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人物top
 
 
热点人物 |  本网特稿  |  青年资讯  |  网络红人  |  校园风云  |  创业故事  |  大学生村官  |  评论
 
 本网特稿
 
彭旸
·
彭旸,她有一个支教团
·
良好凝聚力成就“明星班级”
·
在网上收集爱心的80后教师
·
孙丽倩:麦田里的守望者
·
沙溢走进京城打工子弟学校
 热点人物
 
邓亚萍
贵阳第一女特警潘琴
·
乒坛女皇美丽转身
·
贵阳第一女特警
·
铁路神探陈建林
·
农民“达芬奇”
·
杨利伟出自传
 
 
“中国梦” 请拥抱弱势人群
 
付瑞生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10年11月19日
 

  《人民日报》昨日公布了一篇感人至深的调查报告,题目为《弱势群体生存状态调查:我不想一直穷下去》。“肖启仙们”顿顿面条白菜,3间瓦房一住40多年,这样的家庭我国至少还有3597万,他们有的失去劳动能力,靠政府救济过活;有的缺乏技能和机会,长期无法就业;有的生活在贫困线下,苦求温饱而不得,有的则为改革转型承担了成本,而得不到应有的补偿,像农民工、下岗职工等。

  其实弱势群体形容为一大群人未必精确,有人认为大学生也是继农民、农民工、下岗职工之后的第四大弱势群体,说来也是,“蚁族”的确符合弱势的硬指标。更有不少人撒娇:教授也是弱势群体,医生是绝对的弱势等等。不能说这些说法都没有道理,但这些“弱势”,离“贫困”还很远。

  虽然弱势群体成分复杂,但有个共同特征就是“弱势心态”。正如这一报道的主题:我不想一直穷下去。穷成为穷的宿命,富成为富的理由,权成为权的源泉。在财富和权力的分配中永远被排斥在边缘,这种弱势心态的蔓延才是最大威胁。

  社会学家于建嵘将之比喻为“锁定”,孙立平称之为“断裂”。 于说,普遍存在的“穷二代”、新生代农民工、蚁族等就是被“锁定”的典型。原因在于,由权力精英、资本精英和知识精英构成的排斥性体制,日益固化、僵化,很多底层民众根本没有向上流动的平等机会。

  其实,每个社会都有穷人,都有失落者。在美国开车,路边举着Hungry(饥饿)和Homeless(无家可归)大牌子的贫困者比比皆是。可是,流浪者也需要歌唱,划根火柴也不愿放弃做个暖暖的小梦想。例如,报道中81岁的陈竹琴老人与57岁的智障女儿其实只需要一根“拐杖”——基本的社会保障。而那些蚁族和下岗工人需要的则是“中国梦”。

  这个“中国梦”不仅仅是“我不想一直穷下去”,有人早已“先富”,为什么还有人“后富”也不能?而是“我们也要富起来”。每个人都应有平等的机会和上升的空间,而不是时时刻刻遭遇“隐形的门槛”。如果现实是个“盗梦空间”,那就会形成日本学者三展浦笔下的“下流社会”:年轻人宁肯不当事业和家庭的“中流砥柱”,心甘情愿“向下流”将自己归入“下流社会”。

  “中国梦”里不应该有弱势群体,更不能消极默认“下流社会”。于建嵘预计还需要三十年。我看,破除各种制度的“隐形门槛”要只争朝夕,从现在开始,赋予每一个仰望的中国人一张“隐形的翅膀”吧,带我飞,飞过绝望,带我飞,给我希望。

 
 
(来源:钱江晚报)
 相关链接:
 
民工版《春天里》让人泪流满面   2010/11/15
寒门子弟跻身上流社会有多难   2010/09/17
九成受访者称底层公众有将扩大   2010/09/17
“蚁族”现象的社会学思考   2010/05/12
蚁族、新生代农民工们的“愤青”意识   2010/04/06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