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回忆文章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回忆文章
 
 
回忆解放战争时期东北青年运动片断
 
张李明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5日
 
  1947年11月9日,我从晋察冀边区来到哈尔滨。12月15日到松江省宾县搞农村的建团试点工作,大约3个月。从宾县回来后,1948年4月初到哈尔滨青干校工作,从这一期(第三期)起,青干校改由东北局青委领导,培训东北全区的建团领导骨干。1948年11月2日沈阳解放,不久,青干校就随东北局、东北局青委机关一起进沈阳了。
  现在根据我的记忆,介绍一些解放战争时期东北青年运动的情况,供参考。
  第一、党中央青委派人来东北传达少奇同志关于在土改中建团的指示精神
  1946年10月,党中央,关于建立民主青年团的提议,发到各解放区的中央局、区党委。从此,各地开始进行建团试点。在历史上有过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共产主义青年团,在中国革命中做出了重要贡献。但面比较窄,对青年群众的团结教育上有些局限性。在抗日战争时期根据抗日斗争形势的需要,在各抗日根据地建立了青年抗日救国会,凡是抗日的青年不分阶级出身,都可以加入,团结教育面很宽。我在1937年抗日战争开始不久,就加入青年抗日救国会。抗日战争胜利以后,整个革命形势发展了,在新的形势下,党中央总结了我党领导青年运动的历史经验,发出建立民主青年团的提议。各解放区在党委的领导下,由青救会的领导机关派出工作组进行建团试点。我当时在晋察冀边区青年联合会任秘书长,主任是许世平同志(50年代初他当过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分管农村工作)。副主任是李开信(现任国家物资总局局长)、刘国华同志。根据中央指示,晋察冀边区青联会在1946年冬季派出三个工作组做试点工作。一个组是组织部长李梦华同志(现任国家体委主任)和张鸿钧同志(现任沈阳市副市长)等,去平山县搞试点;我和林北铭同志(女)、苏冰同志3人,到我的家乡曲阳县文德村搞试点;还有马慧(学校工作部长,现名申金锡)带一个工作组在冀中河间地区某县搞试点。在各地进行建团试点的基础上,中央青委于1947年9月召开解放区青年工作会议,总结交流建团试点工作经验。刘少奇同志于1947年9月13口在平山县西柏坡召开的全国土地会议上作总结时指出:要在土改中建团,“在土改中把青年团下层组织形成起来”。大家都知道,在党中央撤出延安后,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同志和彭老总在陕北继续指挥全国的解放战争。刘少奇同志、朱德同志、董必武同志等就来晋察冀边区平山县的西柏坡,中央青委、中央妇委负责同志也都一起来了。中央青委书记冯文彬同志到晋察冀后,听取了晋察冀青联会负责同志关于建团试点情况的汇报。冯文彬同志还指出:我们刚到晋察冀人生地不熟,要向你们要一个干部,要个当地人。1947年5月15日就把我调到中央青委会去了。在土地会议前,中央组织几个工作团搞土地改革,冯文彬同志带一个工作团在平山县封城(小集镇)搞土改。中央青委机关的贱卖大都参加了,我也参加了;到九月列席了全国土地会议。在土地会议期间及会后,冯文彬同志主持召开了解放区青年工作会议,总结交流建团经验,部署土改中的建团工作。但东北解放区没去人参加这次青年工作会议。因此,中央青委决定派黄若暾(中央青委机关干部)和我来东北传达在土改中建团精神。最主要是传达刘少奇同志在平山召开的全国土地会议上所做的结论中讲的关于在土改中建团的指示。少奇同志讲:“青年团问题,由中央决定后就着手去办。头一步要选择和训练青年干部。在土改中把青年团下层组织形成起来,选择积极分子加以训练。中央局、区党委要选择一批有群众工作作风的、虚心的、能接近群众而没有官僚主义毛病的青年干部去做青年团的工作。”同时传达冯文彬同志关于在土改运动中建立青年团组织的意见。
  全国土地会议结束后,赵德尊同志率领东北土地会议代表团,于1947年9月19日从平山县北庄村出发回东北解放区,黄若暾同志和我同他们一起来东北。经过50天的骑马、乘车长途行军,11月9日到达哈尔滨中共中央东北局。临行前,冯文彬同志当面向我们交待了任务,谈了话,指示我们到哈尔滨后,先向东北局青委书记蒋南翔同志汇报请示,经过向南翔同志汇报和商议,提出要向中共中央东北局常委作汇报。经回忆,大约是在1947年12月上旬,由李富春同志主持召开了东北局常委会议,听取了我们关于少奇同志对在土改中建团指示精神和贯彻意见的汇报。我记得罗荣桓同志、蔡畅同志、凯丰同志、李立三同志等东北局领导出席了会议。南翔同志亲自带领黄若暾和我去参加会议。在我们作了汇报后,南翔同志讲了意见。接着,会议作了讨论。据回忆,当时罗荣桓同志讲了军队青年工作的情况和作用,以此说明建立青年团组织的必要。蔡畅同志讲了青年人的长处和特点,指出青年人是一种很重要的力量,要通过团的组织把他们组织起来,发挥他们的作用。鉴于青年团在历史上有过闹独立性的问题,凯丰同志、李立三同志在发言中都讲了“独立性闹不起来”,意思是说,现在情况不同了,不要担心闹独立性的问题。会议经过讨论,认为建立青年团要先进行试点,取得经验;并批准了青委提出的组成两个工作组,由黄若暾、李明分别带领去哈尔滨电车厂和松江省宾县农村进行建团试点的方案。会议结束前,富春同志强调了三点:一是在土改运动中建团,在运动中发挥青年的作用,推动运动的发展;二是要在农民群众解放斗争中解放青年;三是在运动中教育和提高青年。在我们等待向东北局常委汇报期间(因为先要听取土地会议代表团的汇报等),东北局及青委书记蒋南翔同志还安排我们分别听取了东北局召开的重要会议上的报告精神,如在11月先后听了关于形势问题的报告和凯丰同志关于东北地区14个月土地改革的总结报告。
  第二、东北局批准在宾县农村试建青年团
  宾县建团工作组由四人组成,我为组长,成员有初世善、吴军、罗维同志(记得初世善和吴军同志是哈尔滨青干校第二期的学员)。工作组于1947年12月15日乘汽车去宾县。中共宾县县委对东北局青委派工作组到该县试建青年团很重视。12月17日就由县委书记林立同志(女)主持召开了常委会议,听取我们传达中央和东北局关于建团的指示精神,以及工作组的意见。副书记陈依仁、县长陈德京(后任黑龙江省财政厅长)及组织、宣传部长等均出席了会议。经讨论决定,到该县东部的常安区进行试点工作。根据我们的提议,后来县委陆续抽调了李天伶(后调省体委任副主任)、李启华、吴凤歧等同志担任团县委领导工作。在向县委汇报中,我着重讲了:党中央1946年10月发出建团提议后,各解放区试建青年团的组织,直到全国土地会议上刘少奇同志在结论中提出在土改中建立青年团的过程和情况,讲了为什么建立青年团?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团?怎样建团?以及可能发生的问题,应注意的事项等。当时我强调了建立青年团组织是青年的需要,当前革命斗争的需要,也就是群众的需要。关于团的性质,当时我讲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是“先进的劳动青年与革命知识青年的组织,是革命的先进的骨干性的组织,是党团结广大青年的核心”,要以先进的劳动青年和革命的知识青年为基础,吸收诚心为革命而奋斗的其它阶层青年参加;年令为十五岁至二十五岁的男女青年(当时实际上只吸收了男青年入团,未吸收农村女青年入团);新民主主义青年团较过去的共产主义青年团、社会主义青年团广泛,较抗日战争时期的青年抗日救国会提高了。关于团的名称和它同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当时我讲了:团的名称,叫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或者叫毛泽东青年团,它同党的关系,“要无条件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完全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对青年进行毛泽东思想教育。党、政虽不能直接命令干涉团的内部工作,但青年团必须成为党的有力助手,要做模范。”强调了:“青年团要以全体人民的共同利益与共同斗争任务为依归,做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当然也要注意青年的特殊要求。”强调了青年团员是人民的“小勤务员”不是“官”,“只有义务,无有特权。”关于怎样建团,强调了要在土地改革运动中建团,要按李富春同志在东北局常委会上讲的三条重要指示去办。还讲了从上而下的建立团的组织,但上级可先建立筹备委员会。提出要全党来做建团工作。还提出可以在农会中先建立青年小组,设立青年委员。当时还建议县委考虑“建团在全县如何搞”的问题。但东北局建团工作组的力量要“集中使用”。此外还提到青年团“闹独立性”“这种危险不存在”等。我向县委汇报时的提纲,现在还存在着。在县委作出在常安区进行建团试点的安排之后,12月19日我们工作组就到常安区去了。除了向区委汇报来意等之外,我们首先了解了常安区和附近几个区的青年工作情况,并就如何建团问题同基层干部进行了座谈。由于当时的有关资料在“文革”中丢失了,时间又已过去了36年,许多情况已无法记起了。但从现在我仅有的当时的一个小笔记本上的记载中看出,1947年12月22日在常安区召开了“宾县东部各区”干部参加的座谈会,当时我写下了《宾县东部各区青年儿童情况》的小资料八条。其中谈到:“现在村屯干部中二十五岁以下的青年有三分之二,在砍挖运动前(村屯干部)则大部分为壮年”等。但主要记载了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如谈到了农会组织中“成分不好”;“民兵在砍挖运动组织了一下”,但现在“没人领导”,任务不够明确;“青年怕当兵现象严重”;“儿童团组织不普遍”等等。紧接着我又写了《从各区汇报中看建立青年团的需要》,其中谈到“青年在土改中是很积极的一部分,但又发动的不普遍”,“为使青年普遍受到教育,进一步发挥其积极性而需要组织起来”;从对地主富农的斗争上,贫雇农需要有“自己的核心骨干组织”;区干部到村工作,深感积极分子处于“零散”状态,“不能成为有组织,的可靠力量”,而“集体的积极分子组织,则宜发扬正气,克服缺点,成为我之支持力量”;现有的干部“刚从旧社会解放出来,旧社会意识浓厚存在,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尚未正确树立起来”,“在群众发动尚差,区级领导又弱的情况下,就非要有一个监督和帮助的力量不可,特别对青年干部”;“需要有更高一点的组织”,“以先进的劳动青年来带动一般”等等。现在来看,这些话说的不够明白,但可以看出,是说在当时农村党的组织还没有很好建立和健全起来的情况下,急需建立青年团这样一个先进青年的组织。紧接着,在这个小本子上当时我又写了《关于建团的几点说明》,其中讲了团的名称和性质,为何建团,怎样建团,注意事项,具体意见等五个问题,基本内容和在县委汇报的提纲相同,只是讲的更简要些,但有的问题也更具体化了一些。如讲到发展团员时,根据中央指示精神,我讲“可经党员发展”。在试点的做法上我提出了三条意见:“一、各区农会中建立青年小组,设青年委员;二、是否抽干部随工作组学习;三在三、五村开始建立。”从这三点看,很可能是在常安区委及附近几个区的有关干部参加的会议上讲的。为了尽快把青年农民组织起来,以利加强对他们的教育,并开展适当活动,提出先在农会中建立青年小组,并在农会中设青年委员,以便有人专做青年农民的工作;为了培养青年干部,又便于指导各单位的建团工作,提出要抽调青年干部随东北局建团工作组一起工作和学习。据回忆,常安区委(当时的区委书记是邹家华)派了青年干部王殿发和我们一起工作;为了保证建团工作质量,提出了各区先在“三、五个村开始建立”,不一下全面铺开。估计这篇《说明》可能是在12月25日左右讲的,从此,宾县东部各区的建团工作就正式开始了。12月26日我们到了财神岗村,28日到了民利屯,直到1月4日才返回常安区委。
  当时建团工作逐步在全县展开,在县委的领导下,发动全县广大青年参加土地改革运动,在运动中教育提高青年农民,并从中发现青年积极分子,发展青年团员,建立青年团组织。当时的名称同青年们商量定名为“毛泽东青年队”。因为大家非常痛恨伪满的“协和青年团”,坚决不同意叫“青年团”。经请示县委同意,暂时定名为“毛泽东青年队”。后随着青年团组织的普遍建立,改称毛泽东青年团,在全国第一次团代会后,一律改称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了。当时松江省委、宾县县委对建团工作很重视,省、县领导同志多次在县、区建团工作会议上讲话,给予支持和鼓励。记得当时的松江省委书记张秀山同志还在一次团的干部会上讲过话。
  刚刚建立的各级团组织和广大团员,在土改运动中及各方面工作中,做了很多工作,并带领广大农村青年积极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记得在全县建团试点工作结束时,工作组在县委的帮助下总结了建团工作经验及广大团员和青年做出的工作成绩,写出了书面总结报告,并经县委书记林立同志审定同意,铅印发给全县党的组织和团的组织。是一个三十二开的麻纸本。可惜,我保存的一本在”文革”中丢失了。但说来也巧,在我的那个小本子上,查阅到一篇宾县扩军工作的数字,现抄录在这里供参阅:
  “宾县扩军工作。48.3.27.
  12,800名送入主力(1946年12月至今)。1,380名(县、区大队)。自动参军扩走的有2,000人。共16,000人。全县人口270,000人。占全县人口的6%。现在县大队战士中最大的28岁,只有伙夫中有个30来岁的。”
  我们工作组于1948年4月4日回到东北局青委之后,曾向青委负责同志做了汇报。记得是青委秘书长章泽同志(现任陕西省顾委主任)主持开会听取了汇报;除宾县建团综合情况外,还汇报了几个村屯的典型材料,会后青委秘书刘春山同志还帮助我们把几份典型材料复写了一下,交领导同志阅。在1948年8月东北局青委召开的青年工作会议上,交流了试建团的经验,在介绍哈尔滨市建立毛泽东青年团的经验(包括民青转团经验)同时,宾县建团工作组和电车厂建团工作组也汇报介绍了经验。会议由接替南翔同志工作的东北局青委书记韩天石同志(现任党中央纪委书记)主持。会议传达贯彻了中央建团指示精神,总结交流了建团经验,部署了在东北全区城乡普遍建立青年团组织。从此以后,各省、市团的组织普遍发展起来。
  第三、东北局决定哈尔宾青干校从第三期起面向东北全区招生,为在全区各省市建团培训领寻骨干
  贯彻党中央建团指示精神,在东北全区普遍建立团的组织,遇到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缺乏建团领导骨干。刘少奇同志在全国土地会议的结论中指示:“青年团问题,由中央决定后就着手去办。头一步要选择和训练一批青年干部。……中央局、区党委要选择一批有群众工作作风的、虚心的、能接近群众而没有官僚主义毛病的青年干部去做青年团工作。”记得当时蒋南翔同志很重视培训建团骨干问题,在同黄若暾同志和我谈工作中,他强调指出:没有干部就不可能去普遍建立团的组织。在蒋南翔同志主持下,提出了由东北局青委举办青年干部学校,为在东北全区建团培训领导骨干的方案。中共中央东北局批准了这一方案,并根据南翔同志意见,决定将中共哈尔滨市委举办的、由市委宣传部长蒋南翔同志兼校长的哈尔滨青年干部学校,从1948年4月的第三期起改为东北局青委领导的青年干部学校(即后来的东北团校),面向东北全区招生,为各省、市建团培训领导骨干,校名仍为哈尔滨青年干部学校。南翔同志是东北局青委书记,所以,校长仍由他兼任。考虑到学校历史的连续性,4月份开学的这一期仍按原有顺序排列为第三期。
  哈尔滨青干校党总支书记是陈模同志,由他主持学校的日常工作。随着全市青年工作的发展,要在原有民主青年联盟的基础上,建立全市青年团的领导机关,党委决定调陈模同志主持哈市的青年团工作,任市团部主任。因此,根据南翔同志的建议,东北局青委决定由我接替陈模同志的工作,任哈尔滨青干校党总支书记兼干部科长。我于4月4日从宾县回东北局青委后即住到青干校,4月9日正式到职工作,并兼任第二队党支部书记、指导员。
  我到校时,学校原有的领导同志是:牛犇同志任党总支副书记兼教务科长,并兼第一队支部书记、指导员。党总支领导成员有刘滨雁、张震、郑延(女)、李一非(女)同志等,他们也分别兼任三、四、五、六队的党支部书记、指导员。稍后,东北局青委又派来蔡诚同志任校务科长。任延涛、宋廷章、郭振清、关静涛、张丕风、朱服同志是一、二、三、四、五、六队队长,任秉章(一队)、宋雨(二队)、孙新铭(四队)、孙德胜(五队)是副队长。
  青干校第三期在4月开学,8月结束。这期学员是按东北局的通知,由各省、市选派来的。从哈尔滨市来的学员比较多,其中有民青的基层干部,也有中学学生会的干部,哈市儿童团的正副团长孙德胜、张国柱同志也来学习,还有工厂和郊区的团干部。记得黄若暾同志试建团的哈市电车厂团干部白昌凯(满族)、曲俊田同志曾在青干校第三期学习,毕业后就分配到市团部工作。当时各省委对选送青年干部来学习是重视的,干部质量是好的。黑龙江、吉林、牡丹江、安东、旅大都送来了学员。以吉林省为例,就有王章、朱景春、尹长河、刘振田、张富、姜俊峰、文道宏、金炳国、金在权(以上3人为朝鲜族)、罗殿臣、孙忠武等一批优秀青年干部来学习,毕业后都在团吉林市委和延边地区担任了团的领导工作。当时旅大市也派了张凤桐、郭迟同志来学习,毕业后张凤桐回大连任旅大市团的领导工作,郭迟同志留在东北青干校工作。孙新铭(现任辽宁省委机关党委书记)、张宝琦(现在辽宁工作)等,是黑龙江省来的学员。
  当时的青干校,是短期训练班性质。课程有:《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中国近代史》、《社会发展史》、《唯物史观》及土地改革、工商业政策、知识分子政策、青年运动等,这方面的课程是请当时东北人民政府各部门负责同志及市委领导同志讲课的。记得王一夫(民政部长)、陈龙(公安部长)、钟子云(市委副书记)和南翔同志等都讲过课。学校迁到沈阳市以后,东北人民政府副主席高崇民同志、沈阳市副市长焦若愚同志也到校讲过课。《青年运动和团的工作》,是由南翔同志主讲的,何礼同志也讲过青年运动课,韩天石同志接任校长后,也讲过青年运动课。青干校迁沈阳市后(这时更名为东北青年干部学校),为加强学校的领导,东北局青委派青委委员于北辰同志来任教育长,他也讲课。
  由于青干校的任务是为各省、市培养建团领导骨干,学员毕业后回去就要担任地、市、县级团委的领导工作。所以学校党总支和支部,根据东北局青委和哈尔滨市委的指示,加强了党的组织建设和思想建设,加强了党员思想教育,严密组织生活,并积极地发展了党员。由于学员是各地党组织选送来的优秀青年干部和哈市民青的基层骨干,有较高的政治觉悟,为发展党员创造了条件(当时学员中党员较少)。又考虑到毕业后要担任县以上团的领导工作,党总支就采取了有计划地积极发展的方针,除极少数不具备党员条件的外,绝大多数发展成为党员。为给发展党的工作创造条件,在学员入学后,对尚未入团的学员先发展入团,学员中的共产党员也都办理了入团手续,填写了入团志愿书。后来,从这些学员的工作实践证明,青干校党总支积极发展党员,并完善其和团手续的做法,是正确的完全必要的。但当时党组织还未公开,党部支也没有公章,发展党员,在党总支集体讨论决定之后,由我签字盖手章作为批准。当时,根据党中央关于吸收知识分子参加革命工作的指示精神,在东北局青委直接领导下,我们一方面积极吸收知识青年入校学习,同时积极培养和发展知识青年出身的学员入党。在1948年冬沈阳解放,青干校迁到沈阳市后的第四期,这方面工作做的更突出些,还从社会上招收少数青年入学。通过原沈阳市地下党组织送来一批青年学生学习,其中有的人社会关系和个人经历比较复杂。学校领导按照党的政策正确地对待他们,不仅注意解决他们入团问题,而且有一批具备入党条件的学员也入了党。但是,在“文革”中,这批由我个人签名批准的党员受到了打击,说他们的入党志愿书上没有盖章,是“假党员”。我曾为此写过许多证明材料,说凡是由李明签字并盖手章的都有效,是真共产党员,不是假党员。黑龙江省伊春市人民政府秘书长陈廷壁同志就是其中一例,我写了证明后,他的“假党员”问题才得到解决。前不久,陈同志和伊春林业局的同志们一起来吉林省参观,还特意来看看我,向我致意。当时我为此而心情激动,深受教益。所以很自然地就同陈廷壁同志畅谈起当时干校的很有意义的学习和生活。还有今年春天,从沈阳矿务局来长春公出的黄希群同志,也特意来看看我这个东北青干校的党总支书记、他的入党介绍人,他特别谈到他这个社会经历较复杂的青年学生,能在东北青干校入党并留校在教务科工作,有力地说明了党的吸收知识分子参加革命工作的决定在青干校得到了落实。
  当时青干校还注意了组织学员接触社会实践,以增长知识,达到提高学员的目的。记得曾组织学员参观哈市的铁路工厂“三十六棚”等。到沈阳以后,还曾首先组织全校的工作人员,由教育长、党总支书记带队,先后到鞍钢、本溪煤矿以及郊区高坎村农业生产合作社参观学习,以使教学工作联系实际。
  随着形势的发展,根据党的指示,各级党组织要公开。1948年6月哈尔滨市委决定首先在青干校进行公开党组织的试点工作,以取得经验。这一工作由市委直接领导,由南翔同志具体指导并亲自抓。市委对青干校很重视。市委主要负责同志张平化、钟子云同志及组织、宣传部长都到青干校去检查指导工作,做过报告。在青干校公开党试点过程中,市委领导同志多次到校,并参加了于7月1日党的生日前夕召开的公开党总支的全校大会,南翔同志亲自向大会介绍党总支的负责人我和牛犇同志,市委领导还讲了话。但未向大家公开介绍党总支的各位委员,当时如能介绍一下,可能效果会更好些。公开党前后,我们在党内外,特别是在党内做了大量思想教育工作,要求党员首先是党员干部要起先锋模范作用,以扩大党的影响。公开党的工作,对青干校党的建设首先是思想建设,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也提高了党组织在学校的威信。当然对担任总支领导工作的我和牛犇同志,更是一次深刻的教育,极大的促进。党组织公开之后也更便于接受群众的监督和帮助。当时,又是开座谈会,又是出黑板报,不仅在学校学员和教职员工中反应强烈,而且在社会上也引起了一定反响。青干校在全市第一个公开党的组织,报纸作了报道,全校师生曾一度以此为荣。
  从哈尔滨青干校第三期起,到沈阳市东北青干校第五期结束,每期学员3百人左右,共八九百人、近千人。(如果从第一期到东北团校结束为止的十多期都计算在内,学员约有几千人。)我于1950年5月来吉林省任团省委书记、中共吉林省委青委书记。青干校迁沈阳后,建立了东北青干校团委,朱服同志任团委书记(现在辽宁工作)。
  第四、在辽沈战役的关键时刻,东北局青委派出大批干部奔赴沈阳、长春等大城市和东北铁路枢纽,建立团的领寻核心,广泛开展青年运动,为革命做出了贡献
  从前面所谈的情况中清楚地看到,在辽沈战役之前,东北的青年运动有了很大发展,取得了很大成绩。根据任弼时同志的指示,蒋南翔同志带领青年干部从延安出发,来到东北开展青年运动,特别是1946年8月就在哈尔滨建立了东北民主青年联盟,青年运动取得重大成就,哈尔滨市贯彻中央建团指示,在民青联盟的基础上发展毛泽东青年团组织,并在1948年5月4日建立了毛泽东青年团市团部,给东北各地开展团的工作以很大推动;东北局青委根据中央建团指示和刘少奇同志在全国土地会议上指示,派出工作组分别在哈市电车厂和宾县农村试建团的组织,取得在工人、农民中建团的经验,同时举办哈尔滨青干校为东北全区建团培训地、市、县领导骨干;特别在1948年上半年调集大批领导干部建立了东北地区青年团领导机关的筹委会,并在8月召开了青年工作会议,进一步传达贯彻中央建团指示,总结交流了哈尔滨市建立毛泽东青年团的经验,和电车厂、宾县在工人、农民中建团的经验,布置了在东北全区建立团的组织,开展青年运动的任务,大大推进了东北全区青年运动的发展。由于我来东北比较晚,虽然是东北局青委成员,后来又参加东北团委为常委,但主要在东北青干校工作,对全面情况了解不多。在这里只讲一下我亲自参与了的派出大批干部奔赴沈阳、长春等大城市和东北铁路枢纽,开展青年运动的简单情况。
  哈尔滨青干校第三期学员近3百人,是1948年8月毕业的。当时全国解放战争形势很好,不断取得歼灭蒋匪帮的重大胜利。东北地区正处在沈阳、长春等大城市解放的前夕,即处在东北解放战争的决战时刻。在这种形势下,东北局青委在韩天石同志主持下召开东北全区青年工作会议,对普遍建立团的组织,广泛开展青年运动作了部署之后,对青干校近3百名干部的分配使用问题,及时作出了重要决定:青干校近3百名学员除一部分回原派出省、市,作为筹建省、地、县团的领导机关的骨干外,相当大一批干部(1百多名)要集中使用,准备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进军,辽沈战役的胜利,派往沈阳、长春等大城市和东北铁路重要枢纽,去组建团委领导机关,建立团的组织,开展青年运动,发动和带领广大青年为实现辽沈战役的胜利作贡献。东北局青委还决定由范政、陆云峰、陈敬谦同志等一批老干部带队去沈阳、长春和东北铁路;并责成青干校党总支负责落实干都的具体分配。当时由范政(任沈阳团市委副书记,青委书记是党委宣传部长李都兼)、张震、赵云岫同志等带领近60名青干校学员,去沈阳市建立团沈阳市委领导机关,开展全市青年运动;由陆云峰、肖戈(任团市委正副书记)、张国柱、于凤鸣同志等带30余名青干校学员,去长春市(原计划去吉林市,后长春市解放即改去长春)建立团市委领导机关,开展全市青年运动;由陈敬谦(任东北铁路团委书记)、徐涤非同志等带领三四十名青干校学员去东北铁路各重要枢纽,建立东北铁路团委领导机关,开展东北全区铁路的青年运动。此外,还有孙新铭、任秉章、郭迟、宋雨、张宝琦、丁寿椿、李素文(女)、高翔(女)、刘春山等一批优秀学员留在东北局青委机关和东北青干校工作,并随东北局机关一起进沈阳市工作。以上四部分学员共达一百几十人,约占青干校第三期学员的半数以上。后来,又陆续向鞍山、抚顺、本溪各市派出一批青年干部。这是东北青年运动的重大贡献。在进沈阳以后,东北局青委和东北青干校的负责同志,曾向当时东北局副书记、沈阳市军管会主任陈云同志汇报请示进大城市后的青年工作方针和任务问题,陈云同志有过重要的指示。
  回到本省的青干校第三期学员,一般都为各省市的建团骨干,在本省、市建团历史上做出了重要贡献。以我所知道的吉林省学员为例,就是最生动有力的证明。随着辽沈战役的胜利发展,吉林省的省会吉林市解放了,原定去吉林市的30余名青干校学员改去了长春市。在这种情况下,根据省委青委的提议,中共吉林省委果断决定,集中从青干校回来的这批吉林省学员,首先把吉林市团的领导机关建立起来,除延边来的文道宏等几名朝鲜族干部以及罗殿臣等同志可以回延边工作外,其他各县来的学员留在吉林市团委机关工作。当时吉林市委青委书记是由宣传部副部长高景芝(女)同志兼任的,后调任省委青委书记、团省工委书记。在团吉林市委领导骨干中,除了团市委书记徐净武同志(现任驻中非共和国大使)是上级派来的老同志外,王章同志任团市委副书记(永吉县学员,现为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党委书记),部长级干部有朱景春(敦化县学员)、尹长河、刘振田(蛟河县学员)、张富(桦甸县学员)、姜俊峰(永北学员)等。团市委机关是在1948年12月9日正式建立的。并马上创办了《吉林青年》报,对交流建团经验加强对团员青年的教育,发挥了重要作用。当时,他们参照哈尔滨市的经验,首先在吉林市学校中建立了团的组织,发展了一大批知识青年团员。这样就为后来普遍建团培养了一大批有文化的青年干部。据说,当时吉林省还参照青干校的经验,举办了短期的青年干部训练班,为建团培训了一批骨干。由此也看出青干校为东北团的建设和青年运动做出了很大贡献。
  由于我手头没有过去的文字材料,因此,不全面不准确之处,请随时予以指正。
  (张李明同志,现任中共吉林省顾问委员会委员,吉林省食品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吉林省青史委主任。本文由省林业厅干部处李文学同志根据录音整理,已经本人审阅。)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