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回忆文章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回忆文章
 
 
走向革命的历程
 
回顾从工卫旅到安吴青训班的前前后后
张定一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5日
 
  (一)
  我生长于一个官僚地主家庭,父亲曾留学日本,回国后任北京农学院教授,不久转入政界,成了北洋政府的参议员。他对我管教很严,用封建旧礼教来束缚我,我就总想摆脱这个精神枷锁。当中学毕业要考大学时,没有听家里话学政法,而是报考了工科院校,目的是学会一门本事可以自食其力,同时也有“实业救国”的幻想。从此,和家庭的关系较疏远,这也是以后走向革命的一个因素。
  一九三三年,我毕业于山西太原工专,学应用化学,但没有找到对口的工作。适逢阎锡山的太原修械所(实际是兵工厂)招考绘图员,我应考被录取,改行学机械,当练习生半年,提为技术员,做设计工作。一九三五年,转到西北炼钢厂炼焦部,回到本行,任技士,领导焦油回收的建设工作。
  一九三七年,日寇侵华,从雁门关和娘子关两路进逼太原,我的家乡代县已沦陷,不当亡国奴,就成了无家可归的人。
  离开太原西行至中阳县,遇到阎锡山新组建的新军工人武装自卫队(后改为工卫旅),碰到了熟人,就投笔从戎,参加抗日战争。工卫旅有我党的领导,革命与保守两股势力在斗争着,因我经常接近革命的一方,引起顽固一方的不满,使我无法工作。后经党组织的同意,给我写了介绍信,偷偷地离开了晋西北到了延安中央青委。当时,延安自然科学院已在筹建,我本想到那里去,青委组织部认为我还是应该系统的学习一下,所以就介绍我到安吴堡青训班。
  (二)
  一九三九年九月,我独自一人从延安出发,由于带着工卫旅的护照,一路没有阻碍,顺利地到达了目的地,首先编在一二○队,先后参加了三期学习,直到一九四○年五月前后,青训班要结束时,才离开了安吴堡。
  安吴青训班,是革命青年的大熔炉,是走向延安革命圣地的第一站,是对志愿参加革命者的第一个考场。对我来说,是走向革命的桥梁,是能否革命到底的一次考验。
  本来我是一个技术工作者,受封建家庭和社会环境的影响,不大过问政治,对革命道理懂得很少。芦沟桥一声炮响,我才从“实业救国”的梦幻中觉醒过来,出于民族义愤,决心拿起枪杆。在工卫旅期间,虽然也接受到一点党的教育,但处于战争的前线,难以得到系统的学习。
  青训班有良好的学习环境,有好多老师系统讲授各门革命课程,又有许多同学在一起开展热烈的讨论,甚至争辩,更有机会看到许多过去所看不到的革命书籍,使我顿开茅塞,有了升阶入门的感觉。我学习了《共产主义ABC》、《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中国革命运动史》、《党的建设》、《论持久战》、《新民主主义论》,也看了许多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报导文章。对我来说,什么都是新奇的,求知欲很强,总想挤出时间多看点东西,老感到时间不够用。
  这时,我已经三十五、六岁,自然老气横秋。而朝夕一起相处的都是十几岁或二十出头天真活泼的青年。我太相形见绌了。作为革命战线上的新兵,要从零开始,虚心和同学们共同切磋革命的道理,尽量和同学们学习、生活、活动在一起。逐渐的感到,我年轻了许多,在思想、行动上也就显得生机勃勃了。
  在文化娱乐方面,过去我是不太接触的,特别在唱歌方面,缺少音乐细胞,一唱就走调,总是难以启口。后来不怕丢丑,也就和大家放开喉咙唱了,而且还起来指挥着唱。在纪念节日时,扭秧歌、排话剧,登台表演。我,变成了一个老青年。
  在生活方面,结束了过去舒适的小康家庭生活,和大家一起睡地铺,蹲在操场吃大锅饭,朝夕相处,互相关照。特别在寒冷的冬季,既无取暖设备,又衣单被薄,不少人经济来源断绝,就不分彼此,互通有无。用两件单衣絮棉花做棉袄,铺草加厚一点挤在一起度过了一冬。过春节组织起来共同包饺子,春季百草萌芽,到野外挖野菜饱餐。当顽固派反共磨擦紧张时,多次进行紧急集合夜行军演习,轮流在安吴堡墙上站岗放哨。
  总之,来自四面八方的兄弟姐妹,很快形成了一个团结紧张的战斗集体,不知不觉一闪过了八、九个月。
  (三)
  在一二○队学习结束后,大部分分配出去,有的到了前方,有的到延安,有的到了大后方。少部分留下继续学习,我是唱着“毕业歌”欢送走了两期同学。
  最后一期要结业时,张午同志找我谈话,告我距安吴堡不远有一鲁桥镇,那里阎锡山的军械所里有不少工人,需要有人在那里做工作,让我先进那里了解一下,如果有熟人在那里能找到工作,就可以到那里工作。
  我经过一番改装,从头到脚换了一身象样衣服。来到鲁桥镇,果然遇到一些同学同事,他们和那里的负责人一讲,同意我到那里工作。
  临行前,张午同志告诉我,青训班即将结束撤退,他将到中央青委,李连壁同志暂时留在安吴堡,陕西省委还留在云阳。要我找到工作后,等待同志去找我接头,并规定联络暗号。
  阎锡山在鲁桥镇的军械所,是由太原的西北实业公司和兵工厂的一些人组成的。其中有不少是我的同学或同事,所以,一去就分配了工作,接受了仿制煤气机的设计任务。在业余时间,也和过去比较熟悉的朋友谈些革命抗日的道理,但究竟如何做秘密工作,心中无数,不敢乱来。总是等待同志来接头。等了一个多月,一直没人来找,我就有点着急。于是,在一个礼拜天,借了同事的一辆自行车,骑着到安吴堡,想找李连壁同志问个明白。谁知差点使我陷入了战干团(国民党顽固派为与我党争夺青年而办的——编者)的罗网。
  我是骑车由安吴堡的西堡门进去的,门里有农民装束的持枪者在站岗,但没有阻拦就让我进去了。但是一进堡内,看到街上有许多士兵正在登着梯子洗刷墙上的革命标语,地面上有几个军官在指手划脚指挥着。见我走来,都侧目而视。我一下知道情况变了,就没有下车,装着很自然的样子一直往东骑去,进到大庙旁边一个小铺子里。这个小铺是卖些零星日用品和花生糖果的。我们在大庙学习时,经常到那里买零食打牙祭。掌柜是山西人,和我比较熟。所以我一进去就告诉他,我分配到鲁桥工作,不知这里来了国民党军队,他们肯定会来找我,那时就说咱们是亲戚,我是来看你的。不一会,果然进来了两个军官来盘问,因事先已说好,问不出什么就走了。但当我骑车出堡门时,又被一军人拦住,说他们长官要找我谈话,我就随着进了一间屋内,还是那样的盘问。由于我当时穿着一身毛料衣服,佩着西北实业公司的胸章,与青年学生的气派不同,找不出什么破绽,只好放我走了。我骑着自行车飞快地回到鲁桥,出了一身冷汗。事后得知,青训班撤退后,安吴堡为国民党的战干团所占,抓捕了不少来安吴的革命青年。我是很侥幸的闯过去了。
  青训班既已撤退,也未找到李连壁同志,我成了没娘的孩子,就用化名丁华和隐语给延安张午同志去了一封信,把我一个同事的地址告知他,请他回信指示下一步如何行动,但等了一月多没有回信,于是,我就产生了去延安的念头。
  (四)
  到延安总得找个借口。因为我从工卫旅到延安时,是同我爱人一块去的。青委将我爱人孙韻生送到延安女大学习,而将我送到安吴青训班。所以,我向军械所领导提出,与爱人分别已一年多,没有联系。既然我已在军械所有了工作,希望能到延安将她接来一块生活。得到同意后,我便借了同学的一辆自行车前往延安。
  走时将行李留下表示还要回来。因为有第二战区的护照,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就到了延安。
  在中央青委组织部找到了张午同志,他将我安排到青委招待所住下来。大概经过几个月后才分配了工作。先在青委经济部韩天石同志领导下工作,以后担任了总务科长,管理青委的伙食。一九四一年底,中央青委快改组时,分配我到延安自然科学院工作。
  我到延安后,暂时没有给鲁桥的同事、同学们写信,后来经济部下设的青年商店有人到延安送货,托他们将自行车给同学骑回,并写了一封信,但没有反馈信息,不知此车是否物归原主了。很遗憾,全国解放后也再未听到那个同学的下落。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