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关于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正式成立的时间问题
 
罗成全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是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前身。多年来,关于它正式成立的时间问题,存在着不同的看法,因而在党史、团史的研究教学中,在对团员青年进行团史教育中,以至在对外宣传中,说法都不一致。青年团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先进青年的群众组织,是党的助手和后备军,在国内外有着广泛的影响。它正式成立的时间问题,关系到能否正确地评价中国共产党的创建和党团关系,关系到能否正确地对团员青年进行团史教育和向国外青年的宣传。因此这个问题,不仅是团的历史,也是中国现代革命史和中共党史的一个重要问题。今年8月,是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建立70周年,笔者认为目前更有必要对这个问题求得一致的正确看法。
  “团先于党而成立”的问题
  1949年4月,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任弼时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闭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中说:“1920年成立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前身)是先于中国共产党而诞生的”①类似说法,早在1922年5月,《先驱》周刊关于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召开“一大”的报导中就有。该报导说:“1920年8月某日,上海有8个社会主义者,为实行社会改造和宣传主义起见,组织了一个团体,这个团体叫做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不久,北京、广州、长沙、武汉等处就有同样的团体发生,与上海的团体相响应。于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就宣告成立。”②从实际情况看,确有一批人(如任弼时等)是在中共正式成立之前成为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的,所以也就有了“团先于党而诞生”之说。
  前些年,国内外史学界也有类似的观点。《百科知识》1979年第2期发表的胡华、肖效钦《中国共产党建党史料》中写道:“1920年8月,在上海共产主义小组领导下成立社会主义青年团……其他各地也在共产主义小组领导下,成立团的组织,在此基础上,于1920年11月正式成立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80年,苏联《远东问题》杂志第4期刊载K·B·舍维廖夫的《中国共产党成立史》中写道:“继上海之后,北京、天津、广州、武昌和其他一些城市也出现了社会主义青年闭。1920年11月,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正式成立。”③1981年张静如等编著的《中国共产党的创立》一书中也写道:“1920年底,北京、长沙、广州、武昌等处也相继建立团组织,于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就宣告成立。”④以上各种说法,虽不尽一致,但都是认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正式成立的时间,是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前的1920。
  青年团的建立经历了由各个地方组织到统一的全国组织的发展过程。
  作为全国统一之组织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究竟是不是在1920年正式成立的呢?首先要着重于对历史实际情况的考察。
  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建得最早,是1920年8月22日建立的。北京、武昌、广州、天津的团组织是同年11月建立的。长沙是这年10月份开始发展团员,团组织建立的时间最早也到年底去了。这些组织建立不久,主要由于思想不统一,成员复杂:“马克思主义者也有,无政府主义者也有,基尔特社会主义者也有,工团主义者也有,莫名其妙的也有”。⑤加之人员变动,经费困难等原因,上海、北京、广州等地的青年团,“到了1921年5月,看看实在办不下去了,就只得宣告暂时解散!”⑥后来,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后,加强了对团的领导。1912年11月,中共中央局发出通告,要求各地党组织切实注意青年团的恢复和发展工作,“依新章从速进行”。⑦加上这时张太雷从苏联回国,带来青年共产国际在中国建团的意见,于是各地团组织开始恢复,并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到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时,全国已建立17个地方组织,团员发展到5000多人。1922年5月,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召开了第一次代表大会,走完了它的创建历程。
  上述关于团“一大”召开的报道“于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宣告成立”的说法,究竟是什么时间、通过什么形式宣告的,《先驱》周刊的报导并没有提到。近年来,我们到中央档案馆等处查档,也没有找到有关史料。50年代和前些年访问施存统、罗章龙、李达等有关的老同志,他们也没有谈到这次“宣告成立”的事实。相反却有不少材料说明,青年团“一大”召开之前,还不是一个全国性的统一的组织。
  史料之一:1921年3月,青年共产国际东方书记处致书上海青年团,邀请派代表参加青年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书中说:“我知道上海的青年团是中国青年团中最好的一个。因为没有全中国的同盟,(着重号是本文作者所加,下同,)我在国际青年共产党名义底下,亲爱的上海青年团的诸位朋友呀!送给诸位以此种选举一位代表当我们的第二次国际会议的邀请。”⑧
  史料之二:1912年3月,北京青年团致书青年国际,决定派代表参加青年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信中写道:“在接读少年共产党执行委员会东方书记格林君的信后,我们于3月16日召集了一个特别会议,并决定派代表出席这个会议,但是在中国还没有一个中国青年社会主义者的总会,所以我们的代表只有发言权,无表决权。”⑨
  史料之三:1922年1月,东方少年革命党会议拟定的《关于中国少年运动的纲要》中对中国提出要求说:“须十分注意,少年团体应当组织坚固的全国总部及各地部分,来代替旧日各自独立而须互相报告的形式组织;就是说:——每省应有个大会举出一个全省委员会;各省应再举出委员来组织一个中央委员会。”⑩
  史科之四:青年共产国际执委、远东书记处成员、驻中国代表达林在《中国回忆录》一书由写过:“到1922年初,社会主义青年团还未在全国范围内联合起来。中国各地的学生组织和社会主义青年团的27名代表,出席了远东革命青年代表大会。”(11)
  史料之五:1922年4月,《先驱》周刊第5号刊载的红彩《今后中国的青年应当怎样的运动?》一文中写道:“现在‘社会主义青年团’已然是同志们的地方组织了。但是,我们还不能就此为满足。我们一方面应当有基础的小组织,一方面更应当进而为全国的组织,更进而与国际青年共产党携手。”(12)
  以上史料说明,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成立,经历了一个由地方组织到全国统一之组织的创建过程。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前,还不能说已经建立了全国性的统一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0年的所谓“宣告成立”,也不过是非正式的,没有多大实际意义。无论是青年共产国际,还是国内地方团组织,也都认为这个期间并没有全国性的统一的青年团组织。
  纲领和组织体系是一个统一的组织建立的重要标志。
  纲领是一个组织的奋斗目标以及为实现这个奋斗目标而确定的道路和方法。它是一个组织建立的标志。恩格斯说:“新的党必须有一个明确的积极的纲领……只要这种纲领还没有制定出来或者还处于萌芽状态,新的党本身也将处于萌芽状态;它可以作为地方性的党存在,但不能作为全国性的党存在;它将是一个潜在的党,而不是一个实在的党。”(13)一个组织的纲领,对外,它是一个组织向全社会树立的一面旗帜;对内,它是这个组织全体成员思想统一、行动一致的基础。作为全国性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存在,就应当有一个统一的纲领、章程。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现1920年有统一的团章,只发现了广州、武昌、天津等地方团组织的章程,而且它们的内容也不一致。1921年11月,中共中央局通告中提到有团的章程寄给各地,现在见到的最早的一个统一的团章,是1922年4月《先驱》第5号刊登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临时章程》。它同团“一大”通过的团纲、团章相比,还很不完备。
  从组织体系来说,列宁主义认为,党不仅是党内各个组织的总和,同时党还是这些组织的统一体系,有中央和地方、上级和下级的领导机关,有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没有这个条件,党就不能成为统一的有组织的整体。1920年,社会主义青年团没有中央领导机构,只有“各自独立而须互相报告”的地方组织。现在见到的材料,有两处提到1921年上半年有团中央领导机构:达林在《中国回忆录》中说:“1921年春……召开团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问题提出来了。为此,在上海成立了中央执行局。”(14)1921年7月,中国代表在青年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上报告说,中国青年团在“本年4月初建立了临时中央执行委员会,遂将在上海发起召开全国代表大会的工作移交与它。”(15)但是,事实上1921年5月上海等地的团组织已处于“解散”状态。可见,这个临时的中央机构实际上并没有也不可能有什么意义。
  青年团“一大”前的“中央”机构,目前在档案文献中也没有看到明确的具体的规定与记载。各地和上海的一些通信,大部分都是写给“国昌(方国昌,即施存统)兄”、“国昌先生”的,少数则写作“子由(方子由,亦为施存统)兄”、“玉英(施玉英,施存统的化名)姊”,只有个别通信用了“总部”、“临时中央局”的称谓,如1922年3月27日,唐山青年团的一封信的上款,写作“上海青年团总部代理中央机构诸君”(16)。《新青年》第9卷第6号报道青年团“一大”召开的通讯中说:“这次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代表大会,是由上海临时中央局召集的。(17)以上材料说明,青年团“一大”召开以前,有一个临时中央机构,但由于种种原因(可能包括保密的原因),未被各地方团普遍认可和使用。也就是说,团“一大”召开以前,还没有正式的中央领导机构,因而也不能说这时中国的青年团已经成为统一的有组织的整体。
  中国共产党是青年团的缔造者。
  在创立时期,党和团的实际发展是:第一,在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之前,各地团组织是各地共产主义小组筹建的。在上海,党的发起组派它的最年轻的成员俞秀松出面主持建立了青年团;在北京,北京共产党组织直接领导建团,党组织负责人李大钊等还担任过团的执行委员;在长沙,毛泽东接到陈独秀寄来的章程后,就积极进行发展团员的工作;在武汉,董必武等建立武汉党支部后,首先在武汉中学发展团员;在广州,谭平山等响应上海党发起组的函约,建立了青年团。第二,在1921年上海等地青年团的活动处于停止状态的时候,是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并加强了对团的领导,才使各地团组织得以恢复并进一步发展。第三,党中央指导了青年团“一大”的召开。在广州召开专门会议讨论大会的方针,派干部参加大会的筹备工作,党中央总书记陈独秀在大会上以《马克思主义两大精神》为题发表演讲,这些都保证了青年团“一大”的胜利召开。
  以上事实说明,在青年团创建的重要时刻,中国共产党都发挥了领导与指导作用。党是团的缔造者。如果说,早期各地建立的党组织,只是共产主义小组性质,还不是中国共产党的正式建立的话,那么,早期各地建立的团组织,也只能是地方组织,而不是全国性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正式建立。
  团“一大”召开标志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正式成立。
  1922年5月5日至10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全国有15个地方团组织的25名代表参加了大会。大会听取了临时中央局和各地团组织的报告,讨论通过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纲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章程》等7个文件。在团的纲领中,确定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是“中国青年无产阶级的组织”,它的奋斗目标是为在中国建立“一切生产工具收归公有和禁止不劳而食的初期共产主义社会”。团的纲领接受中国共产党的主张,第一次明确提出“铲除武人政治和国际资本帝国主义的压迫”,即反对封建军阀统治和反对帝国主义压迫。(18)在团章中规定,“全国代表大会为团的最高机关”,“在全国代表大会闭会期间,中央委员会为最高机关”,“下级执行委员会须服从上级执行委员会”,“少数须服从多数”。(19)大会选举高尚德(高君宇)、方国昌(施存统)、张椿年(张太雷)、蔡和森、俞秀松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施存统任书记,组成了正式的中央领导机关。
  这次大会的召开,标志着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走完了由地方性组织发展为全国性组织的创建历程,实现了思想上、组织上的完全统一。这时,也只有到这时才可以说,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正式成立。因此,以团的“一大”作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的里程碑,是符合历史真实的。
  综上所述,我认为今后不应再笼统地提“1920年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或者说“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先于中国共产党而诞生”,而应完整地表述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前身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从1920年8月到1922年5月,经历了一个由地方组织到全国统一组织的发展过程。1922年5月5日召开的团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标志着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正式成立。

  (作者单位:共青团中央青运史研究室) 
  (载自《中国青运》1990年第四期)
  注
  ①《为团结教育青年一代而斗争》青年出版社,1651版。
  ②《中国青年运动历史资料》(1)团中央办公厅编,1957年。
  ③《党史研究资料》1981年6、7期第30页,中国革命博物馆党史研究室编。
  ④《中国共产党的创立》,河北人民出版社,1981年6月版。
  ⑤⑥同②第124页。
  ⑦《中共中央青年运动文件选编》第3页,中国青年出版社,1988年版。
  ⑧《青年共产国际与中国青年运动》第38页,中国青年出版社,1985年版。
  ⑨同上第41页。
  ⑩同②第107、108页。
  (11)苏)CA达林《中国回忆录》第45页,中国科学出版社。
  (12)同②第115页。
  (1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257页,人民出版社,1972版。
  (14)同(11)第20页。
  (15)同⑧第54页。
  (16)(17)赵朴《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代表大会及其前后若干问题》,见《青运史研究》1984年第2期,团中央青运史研究室。
  (18)同②第129页。
  (19)同②第132页。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