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试论旅欧建团的思想准备
 
柳定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本世纪二十年代初叶,在我国青年学生中掀起了一个留法勤工俭学的热潮。大批青年学生为了寻找国家和民族的出路,追求“世界新思潮”,纷纷去国离乡,来到法国勤工俭学。在异国的环境下,留法勤工俭学的进步青年经受了大工业生产的洗礼和勤工俭学艰苦生活的考验,先后摆脱了各种错误思潮的影响,转向马克思主义,完成了从爱国主义到共产主义的思想转变。旅欧共青团的创建就是这一思想转变的重要标志。纵观旅欧共产主义青年团创建的历史,人们不禁要为留法勤工俭学中涌现出那么多中国早期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而感到惊异。他们很自然地要提出这样的问题,即留法勤工俭学青年迅速完成从爱国主义到共产主义转变的原因是什么?这也正是本文所要探讨的。

(一)


  留法勤工俭学最初起于蔡元培、吴玉章等人的提倡。但直至五四前后,才形成全国规模的运动。一九一九年至一九二○年间,全国各地一下子竟有一千六百多名青年学生踊跃赴法勤工俭学。这一勤工俭学热潮的出现固然有种种原因,而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五四前后的思想解放运动对青年学生的影响。
  五四前夜,中国的先进青年都在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即如何挽救内忧外患的祖国。一九一五年,以《新青年》杂志创刊为主要标志的新文化运动,对广大青年思想的解放起了极大的启蒙作用。在青年学生中,追求科学与民主,学习新思想,新文化形成风气。在各地出现了“乡村的青年奔向城市,城市的青年奔向京沪,京沪的青年又要出国留学”的情况①。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更惊醒了正在寻找出路的中国先进青年,使他们看到了民族解放的新希望。追求改造社会的真理已经成为他们的共同呼声。但在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阻挠下,他们并无可能到新生的苏维埃俄国去寻求革命真理。留法勤工俭学,给这些有志改造中国的先进青年提供了寻找真理,解放思想的环境、借鉴和可能。在他们看来,法国既是民主政治,又是文化昌盛、科学发达的国家,并且靠近苏俄和欧洲革命高潮的地区。因此,留法勤工俭学一经提倡,就引起广大青年,尤其是四川、湖南等内地省份的青年学生的热烈响应。他们“受新思潮之鼓荡,求知识之心大盛,复耳濡目染于工读之名词,耸动于劳工神圣之思,奋起作海外勤工俭学之行……”②。这一运动又由于一批先进青年领袖人物和进步青年社团的积极组织和参加而呈现出一种不同以往留学生运动的新面貌和趋势。
  在湖南,毛泽东、蔡和森专门组织了以新民学会会员为骨干的大批湖南青年赴法勤工俭学。周恩来与天津觉悟社的部分社员也是勤工俭学的积极参加者。在四川,由于吴玉章等人的提倡、组织,四川成了勤工俭学学生最多的省份。
  参加留法勤工俭学运动的骨干都是五四时期学生运动的领袖和积极分子。他们赴法的目的很明确。正如何长工同志在回忆中所说的:“我们所以出国勤工俭学,和阔少爷留洋不同,不是为了去“镀金”,寻找向爬上的资本,也不是为了一般的求知,而是为了救国的出路。③”在这些先进青年中有湖南的蔡和森、向警予、李维汉、李立三、何长工;北京的赵世炎、张申府;天津的周恩来、郭隆真、刘清扬;四川的刘伯坚、聂荣臻、邓小平;贵州的王若飞;云南的张伯简等。蔡和森、周恩来等明确提出,他们赴法勤工俭学的目的是要“通其语文,读其书报,察其情实”④。研究“世界新潮流”,从中找出“治本”的办法,“供给现在正求解放的中国”⑤,以实现改造中国的愿望。
  在留法勤工俭学学生中,又以四川湖南等内地省份的青年学生为最多。这些青年出国前并不像当时北大和接近北大的青年,在李大钊影响下,五四前已接触到马克思主义,但是他们亲受北洋军阀摧残教育之害,深深感受到封建主义压迫的痛苦和社会制度的黑暗,要求改变社会现状和寻找出路的愿望更为强烈。
  从参加留法勤工俭学运动的青年文化程度看,他们大多受过中等以上的教育。据不完全统计,在一千六百多人中,中学生有四百多人,大学生有九十多人,师范各类专门学校的四百多人,高等小学三十多人。出国前,预先在京、保、辛、布、川等处法文预备学校学习过的三百余人⑥。这为他们在法国学习和接受马克思主义,创造了前提。

 

(二)


  如果说,留法勤工俭学,为中国青年了解俄国十月革命情况,考察西欧工人运动,直接学习马克思主义著作,促进向共产主义的思想转变提供了可能性。那时,蔡和森、周恩来、赵世炎等一批先进分子的首先觉悟,转向马克思主义,则对大批留法勤工俭学进步青年实现思想转变发生了重大的影响。
  二十年代初期,在十月革命影响下,无产阶级的革命情绪十分高涨。第二国际修正主义已经破产,列宁领导的第三国际的诞生,加速了各国社会主义左派在组织上同机会主义决裂,各国共产党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建立。左派与右派及中派决裂,成立了共产党。马克思主义的各种法文版小册子在法国大量印行。法国社会思潮活跃,民主空气浓厚,思想禁锢较少,这就为中国留法勤工俭学学生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创造了国内所不可能具有的有利环境。蔡和森就是在法国通过直接攻读马列原著,在留法勤工俭学青年中,最先转变为马克思主义者的优秀代表。
  一九二○年一月三十日,蔡和森到达法国马赛,不久就进入蒙达尼中学学习。他起初计划“在法大约顿五年,开首一年不活动,专把法文弄清,把各国社会党各国工团以及国际共产党,尽先弄个明白”⑦。后因觉得“校中功课太浅,及求知欲切,决不上课日唯手字典一册,两页报纸,以为常”⑧,他每天看《人道报》、《共产党月刊》《俄事评论》等。由于他刻苦攻读,三个月后“看报渐有门径,各国社会运动消息,日能了解一二”⑨,半年之内,他就思想门路大开,以世界大势律中国,对于改造计划略具规模⑩。他还收集了有关马克思主义和传播俄国十月革命的重要小册子约百种,并择其重要急需者“猛看猛译”,以“霸蛮精神”从法文先后翻译了《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国家与革命》、《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等著作。
  一九二○年八、九月及一九二一年二月间,蔡和森先后给毛泽东、陈独秀几封长信,阐述他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他认为,只有社会主义才是改造世界和中国的出路。他说:“我近对各种主义综合审谛,觉得社会主义真为改造现世界对症之方,中国也不能外此”(11)。他指出,俄国十月革命的出发点是唯物史观,方法是阶级斗争加阶级专政,目的是创造共产主义的社会。他提出要组织共产党,作为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发动者,宣传者,先锋队,作战部”。蔡和森不仅对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了比较系统的研究,而且为在法国建立旅欧共产主义青年团进行了广泛的思想准备。
  法国社会思潮活跃,这既为留法勤工俭学青年学习马克思主义提供了有利环境,也逼迫着他们必须在各种复杂社会现象和各种思潮和主义中间进行选择,而周恩来正是通过反复的推求比较,作出了自己的抉择。
  早在留学日本期间,周恩来就接触到关于苏俄社会主义的介绍,也读过介绍其他各种社会主义学说,包括无政府主义、基尔特社会主义和新村主义的文章。一九二○年五、六月间,他在狱中还向战友讲演马克思传记和学说。赴欧不到一年间,他就系统地学习了《共产党宣言》、《法兰西内战》、《国家与革命》等经典著作。他十分注意用学得的理论来指导对欧洲各国实际的考察,并把欧洲各国情况与中国的社会实际相比较,从而得出自己的正确结论。
  周恩来刚到欧洲,当时大战后的欧洲社会政治经济危机状况给他以深刻的印象,他说:“吾人初旅欧土,第一印象感触于吾人眼帘者,即大战后欧洲社会政治所受巨大之影响,及其显著之不安现状也”。“生产力之缺乏,经济界之惊慌,生活之窘困”;“社会上一般人民饥寒失业交困于内外”,而对于经济紊乱,工人失业,欧洲各国均无根本解决办法。这使周恩来确信“欧洲危机终不可免而至于爆裂”(12)。为了进一步了解欧洲各国社会状况及工人生活条件和斗争情况,他曾先后到英国煤矿,法国的雷诺汽车厂和利尔煤矿及德国鲁尔区进行考察。一九二一年初,英国爆发了煤矿工人大罢工,周恩来闻讯,立即赶赴英国进行实地调查,并赶写了《英国矿工罢工风潮始末》的长篇通讯。他把英国矿工罢工斗争与俄国十月革命相比较,并由此得出结论:“劳资战争舍根本解决外,其道无由,观此益信”(13)。其根本道路“则有俄罗斯劳农专政”。(14)
  周恩来还对欧洲各国党派和思想流派进行比较,指出,欧洲的无政府主义“其势力渐渐等于零”,英国的基尔特主义“近已见衰”,社会党人“朝三暮四”,“吃党的太多”,渐渐失去劳动界的信任(15)。通过对各种主义的比较,周恩来深切感到,以前觉悟社宗旨笼统地规定“灌输世界新思潮”,“自然是不够欠明了,但老实说来,用一个共产主义也就够了”(16)。他进一步坚信:“唯有共产主义,在今日全世界上已成为无产阶级全体的救时良方(17)。
  赵世炎在五四时就是北京学生界的领袖之一,五四以后参加了少年中国学会。他在北京法文专修馆学习期间,曾编辑出版过《平民周报》和《工读》半月刊。他当时笃信工读主义,主张用工与读结合,学问与生计合一的办法来解决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差别,进而改造整个社会。他是抱着工读的理想于一九二○年五月前往法国勤工俭学的。
  到达法国之后,赵世炎先后在巴黎西郊工业区赛克鲁和三得建等地的铁工厂工作。他每天除八小时工作外,坚持三小时的学习,并经常利用假日召集就近的朋友座谈,讨论国内外形势,漫谈各人实践体验及与勤工俭学迫切有关的问题。一九二○年底,由于经济危机的影响,赵世炎在作工五个月之后也失业了。半年多的生活实践,使他亲自体验到资本主义法国的本质,感到自己过去对社会改造的看法空想太多。他写信给国内的朋友说:“我常常思,我们过去的事,都有些蹈空……”,提出要“从冷静处窥探人生,于干辛万苦中杀出一条血路”。(18)这时他重新修订了自己的勤工俭学计划,除原来打算在工厂中学技术、学法文,体会工人感情外,又增增了“阅读法文进步报刊,搜集苏俄情况,经常向国内报导”,“联系法国工人中的党员和进步分子,学习他们组织工人领导斗争的方法”(19)。在劳动学会成立会上,赵世炎提出:“我们是无产阶级,必须组织工人进行革命”。(20)这表明,赵世炎已经从工读主义转向了革命
  蔡和森、周恩来、赵世炎等在先后完成思想转变的同时,也开始积极在勤工俭学青年中宣传马克思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思想,对流行于青年学生中的无政府主义和工读主义等思潮展开斗争,使当时留法的进步青年团体先后向马克思主义转变,从而为旅欧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建立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三)


  在法国勤工俭学期间,青年们不仅经历了求学和做工的艰苦,思想上也在进一步探索着国家和个人的出路何在。
  一千六百多名勤工俭学学生到达法国之后,多数人在补习了一段法文后就到工厂去做工。他们在法国就读的学校共有三十余所,进入工厂六、七十处。同时在巴黎西郊戈隆勃的华侨旅社里,还经常住着一批离校候读的青年。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法国工厂刚刚复工,劳动条件十分艰苦,留法勤工俭学学生为了达到勤工俭学的目的,他们什么活都找着干,由于他们大多没有专门技术,多半做劳动强度较大的粗工,或当学徒。他们在工厂亲身同现代化大工业接触,实际体验到工人阶级的生活,对于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和管制方法有了初步的认识。一批先进青年还把参加劳动同考察法国劳工运动结合起来,接触了当时法国工人阶级中澎湃的革命潮流。陈毅回忆在法国勤工俭学的生活时说:“时间长了,对工人阶级的遭遇有了深切感受,开始了解了工人阶级了”。(21)李立三在回忆中也写道:“一九二○年,我在法国一个铁工厂做工受当时法国工人运动的影响,并与一个信仰(共产)主义的工人有接触,逐渐相信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救中国。”(22)
  在留法勤工俭学生中,大多数人向往一种理想的新社会,感到对现有的黑暗社会必须改造,但究竟用什么方法,走什么道路来达到改造的目标,则使他们感到茫然。他们追求新思潮,寻找革命真理,但在一九二○年以前,马克思、恩克斯、列宁的基本著作的中文全译本连一部也没有,他们在出国前所能看到的马克思主义的书籍实在太少。因此在他们中间,思想倾向是很不相同的。既有抱着实业救国、教育救国的理想前来法国的,也有相信空想社会主义的,但影响最大的还是无政府主义和工读主义。例如,工学例进会的宗旨规定:“联络一班人共同做事,如储金、定书报,互相勉励,疾病相助,工学交互,及为将来别种建画之预备”。(23)这一宗旨就很明显地反映出一部分留法勤工俭学青年中的工读主义倾向。不清除这些形形色色的错误思潮的影响,要在留法勤工俭学青年中建立共产主义团体显然是不可能的,在清除无政府主义和工读主义倾向、进行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宣传方面,蔡和森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一九二○年七月六日至十日,他发起组织新民学会会员在蒙达尼举行会议。在会上,他提出以“改造中国和世界”为学会方针,在改造的方法和道路上,他坚决主张马克思主义,激烈革命,组织共产党,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即仿效俄国十月革命。尽管会议对此并末取得一致意见,但这次会议通过新民学会这一新方针,与该会成立时确立的“革新学术,砥砺品行,改良人心风俗”的宗旨相比,表明在法会员的思想已大大前进了一步。
  这次会议以后,其他地方的新民学会会员也相继搬到蒙达尼,大家分工阅读各种书报,深入探讨各种问题,使蒙达尼成了留法进步学生的一个中心。蔡和森经常同李维汉等勤工俭学青年谈论俄国十月革命经验和欧洲革命斗争形势,宣传马列主义,一些新民学会会员通过阅读他以“霸蛮精神”翻译过来的马列著作,思想逐渐有了转变。当年九至十月间,在全体工学世界社成员和部分新民学会会员参加的会议上,蔡和森又向大家作了《怎样救中国》的讲演。经过会议热烈的辨论,大多数工学世界社成员终于赞成以实行俄国式的社会革命作为工学世界社的宗旨。这说明一部分勤工俭学青年思想倾向的转变。
  一九二○年至一九二二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经济危机。法国在这次经济危机打击下,大批工厂倒闭,不仅成千上万工人被赶出工厂,而且有近百万复员大军找不到工作,陷于“求生不易,勤工无力,俭学尚无可能”的境地。(24)而这时,华法教育会竟两次通告,宣布与勤工俭学生断绝经济关系,北洋政府公使馆也威胁要将一些留法勤工俭学生遣送回国。严酷的事实使一部分青年逐渐对勤工俭学的可能性发生了怀疑。如陈毅当时的一篇文章所指出的:“勤工俭学是寄在敌人(资本家)底下,仅可供吾人的苦工训练,不是解决问题的主义生活”,“因为勤工所不得俭学,做十年八年于知识无补益”,“若把勤工俭学当著一种主义,更为荒谬”。“至说借勤工俭学来改造社会尤是荒谬,试问把人塞到孔口,为生活而呼吸都无余力,那里能说改革事业”。(25)留法勤工俭学理想的破灭,促进了参加勤工俭学的青年革命情绪的增长。
  一九二一年,留法勤工俭学生先后发动了三次规模较大的群众斗争。一九二一年二月二十八日,蔡和森、李维汉带领几百名学生提出“生存权、求学权”的口号,发起求学运动,向北洋军阀政府要求生存和求学的权利。二八求学运动虽然没有实现原定目标,但迫使驻法使馆和华法教育会作出了一定让步,答应了学生一部分条件。
  当年七、八月间,留法勤工俭学生又开展了反对北洋政府向法国借款的“拒款运动”,学生们联合起来,反对北洋军阀出卖民族利益以换取军火,他们召开了规模浩大的“拒款大会”,举行了游行示威,巴黎的勤工俭学生还冲进了北洋政府驻法公使馆,这一斗争使中法秘密大借款被迫取消,斗争取得了胜利。
  九月的“争回里大”斗争,对留法勤工俭学青年的思想发展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当时,官僚政客吴稚辉等以留法勤工俭学生名义在国内募得大批捐款,并以法国退还的庚子赔款的一部分筹办了里昂中法大学。但在这所学校建成后,却反而从国内招收学生来法,拒绝勤工俭学生入学。在蔡和森、赵世炎、李立三等人的领导下,留法勤工俭生团结起来,发动了“争回里大”运动。他们发表宣言通告,并组织了一百二十多人的先发队分赴里昂集中,赶在吴稚辉率领的国内学生到来之前,占领了里昂中法大学的一座楼房,准备同校方谈判。北洋政府驻法公使馆勾结法国警方将学生先发队关押在一座兵营内,随后强行将一百零四名勤工俭学生遣送回国
  一九二一年爆发的二八运动、拒款运动和争回里大运动这三次大斗争促进了勤工俭学生思想的迅速转变。共同的斗争又推动了勤工俭学生中的各个进步团体的联合趋向。加强了彼此之间的了解和团结。赵世炎和李立三没有参加二八运动,但在二八运动遭到镇压的情况下,他们以劳动学会的名义联名发表声明,反对驻法公使馆勾结法国当局殴打学生,号召全体勤工俭学生团结起来,并着手发起建立具有广泛群众性的勤工俭学学会。李立三、赵世炎带领部分勤工俭学生先后离开巴黎,来到华工集中的克鲁梭史乃德工厂,他们感到、要革命,首先要组织工人,到工厂做工可以学会组织工人、领导工人运动的本领,为将来革命培养干部。赵世炎和李立三发动勤工俭学生开展华工工作,在华工中建立了“华工俱乐部”,创办《华工周报》,宣传马克思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思想。赵世炎经常把自己在阅读法共《人道报》及其他共产义义小册子中学到的东西讲给周围的工人和学生听。他指出,无产阶级不专政怎么行?只有象俄国那样才行。无政府主义是空洞的、空想的,实际上达不到目的。(20)经过赵世炎等人的宣传斗争,一些原来信奉无政府主义的很快转向马克思主义。曾同赵世炎一起工作的傅钟回忆说:“如果没有世炎同志这样经常地向大家讲解,我们对马克思主义还不能懂得那么快”。(27)二八运动的失败也使勤工俭学生中的各个进步团体感到了加强团结的迫切性。因为大家的基本点都是要革命的。二八运动后不久,赵世炎到蒙达尼同蔡和森会面。双方都表示原来对勤工俭学问题不同看法的“争论已经过去,今后要共同研究问题,共同革命,大家都谈马克思主义”。(28)这一时期,赵世炎和蔡和森都感到在留法勤工俭学生中建立一个青年核心团体的重要性,并开始着手准备,赵世炎曾就这件事给蔡和森写信,征求他的意见。。蔡和森回信表示同意,并主张名称就叫“少年共产党”。一九二一年五、六月间,工学世界社的一次会议上,蔡和森曾提出成立少年共产党的动议,因当时工学世界社内部意见不一致,没有达成协议。
  进占里昂中法大学的失败,正式宣告了工读主义的破产,从此堵绝了贫苦学生勤工俭学的道路,加速了勤工俭学生思想的分化。有的青年愤而自杀,也有的铤而走险,枪击中国驻法公使陈箓,而陈延年等一批原来相信无政府主义的青年却从自命为无政府主义者的吴稚辉之流的所作所为中看清了无政府主义的真面目,思想发生了急剧的变化。通过“争回里大”的斗争,勤工俭学生中的各个进步青年团体成员的政治觉悟也迅速提高,他们的思想认识很快趋向统一。大家都感到,必须尽快地成立一个共产主义的核心团体,把在运动中被打散的力量重新汇集起来,这样,成立旅欧共产主义青年团的思想条件已经成熟。
  在这种情况下,留在法国的赵世炎、周恩来等就担负起了建立共产主义青年团的筹备工作,经过几个月紧张的组织筹备工作,青年团组织成立大会,宣告了少年共产党的成立。一九二三年二月,正式改为“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考察留法勤工俭学进步青年思想发展的历程,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所以能迅速完成从爱国主义到共产主义的思想转变,创建旅欧共产主义青年团,这并不是偶然的。这是中国的进步青年在法国勤工俭学的艰苦环境里,利用法国学习革命理论的有利条件,刻苦钻研马克思主义理论,并在实践中对各种社会思潮和主义反复比较和选择的结果。尤其是留法勤工俭学运动中三次大斗争对大批进步青年选择革命道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蔡和森、周恩来、赵世炎等为代表的一批青年领袖人物在勤工俭学生中开展对各种错误思潮的斗争,进行马克思主义的宣传教育工作,则对留法勤工俭学青年迅速转向共产主义作出了贡献。
  
  (载自《留法勤工俭学运动与旅欧共青团的创建论文集》共青团中央青运史研究室1986年1月编印)
  ①《五四时期的社团》(一)第542页
  ②天津《益世报》1921年5月9日
  ③《在红色摇蓝里》中国青年出版社1959年版
  ④《新民学会资料》第56页
  ⑤《本报继续出版的启事》、《天津学生联合会报》第63号,1919年10月7日
  ⑥《留法勤工俭学资料》、见《近代史资料》1955年第2期
  ⑦《新民学会资料》第125页
  ⑧《蔡林彬给毛泽东》1920年见《新民学会会员通信集》第3集
  ⑨《新民学会资料》第124页
  ⑩新民学会资料》第128页
  (11)新民学会资料》第129页
  (12)清华大学中共党史教研组编《赴法勤工俭学运动史料》第3、第8页
  (13)《英国矿工罢工风潮之始末》见《旅欧通信》
  (14)《英国矿工罢工风潮之始末》见清华大学中共党史教研组编《赴法勤工俭学运动史料》第61页
  (15)《西欧的赤况》,清华大学中共党史教研组编《赴法勤工俭学运动史料》第826、829页
  (16)同上,第827页
  (17)同上,第314页
  (18)见《少年》半月刊,一九二一年三月第十五期
  (19)《赵世炎生平史料》见《四川文史资料选辑》第23辑
  (20)李立三《对赵世炎的回忆》见《一大前后》(二)第526页
  (21)《陈老总和儿子的四次谈话》,见《新华文摘》一九八一年第四期176页
  (22)李立三1952年填写的《中国共产党登记表》转引自《李立三传》
  (23)《新民学会资料》第177页
  (24)清华大学中共党史教研组编《赴法勤工俭学运动史料》(一)第5页
  (25)陈毅《我两年来赴法勤工俭学的实感》见《赴法勤工俭学运动史料》第52——53页
  (26)《赵世炎生平史料》见《四川文史资料选辑》第23辑
  (27)同上
  (28)李立三《对赵世炎的回忆》见《一大前后》(二)第527页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