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回忆文章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回忆文章
 
 
回忆一九三三至一九三四年的共青团中央局
 
黄药眠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5日
 
  一九三三年底,我从苏联回到上海,开始没有人同我联系,我很急,后来党中央的负责人黄文杰来同我接头、谈话。那时党中央已迁入苏区,团中央也遭到大破坏,所以在上海只设有党和团的中央局。我希望搞文化工作,但是黄文杰一定要我在团中央局工作,我只好服从组织决定,担任了上海团中央局的宣传部长。
  当时团中央局书记是徐宝锋(即骆驼,又叫张大个子、山东老张),组织部长是小陈(即陈伯伟,后改名汪精),宣传部长是我,副部长是小郑(即郑思群,解放后曾任四川大学校长)。我们每次开会是在团中央秘书小唐(即唐益之,现在上海)家里,有时在他家吃饭。小唐不参加会议,同他一起住机关的是刘兰芳。以后小唐不知道调往何处,直至我被捕,没有同他再见过面。
  一九三四年夏秋之间〔注:又一说是三、四月间〕,徐宝铎同团江苏省委书记朱理治(即大朱)闹矛盾,说朱犯了官僚主义错误撤销了他的职务。团中央把组织部长小陈调去当团江苏省委书记,小郑也调到团省委工作,又从北方调小朱(即李一凡、赵康、赵克昂)来当团中央局组织部长。
  不久,团中央局改组:徐宝锋调到党中央局工作,同时指导团中央局的工作,又把团江苏省委书记小陈调回来当团中央局书记,团中央局组织部长仍是小朱,我是团中央局宣传部长。当时宣传部有个干事是小朱从北方带到上海的,据说以后生肺病死在青岛了(注:疑为小邹,邹思椿)。当时在油印科工作的有刘耀新(现在四川工作),搞发行工作的有彩英(即王哲然,现在河南工作)。我同团江苏省委宣传部长小陶(即陶凯荪)接头联系,一九三九年我在延安时还看到过她。
  一九三四年九月(注:又一说法是十月),团中央局遭到大破坏,同案被捕的有八人:即团中央局书记小陈和他爱人(北京女师学生),组织部长小朱和他爱人张兰珍,我和爱人陈文淑(团中央内交,同我住机关),还有两个团中央内交卢义兰、卢义梅。这次破坏的原因我不清楚。当时团中央局办了一个训练班,我在那儿讲课。一天下大雨,点名时缺了一个人,班长说是去买菜,二十分钟后才回来,我批评了他,因为按纪律规定要准时到达。当时我怀疑这个人靠不住,果然那天晚上我就在家被捕了。
  我们被捕后先关在法捕房,盛忠亮那时也关在那儿,他大做反共宣传,说他叫“华侨”,是党中央局书记,说红军在苏区打了败仗,共产主义搞不下去了;说他知道我们都是共青团的干部,要我们及早打算和转变立场。听说公安局把李竹声(前党中央局书记)和秦缦云(后为盛忠亮妻子)从南京押到上海向盛忠亮劝降,他们见面后痛哭一番,盛忠亮就彻底判变了。李竹声和盛忠亮这些人都是莫斯科中山大学出来的,这些人没有实际工作经验,但是能说会道,受到米夫和王明的重视,以后王明一派在党内当权,他们也飞黄腾达。李竹声的判变,在当时,对被捕同志精神上的破坏作用很大,精神的解体,加速了组织的破坏。当时国民党对被捕的共产党员实行“自首政策”,很多人被捕后自首判变了。
  我们被捕后不久,徐宝铎(骆驼)也被捕关进来。我问他,他说没有办法了,他老婆在医院生孩子,没有人送钱去怎么办?我想,干革命就要舍弃一切,怎么还能顾及到老婆和孩子?徐宝锋叛变后,第二天同盛忠亮到南京去了。
  以后,我不愿出卖同志,不愿意替国民党做事,被判十年徒刑,关在南京中央军人监狱。陈文淑关在苏州反省院。同案被捕的其他几个人自首叛变后都出去了。抗战爆发后,国民党被迫释放政治犯,我才被释放出狱。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