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回忆文章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回忆文章
 
 
解放战争时期东北青年运动的简要回顾
 
宋廷章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5日
 
  解放战争时期,我曾经在哈尔滨做过一段时间的青年工作。在工作实践中,我深刻感到,东北的青年运动在党中央和东北局的领导下,特别是在东北局青委书记蒋南翔同志亲自主持和指导下,在广大东北青年的积极努力下,始终是稳步、扎实、健康地向前发展的。东北青年所走的道路是一条正确的道路。认真总结和回顾这一段历史,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在实现四化的征途上带领青年阔步前进。下面,把我所知道的解放战争时期的东北青年运动的一些情况简述如下:
  把青年吸引过来、组织起来,引导青年走向革命的道路。
  党中央对东北青年工作十分重视,抗日战争结束后不久,就派蒋南翔同志和宋一平同志带领着九十多人的中央青委五四青年工作队从延安奔赴东北,开辟东北的青年工作。中央书记处书记任弼时同志特别指出:“东北的地方很重要,东北革命的胜利,会加速中国革命的进程。东北青年在伪满统治下十四年,他们有强烈的爱国心,但过去没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象黑屋子里的人,骤然跑到阳光下面,一时不容易认清自己的方向。因此,我们很迫切地需要到东北去,做团结和教育东北青年的工作,提高他们的觉悟”。
  中央青委五四工作队十月十一日从延安徒步出发,经过三个多月的长途跋涉到达了东北。开始他们先到的海龙,到东北局组织部报到,南翔同志被分配到车丰,任辽北分省委宣传部长。四六年五月间东北局调南翔同志去哈尔滨,抓学生运动和青年运动。这时,中共东北局已迁到了哈尔滨,蒋南翔同志做为中央青委的负责人之一,理所当然地领导着东北局青委的工作,同时又兼任哈尔滨市委宣传部长、哈尔滨教育局长、哈尔滨大学政治系主任。为加强党对青年工作的领导,在市委的领导下,很快地就成立起中共哈尔滨市学生工作委员会(陈模为书记,康平任副书记)、中共哈尔滨市教师工作委员会(何礼同志任书记),先从哈尔滨市的学生工作和青年工作抓起,进而推动北满以至全东北的青年运动。
  这时,哈尔滨的学校比较混乱,青年思想状况也很复杂。在一九四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民主联军驻哈市之前,由于东北青年和祖国隔绝了十四年之久,对祖国的了解自然是很不够的,国民党接收大员杨绰庵等人利用东北青年这个弱点,肆意地进行欺骗宣传,大造反苏反共舆论,大肆宣扬尊蒋崇美思想,在青年中造成极坏的影响,致使一些幼稚无知的青年上了他们的当,只知有蒋委员长,在思想上产生了盲目正统观念和反苏反共情绪。在学校里,发展三青团组织,各学校学生会的领导权几乎都被三青团分子把持着。进步的师生受到孤立打击。如一中的进步教员廖春潮给学生讲《论联合政府》,有些三青团学生就在下面起哄,使教师无法讲下去。另一位进步教师谭庆林因为给学生解释:苏联不是赤色帝国主义,也被撵出学校。很多学生对我们持怀疑态度,不敢接触我们、靠近我们。
  怎样才能把青年都吸引到我们这方面来呢?南翔同志先找了四个进步学生个别谈话(这四个人是:张震、任庆、王学勤、张玉琛),教给他们工作方法,告诉他们串联更多同学,组织读书会。青年们都渴求知识,喜欢学习,所以,时间不久,读书会就办起来了。开始叫“青年自学会”,后来,南翔同志又和他们商量,改为“青年共学会”。这里既学习文化知识,又学习革命理论,人渐渐多起来,有四、五十人了。
  接着,南翔同志又请陈震球、罗明哲、朱凡、王一丁、陈堤等人联名在《东北日报》上刊登启事,发起组织青年俱乐部。青年俱乐部地点在中苏友好协会,其中设有学术、文体、娱乐等部,还有文艺研究会。青年俱乐部活动内容丰富多彩,活动形式多种多样,吸引了更多的青年来参加活动。特别是文艺研究会,多次开办讲座。金人、白朗等作家都来讲过文学课,使青年们受益很深。
  三是组织哈尔滨大、中学生暑期补习班和教师讲习会。地点在哈尔滨第一师范。组织学生们补习功课,引导他们学习革命理论。
  四是在哈尔滨太阳岛的极乐村,办起了“青年之家”。大约有二、三百人报名参加。根据青年特点,组织青年们唱歌、游泳、划船、做游戏,开展座谈讨论。傍晚,同学们就燃起一堆篝火,大家围着篝火,席地而坐,听老红军讲井岗山和二万五千里长征,以及抗日战争的革命故事,……然后,大家就进行热烈的座谈讨论。这些活动,使青年们受到了潜移默化的教育,他们很快摈弃了一些错误认识,不知不觉地接受了我党关于新民主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思想。
  五是由学委和教委联合举办的哈尔滨大中学生寒假补习班,地点在一中。补习班的班主任是蒋南翔、副主任是何礼、教务长陈震球、辅导员陈舜尧等。哈尔滨大学、一、二、三、四、五中和女中的一些进步学生几乎都参加了,大约五百多人,分为六个队。这些组织形式均为青年所喜闻乐见,参加的人越来越多,确实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随着青年运动的蓬勃发展,上述临时性的组织已满足不了广大青年的进步要求,他们迫切需要建立一个统一的、既有群众性、又有先进性的青年组织。在这种情况下,南翔同志因势利导,通过青年俱乐部、青年之家和暑期补习班的部分青年骨干,筹备建立东北民主青年联盟。四六年七月三十日由南翔同志主持在中苏友好协会的二楼会议室召开了三方代表参加的第一次民青筹委会。接着在一九四六年八月十一日在哈尔滨兆麟电影院召开了东北民主青年联盟第一次代表大会。当时,民青已拥有盟员二百多人,在哈尔滨各学校都已建立了民青支部。通过这次会议,选举王五常为民青主席,任庆、刘宾雁为副主席。后来,王五常犯了错误(他原是行知师范的学生,以后,未经组织批准就擅自离开原单位,要到军政大学去,还有别的一些错误),因而被开除党籍,接下来是任庆同志担任民青主席。民青组织建立以后,发展很快,到民青第三次代表大会召开时,已经由原来的一个支部发展到四十三个支部,由二百多人发展到三千多人,其成份由学生扩展到工人、教师、职员、店员,其范围从哈市扩展到外县。从此,东北青年运动得到了更加广泛、深入地发展。
  一九四八年五月四日,哈尔滨成立了毛泽东青年团市团部,民青盟员都转为毛泽东青年团团员。陈模同志担任哈尔滨市团部主任,吴限、曲俊田同志担任副主任。五个月以后,根据关内解放区青年工作领导机关的要求,为了与全国青年组织的名称相统一,毛泽东青年团又改称为新民主主义青年闭。
  一九四八年底,南翔同志调到中共中央东北局党报委员会担任秘书长,韩天石同志接替他担任东北团委书记,章泽、陈舜尧、杨海波担任副书记。
  排除干拢,坚持思想教育,运用各种方法,解决青年的思想问题。怎样解决东北青年的盲目正统观念?把这个扣子解开?这是当时青年工作中面临的很关键的一个问题。南翔同志刚刚到哈尔滨时,就听说一中有个三青团的学生叫程倾清被抓了起来。但仍然有很多学生推选他当参议员。南翔同志去后,认为用抓人的办法,解决不了青年的思想问题。于是就建议把这个学生放了出来。南翔认为东北青年存在盲目正统观念和反苏情绪,是因为在那样一种特定的历史条件下面造成的,这些问题多属于思想性质的问题。对于思想问题,只能用思想教育的方法去解决。那种热衷于用强制手段的做法,靠抓人是不能解决思想问题的。在南翔同志的领导下,哈尔滨的青年工作始终坚持了以思想教育为主的正确方针,循循善诱,以理服人,注意政策,讲究方法,终于转变了青年盲目正统观念,把青年引向革命的道路。
  首先,从爱国主义教育入手,坚持从民族民主教育到阶级教育,从学习孙中山讲到学习毛泽东,帮助青年扭转盲目正统观念和反苏反共情绪,引导他们进步。南翔同志本人多次在各种场合围绕着国共、苏美和土地问题进行了深入浅出的报告,启发青年自由思想,大胆争论,追求真理,实事求是。通过开展学习活动,召开座谈会、演讲会、辩论会等各种形式,摆事实、讲道理,充分揭露国民党不抵抗政策给中华民族、给广大东北人民造成的灾难,从而使青年们认识国民党蒋介石卖国投降的反动本质;认识到只有共产党、八路军才是真正抗日的;认识到苏联红军在解放东北的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是中国人民的朋友。这样,从民族教育入手,由浅入深,逐步引导,循序渐近,青年们容易理解和接受,他们逐渐由爱国主义上升到国际主义、共产主义,思想上得到了真正的提高。南翔同志的这种做法曾经向陈云、彭真同志汇报过,得到了他们的赞同和支持。
  其次,坚持严格执行党的方针政策,正确对待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出身的青年,帮助他们走向革命道路。南翔同志始终坚定地认为,对那些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的青年,不能搞“唯成份论”,他们中间的大多数都可以改造过来,成为我们的后备军。由于我们注意争取、团结、教育他们,使很多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的青年背叛了自己的家庭,走上了革命道路。
  可是,有些单位和同志却采取了一些极“左”的做法。他们在学生中划阶级、划成份,对出身不好的学生搞批斗,不让地富子弟到学校上学。这样一来,竟使北满二十八所中学关闭了二十六所,还有一些学生被逼跑到蒋管区去了。
  在东北第二次教育工作会议上,曾经对这个问题展开过争论。有几位是在教育界很有影响的人物,把土改中的贫雇农路线机械地搬到学校中来,对哈市的青年工作进行责难,他们认为地富子弟是地主阶级的组成部份,对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的青年知识分子理应采取排斥态度,攻击哈市青年运动“右”了。说什么青干校是地主子弟的防空洞,并说:成立“民青”也是不对的。而实践证明,经过几十年的实践越来越看清楚,蒋南翔同志的做法是正确的。我认为,南翔同志如此正确的认识和解决这个问题,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他的这种认识不是偶然的,早在延安整风中他对于挽救运动中的错误向中央陈述过他的意见,他始终认为唯成份论是不对的。当时,南翔同志因去布拉格参加世界青年联欢节没有参加这个会议。后来,回国以后,他向中共中央东北局副书记王稼祥同志、宣传部部长凯丰同志汇报了这一情况,他们都支持南翔同志的做法,中共东北局还为此做出了《关于知识分子的决定》。(不久,东北局宣传部副部长郭树森同志给这位同志做了工作,他很快承认了自己的失误,并给南翔同志写信表示歉意。)
  关于哈尔滨市的学生运动有一份总结报告,题为《发动起来,坚持下去》,这是南翔同志写给中央的,是由彭真同志带给中央的。据说,任弼时等领导同志审阅了并同意这个报告的观点和做法。
  再次,注意引导青年把受教育和起作用结合起来,让他们在工作和斗争的实践中锻炼成长。比如:
  一、参加社会工作,组织民青盟员协助党和政府遣送日侨。日本投降以后,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哈尔滨共遣送了十三万四千多日侨回国,占北满解放区遣送日侨二十一万的一半以上。参加这一工作的除民青盟员以外,还有民主联军、公安总局、政府干部等各方面的工作人员。在工作中,民青的同学们表现得最为出色,他们不怕苦、不怕累,严肃认真。最后,李立三同志在总结工作时表扬了五个队,其中民青队就占了四个。
  二、参加街道移民工作。四七年前后,由于东北全境尚未解放,国民党军仍然盘居在长春、沈阳等铁路沿线的大城市,他们欺压百姓,为非作歹,很多老百姓忍受不了,从长春等地跑到我们解放区,跑到哈市来。为了更好地解决他们的生活问题,党和政府决定动员他们下乡,发展生产,丰衣足食。民青组织同学们参加了这一工作,光青干校就有二百多人参加移民工作,同学们积极热情,排演了“移民谣”、“兄妹开荒”等文艺节目,在群众中进行宣传演出,并深入街道进行说服动员工作,先后动员了六千多户居民到尚志、铁力、克东等二十多个县落户,为发展农业生产做出了贡献。
  此外,还参加清查户口、防疫、组织青年建设队、举办民众夜校、组织文工团为工农演出,搞宣传等工作。
  三、在扩军、参军、劳军、支援前线等方面发挥作用,青干校学员动员青年参军,在大嗄哈榆树林一次就扩军一个翻身营,受到政府表彰,行知师范一次就有一百二十多名学生参军。从一九四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民主联军进驻哈尔滨到一九四八年上半年,仅两年多的时间里,哈尔滨市就有二万一千多青年参军,有八千多青年民工支援了前线;一九四七年松江省就有七万八千多名青年参军;合江省一九四七年就有七千名青年参军;一九四八年嫩江省有五万二千多青年参军。土改后农民参军,对于保卫土改后的胜利果实,对于改变部队成份、稳定战士情绪、提高部队的战斗力都有特殊重要意义。
  为支援前线各地都组织了战地服务团、前线工作团。哈尔滨、齐齐哈尔、牡丹江、佳木斯、海伦、富锦、勃利等地的民青相继组织前线工作团,选择优秀的盟员和青年到前方去,深入部队慰问战士,向战士学习,为战士服务,帮助新收复区人民恢复生产,开展各项工作。哈尔滨的前线工作团六百多人,其中青年学生就有一百二十多人。参加战地服务团,生活是十分艰苦的。这些同学从哈尔滨乘火车到胶河,到了胶河以后,他们就步行到朝阳镇。同学们每天要走上七、八十里路,脚都起了泡。季节又正值盛夏,有时烈日如火,有时大雨倾盆,他们都全然不顾,仍然热情饱满、情绪乐观地向前进发。一到前线,他们就不顾疲劳,给战士们教歌、演剧、和战士们一起练兵,还有的同学参加了当地土改斗争。
  由于我们始终注意了从思想上教育和启发青年,解决一个正确的方针和方法,坚信知识青年是有爱国心和正义感的,坚信他(她)们是能够听党的话,跟着共产党走革命道路的。因而使广大青年得到了迅速成长和提高。在解放战争期间,仅哈尔滨就发展了青年党员五百多名。有一千多民青盟员到部队、工厂和农村去,并很快地成为那里的骨干。
  四、三次下乡,参加土改,对青年的教育和锻炼最大。因为农村的阶级阵线分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可以受到生动的阶级教育,所以它是最实际的课堂。哈尔滨市各校的同学,在经过土地问题的学习和大讨论之后,不仅对于土地改革的重要性有了新的认识,而且情绪高涨,纷纷要求下乡参加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前后共三次下乡,第一次是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十七日哈尔滨市大中学生下乡工作二万多人赴大嘎哈、松浦及延寿等地。这次彭真同志给同学们做了重要的讲话,然后由蒋南翔同志陪同到大嘎哈去看望了同学们,使大家颇受鼓舞。第二次是一九四七年七月,组织了七百多人的大中学生暑期下乡工作团参加砍挖运动。现在看砍挖运动虽然有点左,但同学们下乡还是得到了锻炼。这次下去时,林枫同志讲了话,同学们还在车站前广场上宣誓要站稳立场,坚决和贫下中农团结在一起,为彻底消灭封建地主阶级而斗争。第三次是在一九四八年一月二日,由八百七十多人组成的哈市寒假学生下乡工作团,分赴香坊、顾乡、松浦三个区参加平分土地运动。青干校的同学大部分是分在大嘎哈,我是带领一个青干校的土地工作队进驻莫力街以后到了胜利屯,这时和东北行政学院王峰同志领导的一个土改工作队合在一起搞土改,一直到备耕时才结束回城,南翔同志这次到了顾乡,和同志们睡在一个坑上,和大家工作在一起,这时他还兼哈尔滨区郊市党的工作委员会书记。同学们在党的领导下,在这几次的下乡土改工作中,都能够服从领导,吃苦耐劳,顶着刺骨的寒风,坚持在接近零下四十度的高寒气温下丈量土地,脸都冻起了水泡也一声不吭,不计较个人得失,团结协作,密切联系群众。而且经过这次土改的锻炼,许多人对党的土地政策由怀疑变为拥护;有些人改变了对贫苦农民的看法,树立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也学会了一些做群众工作的方法,增强了劳动观点。这次下乡对青年的思想改造奠定革命人生观都有重要的影响。
  造就新人的革命熔炉——哈尔滨青年干部学校
  哈尔滨青年干部学校是在一九四七年六月二日正式成立的。这是我党在东北创立的第一所培养建设新民主主义新东北的青年干部为宗旨的专门学校。第一期、第二期属哈尔滨市委领导,第三期归东北局青委领导,面向全东北招生,培养建团骨干。南翔同志亲自担任校长,下设干部、教务、总务三个科。当时青干校工作人员很少,每科只有两、三个人,同志们都是一人兼多职,互相配合,使工作开展得很活跃。当时,干部科长是陈模,以后是张李明,他还兼任青干校党总支书记;教务科长牛奔(他是太行鲁艺来的)、副科长刘宾雁;总务科长康平。每期学员分成六个队,学员队的指导员由青干校的干部担任,并兼任学员队党支部书记。正副队长在学员中选拔党员和优秀学员担任。我在青干校先后担任过四队、二队的队长,后来又调到教务科工作。青干校还成立了毛泽东青年团支部(实际上相当于现在的团委,那有几百人一个支部?)。任廷涛是团支部书记,我是宣传部长,张丕风担任组织部长。
  青干校在哈尔滨共办了三期。第一期是在哈尔滨的范围内招生,第二期开始就扩大到东北各地。第一期是从1947年6月2日~1947年9月2日学员180人;第二期是1947年9月10~1948年3月29日学员250人;第三期是1948年4月10日~1948年8月30日学员320人。参加青干校学习的,都是各学校学生中选拔出来的骨干,他们中多数是党员或民青盟员。毕业后分配到公安部门、市委、区委和政府各部门、总工会、工作队和做青年工作。
  青干校的校训是“为人民服务”主要是学习为人民服务的实际本领,改造思想,解决一个政治方向和立场问题。实行以自学为主讲授为辅的教育方针。同时以紧张活泼、艰苦朴素的作风和集体主义精神去陶冶青年。学习课程主要有《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近百年史》、《社会发展史》、《唯物史观》以及土地工商业政策、青年运动、知识分子问题、国际国内形势写作方法等。蒋南翔同志每期都亲讲《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青年运动》课,东北行政委员会、松江省哈尔滨市委、区政府的领导同志也经常到青干校给学员们作报告、讲课。
  青干校在哈尔滨一共办了三期,共培养了七百五十多名干部,现在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成为各条战线的领导和骨干力量。从青干校和东北民主青年联盟中确实培养出不少人材。当时是哈尔滨的学生,现在担负着重要职务的,如孙维本同志为中央候补委员、辽宁省委书记,全树仁同志担任辽宁省省长,高德占同志为中央候补委员、吉林省副省长,曹志同志是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刘丽英同志为中纪委常委,牟向五同志是空十三军副军长。牟晔骏同志是研究员,黑龙江满语研究所所长,他的著作《清代满语措成》、《基础语法概念》等引起了海内外的重视,全世界现有六个满语研究中心都派来专家学者来访问了他。陈禺的长篇小说《夜幕下的哈尔滨》,崔德志的《报春花》、丛深的《千万不要忘记》,都是很有影响的作品。李木庚、蔡运叶、朱日若现在都是吉林大学副校长,李越然同志是第二外国语学院副院长,刘忱同志为哈尔滨大学副校长等。更多的一些人担任司局、(厅)级、地委书记专员以上的领导职务。有相当一批人成为教授、副教授、高级工程师、主任医师和研究人员。青干校不愧为一所造就青年干部的革命熔炉,为党培养出大批革命和建设人才。
  中国学生运动和青年运动的领导者——蒋南翔同志
  蒋南翔同志是我们党的学生运动和青年运动的领导者,是党的教育家,他领导青年工作有着丰富的经验。他一身具有一二·九运动和抗战根据地和大后方的青年工作经验,并且在东北青年运动中运用了过去成功的经验,所以使东北青年运动没有走什么弯路。可以说,东北的青年运动之所以能够稳步、扎实、健康地向前发展,除了党中央和东北局的正确领导,还与南翔同志的呕心沥血,精心指导是分不开的。
  南翔同志于一九三三年就在清华大学参加了“社联”。一九三五年担任清华大学党支部书记兼西城区委委员。一九三六年秋,任北平市学委书记,为“一二·九”学生运动领导人之一。抗日战争开始后,他又担任中共北方局青委委员,领导济南、南京、山西等地平津流亡同学会工作。一九三八年任长江局青委委员,兼任全国学联党委书记。负责筹备和领导了在武汉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学联代表大会并协同湖北省青委书记杨学城同志创立武汉青年救国团。一九三九年任南方局青委书记,负责领导全国学联和国民党统治区的青年工作。一九四一年,南翔同志到延安接替胡乔木同志担任中央青委宣传部长。抗战胜利后,党中央委派他到东北开辟青年工作。先担任辽北分省委宣传部长,后到东北局担任青委书记,兼任哈尔滨市委宣传部长、哈尔滨市教育局长、哈尔滨大学教育系主任,建立了东北青年联盟和哈尔滨青年干部学校,为东北根据地建设培养了大批青年干部。一九四八年底到中共东北局党报委员会担任秘书长。一九四九年一月,任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筹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代表大会上,他当选为团中央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后来又担任书记处书记,并领导团中央宣传部、学生部、《中国青年》杂志和《中国青年报》的工作。一九五二年底他到清华大学担任校长,兼北京市委常委、高等学校党委员会第一书记。一九五九年担任教育部、高教部长、党组副书记。他认真贯彻执行建国初期中央关于教育改革的方针,创造了培养又红又专,政治、业务双肩挑的教育经验,根据新兴科学发展方向,在我国大学中最早建立起原子能、无线电电子学、半导体、自动控制、电子计算机等新兴科学的专业。在六十年代主持起草了大、中、小学暂行工作条例(草案)初稿,经中央讨论修改后,批准颁布试行,对于克服三年大跃进所造成的实际工作中许多“左”的错误,整顿教学秩序和提高教育质量,起了积极作用。一九六五年一月任高教部部长。文化大革命中他受到严重迫害。粉碎“四人帮”以后,一九七七年他重新工作,担任天津市委书记、天津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兼市科委主任,以后又调到全国科委担任副主任兼党组副书记。后来,由于南翔同志在教育界享有很高的声望,全国一百多所大学的党委书记、校长联合给中央写信,要求南翔同志重返教育部,一九七九年二月他回到教育部担任部长,一九八二年九月任中共中央党校第一副校长。在党的八大会议上,南翔同志曾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在党的十一、十二大会上,他都被选为中共中央委员。
  南翔同志今年已经七十一岁了。他把自己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献给了革命的青年工作和党的教育事业,他关心青年成长,忠诚党的教育事业,他那种实事求是的工作态度、平易近人的工作作风和扎实认真的工作精神,确实是值得我们后来的同志很好学习的。
  宋廷章同志现在是辽宁省工会副主席,曾在哈尔滨青干校任过队长。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