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人物top
 
 
热点人物 |  本网特稿  |  青年资讯  |  网络红人  |  校园风云  |  创业故事  |  大学生村官  |  评论
 
 本网特稿
 
·
少代会少先队员代表风采
·
大学生陪盲人“看”电影
·
志愿服务,让我充分认识到了...
·
两会新热点:聚焦“蚁族”群体
·
张念利:肯学肯钻的“状元郎”
 热点人物
 
·
农民“达芬奇”
·
杨利伟出自传
·
生命的奇迹
·
最美女军医
·
王家岭获救者
 
传奇
 
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10年06月23日
 

 

6月8日,毕明哲背王理回家。赵尚渝摄

 

  如果有可能的话,在6月8日高考结束的这天下午,王理希望和其他同学一样,或者欢快地蹦跳到考场外等待已久的父母那里,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或者冲到操场上,把那堆“厚得恨不得堆成一座山”一样的课本和笔记高高地抛到一旁;甚至于,就像那个把高考作文题目《早》看成了《草》的女孩子一样,躲到教室后面的小花园里偷偷哭一场也好。 

  可惜,这个男孩什么也做不了,而是默默地待在学校的保安室里。作为一名肌肉萎缩病患者,他的双腿无法正常行走,连出入考场,也要靠保安搀扶。 

  不过对于回家的路程,18岁的男生并不担心。“我有自己的骑兵。”他笑着说,“不过不是马,简直是头熊。” 

  下午大约5点钟,一个高大壮硕的男生出现了。他甚至连个招呼都没有打,直接蹲了下来,接着用右手挽住王理的腰,轻轻一蹭,王理就爬上了他的背。 

  这种默契程度是花费了6年时间磨练出来的。从初一开始,这个名叫毕明哲的同班同学,几乎每天都在学校和家庭之间接送王理。算下来,他差不多背王理走了一万里路。 

  “他们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很多人这样评价说。 

  但这天下午,兄弟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见面就吹牛”,而是默不作声地走了一路。面对不可预知的未来,毕明哲有些伤感地说:“今天或许是我最后一次背他放学了。” 

  最后一次,想留个纪念 

  这天下午考试结束后,王理一个人坐在保安室里。他几乎是蜷缩在黑色的沙发里,面无表情地发呆。 

  今年高考,他和毕明哲分别在湖南省临湘市第一中学和临湘市第五中学两个考点考试。他所在的临湘一中,为他特意向上级打了报告,另一方面,父亲也在找人帮忙——由于一次车祸导致的背部受伤,他无法亲自背儿子上考场。 

  最终的解决方案是:王理先由爸爸的一个朋友用摩托车从家里接出来,然后送到学校的保安室里,再被一位保安搀扶着走进4楼的考场。 

  尽管如此,这名年轻的保安还是觉得辛苦。“我真是佩服毕明哲啊!”他表示,自己试着背王理走了几步,结果累得一身大汗。即便是扶着王理,他的胳膊也被架得生疼,因为王理的双腿“像面条”一样软弱无力,只能借着别人的臂膀走路。 

  在这个有着80多年历史的学校里,兄弟俩背扶着上下学的情景几乎成了一道风景线。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一个身高1.79米、体重85公斤的大胖子,背负那个身高1.73米、体重55公斤的瘦小孩,应该没太大问题。更何况,王理的四肢瘦得皮包骨头,给人的感觉“一阵风就能吹倒”。 

  但事实是,6年时间过去,毕明哲的脚上堆积了很多死皮,这都是起血泡留下来的疤痕。不仅如此,他的双腿结实得有些不成比例。“可有劲儿了!”他忍不住拍着夸耀,“多重的东西,我背着也能一下子站起来。” 

  曾经有个结实壮硕的体育特长生,试着背王理上4层的教学楼。那个体育生发现,一趟上下楼就累得好比“跑了趟5000米”。另一位足球运动员也做过类似的尝试,他说自己脖子被勒的发青,腰也被王理的腿硌得酸痛。 

  不过,这个对他们来说几乎无法完成的任务,几乎是6年来毕明哲每天的必修课。 

  “我可能生来就是受你压迫的!”说到这个话题,毕明哲忍不住搓了搓王理的头发。 

  这天,他应一个当地媒体记者的邀请,专门从五中跑来背王理回去。但他也表示,“最后一次了,也想留个纪念”。 

  高考结束了。在经过6年亲密而漫长的青春之后,这对兄弟分别站在了他们人生的一个路口,谁也说不准他们是不是会就此分开。 

  这是他俩极其熟悉的一段路程。先要走下一个有二三十个台阶的斜坡,接着绕过一个标准的足球场,然后就是一条栽种着樟树和玉兰的林荫大道,不远处还有一个篮球场。大约500米的路程,背着王理的毕明哲走起来和正常人差不多,有时还会快一些。 

  有时候,两人会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停一下,王理会花3元钱买包最爱吃的槟榔。还有时候,他们在篮球场旁边的花坛上休息一下。“手痒痒,就只能看看。”一度酷爱篮球的毕明哲说。 

  偶尔,还会有扎着马尾辫、穿一条豹纹连衣裙的漂亮女生,前来与毕明哲搭讪。 

  “我干脆把头扭过去,一句话都不说。”王理这样回忆。“哎呦,你得了吧!”毕明哲斜着眼睛看他,“你说的比我还多,都不是灯泡了,简直是太阳!” 

  不过这一天,欢声笑语都不见了。在那位记者的再三要求下,他们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也早已记不清楚内容了。 

  “是不是觉得特别伤感,有没有很想哭的冲动?”事后有人问道。 

  “天啊,我们两个大男人,哪有那么浪漫!”王理听到了哈哈大笑,不过他随即也承认,“感觉是有些怪。”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链接:
 
曹玉兰:长姐如母   2010/06/23
江森海:把北京印在T恤上   2010/06/04
把美剧里的咖啡厅复制过来   2010/05/12
农民“达芬奇”   2010/06/04
穆里尼奥:上帝第一,我第二    2010/06/04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