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人物top
 
 
热点人物 |  本网特稿  |  青年资讯  |  网络红人  |  校园风云  |  创业故事  |  大学生村官  |  评论
 
 本网特稿
 
·
雪域高原上的“人生突击”
·
重庆文广青年用行动谱写青春...
·
中国青年志愿者17年一路走来
·
获奖志愿者“微博”
·
转岗去祖国北疆最艰苦的地方
 热点人物
 
·
颜韶华:想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
田玉 站在人生新起点
·
何健 穿越死亡竞赛的特种兵
·
叶聪:20天风雨漂泊,迎来第...
·
西部的“好后生”:一个时髦...
 
 
“我们开着拖拉机送他最后一程”
 
——记安徽省合肥市长丰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原大队长仇多馥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11年08月12日
 

  2011年7月10日凌晨,安徽省合肥市长丰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仇多馥在追逃途中突发脑梗死因公牺牲。“把材料收好,把嫌疑人带回去。”这是他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

  追悼会当天,数千名农村群众从四面八方赶到长丰县殡仪馆,有的开着自家的手扶拖拉机来了。大家含着热泪、打着挽联,呼喊着仇多馥的名字,前来送他最后一程。

  23辆手扶拖拉机送别因公殉职的民警

  7月12日清晨,在通向长丰县殡仪馆的路上,挤满了自发前来送别仇多馥的老百姓。“仇大队长一路走好”“名留后世 德及乡邻”,23台手扶拖拉机上挂着挽联,许多人抹着眼泪说:“仇多馥这么好的人,怎么能这样走了呀?!”

  一米八的大个子,浓密的眉毛,总爱憨憨地笑着——今年47岁的仇多馥是安徽长丰县公安局党委委员、经侦大队大队长。同事们都说:“仇队的风格就是事必躬亲、亲力亲为。”

  今年7月8日,经仇多馥做工作,一名犯罪嫌疑人在江西南昌投案自首。仇多馥得知后,决定亲自带回嫌疑人。自“清网行动”以来,仇多馥已连续十几天加班到晚上11点,加上天气太热,他又患有严重的高血压,同事们都劝他不要亲自去了,在家好好休息一下,仇多馥却坚持说:“出了差池怎么办?是我劝他自首的,我得亲自去把他带回来。”

  “在南昌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仇队就说头晕。到了下午3点多,他又开始腹泻,还出现间歇性的意识模糊,我们赶紧把他送到医院。他每每清醒的时刻还惦记着案子,让我们把材料收好,把嫌疑人安全带回合肥。医生说他由于连日劳累,本身血压又高,导致脑梗死。到7月10日4点多,他就永远地走了。”同行的民警李传武哭着说。

  同事们称他是从不叫苦叫累的“工作狂”

  “我就知道他太拼命了。”仇多馥的妻子张晓林含泪说,“他平时的血压能高到180,这么热的天,还天天晚上加班到深夜,吃住都在办公室,什么人能受得了啊!”

  记者采访了解到,仇多馥从警23年来,历任长丰县公安局张祠派出所所长、刑警大队大队长、交警大队大队长、经侦大队大队长等职务。在每一个岗位上,他都用辛劳和汗水忠实履行着职责。

  “他就是个工作狂,从不说累、从不叫苦,有案子带头往前冲,他手底下的民警都对他又敬又怕。”长丰县公安局水家湖派出所所长樊邵斌曾和仇多馥在刑警队共事,他回忆说,当时长丰县朱巷地区盗牛案件频发,村民们甚至不得不每天晚上和牛羊住在一起。时任刑警大队大队长的仇多馥就带着民警们,在寒冬的夜晚,通宵达旦地守候在盗牛贼可能途经的田边地头。

  “那么冷的天,仇队带着我们夜间蹲守,白天就住在当地派出所废弃的房子里——四面透风,楼板有缝,还只能睡在地上,也没有取暖设备。仇队对大家说,要是不把盗牛贼抓住,谁也别回家过年!就这样,我们连续一个多月夜夜蹲守在田边、水塘旁,一守一整夜。”樊邵斌说。

  在仇多馥的带领下,刑警队终于端掉了横行在这个地区的盗牛团伙,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群众说他有一颗真诚质朴的爱民心

  “没有你,我活不了这么大!”一位百岁老人曾经对仇多馥这样说。

  裴户村100多岁的独居老人裴国氏曾因身份证编码系统录入不了超过100岁的身份信息,一直都没有自己的身份证。仇多馥担任派出所所长期间,多次为老人家奔走、联系合肥市公安局,帮助她办理好身份证,又为她争取到民政补贴,每逢春节还给她送米送油。

  “我是农村的,就见不得农村老百姓有难事。”这是仇多馥生前说过的话。

  长丰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队长孟文令回忆,仇多馥在担任张祠派出所所长时,常常走村串户,只要是老百姓开口,他都竭尽全力去做。当时辖区内有几个村离派出所比较远,前来办事的群众走了一个上午赶到派出所,民警却下班了,他们只能在派出所的墙根下喝凉水、吃干粮。仇多馥见了非常心疼,于是就定期带着民警到偏远村现场办公。

  65岁的裴户村村民张德银说:“仇多馥厚道又公道,有事找他,不要花一分钱送礼,就能有满意的结果。2003年,他从张祠派出所调走时,我们村民也是这样开着自家耕田用的手扶拖拉机送他来县里上任,鞭炮从张祠一直放到县城。他在张祠的时候,大家真是舍不得他调走啊!”

  “他这一身警服一穿23年,几乎很少能照顾到家里,总是一个电话就出门了。其实他原本可以不这么累的。”仇多馥的妻子张晓林心疼地说,“他从部队转业回来那年,有机会去待遇更好的银行,可是他没有去。前几年,他在双墩镇挂职镇党委副书记,离家近,按时上下班,他自己也说,这样的生活真轻松!挂职期满,镇里想留任他,可是他依旧舍不得那一身警服,还是选择了回到公安局,最终倒在了岗位上,连一句话都没有给家里留下。”

  据新华社合肥8月11日电 记者鲍晓菁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链接:
 
什么才是药家鑫案中的“网络暴力”   2011/08/12
中欧青年论坛举办   2011/08/12
重庆“最美女孩”感动无数网民   2011/08/05
为了六个花儿一样的生命   2011/08/04
天堂的你永是“常笑客”   2011/07/25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