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回忆文章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回忆文章
 
 
有关共青团旅欧之部问题的访问记录
 
王丽纯 朱兰斋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5日
 
  一九六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们访问了具体协助赵世兰同志(赵世炎烈士的姐姐)搜集资料的同志。他们向我们提供了有关情况,给了一些资料。通过这次访问,发现有些说法和我们以前所得的资料有些出入。现将他们介绍的情况和资料整理如下:
  一、一九二一年十月在法勤工俭学生进占里昂大学运动,是我国留法学生中早期的一次青年运动。里昂大学是吴稚晖以照顾勤工俭学为名,在国内捐了一大批款并取得庚子赔款的一部分在法建立的。但是学生从国内招收(多是官僚子弟),不招收在法勤工俭学生。在法勤工俭学生为了反对这一做法,争取招收他们入学,于一九二一年十月在赵世炎、蔡和森、李立三等同志领导下,进占里昂大学,准备等国内学生来到之后再和他们联系,以争取他们的同情和支持。当时一共是一百零四人,法国当局把他们全部拘押,不久遣送回国。回国前他们得知消息,决定留赵世炎同志在法继续领导工作(因当时大部分骨干参加运动被押),由探监者利用探狱机会换了赵世炎同志出来。这运动算失败了,但一百零四人回国后大部成了革命领导骨干,推动了大革命。何长工同搜集赵世炎烈士的材料,故没有提供。但可以肯定还有活动,曾任团中央技术书记的张葆臣说,一九二五——一九二七年间,他见过从旅欧之部寄到团中央的材料,这方面我志说,这是坏事变成了好事。
  二、对共产主义青年团旅欧之部的筹备经过、成立时间及成立后的一些重要活动,得到了较为可靠的材料。
  它的筹备工作开始于一九二二年初,由赵世炎同志负责。〔赵已是党员,并且是中共中央驻巴黎通讯员。(廖焕星在“党史资料”中一文提及)〕,赵为此奔走于法国各地。赵在给陈公培(现为政协委员)的信中说:“欧洲方面准备成立一个‘青年团’。”“我今天正在忙迫,明天‘五一’去巴黎,并拟去蒙达尼、里昂、准也儿等处绕一遍,完全为青年团事。……”当时蔡和森、李维汉等组织有“工学世界社”,李要以“工学世界社”名义加入(蔡已于进占里昂大学运动后被送回国),而赵不赞成,给陈公培信中说:“我意即在初步严格取人之意,要求他们取个人行动,……。”就是说要吸收优秀分子,后李等也同意了。
  经过赵世炎等同志的筹备后,于一九二二年六月在法国巴黎召开了它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出席大会的共有十八人(代表三十八个团员),其中有赵世炎、周恩来、李维汉。〔据郑超麟(托派,在押)谈尚有袁庆云、王凌汉、刘伯坚、尹宽(托派,在押)等人〕。周恩来代表柏林,李维汉是工学世界社的,刘伯坚代表比利时。开会地点在巴黎西郊某森林的一个广场上,会议共开了三天,由赵主持,谈了筹备经过。讨论团的名称时周恩来同志提议定名为“共产主义青年团”(这和赵给陈公培信中提的青年团相同,他们可能商量过),多数人反对,后定名为“中国少年共产党”(据傅钟同志讲定名为此的原因,一是有些人曾加入过“少年中国学会”,一是当时国际上的青年组织都用这个名称)。会议决定成立中央执行委员会,负责人称总书记。最后进行了选举,由赵世炎任总书记,周恩来任宣传部长,张伯简任组织部长(因张仍在德国,由李维汉代理,后因张有言过其实的毛病,正式由李担任)。(以上情况多系郑超麟讲,他回忆较具体,如说开会时是向一老太婆借了十八张椅子,周恩来同志穿的是一件黄色大衣,看来尚可参考。他们介绍就用这个说法。)
  在第一次代表大会后,陈独秀曾去信提出一个国家不能有两个党,因此于一九二二年十月又召开了一次代表大会,决定改名为共产主义青年团。会后派李维汉同志回国汇报工作(据聂荣臻同志讲李回国即是参加团的代表大会)。
  由于决定赵世炎同志去莫斯科学习,因此于一九二三年二月十七日至十九日召开了临时代表大会,这时团员已有七十二人。据郑超麟讲,到会代表约三十人,还有华工代表三人,开会地点在巴黎西郊一个小镇的警察分局礼堂内举行,这事是由袁庆云办的。会议根据国内指示,决定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名称定为“旅欧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旅欧之部)”(据傅钟同志讲用“之”还是“支”有过争论,后定为“之”,意即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旅欧的一部分,而不是支部),将“中央执行委员会”改为“执行委员会”,“总书记”改为“书记”。会议改选了领导人员,由周恩来任书记,熊雄任宣传,组织不知是谁。会后周恩来同志亲笔给国内写了一份详细报告。
  旅欧之部曾出版“少年”杂志,后改为“赤光”。“少年”由赵世炎、陈延年负责的,陈延年刻腊版。“赤光”由邓小平、傅钟等同志负责。
  旅欧之部以后的活动情况,因他们专门们应注意搜集。
  他们还肯定了几个问题:①王若飞、陈延年、陈乔年没有参加第一次代表大会,王若飞也不是旅欧之部的创始人。他们说《王若飞同志在狱中》一书出版前他们曾提出意见,后因书已制版,没有修改。而二陈当时还是无下令主义派,只是正在转变,这在赵世炎给陈公培信中说到:“有一部分之安那其倾向颇变,其最著者为大陈——延年——趋向极为可爱……。”它的创始人,他们说应是赵世炎、周恩来,最多再加上李维汉。②旅欧部分的党是先有的,党团是两回事。张申府(即张菘年)回忆,一九二一年时在欧的党员只有四人:张申府、周恩来、刘清扬和赵世炎(周、刘是张在法介绍入党的,总理小专上也说他入党是张介绍的)。但是党的旅法支部的成立晚于团的成立,赵世炎同志给陈公培信中说:“支部暂时决不提及,况现已有代表团(申府等在德发起的,我亦承认)有事以此与人接洽便是,况青年团不久亦告成。……”党团是两回事,在中共旅莫支部的一个会议记录中也可证明。一九二三年四月二十七日支部大会上罗亦农(当时负责人)说:“王凌汉、袁庆云二同志将由赵世炎、王若飞、陈延年介绍入党,须在今天的会上讨论通过,……”。而王、袁是旅欧之部的团员。在四月九日支部大会上述之说:“……共产党与少年共产党(青年团)的关系,本是很明显的……”,也可证明党团是两回事。另据他们说,在总理小传上提到党当时是通过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对团进行领导的,在总理担任旅欧之部第二届书记后给国内写的报告也说到这一点。
  关于旅欧之部的这一段历史,很多负责同志都认为很重要。肖三同志说在研究党团历史时不要忘记在欧洲的工作,不要忘记共青团旅欧之部的创始人,它的第一任书记赵世炎同志。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