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第一次国共合作与广东青年运动
 
曾建昭 颜展昭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六十年前,由中国共产党和孙中山先生领导的第一次国共合作,大大加速了中国革命的进程,推动了全国革命形势的高涨,获得了北伐战争的胜利。广东社会主义青年团(一九三五年一月后改为共青团)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大力开展青年群众运动,促进国共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为开创国民革命的新局面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一、坚决贯彻执行党的“三大”正确方针,积极宣传我党的政治纲领,做国共合作和国民革命的鼓吹者和促进派。
  青年团是共产党领导的先进青年群众组织,是党的得力助手。青年团必须坚决宣传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充分发挥团员的模范带头作用,团结带领青年群众完成党交给的任务。一九二三年六月,党在广州召开了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作出了实行国共合作的决议,决定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参加国民党,建立各民主阶级联合的革命统一战线,开展反帝反封建的国民革命运动①。过了不久,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于八月在南京召开,大会坚决受党的“三大”确定的与国民党建立统一战线的方针,并取了与党同一的步骤。在团的“二大”通过的《关于中国产党第三次大会报告决议案》中指出:“本团团员加入民党,受本团各级执行委员会之指挥;但本团之各级执行员会当受中国共产党及其各级执行委员会对于团员加入国党问题之种种指挥。本团团员在国民党中:(1)应赞助国共产党党员之主张与其言语行动完全一致。(2)本团保存本团的独立严密组织”②。这样,保证了青年团在政治方面,与党在思想上、行动上完全一致。
  党“三大”和团“二大”后,广东青年团坚决执行党、团中央关于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决议,通过各种渠道,在广大青年群众中大力宣传党、团代表大会的决议,宣传我党反帝反封建的政治纲领和孙中山以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政策为灵魂的新三民主义;开展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军阀割据的宣传,并积极参加党所领导的各种人民群众示威运动。当时在省城广州和许多县市中,大的群众集会、游行示威的具体组织发动和分派传单、擎旗引导宣传队的,大部分是青年团员、新学生社社员和所联系的学生积极分子。可见,广东青年团在反帝反封建的群众运动中发挥了先锋带头作用,成了实行国共合作,推进国民革命的鼓动者和促进派。
  二、积极配合党,帮助国民党改组,促进国民党革命化,建立国共合作的革命统一战线。
  早在广东社会主义青年团初建时期,就注意团结多数,同国民党和其他党派联合。一九二二年三月十四日广东社会主义青年团开成立大会时,曾邀请国民党广州特设办事处干事长及互助总社等团体的代表参加。广东青年团的主要负责人谭平山在会上明确指出:“我们既是以改造社会为目的,改造社会的事业,并非少数人能办得了的,要以社会全体共同担负这个责任,方易解决。”并希望与会各界代表“都要加入这个运动,并须人人担负改造社会的责任”(3)。五月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以后,广东青年团坚决拥护党和团中央提出的“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的政治口号,以及要团结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民主派进行反帝反封建的国民革命思想④。
  由于有此思想认识,一九二三年十月,广东青年团就积极同党组织一起,参加帮助国民党改组的工作。同月,苏联代表鲍罗廷到达广州,同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青年团驻粤委员和广东区党、团执委开会,讨论帮助国民党进行改组的方略。团粤区的执委们参加了这个联席会。在会上,他们主动提供国民党组织的历史和现状情况,提出改组的具体办法和措施。会议决议组织一个党团混合的国民党改组委员会,以指导改组国民党的工作,力劝孙中山召集国民党改组会,接受我党的政治主张⑤。
  辛亥革命后,屡遭失败的孙中山在绝望中从十月革命看到了希望,从苏联共产党的成功看到了中国的出路,加上中国共产党采取了正确的民主革命的统一战线政策,促使孙中山果断决定“以俄为师”、“学习俄国的方法、组织和训练”⑥,并于一九二三年十月接受共产党帮助国民党改组、实行国民革命的主张,毅然召集国民党改组会议,吸收共产党员五人参加。会上大多数国民党人同意改组,决定成立国民党临时执行委员会,接受共产党员和青年团员入党,帮助国民党改组和革命化。国民党临时执行委员会由孙中山特派九人为委员(内共产党一人),五人为候补委员(内共产党一人)。十二月二十八日正式成立国民党临时执行委员会,讨论了国民党改组问题:(一)广州市分十二个区来组织;(二)明年正月召开全国代表大会问题,每省代表六人,海外华侨有支部者一人;(三)由廖仲恺起草党纲;(四)经费问题等。十一月,孙中山发表了中国国民党改组宣言、党纲草案,确定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积极筹备召开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一九二三年十一月,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在上海召开全体会议,决定在全国扩大国民党的组织;凡国民党有组织的地方,我党党员、团员“一并加入”,凡国民党无组织之地方,我党则为之建立。十二月二十二日,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发出了第二十四号通告,指出:“国民党这次改组正合全国革命者之所要求,亦为本团素所希望,故本团对于凡可以有益于扩大党之组织,改善其内部的事,应极力与之合作,以助此改组之成功。”同时规定具体办法:“(一)各地方同志应尽量加入国民党,(二)各地方对于国民党改组事,应组织一国民党改组委员会(其有党的地方,应当与党合组并受其指导),担负下列工作:(1)尽力介绍国民革命分子加入国民党;(2)在国民党及群众中吸收信仰社会主义分子加入本团;(3)约束本团团员在国民党中言论行动之一致;(4)在各地方团,须将各地方分为若干区,每区指定同志负改组进行之责;……(三)各地方若无国民党组织,应由各地委将愿加入国民党人数报告中央,以便代请国民党派员前往组织。”
  在改组国民党的过程中,广东青年团区委在党的统一领导下,和党员混合组成国民运动委员会,以决定进行的方针和方法。团的领导人、团员骨干和新学生社的同志深入到国民党的各级组织中去,深入到青年学生和工人群众中去,做好改组的宣传发动和组织工作。他们不争个人名利,埋头苦干,保存发扬了团的固有精神。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奋斗,青年、团员们以自己高度的革命热情,真诚的团结精神,出色的才能和工作,赢得了国民党中青年学生和职工群众的信任。所以,在国民党基层组织的改选中,许多党、团员和新学生社社员、积极分子被选为干部。根据一九二三年十二月三十日《广州地委给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的报告》,广州国民党十二个区党部及区分部中,“本团同志当选为执行委员者,如:第一区党部阮啸仙当选秘书,刘尔崧委员;第一区分部未正式建立,预选张元凯、周其鉴、张善铭;第二区分部(高师)蓝裕业、杨石魂及与我们接近的孙甄陶;第三区分部郭瘦真秘书,沈厚望、郭寿华。第二区代理施卜。第四区区党部杨命夔(杨殷)。第五区分部黄觉群。第七区区党部邹师贞秘书,黄居仁、赖国航、关肇康及学生社社员卢季循委员;第三区分部(甲工)邹师贞、黄居仁、周文雍。第十区代理杨匏安、潘侠夫”⑦。
  三、提议创办广州农讲所,大力开展农民运动,为广东革命政府和国民革命运动打下群众基础。
  中国农民占全国人口百分之八十以上,农民问题是中国革命的基本问题,只有把广大农民群众发动起来,开展革命运动革命才能成功,广东青年团一向十分重视农民运动。在一九二二年三月广东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大会上,青年团农村委员会的代表徐茂均就提出“谋社会革命,不先注意农夫,这是大错特错的啊!”“请你们快齐心合力喊醒他们,社会主义就早成功了”⑧。青年团海丰地委领导人彭湃依靠海丰团组织,一九二二年春就在海丰从事农民运动,并于一九二三年一月,建立我省第一个县级农会——海丰县总农会。会员发展到二万多人。在海丰农民运动的影响下,六月陆丰农会也宣告成立,以后农会又发展到惠阳、紫金、五华等县,海丰总农会便扩展到为惠州农民联合会。不到两个月,农会组织又发展到潮州、普宁、惠来等地,遂改组为广东省农会,会址设在海丰,各县均设县农会。彭湃当选为广东省农会执行委员长。
  一九二三年六月,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国共合作和国民革命的新形势,党的“三大”要求“社会主义青年团应开始从事农民运动的宣传和调查”(9)。特别是一九二四年一月国共合作正式形成后,为我党团组织能够以国民党的名义公开搞农民运动创造了有利条件。从此,广东青年团更加注意开展农民运动。五月,团粤区第二次代表大会及时总结以往农民运动的经验教训,作出《广东农民运动的决议》,决议指出:“吾人已与国民党诚恳合作,故对广东各县之农民运动应打起国民党旗帜为对外活动”⑩。区代表大会以后,广东各地团组织积极利用国民党的旗帜和统一战线的关系开展工作,很快打开了农民运动的新局面。同年春天,彭湃同志首先在东江地区进行海陆丰农会的恢复和健全工作,一度被反动势力破坏的农会很快得到了恢复,并有了较大的发展,团区委和广州地委的领导人阮啸仙、刘尔崧、周其鉴、黄学增、冯菊坡等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的身份,深入到广州附近的花县、顺德及广宁等地指导农运工作,使这些地区的农民运动和农会组织得到迅速的发展。
  大规模农民运动的开展和国共合作的形势,急需大批懂得农运的干部。但当时党团组织内部很缺少这方面的人才,国民党内部则更不用说。为了及时培训一批农民骨干,加强对正在兴起的农民运动的领导,青年团广东区委通过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工作的同志提议,在中国共产党人的支持下,得到国民党的同意,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的名义,于一九二四年七月在广州创办了农民运动讲习所。共产党和青年团在各地的组织积极选派农运干部和革命青年,到广州农讲所学习。首届农讲所主任是区团委农工委员彭湃,首届学员三十多名,其中团员和新学生社社员占了多半。
  广州农讲所先后举办了六期,我党、团组织先后派了彭湃、罗绮园、阮啸仙、谭植棠、毛泽东等同志担任各期的农讲所主任,共培养农运干部八百人。其中毛泽东同志主持的第六期,学员来自二十个省,共三百多人,影响最大。农讲所在教学中采取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方针,主要学习革命的三民主义和国民革命的基础知识,学习农民运动的理论和方法,特别强调联系农运的实践经验,注重实地调查和军事训练。农讲所的学员毕业后,被派到各地当农运特派员和农会工作干部,在农村中进行农运的宣传发动和组织工作,很快地在各地乡村掀起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高潮。从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五年四月,广东全省就建立了二十二个县农会,会员达二十一万多人,并成立了农民自卫军和省农民协会。农民自卫军和农会成了大革命时期广东革命政权的重要支柱之一,在配合革命军东征南讨,平定商团和杨、刘叛乱,统一与巩固广东革命根据地,支援北伐战争等斗争中,起了重要的作用。历史证明,国共合作为农民运动的蓬勃发展提供了极为有利的形势和条件,促进了农民运动轰轰烈烈的发展,而广东青年团在国共合作的有利条件下,在广东农民运动中,很好地起了开拓者的作用。
  四、发动和团结广大青年学生群众,积极参加国民革命运动,在反帝反封建斗争中打先锋。
  一九二三年六月,广东青年团根据党“三大”和团“二大”的决议精神,加强团员的教育和组织训练,改进和健全团区委,进一步提高了团的战斗力。为了配合党的统一战线工作,广东社会主义青年团遂议决以S·Y·学生同志做中坚,以主张反封建反军阀的国民革命为纲领,团结各校师生,组织“广东新学生社”(一九二三年十一月改为“新学生社”),作为开展国民革命运动的团体。新学生社成立后,积极贯彻党的“三大”精神。在机关刊物《新学生》上大造改组国民党的舆论,组织全体社员加入国民党,参加国民党的改组工作,积极开展争回教育权,反对帝国主义文化侵略和不合理的教育制度的斗争,成了广东青年团在国共合作中,团结与带领广大青年群众实现党的“三大”提出的战略任务的重要纽带和可靠力量,在激烈的反帝反封建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紧接着,在威震海内外的“省港大罢工”斗争中,广东青年团也作出了重要贡献。在罢工前,青年团和新学生社不仅广泛宣传发动,深入揭露帝国主义的暴行,团区委还派出陈志文等团员骨干赴香港,协助香港团组织与新学生社发动港九学生罢课和青年工人罢工,互相声援,造成反帝运动的声势。再之,团区委通过广州学生联合会做好罢课回省学生工作,并派出大批团员和新学生社积极分子帮助党做好大罢工中的宣传教育、接待安置和纠察队的工作,使大罢工持久顺利地进行。
  革命统一战线的建立,工农群众运动的蓬勃发展,引起了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势力的仇恨和恐惧。他们千方百计妄图镇压群众运动,颠覆广东革命政府。所以,在国共合作中,同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进行坚决的斗争,统一和巩固广东革命根据地,就成为国民革命深入发展的关键。广东青年团和新学生社在这一重要斗争中,紧紧配合党,做了许多出色的工作,成为党的得力助手。
  首先,是选送优秀的团员青年到黄埔军校学习,协助共产党和国民党办好军校,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军队是国家政权的主要部分,要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就必须牢牢掌握军队。广东青年团在党的领导下,比较注意这个问题。当苏联和中国共产党帮助孙中山于一九二四年六月十六日在广州黄埔正式创办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时,各地团组织就配合党选派了大批团员和进步青年到军校学习,为革命培养军事干部、据不完全统计,先后在黄埔军校学习受训的团员有五百人以上(11)。他们和经过训练的党员同志,成了国民革命军的骨干力量,在巩固广东革命根据地和夺取北伐战争胜利的斗争中,起了重大作用。其次,是协助党组织工农武装——工团军和农团军(即农民自卫军),为平定商团叛乱作出了贡献。当工团军和农团军于一九二四年在广州成立时,团广东区委选派广州团区委负责人之一施卜同志任工团军团长;选派区团委农工委员彭湃同志任农团军总指挥;派团的骨干徐成章任农团军教练,发挥了重要作用。同年十月,买办地主阶级组织的广州商团军,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实行武装叛乱,企图推翻广东革命政府。在这紧要关头,团区委和广州地委联合发出了《为双十节屠杀事件告广州市民书》,及时揭露、声讨商团军的反革命暴行和罪恶阴谋。同时积极协助党发动工农武装——工团军、农团军,和黄埔学生军一起,大力配合广东革命军,在人民群众的支持下,迅速平定了商团叛乱,保护了广东革命政府。第三,协助平定杨、刘叛乱。一九二五年四月初,当时参加东征的滇桂军阀杨希闵、刘震寰心怀不轨,开始从东江前线调部队回广州,五月中旬又在香港和军阀、买办策划反革命叛乱,接着派兵占领广州电报局、车站等地,直接威胁着革命政府的生存。局势危急,广东青年团挺身而出,在党的领导下,组织领导广大工农群众,力挽狂澜。团广州地委组织了由丁愿、周文雍、赖玉润、谭竹山等五人组成的临时政治宣传委员会,开展强有力的反对杨、刘叛乱的宣传活动和政治攻势。团区委委员杨石魂和汕头团组织领导人廖其清、余青等利用参加国民党汕头党部工作的方便,以国民党的名义召集各界群众大会,大量散发广东区委揭露杨、刘叛军罪行的文告和传单,使广大群众认清叛军的反动面目。同时,团广州地委还发动广州附近地区广大工农群众,积极配合东征军回师广州平乱的军事行动、粤汉、广九、广三铁路的工人断绝叛军的交通运输,电报工人罢工阻止叛军消息传递,兵工厂工人罢工不给叛军制造子弹,海陆丰和番禺珠村的农民自卫军还直接配合革命军作战,使杨、刘叛军陷于广大群众的包围之中,很快就覆灭了,广东革命政府又一次化险为夷。
  此后,在东征南讨的斗争中,广东青年团也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如东征军打下潮汕后,潮梅地区各项工作急需开展,但缺乏干部。团地委根据党的指示,就派出团区委书记赖玉润及丁愿、蓝裕业、郭瘦真等干部与两名国民党人一起,组成国民党特派委员会,由赖玉润任主任委员,于十二月二十六日出发到潮梅地区开展工作,巩固东征的胜利。
  第一次国共合作至今已经六十年了。六十年前,国共两党携手合作,大大加速了中国革命的步伐,推动革命向全国发展。第一次国共合作,为广东青年团和广东青年运动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而广东青年团在党的领导下,为国共合作也作出了应有的贡献,促进了国民革命和广东青年运动的蓬勃发展。历史证明,国共合作有利于国家、民族的统一和发展,分裂则给国家民族带来损害。我们八十年代的团员、青年,应当以革命前辈为榜样,为努力促进第三次国共合作和完成祖国统一大业而奋斗。
  
  (载自《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的共青团专题论文集》共青团中央青运史研究室1985年8月编印)
  注:
  (1)党的“三大”文件《关于国民运动及国民党问题的决议案》,一九二三年五月。
  (2)团的“二大”文件《关于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大会报告决议案》,一九二三年八月。
  (3)谭平山《在广东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大会上的答词》,一九二三年三月十四日,载《青年周刊》第四号。
  (4)《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纲领》,载团中央办公厅编《中国青年运动历史资料》(一九一九年至一九二四年)。
  (5)《中央局报告》,一九二三年十一月。
  (6)孙中山《国民党过去之失败与今后之成功》,一九二三年十一月五日。
  (7)《新学生社史料》第14、15页,一九八三年七月广东省档案馆、广东省青运史研究委员会办公室编。,
  (8)《青年周刊》第四期第三版《徐茂均先生演说录》。
  (9)党的“三大”文件《青年运动决议案》。
  (10)《团粤区代表大会决议》一九二四年五月,载《广东区党、团研究史料》。
  (11)《中国新民主主义时期青年运动简史》第60页,中央团校青年史研究室编;中国青年出版社《中国现代史常识》(上册)第126页。
  (原载《广东青运史资料与研究》1985年第5期)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