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回忆文章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回忆文章
 
 
高举爱国主义的旗帜引导青年在实际斗争中锻炼成长
 
解放战争时期开展东北青年运动的回顾
(1985年4月)
蒋南翔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5日
 
  抗日战争刚刚结束,消极抗战积极反共的蒋介石,就急忙从峨嵋山上下来“摘桃子”,夺取抗战的胜利果实。毛泽东同志及时提出了“针锋相对,寸土必争”的方针,号召解放区军民奋起保卫人民的革命果实。在蒋介石阴谋策划下,第三次国内战争势不可免。这是爱国与卖国、民主与独裁、光明与黑暗的大决战。在这场决定我们国家和民族命运的严重斗争中,争夺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东北,成为我们党和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焦点。蒋介石依靠的是“美援”。美国帮助蒋介石装备和训练军队,又用飞机军舰替蒋介石加速向东北运兵,帮助国民党争夺东北,抢先接收中长铁路沿线大城市。中国共产党依靠的是人民。党中央提出的基本方针,是“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建立巩固的东北革命根据地,支持人民解放战争。在支援前线和根据地建设的斗争中,发动青年群众,也有不可忽视的意义。1954年9月上旬,党中央书记处书记、我党卓越领导者任弼时同志召见了中央青委的冯文彬、蒋南翔、宋一平等人谈话,指明了开展东北青年运动的重要意义。他说:“东北这个地方很重要,东北革命的胜利,将会加速中国革命的进程。东北青年在伪满统治下十四年,他们有强烈的爱国心,但过去没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就象黑屋子里的人,骤然跑到阳光下面,一时不容易认清自己的方向。因此,我们很
  迫切地需要到东北去,做团结和教育东北青年的工作,提高他们的觉悟。”根据任弼时同志的指示,我偕同宋一平同志率领了90多人组成的中央青委“五四工作队”,到东北去开辟青年工作。1945年10月11日,我们从延安徒步出发,经过三个多月的长途跋涉,来到了冰天雪地和战火纷飞的东北。
  一、掌握思想自由原则,首先解决青年思想问题
  1946年1月,我们先到海龙向东北局组织部报到,“五四工作队”的干部大多数分配到各地去搞民运工作,我被分配到东丰,担任辽北分省委宣传部长。我在这里时间很短,只工作了三个月,办了三件事:(一)恢复教育,促进本地区中小学及早开学,并组织教师赶编临时教科书。(二)编辑出版了《辽北群众》杂志,向刚摆脱日伪统治的辽北人民特别是青年,进行思想政治教育。(三)办了一期青年短训班,这个短训班的学员后来不少人成为党的优秀干部。这是我到东北最初进行的青年教育工作。
  1946年5月,东北局调我到哈尔滨,任哈尔滨市委宣传部长(以后兼任东北局青委书记)。哈尔滨当时是东北党、政、军领导机关所在地,也是全国解放区拥有的唯一大城市,民主联军进驻不久,群众的思想不稳定,特别是青年学生的思想比较混乱,存在着盲目正统观念和某些反苏情绪。因此,东北局要我负责抓一下哈尔滨的学生运动。
  当时哈尔滨的学校刚摆脱日、伪反动统治,旧制度刚瓦解,新秩序尚未及很好建立。由于民主联军进驻哈尔滨之前,国民党接收大员先在学校里发展了三青团,因此各校的学生自治会多数为“三青团”分子所把持。进步的师生为数甚少,并且常受到孤立打击。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进一步铲除学校中的敌特残余势力的影响,消除青年中的盲目正统观念,争取教育改造他们,把青年团结在党的周围,引导他们走向革命的道路,是我们党在青年工作中面临的迫切任务。
  在我开始了解哈尔滨学生运动情况之时,得知有一起逮捕三青团学生的事件,结果引起群众的不满,被捕的学生反而得到同情,被推举为市参议员。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呢?分析原因,由于东北青年与祖国隔绝了十四年之久,对祖国的情况茫无所知,他们只知道有蒋委员长,但没有亲身体验过蒋介石暴政的痛苦。国民党反动派利用先到东北实行接收之便,歪曲历史,进行各种欺骗宣传,因而使东北青年相当普遍地存在着盲目正统观念,也就是把蒋介石、国民党视为代表国家的正统。另外苏联红军进入东北之初,有些士兵纪律不好,引起一些青年的反感;再加上我们解放区的军队和干部来迟了一步,革命的宣传和影响比较薄弱,一般青年对中国共产党缺乏认识。由于这一切,当时东北青年产生盲目正统观念和某些反苏情绪,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实说明:抓人不能达到团结、教育青年的目的,反而容易加深青年的反感和离心倾向。我想不能用抓人的办法来压服青年,也不能用简单生硬的教条主义的宣传来说服青年,先决的问题应当从思想教育入手,而且要掌握思想自由的原则,引导青年敢于自由发表意见,通过多种方式循序渐进地来解决青年的思想问题。
  鉴于上述情况,在开展哈尔滨学生运动的过程中,我们采取思想教育的方式,通过公开讲演、座谈和青年们谈心,帮助他们认清美苏的不同,国共的区别,提高政治觉悟。当时我们是从爱国主义教育入手,从近代史讲起。先从近百年来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讲到孙中山的历史功绩,从九一八事变讲到抗日战争和东北解放战争,从学习孙中山讲到学习毛泽东。我们尊敬孙中山这位爱国的伟大的民主主义革命家,指出他不但领导了辛亥革命,而且顺应历史潮流,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工农三大革命政策,亲自实现了第一次国共合作,推动了北伐战争和我国第一次人民大革命。而蒋介石则背叛了孙中山,反苏反共屠杀革命人民,借口“安内攘外”,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实行不抵抗政策,丧权辱国,罪案如山。有凭有据地揭露蒋介石勾结美国进攻解放区的反动面目。实践证明:从爱国主义教育入手的做法,符合当时东北青年的思想实际,因而取得了较好的成效。这种做法,我先向当时直接领导哈尔滨市委工作的彭真同志作了汇报,以后又分别向陈云同志和东北局全体会议作了汇报,得到肯定。
  在向青年进行思想政治教育的过程中,我们还注意采取了适合青年特点的方式,把政治学习和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结合起来,开展体育、歌咏、新秧歌等竞赛活动,寓教育于活动之中。如在松花江的太阳岛上举办的夏令营,上午听报告,下午组织青年参加游泳、划船、秧歌和各种球赛等文体活动,晚上进行讨论。有时夜晚燃起一堆堆篝火,邀请一些老同志讲井冈山、二万五千里长征、八年抗日战争的革命故事;大家围着篝火,畅谈理想,憧憬未来。有的伴随着手风琴优美轻快的旋律,载歌载舞,表示他们对于参加集体生活的欢欣鼓舞。通过这些丰富多彩的活动,使同学们在潜移默化中提高了思想政治觉悟。
  当时青年们的学习热情很高,争先恐后地到青年俱乐部礼堂听报告,听完报告仍有许多青年围着报告人提出这样那样的问题,如什么是法西斯?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新民主主义?怎样评价孙中山和蒋介石?为什么要拥护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等等。这一切都说明东北青年富有爱国心和政治热情,他们如饥似渴地追求真理,接受新事物、新思想,经过一段时间爱国主义的启蒙教育,他们就从盲目正统观念的束缚中解放出来,逐步改变了立场和思想感情,积极热情地走上了跟着共产党干革命的道路。
  二、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建立和发展青年组织
  对于青年的组织和发动工作,是从个别接触开始。先通过哈尔滨工大的任庆、张震、王学勤和哈一中的张玉琛等几个学生党员,联系了一些同学,帮助他们组织起读书会,介绍他们看一些进步书籍。开始叫青年自学会,后来改名为共学会,很快发展到四五十人。1946年7月1日,通过当时哈尔滨中苏友好协会几位负责同志陈振球、罗明哲、李江、王一丁等人,由他们出面在《东北日报》登报发起成立“青年俱乐部”,阐明它的宗旨是为青年服务、为青年朋友提供一个自由学习、共同聚会的活动场所。以后又吸收了一批青年学生参加各种学术讲座、文艺体育娱乐活动。逐步扩大组织,相继办起了“青年联合宿舍”(对经济有困难的同学供应食宿)和“青年之家”,有三四百人参加。另外还办了一个暑期教师讲习所,对青年教师进行思想政治教育。影响较大的组织形式是哈尔滨市大中学生寒假补习班,这是哈尔滨市委宣传部主办,共有500多人参加。这个寒假补习班是在面临着战争威胁的情势下办起来的。班主任蒋南翔、副主任何礼、教务长陈振球等,我们都自己讲课,另外还邀请了冯仲云、沙英、李则蓝、白朗等人给同学们讲课或作报告。寒假补习班着重进行形势教育,分析解放战争的前途,解决对土改问题的认识,首先解决地主和农民究竟谁养活谁的问题。经过一个多月的学习,同学们的政治觉悟有很大提高,有些人就在这里入了党。当时的战争形势很紧张,1946年冬,国民党的军队已到陶赖昭,随时有渡过松花江进攻哈尔滨的可能。党的领导机关准备撤离哈尔滨,一些老弱妇幼已撤到佳木斯,同学们也做了随时撤走的思想准备。当时市委决定,一旦国民党军队攻到哈尔滨,就带领学生下乡打游击。在战火威胁面前,同学们没有畏缩后退,而是始终保持着饱满的学习热情,追求真理,决心与共产党同呼吸、共命运。严酷的战争环境,锤炼了他们的革命意志,坚定了他们的革命人生观。
  随着哈市学生运动的发展和青年思想觉悟的提高,建立进步青年组织的条件日益成熟,于是在1946年8月11日正式建立了东北民主青年联盟,主席王五常,副主席任庆、刘宾雁;王很快就脱离组织,接着由任庆、刘宾雁先后任主席,郭永泽为副主席。这是东北地区最早建立的统一的进步青年组织。民青的成立标志着哈尔滨乃至整个东北的青年运动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从此,在党的领导下,民青高举反帝、反封建和爱国、民主的旗帜,以其朝气蓬勃的精神面貌,团结教育广大东北青年投身到火热的革命斗争中去,开始新的战斗。无论在前线与后方、城市与乡村、工厂与学校,在一切需要他们去工作的地方,都开展了很有成效的活动。哈尔滨大学组织了哈大文工团,为群众演出各种文艺节目。哈大教育系还办了民众夜校,对校内外群众开展宣传教育工作。民青总部还派出一些代表到外省、县去扩大组织;另外民青还响应党的号召,带动并组织同学参加遣送日侨、移民、户口调查、防疫、劳军、支前、扩军、参军,组织前线工作团和青年建设队,还有几次带动同学下乡参加土改。据不完全统计,到1948年5月,已有近千名民青盟员先后奔赴部队、矿山、铁路、工厂和农村,他们很快地就成了那里的工作骨干,民青组织本身也在斗争中不断地发展壮大。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较低水平到较高水平。成立时只有一个本部、近200盟员,到1948年5月,在短短20个月的时间里,已发展为43个支部,3000多盟员。盟员的成分由单一的学生,发展到工人、店员、教师、职员,也有少数农民参加,范围也由哈尔滨市发展到外省县。如齐齐哈尔、佳木斯、海拉尔等地也相继建立了民青组织。民青是一支艰苦奋斗的青年突击队,在东北根据地建设和支前工作中,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民青除了组织和领导青年工作,还组织和领导了少年儿童工作。在建立民青以后,紧接着在1947年2月成立了哈市儿童团,由孙德胜任团长,陈宝林、牟向五任副团长,为了纪念被国民党特务刺杀的李兆麟同志,后来儿童团改名为兆麟儿童团。团长仍为孙德胜,副团长张国柱。当时儿童团的任务有三:第一,学习,向书本学习,向实践学习;第二,帮助家庭劳动;第三,要爱国家。当时儿童团拥有3200名团员,组织普及到各学校,在民青的领导下,配合学校教育,在各小学和中学一、二年级的学生中开展了尊师爱校、勤学习、守纪律的活动。1947年5月前后,组织儿童团员在支前劳军中开展写慰问信、做慰问袋活动。全市一共做了3000多个慰问袋,为劳军举行义演募捐43万余元,写了80000多封慰问信。
  随着全国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一个学习毛泽东思想的热潮,在广大进步青年中,特别是在知识青年中逐步开展起来。为了适应青年在政治上更进一步的要求,1948年4月民青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这次会议决定在民青的基础上,建立毛泽东青年团,当时中央青委曾派黄若暾、张李明同志到东北试点,东北局青委决定黄去哈尔滨电车厂、张去宾县农村,进行建团试点工作。同年5月4日成立了哈尔滨市团部,主任陈模,副主任吴限、曲俊田。组织部长张李明、宣传部长牛犇、青工部长黄若暾。1948年9月,根据中央指示,又将毛泽东青年团改名为新民主主义青年团,这时已有团员38000人。
  三、在哈市学生运动的基础上,创办了哈尔滨青年干部学校
  1947年6月创办了哈尔滨青年干部学校,这是哈尔滨学生运动发展的结果。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早在1947年1月,东北行政委员会任命我兼任哈尔滨市教育局长。把党和行政的领导结合起来,这样就便于通过行政系统自上而下地来加强对整个学校教育的领导,更有力地开展学生运动。当时我们在哈市教育系统中认真抓的一项工作,就是在学校中建立和加强党的领导,发展党的组织。首先是分别在各校教师和学生中建立教委和学委,教委负责领导教师中党员的工作。书记何礼,参加教委工作的还有哈市各中学校长陈振球、王文琪、李清泉、史文生、王又生、陈舜瑶等同志。学委负责领导学生中党的工作。书记陈模、副书记康平。这些组织措施,加强了哈市教育工作的领导,也为顺利开展青干校的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
  青干校学生来源,开始是从哈尔滨市各大中学校中招生,由党的教委、学委和民青推荐,经过青干校审核批准的一批学生骨干。青干校组织机构很简单,工作人员很精干,全校总共有三个部门:干部科、教务科、总务科,全部脱产干部不超过10个人,他们领导教学,又参加教学,一个人做几个人的工作。校长蒋南翔,干部科长陈模(后期为张李明),教务科长牛犇、副科长刘宾雁,总务科长康平。当时生活很艰苦,但师生关系很融洽,实行同吃、同住、同学习、同工作、同娱乐。干部很少,主要是依靠党组织的骨干作用,保证了学校工作的顺利进行。建校初期即建立了党总支委员会。学校按文化程度编成若干队,每个队设正副队长、指导员各一个,在党总支的领导下,负责日常工作。
  青干校是一所新型学校,它的校训是为人民服务。主要是学习为人民服务的实际本领,首先是改造思想,解决政治方向和立场问题。实行以自学为主、讲授为辅的教育方针。同时以紧张活泼、艰苦朴素的作风,以自觉的组织性、纪律性和集体主义精神去引导和陶冶青年。学习课程主要有《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中国近代史》、《社会发展史》、《唯物史观》以及土地改革、工商业政策、青年运动和知识分子问题、国际国内形势、文艺理论基础知识、写作方法等。讲师由有关方面的领导干部和专家学者担任。其中有高崇民、张学思、车向忱、冯仲云、钟子云、刘成栋、陈龙、聂鹤亭、宋平、何礼、陈舜瑶、陈元晖、庄启东、丁冬放、刘白羽、周立波、李则蓝、刘善本及英国进步记者阿兰·魏宁顿等。青干校在办学过程中注意质量,始终把思想政治工作放在首位。经常注意结合同学们的思想实际和工作实际作专题讨论研究。如开展“九·一八”回忆运动、土改大辩论、共产党问题大讨论、剥削阶级家庭出身的知识青年能否参加革命的问题等,都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青干校在哈尔滨的一年半多的时间里,一共办了三期,共培养了750多名青年干部。他们先后被分配到哈市公安部门(光第一期分配到市公安总局去的就有72人)、市委、区委和政府各部门,报社、市总工会以及工作队等方面的工作。还有一大批青干校学员参加了接收长春、沈阳等城市的工作。还有一部分学员随四野大军南下到了关内各地,后来这些人也都在实际工作中锻炼成长,成为工作中的骨干。
  哈尔滨青干校,从第三期起改为东北局青委领导(后来改为东北团校),面向东北全区招生,着重为东北各省市建团培训领导骨干。有近150名的学员是从东北全境130多个县的实际工作岗位上抽调来校的。他们毕业以后就分配到各地从事建团工作,成为东北各省市的建团骨干,在本地区建团史上都做出了贡献。
  在青干校第二期,发生一场大争论,即对剥削阶级家庭出身的知识青年如何估计的问题。在1947年暑假期间举行的东北第一次教育工作会议,提出要在学校中推行贫雇农路线,主张“在我们的学校里,应长贫苦子弟的志气,灭地主子弟威风。”许多地方把农村土改中斗地主的一套做法,照搬到学校中来,对非贫雇农家庭成份的青年学生实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使得许多学生受到精神和肉体的摧残,许多学校关了门,还有不少学生跑到了长春、沈阳的国民党统治区。这股风刮到青干校。在青干校全校讨论大会上,就有学生起来慷慨陈辞,历数地富家庭出身的同学的“罪状”,向他们开火。当时哈尔滨其他学校也出现批斗和殴打学生的现象。我参加过延安的“抢救运动”,对那次运动所造成的严重后果,记忆犹新。当看到一场盲目的斗争风暴又呼啸而来之时,我和哈市“教委”和“学委”的同志就共同商定应取的方针,明确规定政策界限:第一,地富家庭出身的青年学生和地主阶级不能划等号,他们年轻,正在接受革命的教育和影响,绝大多数是可以争取的,我们可以而且应该争取他们成为革命的后备,不要把他们推到敌对立场上去。第二,学校是教育机关,决不能把农村土改中的贫雇农路线,机械地搬到学校中来。严禁对地富家庭出身的学生任意进行批斗,更不得进行殴打或体罚。当时青干校的领导,包括校长、党总支领导成员和各队队长、指导员,都深入群众,直接参加学生的讨论会,对他们进行正面的说服教育,进行疏导工作。这样做的结果,使青干校和哈尔滨各学校,免于遭受一场灾难性的破坏。
  应当说明:当时所以能抵制并在最后纠正在学校中推行贫雇农路线的错误,是同东北局和哈市委的正确领导分不开的。当贫雇农路线在北满各地学校蔓延时,有人指责“哈尔滨的教育方针右倾”,“青干校包庇地富子弟”。哈尔滨市委对此问题进行了讨论,当时继彭真同志之后代表东北局领导哈市工作的王稼祥同志专门听取了我的详细汇报,都对哈市的教育方针表示了肯定的态度。东北局宣传部领导同志何凯丰和郭述申同志,也明确表示不赞成在学校中推行贫雇农路线。有位负责同志在东北第一次教育工作会议上竭力主张实行“贫雇农路线”,述申同志为此曾亲自找这位同志恳切谈话,帮助他端正认识。1948年1月,中共东北局正式作了《关于知识分子的决定》,全面地阐明了党的知识分子政策,纠正了当时某些干部中存在的“左”的错误观点,结束了这场争论。
  在青干校的教育过程中,对知识分子始终坚持“两点论”。一方面不忽视他们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动摇性和落后性;另一方面还看到他们有强烈的爱国心和追求真理的进取精神,采取真诚爱护的态度,帮助他们克服缺点,发扬优点。实事求是,不搞唯成份论。实践证明,这种做法,较有成效地帮助青年进行了思想改造,树立了革命人生观,使他们愉快地走上了革命道路。
  四、贯彻理论联系实际的教育方针,领导学生参加了土地改革运动和各项实际工作
  哈尔滨各校学生在经过土地改革问题的学习和大讨论,认识到土改不仅是中国革命的根本问题,也是能否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关键。大家情绪热烈,纷纷要求下乡参加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
  农村阶级阵线分明,参加土改是最好的实际教育课程,农村最能锻炼人。当时有人对学生下乡参加土改抱怀疑态度,认为学生中有地富子弟,怀疑他们能否在土改中站稳立场。我们认为在党的直接领导下,经过思想教育,具有一定政治觉悟的学生可以而且应该下乡参加土改,这是一个难得的锻炼机会。哈尔滨学生较大规模的下乡土改共有三次。第一次是1946年12月27日,从哈市寒假补习班的学生中选拔了200多人组成哈尔滨市大中学生下乡工作团,前往香坊区大嘎哈和松浦区等地参加土改,彭真同志曾亲自到大嘎哈去看望参加土改的同学们,使大家受到很大鼓舞。第二次是1947年7月,组织了700多人的大中学生暑期下乡工作团,参加砍挖运动。7月28日在车站广场上开欢送大会,林枫同志曾到现场讲话。第三次是在1948年1月,由870多人组成的哈市寒假学生下乡工作团,分赴香坊、顾乡、松浦三个区参加平分土地运动。这次我是到顾乡区和同志们在一起参加了顾乡区平分土地运动的全过程。和我一同下乡参加土地改革的还有哈尔滨市委委员毛诚同志和顾乡区委书记李光复同志等人。市委书记张平化同志,曾亲自下乡视察,听取汇报。林枫同志曾代表东北局向下乡工作团传达要注意团结中农,在土改中不得乱打乱杀的意见。同学们在土改中的表现很好,他们在平分土地、动员青年参军以及组织春耕生产等工作中,都表现出很高的革命热情和吃苦耐劳的精神。有的同学衣服单薄,冒着鹅毛大雪,顶着刺骨的寒风在-40℃的气温下坚持丈量土地。有的同学手冻裂了,脸冻起了水泡也一声不吭,仍然奋不顾身地积极工作。
  在这几次下乡中,同学们不但提高了政治觉悟,还培养了组织性、纪律性;学会了走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另外还增强了热爱劳动和劳动人民的感情。许多人对党的土改政策从不甚了解到积极拥护。实践证明,在党直接领导下的进步学生,不但可以下乡参加土地改革运动,而且实际上他们成为哈市郊区土改运动中的不可忽视的一支重要力量。
  为了支援战争,青年学生们还参加战地服务团,参加劳军、扩军,青干校学生在大嘎哈分区柳林一次就动员了一个翻身营,受到了哈市卫戍区和有关方面的表扬。土改后翻身农民参军,给部队输送新鲜血液,这对改造部队成分,提高部队的战斗力和巩固革命根据地都有很重要的意义。不少学生不仅动员别人参军,而且自己带头参军,如行知师范一次就有120名同学报名参军。据统计,从1946年到1948年,哈尔滨先后共有21000多名青年参军;在600多人的哈尔滨前线工作团里就有120名青年学生。与此同时,齐齐哈尔、牡丹江、佳木斯、海伦、富锦、勃利等地民青相继组织前线工作团,选拔优秀的民青盟员和先进青年到前方去。他们深入部队慰问战士,向战士学习,为战士服务,搞战地宣传,向战士们介绍后方的建设情况和解放区人民的生活状况,把后方人民对子弟兵的热情关怀带给部队。青年战地服务团的工作,不但鼓舞了前方战士的士气,而且还提高了服务团同志自己的政治思想觉悟。
  为了协助党和政府做好遣送日侨的清查和组织工作,民青盟员们发扬了吃苦耐劳的精神,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不管风吹日晒,忍饥挨饿,都能出色地完成这项政治任务。他们配合民主联军和公安总局,一个多月共遣送日侨134700余人,占北满解放区遣送日侨21万的一半以上。李立三同志在总结遣侨工作时共表扬了5个模范队,其中民青占了4个。在我军围困长春期间,大批难民逃来哈市,造成政治上、经济上的困难。因此东北人民政府决定进行移民工作,哈市青年积极响应,光青干校就有200多人参加。他们深入大街小巷,挨门挨户地说服动员了一些居民下乡安家落户,然后亲自到车站为迁移到外县的居民料理行装,并在车站广场演出秧歌剧《兄妹开荒》,积极做好宣传工作,使6000多户人家顺利安置到苇河、五常、尚志、穆棱、克东等20多个县,为安定哈市的社会秩序、发展东北解放区的农业生产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在东北青年运动中,理论和实践的密切结合,显示了巨大力量。以爱国主义的思想把青年发动起来,然后引导他们深入各种实际斗争,得到进一步的锻炼和提高;理论结合实际,逐步提高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水平,确立巩固的革命人生观;这就是解放战争时期东北青年运动所经历的发展过程。
  在东北解放战争中成长起来的东北青年,包括当时的东北民主青年联盟盟员、毛泽东青年团团员、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员,经过几十年斗争风雨的磨练,如今大都已成为四化建设的骨干;有的成为中央部门和省市一级的党政领导成员;有的成为党、政、军、群各部门负责干部;有的成为高等学校的校长、院长、教授、副教授、著名学者、著名作家、高级翻译、高级工程师、主任医师,在学术和专业上有所成就。如青干校第三期毕业的穆晔骏,现任黑龙江省满语研究所所长,在满语研究方面有突出的成就。他首先科学地论证了历史上曾存在过满语六大语区,为满语的进一步深入研究,奠定了基础;在满语同女真语、赫哲语发音的关系方面,解开了国内外许多满语学者久悬未决的问题;现在他已成为国内外研究满族语言文字的著名学者。
  1945年日本投降、国共两党在东北的斗争胜负未决之际,东北青年面临着一个选择什么政治方向、走什么道路的问题。历史证明:他们摆脱对蒋介石、国民党的盲目正统观念,走上跟着共产党干革命的道路,是完全正确的。现在情况不同了,但是方向、道路的问题,今天仍然具有现实意义。重温一下过去的历史经验,还是有益的。
  回顾这段战斗历程,已是30多年前的历史事实。当初任弼时同志指派中央青委工作队去东北开辟青年工作,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去团结教育东北青年的任务,可以说是实现了。东北青年运动所以能够取得相当的成绩,首先是由于在党中央和东北局的领导和关怀下,正确地贯彻了中央关于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万针、土地改革的方针、青年运动的方针、新民主主义的教育方针、党的知识分子政策,等等。其次是由于得到哈尔滨市委的领导、帮助和当时东北各地党委的配合支持。此外,当时在哈尔滨和东北地区的青年工作者和教育工作者,在党的领导下,戮力同心,艰苦奋斗,也为促进东北青年一代的成长贡献了一份力量。当年积极参加东北青年运动和革命教育工作的同志,已有一些人与世长辞了。我愿把这篇回忆文章,奉献给他们和所有当年在东北青年运动和教育战线和我共同战斗的同志。
  (本文应《辽沈决战》一书而作)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