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安源团在工人运动中的历史功绩
 
陈作善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安源工人运动,在我国工人运动的历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一九二二年九月爆发的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是我国工人运动第一个高潮中最壮观的一幕,是我们年轻的党开始领导工人运动并取得了完全胜利的典范。“二·七”罢工失败后,除广州外,各地的工会组织相继遭到反动派的摧残和压迫,全国工运从此进入了“消沉期”。但是,安源工运不但未消沉,而且不断向前发展,对全国工人运动特别是湖南的工人运动产生了极大的推动作用。水口山的工人运动,就是安源工人俱乐部派人到那里组织起来的。一九二二年以后,湖南长沙等地各行各业此起彼伏的罢工斗争,也是安源工运影响的结果。安源工运,使安源变成了一块红色根据地。大革命失败后,安源曾被称为中国的“小莫斯科”。中共湖南省委、湘东特委等机关均一度设在这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安源一直是湘东赣西革命斗争的中心。
  在汹涌澎湃的安源工人运动中,安源团在配合党的领导,在组织、推动并参加运动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领导和生力军作用。从一定的意义上来说,没有安源团的努力,就不会有安源工运的大好局面。
  (一)披荆斩棘的开拓者
  安源这块工人运动的处女地,是在湘区党委领导下,由毛泽东、李立三等同志(其中李立三是最主要的)亲自开垦,亲手点燃了革命的火种的;从组织而言,团组织是具体的开拓者之一。
  李立三于一九二一年底来到安源后,首先进行的是建团的工作。安源的团组织是安源第一个无产阶级的革命组织。它比安源党组织的建立早二个月,比安源工人俱乐部的建立早四个月。安源团建立后,在李立三的领导下,在安源工人运动中从三个方面发挥作用。
  首先是参与了创办工人子弟学校和工人补习学校(即夜校)。李立三来安源前,毛泽东同志曾指示他,要利用推广平民教育的名义,以取得合法地位。因此,他到安源后必须尽快将平民学校建立起来。而当时只有团组织能协助李立三开展这一项工作。团员们积极帮助他疏通官厅,动员工人送自己的子女上学,并帮助购置学校必需的一些物品。这样安源平民学校(即工人子弟学校)于一九二二年一月即正式建立起来了。这为李立三在安源工作站稳脚跟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之后,团员们又协助李立三创办工人补习学校(即夜校)。他们不但自己积极参加夜校的学习,并串邀自己的朋友也来上夜校,还向工人们宣传上夜校的好处,宣传读书不要钱。这样,夜校也于一月建立起来了。学员开始只有十多个人,后来渐增至六十多个。据参加过当时学习的老工人易友德等人回忆,学员们大都是年轻人,成老年人极少夜校和平民学校的建立,是党在安源开展工人运动的根据地,是党向工人们宣传革命真理第一块阵地。
  第二,为安源党的组织输送了第一批党员。建立了团组织和办起了夜校后,党在安源的地方组织于二九二二年二月正式建立。①这最早的一批党员,是从团员中发展的,共六人。②这样,安源团为安源党组织的建立贡献了力量。安源党组织的建立标志着安源工人运动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第三,筹建工人俱乐部。俱乐部的筹建活动,首先是在工人夜校里进行的。在夜校里,李立三向学员们大力宣传组织起来的重要意义,以党团员为骨干的夜校学员们,一方面疏通官厅,争取俱乐部的合法地位;一方面也积极向工人们宣传革命的道理,串联工人,发展部员。“五月一日劳动节,俱乐部遂宣告成立。”③从此安源工人运动有了公开的战斗指挥部。
  所以,我们说,在党的领导下,安源团组织在开创安源工人运动的工作中,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二)朝气蓬勃的生力军
  安源的广大团员,在党团地委的领导下,动员和组织群众,认真贯彻执行党团地委的决定,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的真理,英勇地与军阀、资本家斗争,不断推动了工人运动的发展成为安源工人运动最英勇、最蓬勃的生力军和突击队。
  一九二二年工人俱乐部建立后,团员们积极为发展俱乐部部员而努力。接着,便参加和组织了九月的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在这场举世闻名的罢工斗争中发挥了先锋的作用。
  在罢工斗争中,团员和夜校学员们在党组织和李立三的领导下,积极向工人群众宣传罢工的意义和俱乐部的决定;以他们为骨干的工人纠察队,认真维护秩序,日夜巡逻,号召工人们遵守纪律,并坚守窿口,向被敌人欺骗来上班的工人揭露资本家的阴谋,阻止他们上,班;他们勇敢机智地保护罢工总指挥李立三,使敌人刺杀他的阴谋不能得逞;他们还与敌人请来的军阀部队英勇斗争,使军阀部队占领俱乐部的企图未能实现。总之,正如罢工的参加者老团员徐岳飞后来所回忆的那样:在罢工的那些日子里,安源那小镇子上,到处都有共产党员、青年团员在英勇地战斗着,那里有困难、危险,他们就出现在那里。他们冲锋在前,退却在后,充分发挥了先锋作用。④安源团最早的团员之一朱锦堂回忆时也指出,是党团员动工人进行了大罢工。  领导广大工人取得了这场斗争胜利的李立三、刘少奇、蒋先云等人,当时都是年轻人。李立三、刘少奇均是二十三岁,蒋先云二十四岁。刘、蒋当时还都兼有青年团员的身份。李立三是团湘区委员会的执行委员、组织部主任。他们是当时青年参加党领导的革命斗争并作出贡献的杰出代表,他们在罢工中作出的巨大贡献将永垂青史。
  罢工的胜利,使安源工运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从此至一九二五年“九月惨案”发生前,安源工运进入了全盛时期。这一时期,从斗争的特点来看,安源工运主要是巩固发展大罢工的胜利成果,并继续扩大革命思想的传播。这一期间,安源工运中较大的斗争有一九二三年六月的第二次罢工;一九二四年冬至一九二五年春的要求发放年终夹薪和欠饷的罢工斗争;一九二四年八、九月间的反无政府主义党的斗争;一九二四年冬的反基督教的斗争;一九二五年支援“五卅惨案”的募捐运动等。其余便是利用节日开展革命宣传活动,以及开展工人教育事业等。在这些斗争与活动中,团员都十分活跃。下面叙述几次大的斗争和活动中青年团员的作用。
  一九二四年的反无政府主义党的斗争。二十世纪初无政府主义在我国是很有影响的。一九二四年的八、九月间,一外地来的无政府党徒,带着经费,来到安源发展该党组织。他以请工人们吃饭喝酒等手段,拉拢工人加入该党。在他们的引诱下,不久即有六七十个工人加入该党。他以“主张公道”为口号,开展多种反对工人俱乐部的活动,妄图阻碍安源工运的发展。在党团地委领导下,俱乐部在工人中开展,反无政府党的斗争。一方面派团员加入该党组织,了解其内部情形;另一方面召开各种会议,由党团员骨干进行反无政府主义的讲演揭露无政府党破坏安源工人运动的阴谋,使工人们了解无政府党的实质及其危害,于是,工人群众“众愤异常”,对无政府党徒“欲饱打乃甘心。”⑤“经本国同志努力加以攻击”,无政府党至一九二五年“已无形消失”。⑥
  反基斗争。由于安源煤矿一直处在外国资本家(首先是德国人、然后是日本人)的统治下,基督教的势力在安源发展很快。到一九二四年安源工运处于高潮时期,它仍“颇有势力”,⑦并牢牢地控制着端本女校、萍矿小学等地盘,使团员欲接近这两校“颇形困难”。⑧安源的基督教势力,还与矿局相互勾结,并与无政府党、反动职员工头组织的“职工协济会串通一气,结成“三角同盟”,⑨反对工人俱乐部。很明显,不打击基督教势力,就不能巩固安源工运取得的成果。一九二四年十二月全国开展反基督教、反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运动林育南带着团中央的指示,决定在安源开展反基督教斗争。在斗争中,担任反基基宣传的要是团员。
  一九二四年冬至一九二五年春的索饷斗争。一九二四年冬季,矿务局资本家连续几月不发饷,”因此一般工人生活异常痛苦,饷腹时虞”。⑩后资本家又决定取消年终夹薪,工群众义愤填膺。俱乐部作为工人利益的代表者,领导工人群众开展了声势浩大的索饷和反对取消年终夹薪的斗争。一方面,劝导工人要遵守秩序,不要盲目罢工、饷工,一方面发出致电,向全国宣传开展索饷斗争的原因,揭露资本家剥削工人的情况,声明坚决反对取消年组夹薪,最后终于取得了斗争胜利,迫使敌人发放了年终夹饷。在斗争中,团员们发挥了作用一九二四年工人俱乐部改选时,团员当选为总代表的占总代表数一半的事实,就可证明团员的作用是十分显著的。当时的团员韩伟,记得在索饷斗争中,团支部经常开会,要求团员积极参加斗争。
  在“二七”大罢工失败、工人运动处于低潮的情况下,安源工人俱乐部把支援外地工人阶级的斗争,当作自己应尽的责任,经常开展募捐活动,对全国各地遇难工友予以“实力援助”。(11)“二七”惨案发生后和水口山工人俱乐部被封闭后,都曾组织过募捐活动。其中最大的一次是对“五卅”运动的援助。当时矿上生产不正常,工饷又已数月未发,党团地方与俱乐部估计即使工作做得好,“募捐结果亦恐难出百元之多”,但结果却募捐了四千元。团担任了募捐活动的具体组织者。团员们开展讲演,演出“五卅惨案”的文明戏,并深入到工人餐宿处向工人们宣传,使募捐取得了好成绩。后来成立的“沪案后援会”及“雪耻会”亦是由团员主持的。一九二五年九月十日长沙《大公报》曾报道:“该会自成立至今,对示威游行,经济绝交,不买日货,曾努力进行。”
  在一九二五年的“九月惨案”中,共青团员与资本家和军阀部队进行了英勇的斗争。时被敌人包围在餐宿处里,号召工人们冲击去与敌人斗争的就是一批团员;被敌人逮捕的一些共青团员都毫无畏惧,坚贞不屈;被敌人杀害的黄静源烈士更是“安源团员之中坚分子”;后来,在敌人的眼皮底下,抢出黄静源烈士遗体,并在烈士就义的地方举行公开悼念活动的,也都是以团员为骨干的一批青年人。
  “九月惨案”发生后,安源工运转入暂时低潮。在这一时期里,安源团组织在团湘区委的领导下,配合党的领导、为巩固党团组织,保存革命力量,坚持地下斗争,争取恢复俱乐部而不断努力,主要进行了三个方面的工作:一是组织团员和青年工人南下参加北伐军,参加黄埔军校和毛泽东主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据谭梓云,袁品高等人的回忆,当时,有大批青年工人南下参加北伐军,有时一次即达百人。他们风餐露宿,千里步行,装扮成挑伕等,奔向广州。国民革命军各军中包括叶挺独立团都有许多安源的青年工人。有些团员还进了黄埔军校,如刘春生、陈桂林等人。参加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的有袁德生、谢福初等人。安源的团员为北伐战争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二是号召他们回到家乡开展农民运动。安源煤矿的工人大都是从湖南等地招来的农民,与农村有天然的联系。在惨案中被开除的团员们遵照团组织的指示,回到家乡开展农民运动。因为他们在安源受到过较长时间的革命教育,有较高的革命觉悟和组织能力,因此,他们大都成为家乡农运的领袖。一九二六年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指出,最近湖南各地农民运动的主持者,几乎全是安源工人。一九二八年湖南团省委向团中央的一份报告中也曾明确地指出了这一点。同年敌人在《共党在安源之教育概况》一文中也指出:“湖南各县农协之重要分子,无处不是安源的工人。”
  三是将在安源没有暴露的团员组织起来,重新建立组织,坚持地下斗争。九月惨案后没有被敌人开除和驱逐的团员约有百人,当时党组织已不复存在了,团员们在团地委的领导下,在白色恐怖中坚持斗争。他们积极援救被捕之工人和教员。有三个年纪很小的团员用募来的款营救被捕的同志,坚持为被捕的同志送饭。在北伐军进攻萍乡时,他们积极为北伐军提供情报,充当向导,并组成敢死队,轰炸军阀的衙门,吓跑了军阀,有力地配合了北伐军对萍乡城的军事进攻。正如当时的《战士周报》所指出的那样:安源工人“在北伐军进攻萍乡时,特别表现了他们的力量”。(13)
  一九二六年九月北伐军占领萍乡、安源。随着俱乐部的恢复,安源团也恢复和发展得很快。到一九二七年,基本上达到了“九月惨案”前的水平。广大团员青年在党团地委的领导下,踊跃参加北伐军,并组成铁道队、担架队、运输队、侦察队等,支援北伐军东进,并参加党发动的维护萍矿生产运动,参加萍矿的生产管理工作。他们积极参加国民党组织,为发展和壮大革命统一战线贡献了力量。还参加工会、农会、妇联、儿童团、商人协会、教职员协会等革命团体的筹建工作。一些团员还在这些团体中担任了领导工作。
  蒋介石叛变革命后,由于安源特殊的地理环境与历史原因(地处湘赣交界的地方,反动统治力量较薄弱而革命斗争的历史较久),安源的工人运动仍然蓬勃地发展,并开始进入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武装斗争的新阶段。安源的广大团员在党团地委的领导下,英勇地参加了我党领导的武装斗争。
  一九二七年五月,“马日事变”发生后,中共湖南省委组织十万农民军包围长沙攻打许克祥。参加这次战斗的有安源工人几千人,其中绝大部分是青年工人,并以党团员为骨干。工人队伍撤离长沙,许克祥派兵追致萍乡城,制造了屠杀共产党人的“六五”惨案。他们还想消灭安源的工人武装,气势汹汹地闯入了安源。但工人们并未被吓倒,他们有时躲入井下,有时突然出击,终使敌人无可奈何地退出了安源。“六五”惨案后,萍乡的地主阶级借此机会,纠集地主武装,欺骗成千上万的农民群众,公开打着“拥护蒋委员长,消灭共产党”的旗号,发动了对安源的进攻。他们持人多势众,将安源包围了起来。在这场严峻的保卫安源的战斗里,广大共青团员是斗争的主力,日夜坚守在安源四周高山上的战壕里,制造出了杀伤力较大的武器“洋蕌古”。他们曾勇敢地坐火车冲出包围圈去弄粮食和药品。他们在火线上开展政治攻势,分化瓦解敌人。安源保卫战终于取得了胜利。
  “八七”会议后,毛泽东回湘组织秋收起义,在安源组成了以安源工人为主体的第二团。第二团二千多人,基本上是青年工人。据一些老同志回忆,在第二团,党团员发枪,非党团员发梭标。安源团员几乎全都参加了战斗。起义队伍先攻打萍乡,后转战礼陵,占领了礼陵城并建立了革命政权。然后又攻下了浏阳城。浏阳城被敌人包围后,战士们与敌人英勇战斗,许多战士在突围过程中牺牲,烈士的鲜血染红了浏阳河。突围出来的战士一部分来到文家市,跟着毛主席上了井冈山;一部分撤回安源,其中许多人后来也追随毛泽东率领的队伍上了井冈山,部分人则回到家乡开展游击战争,使革命的星星之火到处燃烧起来。
  安源工运的特点之一,就是随着它的不断发展,而逐渐与学生运动、农民运动等各方面的革命运动相结合。或者说,这一地区的学生运动、农民运动及各方面的革命运动,是安源工人运动深入发展的结果。安源的青年运动也是全面的革命运动。
  学生运动。萍乡县城(首先是萍乡中学)的团组织,是安源团发展建立的。到一九二六年成立特支为止,一直属安源地委领导。萍乡县城的学生运动,是当时萍乡唯一存在的革命运动。萍乡的大革命运动,是以革命的学生运动为基础的。团员在学运中起骨干使用。在大革命运动中,从国民党到工、妇、商等团体的负责人大都是共青团员。许多重要的革命活动都是由团组织主持和发起。以张国焘、孔原等人为代表的团员是萍乡大革命运动的先锋。
  妇女运动。安源的妇女运动,是在党团地委合组的妇女运动委员会的领导下开展起来的。安源妇运的骨干主要是参加夜校和工人子弟校的学习的一些女团员,安源的市妇联主席王义,是团地委的妇女部长;萍乡县的妇联主席梁赤威,是萍乡团特支委员。王义和夜校教员中的女团员徐全直和何宝珍等,积极投身于革命事业,为安源的妇女作出了榜样。这些女团员“工作颇好”,到一九二五年暑期遂发起成立了安源女界联合会。⒁妇联还发起建立了“天足会”等组织,发动妇女参加反帝反封建的运动。
  农民运动。一九二五年春,在安源党团领导下建立了第一个农民的革命团体园艺工人工会。该会的组织者曾为团地委执行委员的周怀德。一九二四至二五年,团地委成立农工委员会,开展关于农民生活状况的调查,在农民中进行革命宣传。大革命时期,安源的许多共青团员被派往农村当农民运动特派员。萍乡县的每一个乡村的农民特派员,几乎全是安源团员在他们的领导下,农民们团结起来,向地主阶级和封建势力进行了英勇的斗争。
  (三)马克思主义的宣传队
  安源工人运动能够取得这样伟大的成就,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党团组织在工人中广泛而深入地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通过宣传唤醒了广大工人群众的阶级觉悟,使他们懂得了无产阶级革命的道理,明确了自己肩负的历史使命,懂得团结斗争的重要性。许多安源的老工人现在还能清楚、准确地表述“资本”、“剩余价值”、“帝国主”等概念,并能用生动的事例来解说这些概念。许多从安源参加革命,后来成长为党的高级部的安源工人都明确指出自己确立革命的世界观,懂得革命的道理,是在安源接受革命教育开始的。
  这一点,就连敌人也是不得不承认的。一九二八年敌人在《共党在安源教育概况》(该文刊于一九二八年湖南清乡报告册)一文中指出:“安源共党之所以有根深蒂固的基础,确实是过去共党在安源有充分的“赤色教育”。“他们的教育宣传工作,并非很机械的去宣传共产主义,如传教师式的去注入一种信仰于工人的脑海中。他们是首先注重工人识字,及增高其普通常识,每周对工人有政治报告,通俗讲演,及化装讲演,工人辩论会、研究会等。共产主义即在这些机会中,传播到了工人中去。所以他们在安源工人教育中的形式,完全是启发式的,是用灿烂奇离的魔术手段,去教育一般工人,所以能使一班工人均入其股中,受其麻醉,而不自觉!”“所以共党的这种成功,确立是他在过去工人中的教育宣传工作做得有成效的结果。”
  在安源从事革命宣传的,最主要的是安源的共青团员们。他们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党从湖南、湖北派来从事工运的青年知识分子,绝大多数人是共青团员;二是安源工人中培养出来的,他们大都是经过夜校学习和团的教育训练成长起来的。安源工运有三块主要的宣传阵地:工人夜校;讲演大厅;文明戏演出舞台。这个阵地上的主要骨干分子都是共青团员。
  工人夜校的教员主要是党从外地派来的,大多数为年轻的知识分子,其中几乎全部是党团员。补习学校上面的领导机关教育股的负责人也大都是团员和青年共产党员。一九二四年的教育委员会委员,全是团员。年轻的夜校教师在夜校里,一边教工人识字和学习普通的科学常识,一边向他们灌输马克思主义,启发工人学员的阶级觉悟。他们通过辩论会等形式,来帮助学员们提高分辩是非的能力。他们十分注意提高学员们的宣传能力,把讲演的训练放在重要的位置。经过夜校的培养,一支宏大的宣传员队伍不断壮大。
  讲演是俱乐部经常开展的活动,这是向最广大的工人群众进行革命宣传的一种主要形式,也是把党的方针、政策传达到广大工人群众的主要通道,讲演的地点主要是俱乐部讲演大厅。此外也经常到各工作处,餐宿处等工人集居的地方。讲演主要是化装讲演,讲演员几乎全是团员。一九二四年冬为在工人中进行普遍的宣传,党团地委联合组织一支宣传队,团地委一次就派出四十二人参加。在一九二五年五月的宣传周里,俱乐部组织的五一讲演委员会中,个讲演委员均系团员。讲演委员会下辖几个讲演队,队员也全是团员。后来,团地委在汇报五至六月的宣传工作时,说:“此次宣传的结果,普遍而有力,除安源萍乡都有大规模的游行与讲演外,附近数十里内各乡村,各大街亦都被我们的讲演队踏遍了,颇得一般民众的欢迎”。(15)
  演文明戏是最受广大工人群众欢迎的一种宣传形式,它寓教育于娱乐之中,使工人们在娱乐的同时受到革命的教育。文明戏的演员几乎全是青年工人,其中又以团员为主。俱乐部有个游艺股,负责文明戏演出等方面的工作。当年的游艺股长肖劲光记得,演员主要是一班青年工人。青年部有个戏剧系,都是团员。演出剧本,有选自报刊上的,也有自编的。肖劲光记得,他就编过剧本,这些剧本的内容大体是配合工人运动的中心工作。如五一演“五一的历史”;五四演反映学生参加革命运动的“革命之花”;“五卅惨案”发生后又演“上海血”反基督数时演出“基督毒”等。(16)
  (四)党领导工运的好助手
  安源工人运动的领导者是谁?是安源的党团组织。安源团的领导机关——安源团地委在协助党地委领导工运方面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证明这一点,只须摘抄若干当时安源团的文件即可:
  一九二四年十二月由团地委执委贺昌,易子义署名的向团中央的报告《安源团地方概况》一文,在谈到第三届地委的工作时说:三届地委“共开过会议二十九次,决议案二百零五件。其中关于团务的一百五十件,宣传的三十五件,工部事务的二十件。(17)委员会开会时,C·P及工部各有一代表参加。彼时C.P尚未向S.Y全体同志公开,关于工部事务由本团议诀者居多。其余重要的,由C·S地委联系会议决定”。
  同年十二月份贺昌在《十一月份团务情况报告》一文中也有这样的记载:“C·S联席会,从十月二十八日起到十一月十日止,共开过会议三次,计得议决案十二件:其中关于宣教方面的六件,分化方面的二件,工部方面的三件,其他一件。”
  党团地委为了加强对安源工运的领导,曾联合组织过不少的机构。如:“妇女运动委员会”、“安源工人教育计划委员会”、“党团侦察队”、“反基同盟”等等,还联合办过党校。
  安源团在工运中的这种作用,是当时的具体历史条件下形成的。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建立后,不但积极领导青年群众开展各种革命活动,参加党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运动,而且还协助党领导一般的革命斗争。党对团的这种作用也十分重视和支持。当时党、团中央经常召开联席会议,决定中国革命斗争的方略。许多重大决策、对时局的主张,都是由党团两中央联合发出的。安源团在工运中的作用,是与团在全国革命斗争中的作用相适应的。
  此外,还有一个特殊的情况需要说明,这就是安源党的组织发展较慢,特别是早期。九二三年八月时,才有党员四十多人。团员则为一百六十余人;至一九二四年六月时,党仍只有六十余人,(18)而团员则是近二百人了。虽然人数的多少不说明力量的大小,但由于源党的组织一直发展不快,团员在工运中的作用较为突出。
  大革命失败后,由于团组织在反对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的斗争中作出了贡献,又由党在早期还不会很好地领导共青团,团组织曾犯过先锋主义的错误。但是,安源团在工运的突击作用,与先锋主义的错误是根本不同的。先锋主义有二个根本特征:一是将团凌驾党之上,不要甚至反对党的领导;二是完全没有团的独立工作。安源团在此两个方面均非样。安源团参加对安源工运的领导,但不反对党的领导,而是协助党领导。团地委服从党委的领导,如团地委改选时的人选,即是由团中央和党地委决定的。党地委的决定,团总坚决贯彻。安源团曾也做一般的工人运动即参加领导安源工运,但她亦做了大量的独立的作即领导安源的青年运动。早期安源的青年运动,是当时全国青年运动最蓬勃的地方之一大革命时期,团并不存在先锋主义的问题。刘少奇同志曾说:“有一个时期青年工作做得好,给党帮助很大。后来党犯了陈独秀机会主义错误……。青年团觉着自己好,犯了先锋主义的错误。”还说:“青年团经过四个时期,大革命前好,大革命后犯了先锋主义。”⒆革命时期,刘少奇同志在安源工作过,他对安源团的情况是了解的。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告诉我们:分析任何一个团体和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其作用是否与历史发展的方向和趋势一致,是否符合人民的利益,是阻碍历史前进还是推历史前进,从而予以肯定或否定。从这样的观点出发,并将安源团放在具体的历史环境中来分析安源团在工运中的作用,我们就不难得出正确的结论。安源团坚决贯彻党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路线,广泛发动工人群众参加党领导的革命斗争。罢工胜利后积极在工人群众中宣传马克思主义,并执行减少对外发展,巩固内部的方针,不断巩固和发展了大罢工的胜利成果,使安源工会成为全国工会的模范。这些都是符合当时党的路线的,是对安源工运起了推动作用的,是符合当时历史发展要求的。因此,安源团作为党领导工运的杰出助手的作用是应该充分肯定的。
  (五)培养干部的好学校
  安源团在工运中培养造就了大批优秀的工人运动骨干,为安源工运深入地、持久地、胜利地向前发展创造了条件。
  安源团培养出的工运干部,大体上可分为三种类型:一是安源工运的领导机关——工人俱乐部的领导人。俱乐部从主任到各股的股长,大都是团员,或者是党员兼团员。他们有的是党员派来的,如刘少奇、陆沉、刘义等,股长中的李求实、贺昌、蒋先云等,夜校主任中的唐绍予、李延瑞等。有的则完全是从本地工人中培养出来的,如主任团中的朱少连、朱锦堂等,股长中的周怀德、杨庆仁、李涤生等。二是俱乐部各机关的一般干部,即各股的干事、各工人学校的教员、以及工人消费合作社的店员等。夜校教员以团员为主。合作社里的团员如有唐升超、许文亮等。三是基层干部——各级工人代表,即总代表、百代表、十代表。一九二四年九月,在俱乐部的第三次改选中,团员当选为总代表的就占全体总代表的一半。路矿两局共设四十余个工作处,每处只举出总代表一人,无疑,总代表在俱乐部及工友中所负的责任很大,因此刘少奇同志说:“代表实际上是工人的领袖。”
  在长期残酷的革命斗争中,许多安源的团员为了革命的胜利英勇地献出了生命。他们或在战场上冲锋陷阵而牺牲,或面对敌人的屠刀从容不迫就义。著名的如有周怀德、涂飞楚、胡子厚、朱昌炎、汤正伦、王麓水等等。他们都是安源团员中的伟大共产主义战士。
  安源的团员,许多人后来成了党和国家的栋梁,担负着重要的领导工作。如现在健在的孔原、唐延杰、韩伟、吴化之、罗华生等,已去世的如许建国(即杜理卿)、蔡树藩等。
  安源团长期卓有成效的宣传工作,使革命的火种一直在安源燃烧着,就是在白色恐怖非常严重的时期,也从来没有熄灭过。一九三○年,红军经过安源,上千青年工人参加红军。如北京卫戍区政委吴烈、新疆军区副司令员章园林、南京高级步校政委丁秋生、广东军区司令员熊辉等都是当时参加红军的。他们后来在回忆自己如何走上革命道路时,都谈到了早期在安源受到的革命教育。
  安源团能够培养出这样多的人材,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它十分重视自身建设,无论在组织和思想建设上都创造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它的组织发展工作经常化,又注重质量,能及时地把经过斗争考验的积极分子吸收入团。思想建设更是抓得紧又富有成效。团支部会议是对团员进行训练的主要场所。会上既要学习文件,听取上级领导同志的讲演,又要结合自己的实际发言讨论。发言正确与否,当面就要由上级派来的领导或支部书记批评指正。学习的内容并不照念经典著作。团地委能够结合安源工运的实际,并根据党的中心工作来安排学习内容。团地委为了使团员们了解帝国主义的概念及侵略本质,即搜集了日本帝国主义剥削掠夺汉冶萍公司、压迫安矿工人的情况予以说明。组织团员学习的形式是多样的,既让他们参加开会,学习理论与时事,又鼓励他们在斗争中边干边学,增长才干。经常组织他们在工人中演讲,演文明戏等。团地委还举办了团校和团训班,培养团的基层干部。团的纪律也极为严明。经过安源团这座革命熔炉的锤炼,团员们大都在革命斗争中奋发有为。安源团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有着极为丰富的历史经验。发掘这一宝库,对于加强当前团的自身建设,十分有益。

  (载自《青运史研究》1986年第一期)  
  注:
  ①一九六四年李立三:《看了燎原以后》
  ②李锐《毛泽东的早期革命活动》
  ③少奇、少连《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
  ④徐岳飞《冲锋在前、退却在后》(1957年《新湖南》报)
  ⑤一九二四年《团安源地委关于八至九月份工作及工人俱乐部概况的报告》
  ⑥⑨一九二五年《团安源地委五至七月宣传工作的报告及上级批示》
  ⑦一九二四年《林育南给团中央的信》
  ⑧一九二五年《团安源地委学生部关于五至六月工作情况的报告》
  ⑩源源:“萍矿的索饷风潮”(一九二五年长沙《大公报》)
  (11)一九二五年《工人之路特号》“汉冶萍总工会的安源路矿工人惨遭矿局杀害告工人”
  (12)一九二六年《中国青年》第十二期
  (13)霍然:《湖南工人援助北伐军情况》
  (14)一九二五年《团安源地委组织部报告》
  (15)一九二五年《团安源地委宣传部关于募捐等工作情况的报告》
  (16)各剧名均引自一九二五年团安源地委的文件
  (17)即工人俱乐部的事务
  (18)《中央政治报告》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
  (19)刘少奇:《一九四七年在中央青委召开的青年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