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回忆文章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回忆文章
 
 
一九二四——九二六年上海共青团情况回忆
 
张永和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5日
 
  一九二四年下半年,我在上海南洋大学(现上海交通大学)读书时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
  组织生活是参加在我们学校所在地区的同文书院团支部。书院是日本人办的,有中国学生,也有日本学生。我们南洋大学和同文书院都在法租界徐家汇地区,所以我们这个支部又称为“徐汇支部”,它是当时整个法租界的第一个支部。就我所知,当时,南洋大学和附中上千的学生中,参加团组织的只有我一个。我的介绍人是徐汇支部的书记梅电龙(梅龚彬),另一个是贺昌(他实际上负责上海地区团的工作,任书记)。贺昌找我个别谈话时着重给我讲团的性质、目的和组织纪律等。这些基本知识的介绍,对我的思想影响很大。入团后,组织上还发了点油印的宣传品互相传递阅读。
  梅电龙和高尔柏后来在上海大学教书,搞学生运动。一九二五至一九二六年间,陆定一也参加了支部。徐汇支部里出过一个著名的叛徒,这人就是“四·一二”时叛党投敌、后来成为国民党中央委员的吴开先。
  那时团员十个、八个地秘密集合起来,请一些人来讲话,作报告。因为上海是个交通枢纽,过往的人很多,所以常请一些同志讲革命形势和工作知识,等于一种秘密的训练班,每隔两个星期学习一次。
  随着运动的开展,团组织在全市建立了一些支部,除法租界的徐汇支部外,另一个重要的活动中心就是闸北区的上海大学,那里党团员较多。一九二五年至一九二六年以后,上海就分区成立了区一级的组织。上海团的领导机关叫江浙区委,贺昌任书记。这个区委包括浙江、江苏两省。在上海市区又分为九个区(当时为了避免和大区混淆,称为部,实际上就是区),如法租界、闸北、江湾等等。开始建区时区委会组织不健全,只指派一个书记,工作也就是一个书记负责。后来才派个别女同志参加工作。
  这个时期,我在法租界区担任团部委书记的职务。开各区的书记会议时,接触过的同志有关向应(可能在闸北)、刘一声(江湾区,是个华侨)。此外,我和施存统、杨贤江也有些接触。施是上海大学的教授,杨是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学生》的编辑。
  一九二六年以后,我转去搞党的工作,不再负责法租界区团部委的工作。我调走之后,接替我的是陆定一,他接替我的工作时,南洋大学本身也建立了支部,所以学校的支部及团部委的工作都是陆定一负责。一九二七年,我碰到他,他告诉我说,团中央调他到中央参加《中国青年》的编辑工作。往后团组织送他到莫斯科学习,代表中国共青团参加少共国际的活动。
  早期团的工作,主要是开展学生运动,在学校里进行工作。“五卅”前后才更多地深入到工厂、商店里去,做青年工人、店员的工作。
  国共合作时期,共产党帮助国民党,提出了“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的正确口号,发动广大工农群众参加“国民革命”。我们团的工作的首要一项就是搞国民党工作,在各学校里帮助发展国民党员,同时积极发展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在党、团组织的领导下,在上海还组织了全国学联、上海学联等青年学生组织。
  那时的宣传工作,团中央出了机关刊物《中国青年》,恽代英、杨贤江、林育南、肖楚女都经常撰稿。《中国青年》在当时是很受欢迎的。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沈雁冰编的《小说月报》、杨贤江编的《中学生》、郭沫若等的创造社出的《创造》杂志等书刊也起了一些宣传作用。另外,也请一些从事青年运动的同志在五一、五四等纪念日到学校去讲演,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思想教育。“五卅”以后,也召开有各界人士参加的大会,讲话的多是恽代英、施存统、杨贤江等人。
  那时,南洋大学国民党区分部的党员多达一百人左右。共青团也有很大发展。我记得,到一九二六年,团员已有近二十人,摆脱了小手小脚的工作局面,团组织成了青年群众的领导力量,在群众中威信很高。那时,从事工作的同志都是自觉地参加革命,大家都不讨价还价,任弼时、恽代英都非常艰苦,记得恽代英常穿一件旧长衫,他能写一手好文章,又能演讲、宣传鼓动,很为青年们所敬仰。一九二六年以后,我专职做党团工作,经费只有点房租费、车费和一点生活费(一个月几元钱),生活是艰苦的,但大家都是尽心尽力地工作。为什么呢?因为大家看到国家内扰外患,民族在觉醒,人民在觉醒,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大家都奋不顾身地投入到革命的洪流中了。所以说现在的青年,为了国家的兴盛,要打破个人的生活圈子,要有理想,要放眼将来,不要鼠目寸光。
  (王元辅、刘季云访问整理)
  原载《上海青运史资料》1984年第2辑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