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回忆文章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回忆文章
 
 
青训班生产远征队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5日
 
  出征
  征军
  (一)出发前
  我们正在紧张的学习,从连部来了一个迅雷般的通知:“同志们,加紧准备工作,我们将要在这几天出发开荒去了。”我们祈望了许久的理想,今天变成了事实,每个同志的神彩都飞扬着,大家争取每分每秒的余暇时间,赶制米袋,干粮袋,收拾行李,束装待发。
  出发前一天,刘副主任①给我们作报告,详细的告诉我们这次出发的任务与意义,精密的分析了关中分区(我们要去开垦的地方)的一般情况。
  晚上举行了一个简单的生产动员晚会,冯主任②在这次晚会上指示我们:“……你们从明天起就要过着一种新的生活,这是你们有生以来最大的变化,从明天起,你们真正的站在劳动战线上。这是最值得纪念的一天!……当中,困难是有的,但要晓得:我们多流一点汗,前方将士就少流一点血,革命是艰苦的,今天正是锻炼我们的最好机会,我们克服了困难,前面就是光明,经过艰苦,才能够得到快乐,幸福……。”
  天还没有亮,哨子的怒吼,惊醒了每个酣睡的战士。大家拭过了脸,打好轻装,配备上武器,吃过早餐,准备出发。
  八时许,整齐雄壮的队伍集中西门外,虽然我们不过是暂别安吴,可是留在家里的同志们,还是恋恋不舍的送行,冯主任指挥我们唱:“战呀,战呀,我们是新中国的青年,我们是青救会员,蒋委员长领导我们向前……建立三民主义乐园……”歌声激荡了辽阔的原野。
  别前一刹那,冯主任象慈母般,殷殷地叮嘱我们:“多少人去,多少人回来!”随后他亲手替我们拍了一张照。
  (二)征途上
  在歌声中,我们悲喜交集的辞别了“青年故乡”,坚决地踏上了征途。
  “我们的歌声唤醒了城镇,也唤起偏僻的大小村庄,”“开荒——开荒呀!前方的将士要军粮……”。
  碰球,说笑话,学羊叫狗吠,大骂希特勒的滑稽表演,论辩,奇声怪调,这些声音汇成了一支快活的交响曲,冲破行军的枯寂和疲乏。
  我们活跃的挺进着。
  大休息,小休息,靠山边,在路旁,游艺马上开场,跳舞,唱歌,滑稽演讲,秦腔,口琴,胡琴,谁也不甘落后的表显身手。
  经过了一天半的徒步行军,在路上进行了一次“宣传突击”,开了一次“劳军游艺会”,给老乡们做了几次讲演,唱了几次歌,演了两个戏,画了几张相,终于到达了我们的目的地——亮马台。
  神圣劳动
  程了明
  (一)战斗开始
  一片辽阔焦黑的荒丘,蔚蓝的天空,热烘烘的太阳,我们这一群象是流聚起来的洪涛,大家肃穆的站着。
  土堆上悬挂“下锄典礼”四个大字和令人兴奋的《誓词》。
  太阳在向着我们微笑,好象告诉我们前途的光明,青年的歌声,春雷一般的轰动西北高原上的一角。
  会开始了!
  主席团在我们面前站成一个行列,向大家致了简短有力的开会辞。
  左手,我们每个都高举着武器——我们的锄头,有力的伸向天空,主席领导我们——每个劳动战士沉着坚决地念出我们的《劳动誓词》。
  “我们誓以无限热忱,响应扩大生产的号召,并愿以最高度的努力,为完成生产计划而奋斗到底!我们相信青年集体力量,一定能保证生产计划百分之百的完成。一九三九年三月十四日谨誓。”
  “冲锋号”响了!战士们都活泼严肃的站在自己的岗位上,开始了对荒地的斗争。
  (二)生活在劳动中
  太阳懒洋洋地躺落到西山背后,只有一抹余光还辉照在天边。在阔也不怎样阔的院子里,我们唱着跳着,看报畅谈,还有一团一堆两个三个散步在碧绿的田间,负责的同志们,聚在一起检查着一天劳动的优点缺点,商议着明天的计划。
  早晨,“达底达底”响亮的号音还没有消逝,在青黄的丘陵上,一群一群觅找着那舒适的小坡沟道中的天然“沙发椅”,一群人集体的盘坐着,大家都动也不动地盯看着黑白分明的书籍、笔,沙沙的在笔记本子上划动着。
  我们深记着,“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行动”,青年“要用革命的理论来武装自己的头脑”。
  健壮的队伍在八点钟的时候就浩浩荡荡的穿过麦田和羊肠似的山沟小道进发,伴着愉快的歌声,一步步走向那要我们去开拓的荒田。
  “我们祖国多么辽阔广大,她有无数田原和森林……”
  “时间到了开始工作——”值星排长有力的呼叫着,每个同志都得意洋洋的拿起那尖锐的锄头,向那六十年的顽土,一锄一锄地掘下去,荒土象水波般被搅翻起来了。
  “同志们呀,多出一点力呵!一锄一镐的干下去呀……”歌声在飞扬着,配合那锄头“擦擦”的声音,回头一望,那翻转来的新土象是对我们微笑着。
  女同志在生理上说来,虽然不及男同志力气大;可是她们一点都不示弱,汗在额上流,和男同志们一样,越干越起劲。
  哨笛响了,十五分钟的休息换班。大家刚放下锄头,手里就拿起书本,青年农民立刻又变做青年学生。陈大哥他纠集了好几个“大个子”,组成慰劳队,大跳“秧歌舞”。
  战斗又开始了,老张用着短促而愉快的声调在哼着生产运动歌,手里的锄头又起又落,把六七方寸的顽根联结着的泥块丢到二尺多远的泥堆里,很快的又是第二块第三块。生气的老胡,板起面孔发出噜索:“他妈的,非赶上你不成!”看不过眼的老杨,放下锄头,衣袖一卷,又把皮带抽紧,高举起锄头象拖拉机一般飞越前进,有政治远见的小刘,看见这种情形,他怒吼了:“同志们!抗战是持久的,开荒也是持久的呀!”另一个同志抢着说:“你们还记得吗?刘副主任写来的信首先就叫我们不要拼命,当我们未离安吴时,冯主任也叫我们工作要持久,慢慢地干。”
  大家象是恍然大悟似的。都叫起来:“对呀……”
  我们天天这样愉快地生活在劳动中。
  (三)青年的创造
  开荒的第一周,主席团便具体提出了争取劳动英雄的六大条件,其中有创造劳动新方法一条,因此同志们对劳动都抱着最高度的积极性。
  虽只开荒四五天,我们却创造了许多新的劳动方法,比如“班进攻”、“梅花形”、“行列式”,这些都说明了劳动力量的伟大,青年力量的伟大。这力量将创造一切,改造一切。
  首先,“班进攻”创造的演进过程是这样的:原先是身强力壮的“大个子”,他挥起锄头毫不费力的就可以把一大块一大块荒土翻动过来。这一来“小鬼”们形相见绌了,于是两个小鬼联合起来决心要打倒“大个子”,在“合则生力”之下,小鬼就有力量了,这样,就逐渐引起两个、三个、四个、五个人的合作,在一致的步调与节拍下,站在一条战线上,共同向荒土进攻,这种方法比个人单独作战,要快上两三倍。
  其次,“梅花形”。当一个人单独作战时,用这个方式可以省许多时间,同时挖下的土量也很大。方法是这样的:对着荒土先循着梅花模型轻轻锄下印迹,然后用力在中心一锄,那大块的土壤一挑就分裂出来了。
  荒凉的山坡上,活泼的青年劳动者普遍的使用着这些创造的新方式。
  (四)劳动中产生了“劳动文化”
  这里有两种主要的出版物——《劳动青年》和各连的《劳动墙报》。它很有权威和吸引力,它反映着在烈日与荒土中积极参加生产的青年们的艰苦生活,鼓舞着他们的工作和学习情绪。
  《劳动青年》是个小报型的三日刊,它报导了三天内实际生活中生动的消息与材料,发扬劳动中的模范例子,纠正个别不良现象,是生产委员会总会的机关报(由宣传科主编)。
  《劳动墙报》——由各连宣教股主编,内容活泼,诗歌、漫画、木刻、故事……,应有尽有,两天一期,每天公暇的时候,墙报的周围,总是挤满了观众,每个同学对它都怀着高度的热爱:供给它稿件,贡献它意见,阅读它,保护它,使它进步。
  (原载《中国青年》一九三九年四月创刊号)
  ①即刘瑞龙。
  ②即冯文彬。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