85212284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