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人物top
 
 
热点人物 |  本网特稿  |  青年资讯  |  网络红人  |  校园风云  |  创业故事  |  大学生村官  |  评论
 
 本网特稿
 
·
志愿服务,让我充分认识到了...
·
两会新热点:聚焦“蚁族”群体
·
张念利:肯学肯钻的“状元郎”
·
大爱无言写青春
·
“我的另一条道路”
 热点人物
 
·
杨利伟出自传
·
生命的奇迹
·
最美女军医
·
王家岭获救者
·
穆棱河畔好民警
 
 
在网络上“偷菜”的人们
 
刘洪波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10年05月13日
 

  差不多,每天我都能碰到“偷菜”的人,要么惦记着自己的菜,要么开心地谈论着“偷菜”的成功。(“偷菜”是网上的一款游戏,就是到网友的虚拟菜园中“偷菜”,可以出售获得虚拟资产,也可以喂养自己的宠物。)这使我感到,网络正在发生一个重大的变化,就像早些年开始流行问QQ号一样,不加入到“偷菜”行列的人,正在变老。就连QQ空间,也推出了“开心农场”,提供“偷菜”之乐。网络时代,变老的速度几乎不再能以年来计算。

  很少看到有文章讨论“偷菜”为什么会在网上这么流行,但偶尔看到有人讨伐网上“偷菜”助长不劳而获的风气。这样的讨伐不只是没有意义,而且很可能完全没有摸到这种新的网络趣味的脉络,以过于正经的道理诠释了虚拟世界的流行。我没有发现有谁因为网上“偷菜”而变成好逸恶劳的人,“偷菜”,不过是使一个网络生活者每天都要巡视他的朋友。

  在中国网民正被卷入“偷菜”的大军时,互联网观察家们在讨论网络变革的到来。门户网站改变了信息发布和信息获取的方式,博客把任何一个个人直接变成了信息生产者,而新的变革在于开始建构一种基于个人交往关系的网络生活圈,或者说,以现实中的人为中心而非以信息为中心的网络生活开始显现,网络得以成为个人的社会化的平台。“偷菜”正是朋友圈通过虚拟的财产得失而得以紧密化的一种形式。

  现在,几乎每天我都在看到关于Facebook、Twitter、MySpace的消息。这些网站,正是互联网时代新的变革的风标。我没有尝试过“偷菜”,但我曾经有过一个Twitter的账号,在那里,人们以关注和被关注的关系相互交往,140字的单篇限制之下,碎嘴而非文章变成了发言的常态。但很显然,哪怕不考虑大多数人文字能力的实际,只考虑熟人之间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话语,而只需要知道此时的情绪,以及各自遇到了什么新鲜的事情,不能不承认140字既是一个适应于几乎所有的长度,也是一个符合熟人交往实际的长度。更重要的是,长度的限制,可能也使得人们更乐于去报告即时的状态,而不是去阅读深邃的思想,从而使得即时信息成了交流的主要内容,而网站提供的及时检索,比谷歌更能知道眼下正在发生着什么。

  我是一个Twitter用户时,基本上沉默不语,但我确实能够不断地接收到朋友们发出的信息。我想,网站肯定不欢迎我这样的用户,因为如果大家都不做声,不供应网络上的“比特”量,网络就没有什么意义。好在大家并不都是像我一样的消极者。

  然而,我很快就不是Twitter的用户了,因为访问它时,IE会表示“无法显示该网页”,并要求我“诊断连接问题”,于是点击诊断,再次访问,浏览器返回的仍然是同样的信息。永远如此,永远如此。我想,如果连接真的需要诊断,一定病在我这里。把一个兴趣盎然的事情变成一个兴味索然的事情,其实并不需要很长的时间,当一个网页总是无法显示时,人很快就会对这个网页失去兴趣。所以我很快就失去了Twitter。

  至于Facebook,我从来没有注册过,所以不曾体验那是怎样一个网站。当我失去Twitter时,曾经访问过它,它的情况跟Twitter一样,“无法显示”。这个全球最大的社区,存在着“连接问题”,IE表示,它也需要诊断。

  在失去Twitter后,我又知道有一个国内网站叫“饭否”,似乎可以获得与Twitter差不多的乐趣。于是我又注册了“饭否”,更方便的是,它可以与手机、QQ绑定,就是说无论用哪种方式,都可以整合到“饭否”之上。不过,仅仅几天,它也变得无法显示了。又接着,“嘀咕”、“做啥”等网站差不多也不能显示了。而“叽歪”网是能够显示的,它说的是“非常抱歉,系统被维护中……”我不知道它将要被维护多久。

  这些都叫“微博客”。我没有听说博客网站被维护,而微博客网站基本都被维护了。所以我不知道是不是博客太微了,就难免会被维护起来;是不是我们需要信息具有一定的长度,因为一定长度的写作,既可以使你认真而不随意,也可以提供时间上的缓冲,使维护变得相对容易,而不像只言片语那样,脱口而出,随便就是一串,又能迅速写成发布,维护起来麻烦。

  微博客上的碎嘴太多,最近看到报道说,Twitter上四成内容都是废话。我想,废话其实正是生活中最多见的,比如见面打个哈哈,道个晚安,都是废话,但废话也是生活的内容,生活并不总是在深刻的意义之中,否则我们就无法理解Twitter怎么会成为互联网时代的新宠,并被认为昭示了方向。

  我们有太多无法显示的网站。我知道,这是因为有些信息是不良的,所以无法访问更好,避免了把自己变得不是良民的可能。不过,Facebook、Twitter、Youtube、Friendfeed等网站,既是互联网的宠儿和时尚,又被视为互联网变革的风标,我们不能使之被维护,能够使之被“无法显示”;而且汉语网络跟进这些变革风标所做的网站也纷纷被维护了。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将要脱离国际互联网变革的潮流,把互联网维持在博客时代,不再前进。

  好在,我们现在还能在网上“偷菜”。或者,我们所需要的互联网变革,所需要的互联网潮流跟进,所需要的网络上的新型社会化关系,只是“偷菜”而已。

 
 
(来源:《凤凰周刊》)
 相关链接: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