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第一次国共合作与共青团的历史作用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为完成祖国统一的神圣任务,中国共产党早已向台湾国民党当局提出了实现两党的第三次合作。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的合作,已有过两次。第一次合作,是中国共产党和孙中山先生共同倡议的。它使中国革命发展成为五卅运动、省港罢工和北伐战争。第二次合作,是中国共产党和张学良、杨虎城将军共同努力促成的。它实现了八年抗战,并取得了伟大胜利。在这两次合作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青年和青年组织,起了特别重要的作用。探讨和研究这两次国共合作时期青年运动的历史经验,作为第三次国共合作时青年运动的借鉴,无疑是十分必要和非常有益的。本文仅着重就第一次国共合作与共青团的历史作用,作一些探讨。


  第一次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的合作,经过了一个过程。它的正式形成,是以1924年11月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为标志的。国共两党的第一次合作,并非偶然,有它的历史条件和因素:
  (一)孙中山为摆脱国民党的困境,需要联俄容共。
  孙中山在辛亥革命之后,几经失败,事实教训了他,依靠军阀武力是没有希望的。而他创建的国民党正如他所指出的“组织未备,训练未周”①,党员革命之“热心消灭,奋斗之情神逐渐消失”②亟需整顿。在此同时,孙中山受到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鼓舞,很想借鉴俄国革命成功的经验,他期望与俄国革命党联系接触。
  早在1921年8月28日,孙中山给苏俄外交人民委员齐契林的信中,便表示了“我希望与您及莫斯科的其他友人获得私人的接触。我非常注意你们的事业,特别是你们苏维埃底组织、你们军队和教育底组织。”③
  此外,孙中山认为他的民主主义包含了共产主义,而俄国当时实行的新经济政策,又同他的民主主义相符。很显然,这是他的误解。但,这正是孙中山赞成联俄容共的一个重要的思想因素。
  (二)中国共产党为实现民主革命纲领,需要建立革命统一战线。
  1922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制定民主革命纲领的基础上,通过了关于民主的联合战线的决议,指出,无产阶级加入民主革命的运动,“乃因为在事实上必须暂时联合民主派,才能够打倒公共的敌人——本国的封建军阀及国际帝国主义——之压迫”,“因此,我们共产党应该出来联合全国革新党派,组织民主的联合战线,以扫清封建军阀,推翻帝国主义的压迫,建设真正民主政治的独立国家”④。这就改变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对一切政党一概排斥的政策。
  关于建立民主联合战线的方法,决议提出了具体计划:召开共产党、孙中山为首的国民党和社会主义青年团三方的代表会议,进行协商;国会中,共产党议员同民主派议员结成民主主义左派联盟;联合各群众团体,组织“民主主义大同盟。”⑤
  由此可见,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为实现民主革命任务的需要,确定了要联合国民党等民主派,组织民主联合战线。
  至于民主联合战线的形式,则在探索之中。这个问题,经过1922年8月中共中央在杭州西湖召开的特别会议的讨论,以及1923年6月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的讨论,进一步统一了全党认识,通过了关于国民运动及国民党问题的议决案,决定在坚持共产党在政治上、组织上独立性的前提下,共产党党员及青年团团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同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实行党内合作,以建立各民主阶级的统一战线。
  (三)共产国际为帮助中国革命,积极支持和推动国共两党合作。
  1921年4月,共产国际派马林来中国帮助建党。马林经过调查,并同孙中山的国民党建立了联系和接触。他认为,孙中山为首的国民党民主派,坚持反帝和反北洋军阀的斗争,在群众中有相当大的影响,同时他们欢迎苏俄对中国革命的帮助,是当时中国共产党可以联合的革命党。马林的意见得到了共产国际的支持。但是在讨论确定与孙中山为首的国民党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过程中,在具体合作的形式问题上,中共中央和共产国际代表马林与孙中山,曾经存在分歧。
  1922年初,马林向中共中央提出同国民党联合的建议,并主张共产党员和青年团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同国民党建立党内联合的统一战线。这个建议,开始中共中央没有采纳。同年6月中国共产党发表对于时局的主张,提出的是“要邀请国民党等革命民主派及革命的社会主义各团体,开一个联席会议,……共同建立一个民主主义的联合战线”。⑥7月,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的决议,仍坚持同国民党及其他社会主义组织,建立党外联合战线。这个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1922年8月,马林由共产国际回到中国。根据他的建议,中共中央在杭州西湖召开了会议。会上,马林传达了共产国际关于国共合作的建议。虽然会上还有很大争论,但最后还是执行了共产国际的指示,决定同国民党采取党内合作形式,共产党员和青年团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会后,有一批共产党员如李大钊等陆续加入了国民党。
  与此同时,孙中山在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也开始了国民党的改组工作。1923年苏俄顾问鲍罗廷被派到广州,孙中山就任命他为国民党组织教练员。鲍罗廷亲自草拟国民党党纲和党章草案,为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作准备。在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的促进下,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终于顺利召开了。大会通过了由共产党人起草的、以反帝反封建军阀为主要内容的宣言,确定了联俄容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把旧三民主义发展为新三民主义,从而第一次国共合作正式实现。这就大大加速了中国革命的步伐,国民革命出现了新的局面。历史经验证明,国共两党实现合作是必要的,也是正确的。

 


  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5年团的“三大”前,称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助手和后备军,它的历史作用是十分显著的。
  (一)积极协助中国共产党建立和发展同国民党的革命统一战线,与中国共产党一起帮助国民党改组。早在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前,1923年3月16日,团中央为加入国民党问题发出三十六号通告声称:“现在中央为事实的要求,更决定劝告同志加入国民党的政策,望同志们了解这个必要,加入国民党去做我们的活动。”“中国共产党已于去年9月间决定了加入国民党的政策,当时并有通告给我们,劝我们也采取这个政策”。还指出,“最近少年国际中央委员会给我们的通告,也叫我们加入国民党”,“我们为服从少年国际的命令”和“保持与共产党政策上的一致”,“非加入国民党不可”⑦。同年8月社会主义青年团召开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时,大会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所确定的与国民党建立统一战线的方针。在大会《关于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大会决议案》中,指出“本团应努力协助中国共产党‘扩大国民党的组织于全中国’”,“本团团员加入国民党,当受本团各级执行委员会之指挥,但本团之各级执行委员会,当受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及其各级执行委员会对于团员加入国民党问题之种种指挥。本团团员在国民党中:(1)应赞助中国共产党党员之主张,与其言语行动完全一致。(2)本团应保存本团的独立的严密组织。”⑧会后,团的各级组织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参加了帮助国民党改组和重建的工作。12月23日,团中央又发出第二十四号通告,要求“对于凡可以有益于扩大该党(指国民党)之组织、改善其内部的事,应极力与之合作,以助此次改组之成功”。同时,号召“各地方同志应尽量加入国民党”,“组织一国民党改组委员会”,“指定同志负改组进行之专责”⑨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1924年1月)前后,大多数团员参加了国民党,并积极介绍工农青年和学生加入国民党,组成国民党左派,使国民党组织迅速扩大。在国民党改组和重建过程中,一些团员还在国民党机构中担任领导,积极开展国民革命的工作。如广州国民党12个区党部及分区部中,“本团同志当选为执行委员者,如:第一区党部阮啸仙当选秘书,刘尔崧委员;第一区分部未正式建立,预选张元凯、周其鉴、张善铭;第二区分部(高师)蓝裕业、杨石魂及与我们接近的孙甄陶;第三区分部郭瘦真秘书,沈厚堃、郭寿华。第二区代理施卜。第四区区党部杨命夔(杨第五区分部黄觉群。第七区区党部邹师贞秘书,黄居仁、赖国航、关肇康及学生社社员卢季循委员;第三区分部(甲工)邹师贞、黄居仁、周文雍。第十区代理杨匏安、潘侠夫”⑩。国民党湖南省临时执行委员9人:夏曦、何叔衡、李维汉、邱维震、李达、郭亮、罗崇翰、夏明翰、李六如等,除邱维震是同盟会员、国民党左派外,其他都是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共产党员与社会主义青年团员。旅欧共青团也派出周恩来为代表同国民党代表商谈,决定80余名团员都加入国民党。孙中山还任命周恩来为国民党巴黎分部的筹备员。国民党旅欧支部成立时,周恩来被选为执行部总务主任,李富春为宣传主任。
  (二)为培养国民革命的军事人才和农民运动的骨干,各地团组织积极选派团员青年参加黄埔军校和农讲所学习。1924年6月国共两党合作创办的黄埔军校正式开学。据不完全统计,前后在军校学习的团员约500人。其中湖南党团组织就’先后派出党、团员蒋先云、左权、王尔琢、刘畴西、陈赓、张际春、黄公略、赵自选等到黄埔军校学习,还广泛动员进步青年报考黄埔军校。仅第一期湖南籍学生就有170多人⑾。他们与共产党员、国民党左派是国民革命军的骨干。1925年2月,周恩来以黄埔军校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为核心,联合粤军讲武堂等国民党左派青年军人,组织了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该会为了加强国共合作,规定凡黄埔军校的同学,都是会员。还出版《青年军人》、《中国军人》、《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周刊》等,宣传革命理论和共产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团结革命力量,打击国民党反动势力,在大革命洪流中站在斗争最前列。国共合作后,从1924年7月至1926年9月共办了6期农民讲习所,共产党和青年团组织先后派了彭湃、罗绮园、阮啸仙、谭植棠、毛泽东等担任各期农讲所主任,培养了772名毕业生和25名旁听生,全是18岁到28岁的青年。他们大多是各地选派的中共党员、共青团员和革命青年,毕业后回各省农村从事农民运动,开展国民革命,建立工农武装,作出了很大贡献。
  (三)带领广大团员青年投入五卅反帝爱国运动。在1925年5月15日发生了日本资本家枪杀工人代表顾正红事件。上海学生首先起来抗议日本资本家的暴行,支援工人斗争。但帝国主义巡捕却无理逮捕学生,使事态进一步扩大。28日,中共中央召开紧急会议,决定5月30日到租界举行反帝示威。在任弼时同志主持下,团中央立即作了行动部署,发动各界青年投入斗争。恽代英亲自担任了上海学联五卅反帝示威的总指挥⑿五月卅日大批学生走上街头散发传单、发表讲演,抗议日本资本家枪杀顾正红的暴行,帝国主义巡捕又大肆逮捕学生,于是愤怒的群众纷纷聚集在老闸巡捕房门口要求释放被捕学生。面对手无寸铁的群众,英帝国主义的巡捕竞下令开枪,当场死伤10多个青年工人和学生,顿时爱国青年的鲜血染红了南京路。五卅惨案发生后,全国出现了前所没有的反帝高潮,团员青年始终站在斗争的前列,又为青运史写下光辉的一页。这次反帝斗争又一次证明了中国青年在中国革命中的先锋作用和桥梁作用,他们是推动人民革命动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在这次斗争中,团员青年面对帝国主义武力压迫,而不畏强暴,发扬了大无畏的革命精神,表现了为祖国为民族的英勇献身的崇高品德。这是青年运动的光荣,值得继承和发扬。
  (四)为维护共产党的领导权,反对戴季陶主义和国家主义。五卅反帝运动的发展,共产党和共青团政治威望的提高,使国民党右派和资产阶级反动分子非常恐慌,他们企图夺取革命的领导权。首先以戴季陶为代表的国民党右派,在青年中鼓吹无产阶级要无条件地帮助资产阶级领导民主革命,反对无产阶级在国民革命中有自己的政党(共产党),反对共产党搞阶级斗争。在他的反动思想影响下,在部分学生和军官学校学生中组织了“孙文主义学会”,并同我党组织的“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相对抗。他们寻衅肇祸,监视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的活动。其次是一部分法国留学生曾琦、李璜等人组织的“国家主义青年团”(即青年党)。他们标榜国家主义,实际上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他们在上海创办《醒狮周刊》,鼓吹他们的主张,所以人们又称他们为醒狮派。面对上述这两方面情况,共青团积极协助党用很大的力量注意青年运动中的思想斗争,以马列主义为武器,对戴季陶主义、国家主义的反动宣传给予坚决回击。当时团中央机关刊物《中国青年》发表了瞿秋白、毛泽东、恽代英、萧楚女等人的文章,对他们进行揭露和批判,帮助青年认清其阶级实质,抵制他们的思想影响。此外,团组织还积极争取他们的一般群众。经过工作和斗争,到1926年北伐时,他们有些团体便纷纷瓦解了。
  (五)积极投入反对封建军阀的北伐战争和工农群众运动。1926年7月,广东国民革命军开始北伐。大批团员青年响应党的号召,参加了国民革命军。他们勇敢战斗,纪律严明,是北伐军的骨干。为北伐战争建立了卓越功勋的叶挺独立团,就是由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革命青年组成的,在北伐战争中工农运动迅猛发展,团组织发动团员青年参加党领导的各种斗争,以动摇军阀的反动统治,配合北伐军的军事进攻。如上海广大团员青年参加了党领导的三次武装起义。在轰轰烈烈的农村大革命中,湖南、广东、湖北、江西等地团组织,协助党建立和发展农民协会,建立劳动童子团,组织工农武装,斗争土豪劣绅,废除苛捐杂税,破除封建迷信等,起了积极作用。
  (六)维护党的正确主张,坚决反对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面对北伐的迅速胜利和工农运动蓬勃发展的形势,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阶级加紧进行了反对工农运动的阴谋活动。当时陈独秀不敢坚决斗争,也跟着指责工农运动。结果在帝国主义、买办阶级策动下,蒋介石首先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四·一五”广州国民党也叛变革命,他们大肆逮捕、屠杀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革命群众。这时武汉革命政府中的国民党汪精卫一伙也准备叛变革命。在这严重时刻,我党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放手发展和领导工农运动,组织和扩大工农武装,坚决回击国民党反动派和蒋介石对革命的叛变和汪精卫之流准备叛变的阴谋。而陈独秀在受党的“五大”批评之后,仍采取妥协退让的方针,发出了各种限制农民运动的通告,自动解除武汉工人纠察队武装,解散团领导的劳动童子团,甚至准备把党所掌握的一部分军队也交给国民党。当时以任弼时同志为首的团中央,对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一再提出过不同意见,两次向党中央提交了意见书,都遭陈独秀拒绝。6月30日陈独秀在武汉召开的一次中央紧急会议上,团中央书记任弼时又在会上宣读了团中央意见书,对陈独秀进行了不懈的斗争。共青团在协助党对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斗争中,所表现的坚定的革命立场,政治上的原则性,在中共“六大”上受到了表扬。

 


  我们从共青团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的历史作用的探讨中,得到了以下三条启示:
  第一,坚决维护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保持同党在政治上思想上行动上的一致,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共青团工作的一个突出特点,也是它所以能充分发挥党的助手和后备军作用的一个根本保证。这个时期共青团紧紧围绕党的政治任务来开展活动。团是党的革命统一战线方针和进行反帝反封建军阀斗争的坚决宣传者、执行者和参加者。共青团不但注意自己的建设和发展,而且为党的建设和发展作出了贡献。
  第二,共青团始终坚持青年运动要同党所领导的整个人民革命运动相结合,积极动员和组织广大团员青年,参加党所领导的各种革命斗争。因此,这个时期团员青年在整个人民革命运动中作用显著,成为大革命的先锋。无论在五卅运动、北伐战争中,还是在工农运动中,青年都是一支最英勇积极的力量。青年也就在斗争中迅速地成长起来。
  第三,作为青年运动的领导核心——共青团,不但积极领导团员青年参加各种实际斗争,而且坚持以马列主义精神教育青年,对毒害青年的各种错误思想作坚决斗争,不断提高青年的政治觉悟,引导青年走上革命的道路。团中央机关刊物《中国青年》,在恽代英、萧楚女等同志主持下,在这方面起了特别重要的作用。它旗帜鲜明,坚持理论联系实际,关心青年的利益和成长,用马列主义的立场观点,热心指导青年,为青年呼吁和斗争。我们应发扬这些好传统。
  
  (原载《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1988年第2期)
  (载自《青运史纵横——探索十年录》,作者:郑洸。开明出版社1993年12月出版)
  ①《孙中山选集》第538页。
  ②同上,第54页。
  ③同上,第504页。
  ④《中共党史参考资料》(一),第345页。
  ⑤《中共党史参考资料》(一),第306页。
  ⑥《中共党史参考资料》(一),第341页。
  ⑦《青运史研究》1981年第2期,第18页。
  ⑧《中国青年运动历史资料》第一册,第361页。
  ⑨《青运史研究》1981年第3期,第18页。殷)。
  ⑩《新学生社史料》第13—14页。
  ⑾《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的共青团专题论文集》第36页。
  ⑿《上海青运史资料》1982年第2期,第25-27页。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