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人物top
 
 
热点人物 |  本网特稿  |  青年资讯  |  网络红人  |  校园风云  |  创业故事  |  大学生村官  |  评论
 
 本网特稿
 
·
大学生陪盲人“看”电影
·
志愿服务,让我充分认识到了...
·
两会新热点:聚焦“蚁族”群体
·
张念利:肯学肯钻的“状元郎”
·
大爱无言写青春
 热点人物
 
·
杨利伟出自传
·
生命的奇迹
·
最美女军医
·
王家岭获救者
·
穆棱河畔好民警
 
一名网瘾青年的“自白”
 
告别沉迷网络游戏的荒唐日子
 
■作者 [美]迈克尔·法耶 ■译者 伏婴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10年05月24日
 

  迈克尔·法耶是美国知名游戏情报网站Kotaku.com的一名工作人员,他帅气幽默,在朋友中人气很高。不过如果你早几年遇见他,一定不会成为他的粉丝——那时,对网络游戏的瘾让他成了另外一个样子,一个飘荡在世间的“幽灵”。 

  失恋让我沉入游戏世界

  我偶尔会想起曾经沉迷网游的那些日子。最近,几件事又让那些回忆浮现上来,于是我决定将那段混乱的日子记录下来。 

  我一直过得挺不错,有个可爱的女友,有车,薪水也很理想。我有个不错的室友叫贾斯汀,他惟一的缺点就是一有时间就宅在电脑前,玩一款叫《无尽的任务》的网络游戏。这个游戏我也玩过,但从它开始正式收费,我就不再玩了。我经常坐在贾斯汀身旁看他玩,他边玩边给我解释游戏中的角色是怎么回事。我就像他的忠实观众,看着他不断升级。 

  就在2000年11月,一切都变了。女友艾米丽对我说,我们都太年轻,还不懂爱。她跟我分了手。 

  我变得很消沉,贾斯汀是惟一安慰我的人。那年圣诞节,他给我一张《无尽的任务》安装盘当圣诞礼物。之后没过一个星期,这个我曾经毫无感觉的游戏就让我着了魔似地深陷其中,它成了我的生活重心。 

  我的人生里只剩下3件事,睡觉、工作、玩游戏,连吃饭都可以省掉。就算我坐在办公室里,耳边也仍然盘旋着游戏里怪兽的嘶吼;只要闭上眼,我就能看见杀怪的画面。 

  游戏远比工作重要

  2001年1月,我眼看着尼桑公司的一个男人用拖车把我的车拖走了,我这才想起自己有多久没支付过车贷。但占据我大脑的不是心疼和懊悔,而是计算走路上班要占去多少游戏时间。又过了1个月,老板乔瑟夫把我叫进了他的办公室——显然,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我在工作上的漫不经心。我丢了工作。 

  我这算是可怜还是可悲?我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汽车没了,工作也没了,老乔把他钱包里所有的钱都掏出来给我(120美元),打发我离开。我打车回家,将这个坏消息告诉了我的室友,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房间,继续《无尽的任务》。 

  根据美国网瘾康复项目“ReStart”负责人希拉里·凯什博士的理论,躲进虚拟的游戏世界以逃避现实,是很常见的游戏成瘾原因之一。 

  我曾经是一个开朗、自信的年轻人,喜欢跟朋友们边喝咖啡边侃大山。而现在我的世界里只剩下游戏,我几乎不出门,除非我烟瘾上来了,或者找不到水喝。我靠着沃尔玛超市里售价30美分的派过日子。我小心计算着开销,但还是捉襟见肘。有时我玩到在电脑前睡着,醒来后再继续游戏。日子就这么循环着过下去。 

  我脑中留下的记忆十分混沌,而我母亲比我更清楚当时的情况。她一直关注着我的生活。“只有迈克从电脑前起身拿食物的时候,我才有机会跟他说句话。但不管你说什么,是讲道理还是讲笑话,他都不怎么理睬,拿完东西就回去游戏。”她说。 

  现在听到这话,连我自己也很难相信。 

  辞职当“全职玩家”

  我失去工作之后又过了3个月,艾米丽有意与我复合。但我早就不是她印象里的那个人了。我变得精瘦,头发杂乱。混乱的生活只带给我一个好处:某天晚上我们一起躺在床上,艾米丽指着我的肚子说,“嗯,啤酒肚没了。” 

  有了艾米丽,我慢慢向正常和规律的生活靠拢。她为我找来一大堆招聘信息,陪我去理发、面试。我很快找到了份工作,眼看一切都快要回到正轨了。 

  但我的离开,让网游里的同伴们开始不安。他们怀念我的幽默和高超的操作技能。他们需要我。“我不能就这么抛弃他们。”我这么想着,又回到了游戏世界。现在想来,这只是我的一个可笑的借口。 

  很快,我又重新回到了老日子。我经常上班迟到,而且每隔两周至少要请一次假,只为了在家打游戏。 

  某一晚,艾米丽一丝不挂地坐在床上,不停恳求我上床。但我不理她,稳稳地坐在离床不远的电脑前无动于衷。我离最高等级——40级只有一步之遥了,她怎么就不懂满级对我有多重要? 

  2001年9月的一天早晨,我打电话给公司,宣布我辞职了。我不愿意再为游戏编造请假的借口。我想全心全意地在家玩游戏。 

  我过得像个幽灵

  艾米丽和我逐渐疏远。她过生日那天,我拒绝跟她一起去她的生日派对,她生气地开走了我买的二手车,玩了两天失踪。我愤怒地告诉她,把我的车和钥匙还回来,然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她照做了。 

  我进入《无尽的任务》满1年时,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没有艾米丽来打扰,我变得憔悴、不修边幅,成了一个与外界彻底隔离的游戏隐士,只有两件事能让我离开我的窝——去父母家找食吃,或者去公共浴室洗澡,因为我的公寓被切断热水供应了。 

  我就像个幽灵一样,在世间漫无目的地飘荡,没有人在意我。只有母亲没放弃我。她回忆起那段时间,是这么描述我的:“一点也不像以前的迈克了,变得又胆小又可怜。我真怕他会自杀,或者得奇怪的病而死去。所以我决定接他回家,然后想办法让他清醒过来。” 

  2002年1月1日,我跟着父母回家了,但我一进家门就要求他们给我装网线,然后我继续沉入游戏世界。不过我开始花更多时间跟父母在一起;渐渐的,我有了责任感以及生活的信念。我开始准时吃饭,越来越少地关注游戏里的任务和同伴。我找回了自己。 

  真正的根源是懦弱

  不到两个月,我重新开始工作了。2003年,我回到老乔的公司,还有了自己的公寓,这次我不找室友了。就这样到了2006年,我开始为Kotaku工作,直到现在。 

  是《无尽的任务》让我在噩梦里徘徊了这么久吗?我必须承认,游戏本身不是最大的原因。是我自身的懦弱让我不愿正视困难,转而向虚拟世界寻求庇护。如果我当初有勇气面对一切,事情就不会变得这么糟糕。游戏开发商只是给大众提供一个娱乐方式,是你自己决定要玩多久。玩家必须有清醒的意识,不让自己沉迷得太深。我不会再逃避困难了。 

  在我用电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艾米丽正在我背后玩《幻幻球》游戏。我叫她去睡觉,她不听,我也不想勉强她。因为我知道,升一级对她有多重要。

 
 
(来源:《青年参考》)
 相关链接:
 
团广东省委调研组到清远开展调研   2009/12/14
中国网络成瘾诊疗标准居全球领先水平   2009/07/08
怀念没有电脑的日子   2010/05/10
小学生网络成瘾现象初现 比例达到7.1%   2009/08/19
宝鸡举行青少年网瘾戒除大型报告会   2009/07/14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