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回忆文章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回忆文章
 
 
回忆东北青干校
 
陈模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5日
 
  东北青年干部学校是一所特殊的学校,是东北青运史上一座丰碑,是东北早期建团骨干的摇篮。
  1947年是东北人民解放战争转入战略反攻的一年。我东北民主联军在取得“三下江南,四保临江”的战役胜利,使国民党反动军队由攻势转为守势后,1947年5月中旬,我军开始了战略反攻,发动了强大的夏季攻势。
  在这种战局迅速发展的形势下,作为东北解放区首府的哈尔滨,面临的国民党军事进攻的威胁解除了,而战略基地建设的繁重任务——以军需、军工、人力、物力支援前线,迅速发展工农业生产,加强城市建设和治安,以及亟待开展的各市区、市郊区团的工作,都严重地缺乏干部,以钟子云同志为书记的中共哈尔滨市委讨论了这个问题,通过了哈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蒋南翔同志提出来的创办哈尔滨青干校、在短期内造就一大批青年干部的建议。会后,蒋南翔同志向我和康平同志作了传达,指示我们两人着手筹办青干校。
  这里有必要扼要地介绍一下哈尔滨解放后早期的青年工作。1945年“8·15”东北光复后,延安的党中央十分重视建立东北根据地的工作,中央派遣了大量部队和上万名党的干部,其中就有一支由中共中央青委常委蒋南翔、委员宋一平任正副队长的五四青年工作队,这个队的建立,是党中央书记处书记、领导青年工作的任弼时同志提议,经中央书记处会议通过成立的,集中了当时在延安市各学校、机关做过青、少年工作的干部,共110多人,何礼、郑延、陈绪宗、我、申之澜、董其肪等人在内,10月中旬从延安向东北挺进。出发前,任弼时同志在中央大礼堂接见了全队干部,对东北青年工作作了极为重要而有战略远见的指示:
  “东北这个地方很重要。东北革命的胜利,将会加速革命的进程。东北青年在伪满统治下十四年,他们有强烈的爱国心,但过去没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就象黑屋子里的人,骤然跑到阳光下面,一时不容易认清自己的方向。因此,我们迫切地需要到东北去,做团结教育东北青年的工作,提高他们的觉悟。”
  这就是党中央对东北解放战争时青年工作的基本方针。后3年的实践充分证明,弼时同志的指示是完全正确的,是有科学预见的。
  五四青年工作队,经过3个多月的长途跋涉,来到战火纷飞、冰天雪地的东北。蒋南翔同志开始担任党的辽北省委宣传部长,他在那里做了一段青年工作。1946年5月,东北局又调他到哈尔滨市,担任东北局青委书记兼哈市委宣传部长、市教育局局长。南翔同志是北京“一二·九”学生运动的领导人,又担任过北方局青委委员、长江局青委委员与南方局的青委书记,还在陕甘宁边区做过青年工作的实地考察,有着丰富的青年工作经验。中央青委给他两条任务:一是做好团结教育东北青年的工作;二是在东北试验建立青年团的组织。他到哈尔滨市以后,对东北青年现状作了大量的调查研究,证明弼时同志的分析是完全正确的。东北青年有着强烈的爱国心,由于受到日伪十四年的奴化教育,加上国民党反动派的欺骗宣传,他们对祖国的历史和现状知之不多,对国民党、蒋介石根本不了解,所以对他们存在着幻想,存在着盲目正统观念。
  青年们何去何从,是跟国民党走,还是跟共产党走?东北青年在这种严峻的形势面前,必须作出自己的选择。
  蒋南翔同志认为:必须高举爱国主义的旗帜,对青年进行政治思想教育、讲近代革命史,特别是讲从“九·一八”到“七·七”抗战以来的历史,主要是解决对国共两党的认识,进而解决苏美问题、土改问题,以端正政治方向,树立为人民服务的人生观。在教育过程中,坚持思想自由的原则,并与实际相结合,一旦把青年们发动起来以后,组织他们下乡参加土改以及参加遣侨、移民、劳军、战地服务等各项工作。使青年们的民族觉悟、阶级觉悟迅速地得到提高,许多人从怀疑、反对共产党,转变为相信、拥护共产党,走上革命的道路。
  在蒋南翔同志的领导下,1946年8月,在哈尔滨市建立了先进青年的群众组织——东北民主青年联盟。1947年5月,又转为毛泽东青年团,为同年8月统一改为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在蒋南翔同志让我和康平同志筹建青干校时,我俩担任着中共哈市学委正副书记,我还担任着毛泽东青年团哈市团部主任,工作上有很大的困难,主要是干部太少。青干校校长由蒋南翔同志兼任,我们只能以团市委的干部兼任青干校的工作,我担任总支书记、干部科长,牛犇同志担任教务科长、康平同志担任总务科长,也先后配备了张震、唐忠恕、郑延、李一非、林哲生、丁唯坚等六、七名专职干部、青干校各队的指导员,多由团市委的部长、副部长兼任。各队队长都由学生中的党员骨干分子担任。尽管我们人手少,由于大家干劲足,大多是日夜兼程地干,工作效率还是很高的。
  我们工作中最有利的条件是,得到市委、市政府领导的关怀及各有关部门的热情支持。教学楼、宿舍楼、物资补充及经费等问题都顺利地得到解决。由于南翔同志兼任市教育局长,我们学委在各大、中学校都有学生党员支部及毛泽东青年团分支部,第一、二期的450多个学员,都是从各大、中学校党员、团员中选拔的,各学校的领导和教职员支部都能积极支持。毫不夸张地说,各大、中学校学生中的党团积极分子、骨干分子,大多被招收到青干校来了,青干校学员的质量是较高的。第三期300多名学员,除少数学员来自哈市,大多由东北三省解放区各县筛选保送来,这些人多是本县优秀青年干部或从事青年工作的负责人,准备受训后回本县担负团县委的领导工作。
  青干校的学员是从青年学生运动和青年工作中涌现出来的积极分子中选拔出来的,这是青干校能够在短时期内培养出政治素质很好、工作能力较强的革命青年干部的一个重要原因。
  青干校的教育方针是理论联系实际,要使学员获得社会发展的知识,了解中国革命运动史,以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课程安排是少而精的原则,以第一期为例,一门主课是《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由蒋校长亲自讲授。《社会发展史——唯物史观》,由哈尔滨大学副校长、市委教育工作委员会副书记何礼讲授。《中国革命运动史》,约请市总工会宣传部长张承民讲授。中国青运史和青年团工作,由我们学委、青委的负责同志讲课。时事分析,约请《东北日报》社长李荒和国际时事部主任沙英做报告。土地改革和城市政策,约请市委、市政府、东北人民政府负责同志钟子云,唐景阳、宋平、高崇民、冯仲云、刘成栋、陈龙、聂鹤亭等人报告,还请来许多学者、名流——如阎宝航、刘白羽、李则兰、陈元晖、刘善本、周立波等人演讲,解答学员们提出来的问题,大家听得津津有味,收效也很大。
  在青干校第二期,发生了一场大争论,就是对剥削阶级家庭出身的知识青年如何估计的问题。1947年暑假期间举行的东北第一次教育工作会议,提出要在学校中推行贫雇农路线,不少中、小城市中学照搬农村土改那一套办法,发动贫雇农学生斗争地富子弟、搞得学校顿时大乱,使许多学生精神上肉体上受到摧残。会议期间,曾有人批评“哈尔滨青年工作右了”、“青干校包庇地富子弟”。其时,南翔同志到捷克访问,与会的市教委、学委的同志,在会上以事实予以有力的反驳。南翔同志回哈市后,立即召集市教委、学委同志,共同商定了应采取的方针,明确规定了政策界限:
  第一,地富家庭出身的青年学生和地主阶级不能划等号,他们年轻,正在接受革命教育和影响,绝大多数是可以争取的,我们可以而且应该争取他们成为革命的后备,不要把他们推到敌对的立场上去。
  第二,学校是教育机关,决不能把农村土改中的贫雇农路线,机械地搬到学校中来。严禁对地富家庭出身的学生任意进行批斗,更不得进行殴打和体罚。
  随后,南翔同志和我们党总支领导成员、各队队长、指导员,都深入群众,直接参加学员的讨论会,对他们进行正面的说服教育,进行疏导工作。这样做的结果,使青干校和哈尔滨各大中学校免于遭受一场灾难性的破坏。
  接着,蒋南翔同志向东北局的王稼祥、凯丰、郭述申等领导同志,反映了东北第一次教育工作会议上的问题。他们赞成哈尔滨市的教育与青年工作的方针,并帮助东北教育工作会议主持人之一的×××同志端正认识,这位同志后来写信向南翔同志表示歉意。
  青干校的一部分地富子弟学员,由于家庭挨斗、“扫堂子”,冬天降温后,发生不少困难,我们干部科的同志,为他们到市里和部队,弄来一些棉衣、被服、鞋帽发给他们,使他们感到组织上的温暖,更加坚定了投身革命的决心。
  青干校的理论与实际结合的教育方针,不仅表现在课堂教育、学习讨论上,也表现在参加实际革命工作上。我们把社会实践当作学员们最好的大课堂。第一、二、三期的学员先后都参加了哈尔滨市郊区的土地改革(当时叫“砍挖运动”、“平分土地”、“土改复查”),以及城市移民、清查户口,动员参军、劳军等工作。我们党总支干部和各队指导员,都亲自带队,我本人3次领导下乡,帮助学员们学习和掌握党的政策,随时检查工作中出现的问题,提高他们的思想觉悟,及时地吸收优秀分子入党。为了支援人民解放战争,哈市大中学生曾组织战地服务团,由四中教导主任吴限、市一中学生党支书杨树坡等带领。出发前,学委曾授权他们,在前线工作中,可以放手地发展党员,他们经过3个多月的工作与锻炼,有40多名学员进入青干校学习,成为第二期学员的一部分。参加实际革命斗争,对学员的教育是异常深刻的。如青干校二期学员赵常顺在他写的《革命熔炉》一文中,回忆了他参加土改经过后,说:“这40天,使我懂得了一个基本道理:共产党是代表全国人民利益,为人民服务的。我进一步懂得了我们校徽上‘为人民服务’5个大字的含义。砍挖运动后的我,已经初步树立了革命人生观,要跟共产党干一辈子革命!”
  青干校的生活是很艰苦的。吃的是粗粮,睡的是地铺,连食堂也没有。吃饭、学习讨论都在宿舍进行,对学员什么补助也没有。但全校上下平等、干部与学员共甘苦,养成了团结和谐、艰苦朴素的好作风。
  我们党总支十分重视学员的思想政治工作,也注意培养、发展新党员,在三期750名学员中,有200多人先后入了党,为党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新党员。在这个意义上讲,青干校起到了半党校的作用。
  在青干校一、二、三期毕业的750名学员中,一半以上输送给党,成为党、政、军各部门的干部;近一半人当了哈尔滨市、北满、西满、东满各县建团的领导干部,在长春、吉林、沈阳解放后,这3个大城市的建团的主要领导干部,都是青干校和哈团市委派去的,这就是东北青干校对东北建团所作的贡献。
  东北青干校从第三期的后期,迁到沈阳市去,归东北团委直接领导。
  东北青干校是东北青运的产物,它对东北青运的发展所起的作用是不会被人们忘记的。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