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回忆文章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回忆文章
 
 
回忆抗日战争时期晋察冀三专区青年运动
 
陈继祖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5日
 
  一、抗日战争时期三专区青年运动的作用
  晋察冀边区是抗日战争时期我党领导下的重要革命根据地之一。晋察冀三专区(先称四专区,1943年改为三专区,本文以下简称三专区)是晋察冀边区的一部分。中共三分区地委、晋察冀军区第三分区和三专区所辖区域相同。三专区下辖阜平县、唐县、曲阳县、完县、定北县(后扩大为定唐县,由定县北部和唐县南部组成)、望都县(曾有一段时间改为云彪县)等6个县;为适应对敌斗争,1942年1月后曾设过望定县。三专区是晋察冀边区的腹心地区和门户,在晋察冀边区具有重要战略地位。
  在抗日战争时期,三专区广大青年在党的领导下,同广大人民群众一起,积极地投入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伟大革命洪流,发挥了积极作用,是三专区人民抗日斗争的一支重要力量。
  抗日战争时期三专区青年运动的主要作用是:
  第一,积极参加武装斗争。在人民群众武装组织中,大部分是青年,他们英勇战斗,不怕牺牲,涌现出不少战斗英雄和支前模范;广大抗日青年,不断积极踊跃参军,成为八路军的雄厚兵源。
  第二,积极进行抗日救国宣传教育活动。抗日青年是党开展抗日救国宣传教育的有力助手。
  第三,培养人材,输送干部。在抗日战争中,涌现了大批优秀青年,他们在党的领导和培育下逐步成长起来,成为党、政,军和群众团体的干部。青年运动是党培养干部的一个重要阵地。
  三专区广大青年在抗日战争时期做了大量工作,有相当大的贡献,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件大事:
  第一,积极进行抗日救国宣传活动。
  各级青年组织动员广大青年,按照中共中央北方分局、中共北岳区委、边区人民政府和晋察冀军区的号召和布置,采取写标语、发传单、出黑板报、成立宣传队和建立救亡室等生动、活泼的方式和形式,向自己的家庭和人民群众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抗日斗争的胜利前景、党的抗日救国各项政策和抗日斗争英雄事迹,等等。这对于动员各界人民参加抗日救亡工作,提高人民的爱国主义觉悟,激发人民的抗日斗争积极性和顽强性起了重要的作用。
  第二,组织青年抗日先锋队(简称青抗先),成为人民武装的一部分,配合部队,开展对敌斗争。
  各县青抗先积极地参加了著名的百团大战。以曲阳县为例,他们动员组织了七八百名青抗先和模范队员共同组成民兵营,配合八路军的一个独立团进行战斗,破坏敌人的铁路和通讯设施,给予敌人以沉重的打击。
  在根据地,在反“扫荡”中,青抗先同民兵一起,开展游击战、麻雀战、地雷战等等,打击和消灭敌人。如阜平县五丈湾村青抗先队长兼民兵中队长李勇同志,领导游击组,创造出步枪同地雷相结合消灭敌人的方法。在1943年的一次反“扫荡”战斗中,李勇同志及其游击组,打了3枪,即击毙了3个敌人(其中有一个敌人小队长);并以两颗地雷炸死炸伤敌人33人;开创了打地雷战毙伤敌人最多的一个战例。为此,晋察冀军区和北岳区人民武装部通令嘉奖了李勇同志和他领导的游击组;中共北岳区委向五丈湾党支部发了奖励信,并号召在全区“猛烈开展李勇爆炸运动”。阜平县抗日救国联合会还授予李勇同志以“模范青年”的光荣称号。又如在1943年的“反扫荡”战斗中,唐县娘子神青抗先对敌开展地雷战,他们埋“母子雷”,中间的“母雷”爆炸后,周围的“子雷”随即爆炸。在1943年的反“扫荡”中,他们埋了一颗几十斤重的大地雷(母雷)和一些小地雷(子雷),一次就炸死日寇30多人,而我军民无一伤亡。
  在游击区,广大青年同广大群众一起,开展地道战,并利用绿油油庄稼的青纱帐,神出鬼没,打击和消灭敌人。如定唐县青抗先,配合县大队奇袭敌人南店头中心炮楼,不放一枪一弹,毙敌一人,俘敌11人。又如曲阳县野北村青年,在党支部领导和指挥下,积极参加赤手空拳拿下敌人炮楼的英勇斗争。广大青年还配合部队同敌人开展反“封锁”斗争,使敌人的封锁沟形同虚设。
  第三,积极配合部队开展对敌斗争,保卫和巩固根据地。
  站岗、放哨。敌人不断地派遣汉奸、特务进入我根据地,刺探情报、暗杀、投毒、放火,进行各种破坏;根据地人民在党的领导下组织起来,站岗、放哨,盘查行人。青年和少年儿童们,拿起各式各样的武器,认真盘查,不放过可疑的人,使汉奸特务轻易不敢进入我区,把敌人变成瞎子、聋子。
  传送信件。当时我们根据地的公开通信工作,主要依靠人民群众传送,开始由成年人承担,后来逐步地主要落到了敌人不太注意的少年儿童身上,他们认真负责,接信后,刻不停地传送,尤其是快速递送鸡毛信,保证了通讯联络的畅通;特别是在游击区,成年人目标大,不易于通过敌人的哨卡;少年儿童心灵手巧,动作机敏,易于迷惑欺骗敌人,成为传送信息的重要力量。
  在游击区,有些少年儿童,除送信件外,还承担了传送情报的任务。如唐县黄金峪区少年儿童用欺骗、迷惑敌人的方法,机智传送情报、信件就是一个模范例子。他们有的是同长辈妇女巧扮成母子(女)、姑侄(女)、姨甥(女)等亲属关系,以“串亲”为名,把信件、情报放在礼品内,带过敌人哨卡;有的是几个少年儿童装做“吵架”,相互追赶,趁机把信件、情报带过敌人哨卡;有的装做赶车、拾粪、割草、打柴等,把信件、情报藏在鞍、粪、草、柴内,带过敌人哨卡;等等。
  慰劳军队和优待抗日军人家属、烈属。八路军是人民子弟兵,同人民群众是紧密不可分的鱼水关系,广大青年、少年儿童同人民群众一样,把八路军当成自己的兄弟姐妹,把抗
  日军人家属和烈属当作自己最亲爱的人。有不少少年儿童,经常不断地征集慰问品慰劳八路军。青年特别是少年儿童,还把优待抗日军人家属和烈属当成自己的经常工作,为抗日军人家属和烈属打扫卫生、担水、送柴、问寒问暖等等;逢年过节,还会同有关群众组织一起送慰问品,或做小型文艺演出。以上这些,对密切军民关系和鼓舞斗志都起了积极作用。
  广大青年,特别是青抗先,积极参战。他们同自卫队一起,为前线战士运送弹药;他们在同敌人战斗中,抬担架、运伤员;他们在敌人进攻时,掩护群众转移;他们积极参加破坏敌人的交通运输线、通讯联络设施;等等。
  在游击区,一些青年同壮老年一起,掩护我党、政、军和群众团体的工作人员,护送他们通过敌人封锁线。青抗先同民兵一起,挖地道、同敌人开展地道战、麻雀战,封锁和孤立敌人据点,是一支活跃力量。
  第四,积极参加八路军。
  广大青年经过党的培育和抗日战争的锻炼,政治觉悟不断提高,许多青年自觉自愿地报名参加八路军。到处出现母亲送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兄弟俩争相参军和双双参军的生动情景。有些村的青抗先成班、成排、成连地参军;有的村的青年参军人数占青年总数的百分之八十至九十。曲阳十区赤岸村共有30多名男青年,一齐报名参军。1941年6月,唐县赤岳、葛公村的青抗先队员全体报名参军。1940年,定北县王家庄、宋家庄、木家庄、大小瓦房、大兴庄等村的青年几乎全部自愿报名参军,村青救会的印章也上交了。
  1941年晋察冀军区决定,建立一个相当于团级建制的青年支队,从支队长、政委至全支队指战员都是青年。其中,三专区青年占相当一部分。
  第五,积极参加减租减息和增加工资的斗争。
  雇农和农民阶级的青年,对于地主阶级和富农阶级的压、迫和剥削的认识,虽然不如他们父兄深刻,但是,青年们接受新事物快,又很少顾虑,因而他们比较快地领会中共中央北方分局和边区人民政府制订的减租减息和增加工资的政策。青年们宣传党和政府的政策,大唱减租歌曲,同他们的父兄一起,积极地贯彻执行党和政府的减租减息和增加工资政策,从而进一步调动了雇农、农民的抗日积极性和坚定性。
  第六,积极参加大生产运动。
  由于敌人“扫荡”、“三光”和“囚笼”等反动政策的破坏,给我们根据地人民群众物质生活造成极大的困难,特别是1941年和1942年,根据地人民缺吃少穿,不能保证起码的温饱,常常以谷糠、树叶、野菜充饥。广大青年响应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同志的号召,积极参加大生产运动,同父兄们一起,一手拿枪,一手拿锄镐,种地、开荒,植树造林,搞副业等等;不少青年光荣地当了生产能手或生产突击手,有的还成为劳动模范。
  第七,积极参加同国民党顽固派的斗争。
  暗藏在敌后根据地的国民党顽固派同大后方的国民党顽固派和汉奸汪记国民党相呼应,坚持投降,坚持分裂、坚持倒退,坚持反共、反人民。广大青年积极贯彻执行党的坚持抗战、坚持团结、坚持进步的伟大方针,同父兄一起,开展反对国民党顽固派的斗争。他们在进行宣传,揭露国民党顽固派的真面目,他们大唱反对国民党顽固派的歌曲,鼓舞人民群众同国民党顽固派进行斗争;他们在同国民党顽固派斗争中很少顾虑,许多青年站在斗争的前列。
  第八,积极参加民主宪政运动。
  1940-1941年,党领导广大人民群众开展民主宪政运动,反对国民党实行一党专政。在这一运动中,三专区不仅18岁以上的青年积极参加了,少年们也参加了。少年们岁数虽小,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在民主宪政运动中,他们宣传实施民主宪政的意义,介绍竞选人情况,大唱民主选举的歌曲,维护和活跃选举会场等等,做了许多工作。
  第九,积极参加普及教育的活动。
  动员适龄儿童入学,提高入学率;动员已入学的儿童努力学习,完成教育计划;对实在不能入学的儿童,则搞“小先生”制,“现趸现卖”。在游击区,动员和组织儿童们一边上课,一边放哨,敌人来了就走,敌人走了再恢复上课。广大青年积极参加夜校和识字班。在夜校,既学习文化,也学习政治、军事常识。一些水平较高的青年当教员或“小先生”这些是抗战期间创造出来的有效教育形式。这些,对于扫除文盲,提高人民群众抗日觉悟和文化水平,确立抗战必胜和建设新中国的信念等方面起了积极作用。
  第十,组织开展文化娱乐活动。
  青年群众组织和小学教师中的积极分子带头,组织歌咏队、秧歌队、剧团等,把真人真事编成歌曲、戏剧和群众喜闻乐见的莲花落等曲艺形式演唱。这些对鼓舞人民斗志和丰富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方面起了积极作用。
  第十一,积极实行青年信条。
  晋察冀边区青年抗日救国会,于1939年6月3日制订,1941年5月4日修订公布了青年信条。这个信条的主要内容是要求青年们,抗战到底,勇敢参战,严防奸特,服从组织,积极工作,努力生产,虚心学习,亲密团结,互相友爱,讲究卫生,保护身体,紧张,活泼,不迷信,不早婚,不吸烟,不喝酒,等等,广大青年积极响应号召,认真实行。这些对广大青年培养高尚品德和健康身体起了很好的作用。
  第十二,积极参加反对封建、反对迷信的活动。
  广大青年在党的领导和教育下,破除封建迷信陋习,不再敬灶王、财神。许多进步青年,特别是一些女青年还带头冲破家庭的封建束缚,反对包办婚姻和买卖婚姻,争取婚姻自主、自由。
  第十三,培养人才,输送干部。
  广大青年在党的领导和培育下,在实践中,逐步成长起来。青年运动为党、政、军和群众团体输送了一批又一批的干部。如1938年担任中共定北县委青年部长、县青救会主任的赵汉同志,1939年被任命为中共定北县委宣传部长,继而任中共定北县委书记。如1939年担任中共定北县委青年部长、县青救会主任的马祥同志,1940年被任命为中共定北县委宣传部长,继而任中共定北县委书记。1940年担任中共阜平县委青年部长、县青救会组织部长的吴振同志,1942年冬被任命为阜平县抗日救国联合会主任,继而任阜平县县长。如1940年担任定北县青救会主任的郑锡伍同志,1941年被任命为定北县大队副政委。1940年担任三专区青救会主任的李冷同志,1943年被任命为三专区抗日救国联合会主任,继而被任命为中共中央北方分局社会部秘书主任。如1942年7月担任三专区青救会主任的王进仁同志,1942年秋被任命为曲阳县抗日救国联合会主任,1944年被任命为望都县县长,等等。
  二、抗日战争时期三专区青年组织
  (一)三专区青年组织的发展,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从1937年抗日战争开始至1939年底,是开创阶段。
  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大举侵略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三专区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同晋察冀边区人民和全国各族人民一起,相继投入抗日救国、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挽救民族危亡的革命洪流。为了更好地发动和组织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日斗争,于1937年底,三专区所属各县先后分别成立了工人抗日救国会(简称工救会)、农民抗日救国会(简称农救会)、青年抗日救国会(简称青救会)、妇女抗日救国会(简称妇救会)等群众团体,各县的群众团体建立之后,即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地相继建立了区、村群众团体。在当时战争的条件下,采取简易、明快的方式,适应了广大人民群众要求组织起来抗日救国的迫切愿望。经过一年的工作,大多数区、村建立了农救会、妇救会和青救会、儿童团,有的县还建立了工救会。到1939年底,村级青救会和儿童团就同农救会、妇救会一样,普遍地建立起来,发挥着组织作用。
  第二个阶段,从1939年底至1941年,是进一步深入发动群众、巩固地发展组织的阶段。
  这个时期的主要特点是,青救会、儿童团的组织同农救会一样,有了一定的制度,工作逐步走上了正规。在抗日斗争中,在反对国民党顽固派的斗争中,在减租减息、增加工资的斗争中,在发展生产等工作中,青救会和儿童团发挥着自己的组织作用。
  为了适应对敌斗争的需要,普遍地建立了青年抗日先锋队,起着党团结教育青年对敌斗争的助手作用。
  第三个阶段,从1942年-1944年,是巩固组织阶段。
  1941年秋,日寇对三专区根据地进行大“扫荡”。之后,敌人又在边缘地区进一步搞“封锁”、“囚笼”、“蚕食”等反动政策;在游击区进一步搞“清剿”、“清乡”、“治安强化”和“自首”等反动政策。从1941年底、1942年初开始,抗日战争逐步转入敌我相持阶段,日寇重兵集结敌后,三专区的对敌斗争形势日益紧张、激烈、尖锐、残酷。这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为了适应新的斗争形势,各群众团体实行统一领导,专区、县、区、村各级成立了抗日救国联合会(简称抗联会)。同工救会、农救会、妇救会一样,各级青救会不再按系统进行领导活动,青年运动由各级抗日救国联合会统一领导。
  (二)青年和少年儿童群众组织。
  青年抗日救国会(青救会)。它是各界抗日爱国青年的统一战线组织。凡是赞成抗日救国的16岁至25岁的青年,不论成份出身、政治信仰、文化程度和性别,都可以自愿地报名入会。村和村以上各级普遍建立了青救会组织。
  青年抗日先锋队(青抗先)。它是青年群众武装组织,是人民群众武装组织的重要组成部分。凡是18-25岁、抗日坚决、身体健康的青救会会员,都可以自愿报名参加。村和村以上建立了青抗先队部,在队部内设队长、副队长和指导员等领导成员。各级青抗先队部,既是同级青救会的一个工作部门,又是同级武委会的一个工作部门。
  学生会。它是高级小学以上学生群众组织。凡是赞成抗日救国的高级小学以上的在校学生,不论成份出身、政治信仰和性别,都可自愿报名入会。在学生会内设主席、副主席,有的还设负责组织、宣传、妇女的委员。
  儿童团。它是少年儿童的群众组织。凡是十五岁以下的少年儿童,都可以自愿地报名参加儿童团。在三专区范围内的根据地、边缘区和部队游击区的村庄,普遍成立了儿童团。在村和区两级分别成立儿童团团部,设团长和副团长。村、区儿童团部直属村,区青救会领导。县以上不再设儿童团部和儿童团长(开始曾设过儿童团长),而在各级青救会内设立少年儿童部,负责少年儿童部工作。
  (三)党内青年工作部门。
  当时,我们党为了加强对青年运动的领导,更好地团结教育青年一代,充分调动和发挥广大青年在抗日战争中的作用,在各级党委内设立了青年工作部门,部队在政治部(处)内也设立了青年工作部门。
  党内的青年工作部门是:在地委和县委成立了青年工作委员会(简称青委),各级青委设书记、副书记各一人和委员若干人。有的党委还成立了青年部,设部长、副部长。在区委和支部设立了青年委员。在军分区政治部设立了青年科,设科长、副科长;在团政治处设立了青年干事。各级党委和政治部(处)的青年工作部门同组织部门、宣传部门一样,是各级党委和政治部(处)的职能机构,没有垂直领导关系。随着形势的发展,党内青年工作部门于1942年撤销。
  三专区各级党委的青年工作部门和青年、少年儿童群众组织,在地委、县委、区委和支部的直接领导下,在动员、团结和组织广大青年和少年儿童开展抗日斗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把青年运动逐步推向广泛和深入;青年和少年儿童组织在抗日斗争中不断发展、壮大。实践证明,建立青救会、青抗先、学生会、儿童团等群众组织,对于抗日战争是非常必要的。
  (四)青年工作者。
  经过抗日斗争的考验证明,三专区广大青年工作者,绝大多数是好的和比较好的。他们在党的领导下,团结一致,积极工作,坚韧不拔,埋头苦干,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英勇顽强,坚持斗争,为战胜日本帝国主义,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不同程度地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有些同志,在抗日斗争中,英勇、壮烈地献出自己的宝贵生命,如王晓东、林克、王湮、王子尚等同志。有的同志,在坚持斗争中,积劳成疾,过早地离开我们,如甄荫轩等同志。我们活着的人,每想起他们,心里都非常难过。生者对死者是无能力的,而死者对生者却有很大的影响。革命先烈们的无产阶级革命精神和优秀品质,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是幸存者,我们应当向革命先烈们学习,并且有义务、有责任把革命先烈们的无产阶级革命精神和优秀品质以及英勇、壮烈牺牲的事迹,如实地记载下来,用以激励和鞭策我们,特别是我们的后代。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任务。如果我们不这样对待,就有负于革命先烈,有负于历史。
  对于三专区为抗日救国事业而光荣献身的青年工作者,不论是哪一级的,不论是脱离生产的和不脱离生产的,我们都是十分怀念的,都应列入抗日战争时期三专区青年运动史;但是,根据目前的条件,只能先记载区和区以上的青年工作者,即使区和区以上的青年工作者,目前也只掌握了一部分资料,还很不完全,有待于了解情况的同志继续补充。
  根据目前搜集到的材料,在抗日战争时期牺牲的青年工作者,应当列入抗日战争时期三专区青年运动史的有以下同志,他们是(大体依姓氏笔划为序):
  门章新同志;
  王晓东(王庆昌)同志;
  王湮(葛振禄)同志;
  王子尚同志;
  王俊同志;
  王志同志;
  王国锋同志,
  安士龙同志;
  林克同志;
  林平同志;
  张竞同志;
  赵焕都同志;
  李同居同志;
  柴殿玺同志;
  甄聚泰同志;
  敦兆先同志;
  还有,甄荫轩同志。
  通过以上回忆,使自己又受了一次深刻的无产阶级革命英雄主义、爱国主义和共产主义教育。
  1987年1月12日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