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回忆文章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回忆文章
 
 
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一个农村团支部的创建
 
吴亚峰(光明)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5日
 
  “战斗的旗帜如燃烧的火焰,美好的年华光辉灿烂,发扬先辈的创业精神,用我们的青春永葆祖国的春天!”
  每当听到青年朋友们豪迈地唱起《光荣的共青团员》这支充满战斗激情的进行曲时,我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使自己感到又恢复了青春。听着这只歌,使我陷入了深深地回忆:那创建全国第一个农村青年团支部的战斗岁月中,一幕幕生活与工作的情景不禁涌上心头。
  (一)
  解放战争初期,一九四六年七月蒋介石国民党在当时的美帝国主义支持下,背信弃义撕毁了“双十协定”,以几百万美械装备的反革命军队,向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挑起了中国历史上空前规模的反革命战争。
  就在这非常的历史时期,一九四六年九月初,中央青委派马仪同志来到延安县委,向县委书记李兴旺传达了党中央的指示,回忆当时所讲的中心意思是:
  我党领导的青年组织——“抗日青年救国联合会”即“青救会”,它在抗日战争这一非常时期,动员解放区广大青年,团结抗日,发挥了很大作用,为取得抗战的最后胜利,做出了它历史的贡献。但是,“青救会”是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一特定历史条件下产生的,由于它是各界青年统一的联合组织,所以在青年中凡是愿意抗战的,不分阶级、出身,都可以成为它的成员。“青救会”已不能适应形势发展的要求了。因此,中央召开了会议,研究了青年工作。会议认为,要继续率领广大青年完成新时期的新任务,重新建立先进青年的群众组织是当务之急。这一青年组织,应该是先进青年的核心组织,它应该是团结、教育广大青年的群众组织,它应该在动员青年参军、参战、支前中起模范带头作用,同时它还应该是党的助手和后备军,在战斗中为党培养和输送大量的新鲜血液。
  中央决定,创建青年团工作,要先行试点,取得经验。试点之一则选定在陕甘宁边区的模范县延安县。
  县委书记李兴旺同志听了这一传达和决定后,认为党中央、毛主席把创建青年团的试点首先选在延安县,是对延安人民的极大信任和鼓舞。他代表延安县委表示,要以最大的决心和满腔的热情善始善终搞好这一试点,决不辜负党中央、毛主席和全国青年的期望。
  (二)
  县委接受这一光荣任务后,立即召集了县委在家主持工作的常委,传达了党中央的指示精神,决定建团的试点工作选择在延安县丰富区二乡冯庄,同时决定委派当时任县青联主任的我(吴光明)帮助中央青委马仪同志一起直接到冯庄进行试点工作。
  一九四六年九月九日的下午,在县委宣传部姚崇邦同志陪同下,我同马仪同志来到冯庄,开始了创建青年团的试点工作。
  县委之所以选择在冯庄试点,是因为冯庄当时在延安县是最大的村庄,居住集中,人口稠密,青少年所占比重较大,同时生产、工作和群众基础都比较好,县委书记李兴旺同志任县青联主任时期,冯庄就曾是青年工作很活跃的地方。
  一九四六年九月九日下午马仪同志和我到冯庄,随即把县委的指示精神传达后,乡政府和乡党支部十分重视,乡指导员贺治国除指定三名青年党员协助我们进行工作外,并于当晚随即召集群众大会把马仪同志和我介绍给大家。马仪同志在会上说明是来帮助搞青年工作的,就是把农村广大青少年中被全村人公认是好的树立为榜样,使处于中间状态的青少年向好的看齐,尤其是要把那些被群众和青少年家长们认为是不好的,让他们走到正路上来。具体做法是协助村政权建立青少年夜校,首先提高他们的思想觉悟和文化水平,不但组织他们学文化,还要组织他们搞好生产,支援解放战争,保卫边区,保卫延安,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打垮蒋介石,解放全中国。
  为了扫开局面,为建团打下可靠的群众基础,我们首先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白天同一些青年们在打谷场上一同劳动,晚上又和青少年们一起吹拉弹唱,用了不到一月的时间在我们身边就吸引一大批青少年,交了许多朋友,随即在村里办起了夜校。因为边区农村当时还很困难,初办起的夜校要什么没什么,只有在冯庄小学校隔壁的两个小窑洞里,晚间照明由夜校学生轮流带一点灯油,天冷了由学生们轮流拾柴生火取暖,虽然这样,但学生们热情很高。夜校条件不好,内容却十分丰富多采,除识字学文化外,还教唱歌(第一首歌就是《东方红》),讲革命故事,有时还组织青年进行军训、练操、学刺杀。在夜校有组织的活动中,不仅活跃了青年的文化生活,更重要的是锻炼了青年的组织观念。
  经过一个多月和冯庄的青少年共同生活,使我们逐渐了解了这里青少年的思想善和特点。通过深入调查所获得这第一手情况,虽然是反映了一个村庄的青年面貌,但它却代表着当时延安青少年的面貌。这对于我们创建青年团的试点工作,具有重要的典型意义和现实意义。
  (三)
  冯庄位于革命圣地延安的东北方向,从杨家岭后边的任家沟小道走只有十五公里,由于党在青年中的工作还薄弱,当时青年的思想状况和精神面貌是复杂的。
  冯庄青少年按年令可分为3-12岁和13-18岁两组。他们当时大部分没有上学,更没有青少年自己的组织,因而他们的生活也是无组织的。白天,主要是随同自己家庭从事各自个体的生产活动,如放牛、放羊、拣柴、挑炭,碾米磨面或者给家里抬水,给地里送饭,终年过着单调重复但有秩序的生活。到了闲下的时候,如平时的夜晚或夏季的中午,青少年们就要按照各自的兴趣与爱好进行他们的“自由活动”了。
  青少年们的“自由活动”大致有这么几种类型:年岁小的也如同各地的习惯一样,玩些什么捉迷藏、跳绳、瞎子捉人、摔跤等传统游戏。这些活动一般并不引人起大人的注意,也不致影响他人,当然,玩恼了打起架的事都常有发生。另一种是稍大些的青少年。闲下来聚到一起,就自动组织“打方充白军,还自己封自己什么指挥官、参谋长之类的称号,双方各有阵地,有时一方占领高地,互相抛掷土块。打过一阵,一方就向对方的所谓“阵地”发起进攻。防守的一方早已准备了大量的“武器”如土块、棍棒……在对方进攻时,猛烈还击。如果攻到面前,双方就一对一的搏斗、摔跤,直至一方认输求饶为止。仗打完了,胜利的一方还要把失败一方当作“俘虏”押解在村内游街。对于这种活动,一般的的家长是反感的,认为这些娃娃们把村里闹得不安宁,有时因“打仗”往往造成不良后果,轻者把衣服撕破,重者头破血流,这就更要引起家长们的苦恼。我们在和冯庄青少年广泛的接触中,注意观察了他们这类活动,虽然是无组织的,也是不值得提倡的,但却也反映了在广大青少年心里蕴藏一种即将爆发的革命热潮。他们所以经常玩打仗的游戏,是受陕北红军革命的历史影响,如刘志丹同志等革命前辈领导的陕北红军上横山以及和横山下来的游击队,打土豪、分田地、抓民团、打土围子以及后来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保卫延安,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等一系列战争动员和战争形势的影响,因而说他们也有一定的革命的积极性,问题是怎样因势利导,对他们进行组织诱导。
  还有令人担忧的是冯庄还有那么一小部分青少年,在村子里不干好事,往往惹事生非,给其他青少年的道德与风气以很坏的影响,村里对于有这种状态的青少年也都十分气愤。
  这就是3~15岁的青少年,他们除同一般青少年一样玩耍之外,却常干些恶作剧的坏事。如在人家烧锅做饭、烧炕取暖时,他们在人家窑背上用屁股压人家的烟囱,或者用柴草堵塞人家的烟囱,使火烧不旺,烟出不去,满屋烟雾熏天。可追出门外,这些捣蛋虫们早已不知去向。再一种则是在瓜桃梨枣成熟的季节,却三、五成群结伙专偷吃瓜果,有些娃娃们不光偷吃,严重的是损坏树头,糟踏瓜果。还普遍流传一种说法,“瓜桃梨枣,谁见谁咬,历来如此。”因此年年到了这个季节农民们十分气愤。有时看也看不住,因冯庄是丰富川最大的村子,而紧靠它的上边是高庄,下边是梨庄,年年有人看瓜园,这些坏孩子们白天偷不了就夜里偷,又因天黑看不清瓜个大小于是就摸进瓜园睡下就地打滚,这样一方面不易暴露目标,另一方面打滚的中间只要有大瓜自然就碰触到身边,便顺手拣大的抓。他们见到西瓜甜瓜连吃带拿,见到西葫芦南瓜吃不成,就用小刀挖个口给里边拉屎,然后,把挖下的块原照盖上,由于瓜在生长刀口慢慢愈合,到秋天瓜熟蒂落一并收获回家。我曾访问过一个老大娘,说起村里的孩子这家好,那家的坏,她家的孙子跟上赖孩子越学越坏。老大娘又说起了一件叫人哭不得,笑不得的事,有一次她准备做饭时,把一个大南瓜一刀切开,满案流臭水,过几天有几个坏孩子得知后,大笑大说,那个瓜就是他干的。
  另一种是13~23岁多的少数青年更是沾染了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坏习气。群众给他们 取名叫什么“熬干油”(夜间串门子坐在人家家里灯油熬不干不走)“夜游神”(东游西串,夜不归宿)“三条腿”(夜里走路手里拿个拐杖,不是打猪便是戏狗)“二流子”(懒汉怕劳动)。这些人总起来都是好逸恶劳,整天东游西逛,特别到了夜间不是东家门出就是西家门进,谁家娶上个新媳妇就去人家里说俏皮话,惹人讨厌。还有极少数青年更是三三两两,不走正道,整天混在一起说些下流话,唱些色情小曲,信天游满天飞,什么“哥哥长来妹妹短,脑畔上招手往草窑里钻”,他们就干些调戏妇女等恶劣勾当。这些人虽少,但影响极坏,引起群众很大的憎恨。
  对于冯庄青少年的思想状况、精神面貌的初步了解,使我们感到,在新的革命形势下,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教育青少年,组织青少年,武装青少年一代的任务是何等重要,又何等迫切。我们的责任不仅是要建立青年的先进分子组织,发挥青年的积极性,把蕴藏在青年中的蓬勃向上、追求进步的优良传统发挥出来,使他们真正成为党的一支可靠助手和后备军、突击手;同时还要教育和改造青少年中少数人的不良习气,树立新社会道德风尚,把绝大多数青年团结在党、团组织的战斗旗帜下,使广大青年成为革命的不可战胜的一支巨大力量。
  (四)
  在和青年的共同生活中,逐步掌握了他们的先进、中间和后进的基本状况,因而就开始着手培养先进,团结中间和教育改造后进的工作。
  首先,我们用串连交朋友的方法,把村内一些家庭出身好、根子正、劳动积极、作风正派的青少年,团结在一起,和他们同劳动,同学习,同娱乐,启发、提高他们的思想觉悟,使他们首先对党中央、毛主席年工作方针有所了解,从而形成本村青年的核心。这些青年有较好的群众基础,在青年中有一定的威信。有这一部分青年作核心,扩大了我们团结、教育广大青少年的量。
  在开展工作中,我们依靠青年积极分子,有意识地在青年的生产活动中,发挥他们的骨干带头作用,使他们成为全村青年的表率,用他们的实际行动去团结中间和影响后进的青年。
  通过夜校和开展各种有组织的、有意义的活动,逐渐把绝大多数青年吸引在我们身边,从而出现了一种无形的青年组织。由于有了正当的活动,那些少数爱恶作剧,干坏事的由慢慢的被孤立到开始放弃那些无聊的活动,并主动参加到我们组织的各种活动中来。我们在同那些沾染不良习气的青年接触中,并不歧视他们,也不开展什么批判、斗争,而是一方面启发他们的思想觉悟,用革命英雄的动人故事感染他们,同时用本村好青年的模范行动来影响他们,使他们慢慢懂得作为一个解放区的青少年,生长在毛主席领导的新社会,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不应该做的。反复地对他们讲:作为一个正在成长中的青少年,生活在新社会,要学好不要学坏,要叫人们说好,不要叫人说坏。古人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人的名望,树的荫凉,这谁人不称,谁人不赞。走正路的人,名正言顺,不走正路的人,寸步难行,到头来娶个媳妇也没有人跟。
  通过耐心细致的说服教育,使他们明白过去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对人民有益,还是对人民有害,是受群众欢迎,还是受群众反对。
  经过短短两个月的工作,冯庄青少年开始在党的领导下走向有组织的道路,青少年的思想面貌起了变化。那些父母深感管不了的孩子也开始听话了,那些遭人厌恶的不良倾向有了改变。这样使得村内的群众看到了党的思想的威力,也感到了青年工作的作用,他们尤其对能在短时间里使那些不受欢迎的青少年有所转变,正气抬头,邪气下降,都深深感到心悦诚服。这就使我们着手创建青年团有了真正群众基础。
  在这一基础上,我们首先在青年积极分子中特色首批青年团员。因为当时建团工作尚未公开,而是秘密进行的。在村党支部的协助下,我们发展曹振华、曹拴儿、王志义、马志成四人为第一批团员。当时决定的入团条件是:拥护共产党,思想进步,征税积极和出身好。入团手续是,先取得本村党支部的同意,然后报乡政府,经乡指导员批准,即成为正式团员。
  (五)
  发展了第一批团员,我们创造青年团的试点工作也就向前迈出了重要一步。
  又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在青年积极分子中发展了第二批团员。这次共有八人,他们是马志义、曹富章、张浩德、贾黄拴、王满仓、曹秉真、曹拴定、王启明。这时前后两批共有十二名团员,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建立了两个小组。
  十一月中,紧接着吸收了第三批团员,这批团员多达十四人,其中还有一名女青年,她叫安桂英。
  有了先后三批共二十六名团员,使建团工作取得重大成果,创建团支部的条件已经成熟。
  经过酝酿讨论,团的名称正式确定为“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十日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冯庄团支部——全国农村第一个“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支部诞生了。
  根据中央青委的意图,我们试点中同时草拟了冯庄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章程草案(初稿)。
  团支部的建立是经过充分酝酿和民主协商的。支部组成名单先经全体团员讨论同意,再经党支部审查,区委同意。冯庄第一任支部成员是:支部书记李聚升、组织委员曹振华、宣传委员马志成、少年儿童委员王志义、军体委员马志义。
  每次接纳新团员除严格履行审批手续外,均要举行简单而隆重的宣誓仪式。由于尚未制定团章,誓词由我们试点工作组拟定并经有关方面同意,基本内容是:
  服从党的领导,执行团的决议,努力学习马列主义。完成党和团的组织给的任务。积极参加变工队互助组,努力搞好农业生产,支援前方。努力学习文化、科学知识,积极参加生产建设,努力学习军事,锻炼身体,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保卫延安。遵守政府法令,爱护庄稼树木,和危害群众利益的行为作斗争。关心群众,团结青少年,做青少年的朋友,听党的话,听家长的话,事事起模范带头作用。
  (六)
  团支部的建立,使建团试点工作取得了初步的胜利。为了巩固建团成果,提高团员、特别是提高团支部领导成员的政治思想觉悟,把团支部建成团结、教育广大青年的战斗集体,使青年团真正成为我党可靠的后备军和助手,则具有更重要的意义。
  我们除了继续办好夜校,组织各种集体活动,以不断提高广大青年的集体主义思想,扩大团组织的影响外,我们还根据当时的革命斗争形势和党的路线、方针,对团员进行了团课教育。团课的内容主要以建立新民主主义新中国的形势,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形势教育,同时就新青团的性质和任务启发青年团员为实现党的路线贡献力量。
  在政治思想、团课教育之外,我们还配合村政权进行民兵训练和战备动员,坚壁清野以及开展拥军优属活动。
  一九四六年十二月,我们组织团员和青年参加丰富区在冯庄组织的全区基干民兵集训,集训中进行了军事演习,提高了青年民兵的实战能力,为参军、参战,开展地方游击战,打下了思想基础。
  一九四七年元旦,我们组织冯庄团员、青年成立了秧歌队。新年期间和我们一同慰问了驻在白坪的独一旅和三五八旅某团的子弟兵。慰问中,部队还向冯庄民兵赠送了子弹,通过这次慰问,进一步加强了军民关系、军民团结。
  冯庄团支部创建后,立即经受了战争风云的严峻考验。事实说明,在严酷的斗争面前,这株初出土的幼苗,显示了她强大的生命力。
  一九四七年三月,蒋介石的嫡系,全副美式装备的胡宗南部,集结了二十三万重兵,向陕甘宁、向党中央所在地——延安,发动了疯狂地进攻。
  按照党中央的英明战略决策,为了彻底打败蒋介石的“重点进攻”,诱蒋深入,断然决定撤离延安,作战略转移,在运动中歼灭胡宗南的有生力量。
  为了保卫党中央、毛主席,掩护群众,打击敌人,刚刚诞生的冯庄团支部,带领全体团员和青年,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掀起了参军参战、保卫胜利果实的热潮。报名参军的团员有曹富贵、王启宽、贾耀俊等同志,还有一部分同志参加了游击队和支队。留在村里的团员则投入了坚壁清野的战斗。为了在敌人占领后,团支部能继续开展活动,留下的团员做了开展地下斗争的准备。团支部制定了地下斗争纪律:任何个人在敌人面前不得动摇,不得叛变,不许暴露团的组织,泄漏团的机密,如有违犯,团支部有权开除团籍。
  在敌人占领延安之前,中央机关决转移、隐藏战备物资和档案文件。当时,中央青委机关的一部分文件、资料、书籍决定交由冯庄保存,马仪同志和我研究,决定把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冯庄团支部承担。为此,我们向冯庄团支部的同志作了动员,要求他们必须坚决完成这一政治任务,在任何困难的情况下,都要保证这些资料的安全保存。这是党对年轻的团支部的重大考验。
  冯庄团支部愉快地接受了这一任务,决心以全体团员的勇敢和智慧来接受党的考验。随后由县青联干事曹慧葆同志带领冯庄青年去杨家岭,将十二箱资料、书籍运回冯庄。这时,一场保证“十二箱”安全转移的斗争开始了。
  十二箱驮回后,先存放在团员马随州家窑洞的拐窑内。这时形势越来越紧,村里一些群众看到从延安运来的这么多箱子,又是交给青年娃娃保管,很是担心。他们害怕这离延安直线仅三十华里的村庄,敌人很容易到来,如果被发现,将给全村带来横祸,议论纷纷。在这种思想影响下,部分团员也产生了怀疑。为了统一思想,团支部召开了全体团员大会。会上大家展开了热烈讨论,一致认为,承担保存中央青委的文件、资料,是党对冯庄团支部和青年团员的极大信任。通过对党对形势的分析,共同想办法,出主意,增强了完成任务的信心。最后全体团员一致表示:我们作为光荣的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员,为解放全中国,建立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奋斗到底。我们是党的助手和后备军,现在正是为党为革命有钱出钱,有粮出粮,有力出力的时候,我们绝不能有丝毫动摇。我们向党宣誓,就是丢脑袋也不能丢失一份“文件”,“只要有冯庄团支部在,就有中央青委文件在!”
  一九四七年三月十作日的下午,天上飞机嗡嗡,地下炮声隆隆,距延安五十华里左右的酒炎山、庙梁、杨家畔,我军主力部队经过了七天七夜的阻击战,奉毛主席和总部命令撤退。天色已近黄昏,夜幕就要降临,我大部队源源不断,有秩序地经过延安向延河东北方向撤退,眼看战火步步逼进延河,但党中央、毛主席、周总理、朱委员长却胸有成竹,不慌不忙离开了延安,从此就踏上了转战陕北的征途,让胡宗南匪军暂时占据延安。革命圣地延安在趾高气扬的蒋胡匪军七光政策践踏下,一片白色恐怖,但老革命根据地的广大人民,一心向着党中央。敌人一时的猖獗,丝毫不能动摇延安人民终将收复延安的坚强革命信心。
  冯庄团支部为确保“文件”的安全,在敌人占领延安后,立即由六名团员,将十二箱“文件”安全转移到了英儿沟岔的石崖下。“文件”在这里存放仅半个月,团员们又觉得不够保险,就把文件转移到了离村稍远的水念沟旧煤窑内。此处虽较安全,但十分潮湿,且常有积水,“文件”有被水泡坏的可能,大家仍不放心,于是又一次把“文件”转移到煤窑后的石缝内。后来仍感此处不够安全,最后转移到一山洞内,并采取了隐藏与保护措施,每天派人在此周围佯作拾柴,实则监视,大家才比较放心了。
  但是,九月深秋的一场大雨,溅湿了“文件”,眼看就有霉烂的危险。为了确保“文件”不受损失,团支部秘密报告了县委(也即延安支队),县委李兴旺书记立即派我带领一个警卫班到文件存放处,在警卫班的警戒下,把“文件”取出洞外晾晒后,重新装箱,存入洞内。这样一来,机密可能暴露,于是我即让团支部放出风声,称说:“文件大部分由吴光明代领的警卫班背走了,剩下一小部分,就地烧毁了。”这一风声传出后,群众都信以为真,也不再为此担心,而“文件”的安全也得到了保证。
  在蒋胡匪帮占领延安期间,冯庄团支部还带领团员和青年同敌人进行了机智、勇敢的斗争,他们曾配合区游击队开展游击战,运送子弹、粮草和进行秘密宣传活动,涂改敌人的反动标语和书写革命口号,则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团员和青年还担任政府和游击队交给的通讯任务,往返游击队驻地与敌占区传送信件,是冯庄团员们经常出色完成的任务之一。在这一严峻的战争岁月里,冯庄团支部和她的全体团员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青年团写下了一页可歌可泣的历史。事实说明,冯庄的团员不愧为那一时代的优秀青年,冯庄团支部也无愧于全国第一个农村团支部所应有的光荣。
  就关于这一段历史——冯庄团支部的创建,以及他们如何在战斗中成长的全过程,我曾于四七年十一月,在中共中央在绥德召开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义合会议”和陕甘宁边区青联同时召开的工作会议上,代表延安县委和延安支队,关于在县委和李兴旺同志直接领导下,我们是如何坚持在战争中巩固冯庄团支部,坚持敌后斗争,使它经得起战争年月的考验,并且在游击支队发展团的组织,壮大团的力量,坚持游击战争,在胡宗南所谓重点进攻陕北总部延安的四面八方配合主力军不断打击敌人等等情况,作了详细汇报。(部分内容曾摘登于四八年中央青委工作通讯××期)
  难忘的一九四七年十二月的一天,贺龙同志在那冰天雪地,数九寒天的日子里,在他办公的石窑洞的院子里,代表党中央和毛主席接见了出席边青工作会议的全体同志。当他听了边青联主任王治周同志着重谈了延安县委在坚持战争中建团的情况时,贺龙同志特地走到我跟前,亲切地用他那从衣兜里暖热了的手摸了摸我的头,又捻了捻我的耳朵,问寒问暖,这个娃娃你冻吗?我说:“冻惯了就觉得不冻了。”他并且勉励我们说:“你们延安县和延安游击队始终处在敌人的最前线,有时又要打入敌人的后方进行活动,斗争是艰苦的,困难也是很多的,但是你们延安游击队打得很出色,打出了不少战斗英雄。你们时而切断敌人的交通,时而又打到敌人的窝边,使胡宗南的大本营,什么陕北剿共总部始终不得安宁。这就有力地配合我主力部队先后在青化砭、羊马河、蟠龙、沙家店等地接连打了几个大胜仗,迎头杀了他的威风,挫伤了他的锐气。这里也有你们的功劳。你们回去还要再接再厉,不但要继续开展游击战争,还要继续动员广大青年参军参战,狠狠打击敌人。等到我军收复延安的那天,和延安的老百姓在宝塔山下,在延河两岸,欢迎毛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司令胜利回延安,和延安人民共同庆祝光复延安的伟大胜利,庆祝毛主席英明战略决策的伟大胜利。”后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全国第一次代表大会,于一九四九年四月在北京胜利召开,冯庄团支部的代表李聚升同志出席了大会,并且被选为大会主席团成员。
  冯庄青年团支部诞生至今,已经整整三十五个春秋了。追忆这一段具有历史意义的往事,怎能不使人心潮彭湃、激情万分呢?  
  作为三直多年前的老青年工作者,我希望这篇小小的回忆文章能够多少帮助今天的共青团员和青少年同志了解一些自己组织的历史,从而激励广大青年树雄心,立壮志,以当年延安老青年团员的英雄气概,争当新长征的突击手。同时,我希望共青团组织,能够从全国第一个支部的工作经验中得到启发。我坚信,共青团在新暑期所赋予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面前,必将以“不到长城非好汉”的英雄精神,带领广大青年为实现祖国四个现代化而奋斗到底!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