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回忆文章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回忆文章
 
 
在天龙山上的团训班里
 
胡福妹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5日
 
  在江西省永新县西北边境,有一座连绵几十里的大山,就象一条昂头摆尾、直冲云天的青龙。这就是毛泽东同志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多次提到的天龙山区。她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时是党、团永新县西北特委的所在地。一九二八年“八月失败”以后,为了适应革命斗争的需要,共青团西北特委在天龙山举办了团务训练班。我是参加者之一。回想起团训班的情景,至今还使我激动不已。
  我家住在离天龙山二十来里的北乡胡家村。一九二九年,我们家乡还是白区。我秘密加入了共青团。我们的组织纪律很严,入团时就有一句“严守秘密”的誓言,不能把入团的事告诉任何人,连父母亲都要瞒住。否则,泄露了秘密,就要被敌人杀头。
  阳春三月的一个清晨,天刚蒙蒙亮。突然,我家窜进来两个便衣打扮、手持短枪的大汉。他们二话没说,就把我五花大绑起来。那时我才十六岁,又是个女孩子。这从天而降的灾祸可把我一家人吓坏了!妹妹抱住我的脚,妈妈跪在地上求情。但他们不但不放我,还把同村的两个团员黄贞云、胡风桂也抓了起来。胡风桂的妈妈哭得在地上打滚,滚到水塘里去了……。在一片哀哭声中,我们被强行押出了村庄。
  那两个人押着我们往天龙山方向走去,一路上推推搡搡,骂骂咧咧。我一边走,一边想:他们是什么人?抓我们去干什么?是不是要我们带路,去天龙山搜共产党呢?如果是这样,我只有跟他们拼了!我暗暗下定了决心。
  不知不觉走到花溪村。这里离天龙山不远,是红色区域。我正要反抗,两个大汉忽然嘻笑起来,忙不迭地为我们松了绑,又把情由告诉我们:原来西北特委抽调我们参加团训班,为了不暴露我们的身份,以便结业后仍然回村去开展工作,就用了这个“苦肉计”,派王乃和曾坚同志把我们绑来了。
  团训班设在天龙山里的龙头山上。山顶古树参天,遮天蔽日。山下有条龙魔溪,水深流急。山前是十几丈高的悬崖峭壁,山后群峰起伏,连绵不断,只有山左边一条崎岖小道可以上山。站在山头上,可以看住进山的唯一小道。守住山口,敌人难以上山。万一情况紧急,还可以钻进后山去躲藏,的确是个万无一失的好地方。
  龙头山顶上有个庵。庵里原来有许多大菩萨,长年香火不断。我们去时,泥菩萨早丢到悬崖下去了。在立菩萨的大厅里,架起了一排排松木板,这就是我们的课堂。大家吃住也在庵里。楼上楼下住满了人。
  这期团训班一共有六十多个学员。天龙山区的团员比较多,还有一些游击队里的团员,其余的都是西北两乡的秘密团员。女同志只有我、龙细莲、李冬妹、陈秀兰等四人。学员都是十六、七岁到二十来岁的青少年,大都能看书识字。
  我们的老师是贺可展、刘志高、龙贻奎等党、团西北特委的领导同志。他们都是大革命时期参加革命的知识青年,水平很高,很会讲话。他们每人轮流讲两个小时课。他们给我们讲《共产主义ABC》、《社会发展史》、《共青团章程》、《共青团基本知识》;也讲授一些革命常识,如巴黎公社、俄国十月革命、苏联、马克思、列宁等。甚至还给我们传授具体工作方法,如怎样宣传、怎样开会、怎样作报告等等。我记得《社会发展史》是刘志高老师讲的。他一开始就跟我们这样讲:“马克思列宁先生,最主张共产主义,自从苏俄十月成功,全世界普遍认清。先要说共产主义怎样产生……。”老师从原始社会讲到奴隶社会,从奴隶社会讲到封建社会……。讲到社会主义社会时,老师说:“那时犁耙铲锹丢在外面没人要。”我说:“我不信。现在有根好牛鞭留在外面都会被人拿走呢。”老师说:“那时候要用机器种田,还要这些农具做什么?”又说以后还要用无线电听戏,用汽车代步。大家都读高中,读大学。田地归公,粮食归仓。按劳取酬……我们听得入了迷。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真把我们吸引住了。
  我们的学习条件很差。一个人只发一本油印课本,纸张笔墨很缺。学习主要靠耳朵听,脑子记。我只上过几个月夜校,文化水平很低。老师和同志们专门为我在庵后的树底下劈了一块平地,用树枝把我不会的字、不懂的词工工整整地刻在上面,一有空便教我。
  一个星期后,进行测验。大家都很严肃认真,甚至很紧张,虽然是春天,却考得满头大汗,大都把上衣脱掉了。我有许多字不会写,只好坐在那里咬铅笔。龙老师走过来,对我说:“你讲,我代你写。”我讲完以后,龙老师告诉我,十个题目只做对三个半。我一听,差点哭了。龙老师又说:“这‘三个半’也是你的成绩,也是你的进步嘛。不要灰心,要有决心赶上同志们。”我听了,心里暗暗攒了一股劲,以后更加刻苦地学习。老师和同志们也更加热心帮助我。最后,我终于取得了较好的成绩。
  课余时间,我们三五成群地到山上去拔竹笋,捡松菇。到山溪边去抓石鸡,捞鱼虾。这些就是我们的菜肴。我们把这些叫作“山珍海味”。炒熟以后,八个人一瓦盆,蹲在地上吃。尽管缺油少盐,但大家吃得津津有味。
  每天早上、课间、晚上,我们都在一起学唱《国际歌》、《少年先锋队歌》。我们还自编革命山歌,经常在山头上放声高唱:
  莫用急来莫用愁,
  自有好景在前头。
  革命成功分田地,
  你住大厦我住楼。
  歌声在千山万壑中回荡。我们越唱越高兴,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十天以后,团训班结业了。通过十天的马列主义教育和团的基本知识的学习,我们提高了政治思想水平、阶级觉悟和工作能力。结业以后,白区的同志都把衣服撕烂弄脏,连夜跑回家去,假说是从“土匪”窝里逃出来的。不久,团西北特委安排我担任花溪团区委青妇委员,领导全区青年妇女的革命斗争。
  (团永新县委 陈建军整理)
  注:作者胡福妹同志,中共党员,现任江西省政协委员。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