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人物top
 
 
热点人物 |  本网特稿  |  青年资讯  |  网络红人  |  校园风云  |  创业故事  |  大学生村官  |  评论
 
 本网特稿
 
·
志愿服务,让我充分认识到了...
·
两会新热点:聚焦“蚁族”群体
·
张念利:肯学肯钻的“状元郎”
·
大爱无言写青春
·
“我的另一条道路”
 热点人物
 
·
布衣文人李云舟的平凡生活
 
“蚁族”不需要同情和怜悯
 
“现在只是我们人生的一个过程”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10年03月25日
 

  如今,在“蚁族”聚集地之一的唐家岭,经常可以见到拍照、摄像的记者。

  在百度新闻中输入关键字“蚁族”,可以找到新闻报道22000篇,这个数字还不包括报道被转载的数量。由此可见媒体对“蚁族”这一现象的报道热度。

  “向下的青春”、“青春的方向在哪里?”……很多报道大篇幅地描述“蚁族”居住条件的恶劣、生活的艰苦和对未来的迷茫。

  可处于聚光灯下的他们却对媒体密集的关注有些不太适应。“我们到底是在受关注还是在被炒作?”来京5年,已在唐家岭租住3年的孙郁(化名)近来总有这样的疑惑。

  在谈起“蚁族”这个称谓时,孙郁总是摆摆手表示不认同:“我觉得这是对我们低收入大学毕业生的一种歧视。很多人都以为我们住在被垃圾包围的危房里,其实并不完全是那样。”

  自唐家岭成为记者们报道“蚁族”的最佳地点后,孙郁经常看到背着大包小包的记者在村里转,也经常在网上看到关于唐家岭的报道。他发现,记者们在唐家岭拍照时,总喜欢找路窄的地方拍,“越窄越好,我觉得他们就是想把唐家岭最不好的放在电视上、报纸上。这个地方已经被他们贴上了一个贫穷的标签,仿佛住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苦闷迷茫的。”

  上周五,孙郁见到两个记者模样的人拿着相机专拍臭水沟和坑坑洼洼的地面,他上前问道:“你们咋不拍唐家岭好的地方?”结果却被告知“那不够震撼。”

  在百度贴吧“唐家岭吧”,有网友这样留言:“我们只是一些在外漂泊的人而已,你们能不能别整天在车站拍个不停啊,真受不了你们。拍也无妨,但你们能不能拍点好的啊?别专挑最烂的地方拍,应该拍摄一下这个群体奋斗的精神。”

  自从4年前从北京现代经济管理学院毕业后,刘树毅一直在唐家岭租住,前些日子发生的一件事情深深地触动了他。

  3月10日上午,刘树毅看到一辆旅行社的大巴停在了唐家岭北站,车上下来一群人,带头的导游小姐说:“大家看看,这就是中国最大的‘蚁族’聚居地唐家岭。在这里你们可以感受一下‘蚁族’的生存环境,与‘蚁族’近距离接触,揭开‘蚁族’的神秘面纱,等一下大家可以看看这里的‘蚁族’人,不过大家不要都盯着一个‘蚁族’看,这样会吓坏他们的。大家有十分钟拍照留念的时间。”

  “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光看我们,我们也是人,而且我们大多数都是有理想、能吃苦的年轻人,我们不是供他们来参观的。”刘树毅说。

  《政协委员泪访“蚁族”》、《“蚁族”唱哭政协委员”》……两会期间,“蚁族”和唐家岭成为媒体报道的焦点之一。这缘于3位全国政协委员的到访:3月2日,在唐家岭租住的李立国、白万龙弹唱自创歌曲《蚁族之歌》,前来调研“蚁族”的何永智、张礼慧和严琦3位协委员闻之潸然泪下。

  可“蚁族”对委员们的泪水好像并不领情。

  “虽然我们的生活暂时算不上好,可是我们喜欢、依赖,甚至感谢这里。我们接受过教育、有工作,同情和怜悯跟我们扯不上关系。我们现在靠自己的辛劳生活得很开心。”从北京某高校毕业,在唐家岭租住了近两年的王鑫(化名)说。

  而近来在论坛上广为流传的一篇出自唐家岭某“蚁族”的帖子也这样写道,“我们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双手打拼有错么?我们不需要谁的怜悯,不需要谁的施舍。请正视我们,我们不是弱者也不是贫穷者,现在只是我们人生的一个过程而已!”(记者 田国垒)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链接:
 
“蚁族”:最后的唐家岭   2010/04/28
江城“蚁族”生存环境发展研讨会召开   2010/04/21
胶囊公寓时代 蚁族失掉了尊严   2010/04/19
于忠宁:不应亵渎“蚁族”的尊严   2010/04/02
“蚁族”将告别唐家岭   2010/04/02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