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社会主义青年团在山东的创建
 
向禺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在山东现在有三百七十六万团员,占青年总数的百分之二十三。在全省的政治生活和经济建设中,是党的得力助手和强大的后备军。山东什么时候开始建立的青年团,她是怎样诞生、成长和壮大起来的?在她的战斗历程中,曾经涌现过哪些英雄人物,有哪些可资借鉴的经验教训,这些都是很有现实意义的历史研究课题。
  本文探讨的是社会主义青年团在山东的创建问题。随着历史档案的公开和党史、青运史工作的进展,这个问题现在已经基本上弄清。
  一、建团的时间
  山东的建团,最早在济南,时间是一九二二年八月十六日。然后是益都、青岛、寿光、广饶。其他地方的建团,在这几个市、县之后。
  最早入团的贾乃甫,一九五七年回忆:“在济南,共产党和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得比较晚些,大概是在一九二二年(一九二二年王尽美介绍我加入S·Y时,我脑海里想着S·Y,才成立)”(注1)。一九六○年三月,他又亲笔写道,山东社会主义青年团“于一九二二年在济南杆石桥门外育英中学成立。”(注2)最早入团的另一人王用章,他写道,“至民十一年(一九二二年)秋间,中央派陈为人到山东视察,……他走后,又联络了十个学生,组织了社会主义青年团。”(注3)他们两个人的回忆,一致说是一九二二年建团,但是没有提供具体的日期。另外两位老团员,一位回忆是一九二一年建团,一位则认为一九二三年秋她入团时济南刚建团。
  根据济南市工运史研究室提供的线索,我们查到一九二二年十月二十五日北京《晨报》上的一篇报导。内称:“济南函云,第八届全国教育会联合会,前日在济南开会时,鲁省劳动团体,中国山东劳动组合书记部书记王用章,济南劳动周刊社编辑王鸣球,中国山东社会主义青年团代表贾乃甫等,曾向该会提出‘实行劳动教育建议案’……”。这篇报导证实了,在一九二二年十月二十五日之前,山东济南有了社会主义青年团。
  今年二月,根据赵朴同志提供的线索,我们在中央档案馆查到了一九二二年十二月二十日王复元致施存统的亲笔信。这封信提供了济南地方团(也称山东地方团)成立的可靠日期:一九二二年九月十六日。当时,施存统是团中央书记,王复元是济南地方团书记,这封信,信封上写着:“北京石附马大街女子高等师范交缪伯英女士转至钟鞅菊女士大启”。缪伯英是北京最早的女团员,钟鞅菊显然是“中央局”的谐音。信中回报了济南建团后几个月的工作情况,信末盖着“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济南”的印章。
  确切地表明济南开始建团的具体日期是一九二三年十二月十五日济南地方团的《团员调查表》。表上山东籍团员“加入时间”最早的五人,日期为一九二二年八月十六日。这个团员调查表是当年团中央统一制订、印发,由各地方团填写上报。所以,这张表的可靠性是无可置疑的,济南在一九二二年八月十六日开始建团是准确可信的。
  二、建团的准备
  济南在六十二年前就建立了青年团,这有它历史的原因,经过了充分的准备。
  齐鲁之地是孔孟故乡,封建黑暗特别猖獗。军阀、豪绅的横征暴敛,使广大工农生活极其贪苦。加以德、日帝国主义相继侵略,强行驻军、筑路、开矿,占据青岛,更激起广大群众,尤其是热血青年的无比怨愤。
  “山东问题”是爆发“五四运动的直接原因。山东青年更感到丧权耻国的切肤之痛,所以,罢课、游行、抵制日货的运动,当时通及全省。青年们思想极端苦闷,急于寻求振兴中东的一条生路。
  “五四”运动之后,新的思潮开始从北京、上海传到山东。一九一九年济南就有教育图书社和山东官书局,以及一师、一中的学生会,代销《新青年》等进步刊物。一九二○年十月,齐鲁书社正式开业,销售各处新出版的印刷物。报刊如:《新青年》、《小说月报》、《新潮》、《创造》、《奔流》;书籍如:《俄国革命史》、《资本论入门》、《社会科学大纲》以及鲁迅的著作等(注4)。青年们纷纷来到书店看书买书,如饥似渴汲取新的思潮,同时在这里结交志同道合的青年朋友。贾乃甫当时是商专的学生,他就是在齐鲁书店看书认识了一中学生王尽美、育英的教师王翔千。
  一九二○年十一月,济南成立了一个“励新学会”,成员主要是省立一师和一中的学生。王尽美是编辑主任,邓恩铭是学会的庶务。“励新学会”举行多次学术讨论会,出版六期《励新半月刊》。上面有篇文章写道:“新文化运动以后,思想界发生了空前的大变动,大多数青年一旦觉醒,便感到‘老实读书’之外,个人、社会和人类尚有各种问题,即对旧制度、旧思想等怀疑,又满怀苦闷,希望解决……”。还有一篇写道:“俄罗斯的劳动者,竟直接了当群起来把他的仇敌资本家杀尽了,驱逐了,于今能代表俄罗斯的,只是我们拿锤拿斧子拿锄镰的劳动者了,苦同胞们,人家前处的地位和我们是一样的,现在怎么样!……”(注5)。这些文章,表现了“励新学会”的青年们对旧社会的不满,忧国忧民,要求改革,向往革命的迫切心情。
  一九二一年“五一”国际劳动节后,王尽美、王翔千等成立济南劳动周刊社。同年秋,“励新学会”无形解散以后,王尽美、邓恩铭等又在济南发起建立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会员五、六十人,多数是各校学生。研究会组织会员阅读马恩著作,举行报告会,利用“五一”和马克思诞辰进行公开的宣传活动。贾乃甫记忆,当时研究会曾开展马克思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的热烈辩论。很多青年通过学习和辩论,提高了对马克思主义和中国革命的认识。所以贾乃甫说:“该会(指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成立,给社会主义青年团在山东的组织,打下了基础。”青年入团“是在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基础上,在政治觉悟方面进一步发展的结果”(注6)。老团员王辩也说,济南《团员调查表》上那“五个最早入团的人,除了郝永太我不熟悉以外,其他王尽美、王用章、王复元、贾乃甫四人,都是励新学会、马克思学会的基础成员。”(注7)
  历史事实确实是这样。“五四”运动的影响,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各种社会思潮的斗争,尤其是励新学会、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建立,是社会主义青年团在济南创建的思想准备和组织准备。
  三、建团的过程
  山东是先有党、后有团。山东的团,是在中央派人具体帮助下,由王尽美、邓恩铭等同志亲手培育起来的。
  一九二一年春,王尽美、邓恩铭在济南建立共产主义小组。七月,他们参加了党的“一大”。“一大”作出了“各地都成立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决定。同年十一月,党的中央局发出通告,要求“全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必须在明年七月以前超过二千团员”。一九二二年五月,山东出席广州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的王用章、膝沛昌和全体代表一起,出席了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注8)。这年秋天,在济南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一次集会上,王用章登台报告他在广州开会的情形,他在会场对王翔千说:“他们叫改成社会主义青年团呢?”(可见这时山东还没有团)(注9)。一九二二年七月,王尽美参加党的“二大”,“二大”专门作了《关于少年运动问题的决议案》。所有这一切,对于社会主义青年团在山东的创建,不能不产生直接的影响。
  贾乃甫一九六○年回忆说,青年团S、Y的成立是有一个过程的,开始酝酿较早,记得一九二一年底有这种提议。他入团是在王尽美处,由王尽美介绍入团,当时有上级派来的陈维人(为人)在场。陆续发展一批团员后,才举行S、Y成立大会。成立会在育英中学举行,去开会的都说是去找在那里教书的王翔千(注10)。一九二二年十二月二十日王复元给施存统的信上,明确地写着:山东地方团“一九二二年九月十六日,成立时,为人同志主席。”为了加强党对青年团的领导,当时规定党员都加入青年团,所以王尽美是第一批入团的五人之一。邓恩铭稍为晚一点,他是一九二二年九月十日入团。这年十二月济南三十九名团员中,纱厂工人六名,印刷工人七名,各校学生十五名,教职员三名,有职业的团员六名(务商、录事两种),无职业的二名。团员按学校和工厂划分“小团体”(“二大”后改称支部)。
  一九二二年秋后,王翔千到青州(益都)省立十中教书。他选印的第一篇讲义是《阶级斗争》,向学生推荐的课外书刊是《共产党宣言》、《唯物史观》和《向导》、《新青年》。在他的教育影响下,一九二三年“二七”大罢工后,十中学生为殉难的工人家属募捐;夏天,又驱逐贿选议员的高建泉。王尽美和十中学生李殿龙(耘生)时常通信,邓恩铭多次到益都活动。一九二三年十月,李殿龙由王翔千介绍入团。不久,十中学生刘俊才(子久)、卜荣华、刘德俊等相继入团,成立团支部,负责人李殿龙(注11)。
  一九二二年十二月,青岛从日本帝国主义手中收回。邓恩铭到青岛开辟工作,在《胶澳日报》任副刊编辑。一九二三年十月间,团中央派王振翼(注12)到济南、青岛帮助工作。他认为“吾人在山东之活动应以青岛为出发点”。深入工厂、学校,亲自与团的发展对象、职业学校八、九位学生谈话五次。十一月十八日,青岛发展十名团员(职校八名学生,电话局二名职员),成立两个支部。暂推选邓恩铭为青岛团组织临时书记兼职校支部总干事(注12)。一九二四年十二月,经团中央批准,青岛成立地方团(注13)。
  寿光县张家庄的张予山,原是济南省立一师的学生。在校曾组织“青年互助社”,研究新文化,创办乡村教育。因病辍学后,和王云生一起在家乡办学。一九二四年四月,张予山、王云生由邓恩铭、延伯真介绍加入青年团。邓恩铭曾到寿光活动,住在张予山家里。这年四月至六月,在寿光张家庄一带和广饶县延家集发展十五名团员。九月,成立支部,张予山任书记。十七名团员中,小学教员九名,务农七名,务商一名(注14)。
  四、早期的活动
  在济南,初期的青年团是个半公开的组织。一九二二年十月,报纸上公开报导,贾乃甫是“中国山东社会主义青年团代表”,与人联名向全国教育会联合会提建议案。同年冬,马克先以社会主义青年团代表的名义,在山东各法团追悼伍延芳大会上登台演说(注15)。这都说明当时青年团还没有转入地下。正象王辩同志回忆的:当时“这些北洋军阀还不似国民党那样恶毒地无孔不入地追逐我们,也许我们的活动还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注16)
  建团初期的活动,主要有三个方面:首先是在青年学生中传播进步书报,向他们宣传党的主张,积极扩大团的组织,团组织主编的《现代青年》周刊,在青年中很受欢迎。济南三月份建团只有五名团员,十二月就扩大到三十九人。益都团组织从十中扩大到四师、甲农和高小。青岛一九二四年在四方机厂、银月纱厂等处发展团员二十八人。(注17)在初建阶段,这个发展速度是不慢的。同时,团组织积极向党推荐年龄大的、优秀的团员转入党组织。
  其次是积极投入反帝反封建的各种政治活动。济南地方团曾组织民权大同盟临时委员会,讨论取消治安警察法。在追悼伍延芳大会上,以团的名义印发宣言,明确喊出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的口号(注18)。一九二三年集会纪念马克思诞辰,又主持市民大会宣传抵制日货,集会追悼被惨杀的旅日华侨,纪念十月革命六周年。在学生中组织“反基督教大同盟”,以个人身份参加国民党,参加筹建“国民会议促成会”等等(注19)。益都团发起为民贼郭广恩“铸猪”,使这位“猪仔议员”落得个名声扫地(注20)。
  第三,调查青工疾苦,在青工中开辟工作。这是山东早期团组织的一大优点。一九二二年十月间,山海关、唐山工人大罢工,济南地方团在第三次常月大会上专门讨论了“援助唐山工人”问题。团组织配合党建立了济南理发业工会、印刷同人联合会(注21)益都的团员深入东益火柴公司,和青年工人交朋友,了解他们的劳动条件和生活情况,在青工中发展团员。还发动小车夫组织工会,联合起来抗税(注22)。
  一九二三年八月,贾乃甫作为济南地方团的全权代表,到南京出席全国团的“二大”(注23)。“二大”决议中说:“济南地方团在各种群众运动颇努力,对于教育宣传、劳动运动,亦有较好的成绩。”(注24)这是团中央对当时山东团的工作的积极评价。
  山东建团初期,由于团员人数少,年龄小,更缺乏斗争经验,所以经常和党组织在一起活动。团也没有自己的独立机关,甚至党团在组织上界限也不太明确,存在着党团不分的现象(注25)。一九二四年四月团中央特派员李执芬来济南,在千佛山召开会议之后,党团才开始划分开来。王辩回忆说:“当时团在政治活动方面,是和党亦步亦趋的。”她记得在济南做团的工作时,团中央曾来信批评说,团组织没有充分注意青年的特点,而是党做什么团就做什么,好象第二党一样(注26)。
  五、一点说明
  一九二三年十二月十五日济南《团员调查表》上,有三个外省籍团员的入团时间,一九二二年八月十六日之前,他们和山东的建团有怎样的关系呢?全国团的“一大“代表中有个“树彝”,济南《团员调查表》上也有个“李树彝”。这两个树彝是不是一个人?济南地方团会不会建立在“一大”之前,派他为代表参加“一大”呢?
  经过访问罗章龙和向唐山市党史办函调,证实这两个树彝是一个人。他籍贯湖南省酃县,原是北京大学旁听生,先后参加北京工读互助团和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一九二○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一九二一年到唐山办工人夜校。一九二二年三月是唐山地方团代理书记。五月,作为唐山代表到广州参加全国团的“一大”。这年十月,唐山机器制造厂、开滦煤矿和启新洋灰厂大罢工,李树彝参与了罢工领导。但在罢工失败后,他的名字在历史资料中不见记载了(注27)。
  上述情况表明,李树彝和济南建团没有关系。他的名字出现在一九二三年十二月济南的《团员调查表》上,我们的推测是:一九二二年十月,王尽美在唐山参加领导罢工。结识了李树彝。因为李在唐山工作时间较长,罢工失败后避开敌人的搜捕,他跟王尽美来到了山东。但是我们问遍山东的老团员,他们都说没有见过这么一个湖南人。
  济南《团员调查表》上,另一位一九二○年入团的是吴容沧,浙江人,他是党中央特派员,从北京到山东时,济南建团已经四个月了。
  第三位是张葆□,一九二二年一月入团,江苏无锡人。济南道生银行职员,党员。一九二三年至一九二四年任济南地方团的教育兼发行。老同志回忆。当时他常和王翔千来往,但都没有谈到他在济南建团中做过什么工作。
  济南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创建,标志着山东青年运动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从此,广大山东青年团结在团组织的周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以马克思主义为指针,为根本改造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建设一个独立、自由、富强的社会主义新中国而进行百折不挠的奋斗。

  (载自《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创建问题论文集》共青团中央青运史研究室1984年编印)
  注释:
  1.贾乃甫,又名贾石亭。齐河人。一九二二年八月十六日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当时是济南商业专科学校的学生。后来脱离组织。解放后当教员,一九六四年病故。引文转自《“一大”前后》。
  2.原件存山东省档案馆。
  3.王用章,又名王果,历城人。一九二二年八月十六日入团,当时在大东报馆当校对。一九二八年底叛变投敌,改名王天生,任捕共队队长。解放后被捕,病死。引文见他的供词,存省公安厅。
  4.余世诚《济南共产小组的建立》及《山东党史资料》一九八二年增刊。
  5.转自《济南工运史资料》第一辑。
  6.原件存山东省档案馆。
  7.王辩,现名黄秀珍,诸城人,王翔千的女儿。一九二三年十一月七日入团,当时在省立女师上学。从一九二一年起就跟随王翔千参加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活动。现离休。引文摘自来信。
  8.《中国青年运动历史资料》第一辑及中央档案馆存团“一大”签到簿。
  9.王辩一九六○年材料,存山东省档案馆。
  10.存山东省档案馆。
  11。益都县党史办材料。
  12.王振翼,又名王仲一,山西天镇县人。太原最早的团员,北京大学学生。团“一大”代表,曾在南京、上海一带工作。党的“三大”、“六大”代表,曾为第六届党中央候补委员。一九三○年死在狱中。另见《山东青年运动档案史料选编》第一辑第11页。
  13.见《山东青年运动档案史料选编》第一辑第31页。
  14.见《寿光青运史料》。
  15.马克先,北京人。一九二二年到济南正谊中学教书,同年九月入党,曾负责党、团工作。一九二八年脱党。一生从事教育工作。一九八三年二月病故。
  16.原件存山东省档案馆。
  17.《山东青年运动档案史料选编》第一辑第27、55页。
  18.《山东党史资料》一九八二年第三期第193页。
  19.《山东青年运动档案史料选编》第一辑第90页。
  20.《山东青运史资料》第二辑第12页。
  21.《山东青年运动档案史料选编》第一辑第18、19页。
  22.《山东青运史资料》第二辑第12页。
  23.《青运史研究》一九八三年第一期。
  24.《中国青年运动历史资料》第一辑第358页。
  25.《山东党史资料》一九八二年增刊第115页。
  26.王辩同志一九八三年九月二十一日来信。
  27.据湖南酃县党史办介绍,李树彝又名李却非,一九二六年回到家乡,曾任党的县委书记,湘赣边界特委委员。(《毛选》缩印本第75页)一九二九年被敌人残杀。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