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回忆文章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回忆文章
 
 
青训班的总务处
 
葛瑞蓂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5日
 
  我们的训练班是在敌人的飞机大炮轰炸声中,和全国群众反抗敌人的艰苦斗争里面呱呱的坠地了。经过了几个月的时间,它就渐渐地长大、壮健起来。正因为它的飞快的长大,于是对于扶持它的人,也就跟着一天比一天的增加;更因为了扶持这个小孩子的便利起见,我们也就有了比较严密的分工,我们的组织方面也比较的健全了。
  对于班内的整个的分工,及组织的系统,在这里用不着说,我现在,只把这整个系统里的一部分——总务处的工作情形,简单地作一个说明。
  总务处的整个的工作重心,是放在伙食、财政、事务等的管理方面,为了保证事务上的管理便利计,为了保证在物质生活上不至于发生恐慌,和能够保证在这种物质生活最低的条件下面,而不至于影响到学生们的学习起见,我们总务处分了以下的各科:
  (1)供给科
  (2)事务科
  (3)会计科
  (4)管理科
  (5)医务科
  在会计科下面还附设了一个书店叫做“青年书店”。现在谈一谈:
  供给科
  训练班的伙食可算是最低限度的。从开始到第六期都是吃两餐,后来因为白昼长了增加一餐稀饭。吃的大米、小米、面粉、禾豆都有,菜除了毕业会餐外都是素的,而且种类和分量都很少,有时同学为了要募捐援助前方将士,还常常议决把某一餐的菜取消了。吃和上课一样都是露天的,也没有任何桌凳,饭菜和水都是各班同学自己很有秩序的自己拿,碗筷也是自备自洗。至于住就更简单:一个靠一个睡在地上或楼板上,下面铺一层薄草,周围围一道砖,这就是同学的寝室和自修室,晚上开小组会讨论会也是在这里,每班一支质地不佳的蜡烛还要用两晚。
  因为经济上的限制,地理及交通上的关系,曾使我们在供给方面感到了极大的困难,这些困难,我们是想出了许许多多的办法来克服。我们的办法是什么?主要的就是首先从多方面来取得节省。如伙食方面,上顿吃剩下的饭、菜,要设法使它不致腐坏,留到下顿来吃,锅底上的“锅巴”,我们除了在饭前先把它来咀嚼一部分,就把它来煮成稀饭。我们更和炊事员同志们,经常地来研究柴、炭的节省方法,一步一步的经验告诉我们,火焰只烧在锅底的中间,并且距离锅底更近一点,就可以省些时间来把饭煮熟。柴炭的数量也就省下了。同时,又把那没有烧化的煤炭,设法用筛子筛出来,再第二次送到锅炉中去。至于菜我们除了在量上和质上设法减少外,就又得来了一个经验:在烧菜的时候,不要把它煮的通烂(当然是要煮熟),这样菜量上就不致于比没有煮熟的时候减去过多,而且又节省了柴炭。此外,我们还注意着储藏和饲养的工作,这对于菜钱的节省也大有帮助。
  其它用品的节省,文具纸张之类:如墨水,是我们自己造的,买了些篮红的颜色来,由自己化制。用到市场上去买一瓶墨水的价格,来买颜料,可以造成墨水十七瓶到二十瓶之多。这样,所节省下来的墨水费是很不少。如纸张,我们记笔记和开条子的时候,都不曾用练习簿,已经用过了的破纸,或者是用不着的书报,都成为我们的利用物。在我们这里认为是顶漂亮的东西,就要算是印讲义所剩下来的纸头了,把它订成册子供我们很宝贵的使用。我们用的信封普通都是已用过的翻转来或涂改过的。另外如我们穿破了的衣裤,我们都不将它丢掉,都把它打成鞋子穿。在我们这里可以说是顶能利用废物的了,我们提出了节省的口号是不白消耗一支火柴。
  我们在购买方面也是有很多的困难。我们为了节省经济不得不到各处去打听市价,因为地理的限制也不得不跑出几十里外去购买,又因为交通的不便,我们又不能不用人担或者用小推车来推,我们常到云阳,桥头,口头,三原,泾阳以及在四周二三十里的乡村中去购买。我们的采买员既没有车子,又没有骡马来骑,只好早晨与太阳同时起身,夜晚与星斗同时回来,而且有的时候还白白跑了许多路,甚么也没买到。这些采买员大部分都是在民族革命斗争的过程中带了光荣的创伤回来的第八路军战士,他们艰苦的工作着,一句怨言也没有,因为他们时刻也不忘掉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为着中华民族自由解放而奋斗到底。
  事务科
  当我们从云阳搬进安吴的时候,安吴不过是一座空城,什么也没有,我们住的房子床铺以及办公用的桌椅等物都发生了很大的问题,我们自从到这里每天都在这些困难中挣扎,我们首先就进行向当地的老百姓交涉借用房子、床铺、桌椅,他们在起初的时候不了解我们,有房子有东西都不肯借,后来经过多次的宣传和说服,才把他们多余的房子及东西借给我们,可是借的房子不是到处便溺就是颓塌不堪。我们曾亲手把许多的厕所变成我们的宿舍和我们的俱乐部,我们在破瓦颓垣的腐墟上开辟了露天教室和平坦的大操场。
  安吴是一个很荒僻的地方,交通自然不方便。我们曾利用好几次课余的时候,联合同学一同修筑安吴堡至云阳的汽车路,这样才使运输方面减少了许多困难。堡内的道路原来很崎岖,我们又花了两三天工夫把它们努力修平铺了砖。天气渐渐的热起来了,我们又不得不特别注意卫生问题,因为一切病菌都在开始繁殖了。说也奇怪,安吴堡虽然是一个地方很小居民很少的堡子,可是厕所和垃圾堆随地皆是,而脏水更是流的满街,简直使人连一点新鲜空气都不容易吸到,因此我们又开始和这些东西作斗争了,我们发动了工作人员,发动了同学,又发动了当地老百姓,消灭了将近三十个厕所,又重新修了十五六个,垃圾堆平了很多,阴沟修了几条,破房子也拆掉几所。虽然如此,安吴堡的卫生工作总还是不能令人满意。这一面固然是我们的努力不够,一面也是许多客观限制太难打破。譬如安吴和安吴附近就没有一点流水,这不但使我们种植花木、蔬菜的计划遇到困难,而且使我们没有方法彻底排除污水,甚至连洗澡都不便利,要洗澡的只好结队到五里十里外的小河里去。
  使我们最感觉到麻烦的,就是借工具这件事情,因为当我们初来的时候,借老百姓的东西,往往不当心弄丢了,使我们整天不是赔这一把铣,就是要赔那一把锄,后来我们就竭力纠正这样的事体,按时的归还,切实的负责,因此损坏与遗失的事情就很少发生了。而我们与老百姓的关系也一天天的好起来,只要他们不用的时候就借来了。
  会计科
  我们的经费的来源,一方面靠学生每月六元的膳费,另一方面就是靠国内热心救亡事业的仁人志士或团体的捐助,学生交来的膳费,仅够他们自己在受训期间的伙食费。捐来的款子,如果不节省就不够办公了。学生里面,甚至有连膳费都交不起的,这种情形,的确给我们以很多精神上的痛苦,这就是使我们不能够把所有的热心救国的青年尽数的吸收到我们训练班来,不过我们也是爱莫能助,我们也曾尝试过,硬着头皮把他们收下了,有的说是迟些交费,也有是实在无钱的,这样叫他们学习了一二个礼拜后,整个训练班的经济就发生恐慌了。
  在会计科下,附设了一个书店,我们书店的开设,完全为帮助同学们的学习,尽量代卖大批书报及各种杂志。书店里还带许多文具与日常的用品。这也是为着同学们购买的方便而设的。
  管理科
  管理科是管理人事的机关,一方面是督促和检查一切杂务人员的工作,同时还负着教育他们的责任。我们作杂务工作的,有勤务员和炊事员。在待遇方面来讲,训练班上自主任,下至勤务工作人员,都是每月发一元津贴,只有炊事员因为他们的工作繁重,也因有一部分是带着名誉创伤的,所以除普通津贴外,十天还每人发一角钱给他们零用,每礼拜一次会餐,每礼拜一次给他们找老百姓洗衣服并且每月发给洗衣肥皂一块。这都是对他们的特别优待。他们如果在工作上或行动上有了缺点的时候,就耐心的进行个别谈话或采取会议的形式来教育他们,用说服的方式使他们能够彻底的了解他们的不对,并使他们自觉的把这些克服。经常开检讨会,在会议上详细的指出他们工作的优点及缺点。
  在教育方面,经常向他们谈话,每礼拜开小组会议一次,上政治课一次,发动同学,每天到厨房里,在他们工作之余,教他们一小时至二小时的识字课和唱歌,有时同学也自动的到厨房来,给他们唱歌,画画,帮助他们洗菜,洗米,或为他们举行募捐慰劳,因此,同学们和炊事员的关系,也是非常密切的。
  至于说到他们工作,的确是苦得很,我们这里的人数,常有一千五六百人,只有四个厨房,四个水房,而我们的炊事员,每个厨房平均只有十三人,每一个水房只有六人,总计起来不到八十人,其中带伤的战士有三分之一,由乡间来的老百姓有三分之一,其余的就是些外省来的难民。他们每天早上要在二三点钟起来,晚间要在七八点钟的时候才得休息,中午还要烧一餐稀饭,这样,从早上二三点钟起床直到午后七八点钟时止,在这十七八个钟头当中一点休息时间也没有,同时经常每个厨房里都有几个生病的。使人最感动的,我们有一个炊事员病了,我们给他买一些鸡子,要叫他休养一个时期再工作,但是他坚决的不接受,他说:“不要我工作,就是对我一种处罚!”
  医务科
  我们的医务科真是可怜极了,房屋既不宽敞,设备也不充分,工作人员尤其缺少,这么多同学只有两个医生!这两个医生原来也是同学,他们担任这种义务的工作,可算是任劳任怨。医务科的工作第一是检查新生的身体,因为此地生活刻苦,对于病弱的青年太不适宜,所以遇有患肺病或其他重病传染病的人,我们都是苦口婆心的劝他们先行回家休养,徐图报效国家,但是来到此地的青年多是意志非常坚决的,这个说服的工作因此也就是难进行,我们常见他们洒着热泪而回,真叫我们为他们十分挂念。第二诊病,这当然是最主要的工作,到医务科诊病人,不仅有青训班的同学和工作人员,还有附近的民众,因此工作实在非常繁重。但因此地买不起很多药、用具,对于某些病人简直就束手无策,只好凑些钱送他们到三原或西安的医院中去。第三是疗养看护。这个工作的限制更大,因为房屋和人手都太少了,所以不在必需另住的时候,病人都还是睡在自己原来的铺位,医生或护士按时去看望,除了可请假不上课和吃稀饭,就再没有别的优待了。至于预防的工作,我们目前还做得很少,最近我们曾得到某些慈善机关的协助,给全体同学和工作人员都打了一次防疫针,我们希望以后常能得到这种帮助。
  (选自《西青救与青训班》。一九三八年八月十五日西北救国青年联合会出版。)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