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回忆文章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回忆文章
 
 
关于团江苏省委传达中央“八七”会议情况的一点回忆
 
匡亚明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5日
 
  一九二七年大约九月间,团江苏省委召开了一次传达中央“八七”会议精神的活动分子会议。那时我任团沪西区委书记,参加了这次会议。
  这次会议是在上海于右任的公馆里召开的。他的公馆座落在法租界,在哪条路上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不是独幢的花园洋房,而是在一排洋房中的一户。房子很考究,前面有小院子。
  当时正是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很严重的时候,要找到一处许多人能够在一起开会的地方很不容易。之所以要在于右任的公馆里开会,是因为于右任的儿子于武(注)当时是共青团员、复旦大学的团支部书记,他很可靠,从未在他父亲面前暴露过自己的政治身份和组织内部的情况。而于右任是国民党的元老,那时正在南京的国民党政府里做官,在他的公馆里开会,不容易引起敌人的注意。
  尽管如此,那次会议还是经过了周密的布置。按照当时地下秘密工作的原则,与会者不能一同进出会场,必须按照预先的规定,在不同的时刻从前、后门分别进出。开会的时候,于武在二楼警戒,公馆附近还派有流动的暗哨。
  会议是在公馆底楼一间很大的客厅里举行的,整整开了一个上午。主持会议的是团江苏省委书记华少峰(即华岗),参加者有团省委、区委的负责人和活动分子约三十来人,我只记得其中有顾作霖。会议开始,首先由华少峰向大家介绍了当时党的江苏省委书记邓中夏同志,说邓中夏参加了中央在武汉召开的“八七”会议,要向大家传达这次会议的精神。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邓中夏(以后,在一九三二年前后,我同邓中夏一道工作过,有较长时间的接触),他蓄着八字胡,戴着礼帽,穿一身长袍马褂,一副大商人的打扮。当时我们都很年轻,我是二十一岁,顾作霖还不到二十岁,邓中夏已是三十多岁了,但看上去却象四十多岁的人,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邓中夏在会上传达了“八七”会议的经过情况以及党的新方针政策,大致是批判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要同国民党进行坚决的斗争以及积极发动组织农民秋收暴动等。邓中夏讲完以后,大家讨论,谈各自的体会和认识。记得我在发言中强调了我们不应当坐在亭子间里决定一切,而应当走出去,到群众中去,了解和听取群众的情绪、愿望和要求,然后才能决定我们的方针政策。
  这次会议之后不久,团省委调我任省委巡视员,到沪宁线(苏州、无锡和南京等地)去检查工作和传达中央“八七”会议的精神。我先到南京,在那里参加了几次党、团召开的会议。在南京的巡视工作还未结束,团省委来急信将我召回上海,给我分配新任务,即以团省委特派员的身份,到宜兴去筹划领导那里的农民秋收暴动。我到宜兴以后,同段炎华(党的江苏省委特派员,江西人,黄埔军校毕业。在当时宜兴暴动的领导者中,唯有他懂得一点军事知识)、万益、史砚芬、宋益寿等一同领导了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一日举行的宜兴农民秋收暴动(关于宜兴暴动,我曾写过专文,在《宜兴报》和《新华日报》上发表)。
  注:我在一九二六年认识于武。那时我是上海大学学生,他在上大附中读书,只有十六、七岁,已经是共青团员了。当时我们相处很好。以后于武在复旦大学当团支部书记,我调任团闸北区委书记的时候,又负责联系过他的工作。解放后我一直在打听于武的下落,但没有打听到。
  一九八四年一月二十六日匡琦记录并整理
  (原载《上海党史资料通讯》1984年第2期)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