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共青团组织
 
陈建军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是毛泽东、朱德、陈毅、彭德怀、滕代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创建的我党第一个农村根据地。开创于1927年10月毛泽东率领工农红军到达井冈山之后,结束于1930年2月“二七”联席会议决定湘赣边界特委和赣西、赣南特委合并之时,历时二年半。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位于湘、赣两省边界的罗霄山脉中段,包括江西的宁冈、永新、遂川、莲花和湖南的酃县、荣陵六县。1929年9月以后,还包括了江西的安福和湖南的攸县两县。前期以宁冈为政治中心,1929年5月以后转入永新。在毛泽东等同志和中共湘赣边界特委的领导和帮助下,湘赣边界各县普遍建立了共青团组织,开展了波澜壮阔的青年革命运动。湘赣边界的共青团组织为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要贡献。
  一、毛泽东关心团的工作,军队党和地方党帮助建团
  在大革命时期,边界各县都建立过共青团组织。从1927年“马日”事变以后至“七一五”反革命政变之时,各县的团组织先后遭到破坏。团员有的被杀,有的被关,有的外出寻找组织,有的脱离了革命队伍,但是还有一部分团员仍然潜伏在本县或邻县的山区和乡间,等待革命的时机。这些同志与上级组织失去了联系,对党的“八七”会议和团中央8月12日的会议精神一无所知。就象孤雁离群,失去了方向和依靠,处于极度焦虑和苦闷之中。
  1927年9月,秋收起义前敌委员会书记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剩余部队一路南下,经过莲花、永新、宁冈、酃县,接着又转战荣陵、遂川,向各县革命同志传达了党的“八七”会议精神,介绍了全国革命形势,使湘赣边界各县的同志明确了方向,振奋了精神。10下旬,毛泽东决定在湘赣边界建立革命根据地以后,立即着手湘赣边界各县的党、团组织重建工作。11月上旬,毛泽东在宁冈茅坪象山庵召集了宁冈、永新、莲花三县原党、团组织负责人联席会议,公布了工农革命军在湘赣边界建立根据地的决定,指示大家按照“八七”会议提出的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的总方针,按照团中央8月12日会议提出的积极参加党领导的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的新任务,尽快重建党、团组织,开展武装斗争。会后,宁冈县立即召集了全县党、团员会议,部署重建党、团组织。在宁冈避难的永新县原党、团组织负责人刘真、刘作述、王怀等同志立即回永新开展工作。参加会议的莲花县原党、团组织负责人朱亦岳也赶回莲花,召集隐藏在蕉叶冲、马家坳、石桥一带的党、团员,着手重建组织。由于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在湘赣边界建立根据地,使湘赣边界各县的团组织重新建立起来了。
  毛泽东同志在领导工农革命军党组织帮助地方发展党组织的同时,还积极帮助地方发展团组织。他先后派出几批军队中的党员干部到各县帮助建立团组织。1927年12月,毛泽东领导的工农革命军在宁冈安家后不久,就派出军队中的党员干部毛泽覃、陈东日、赵发仲、朱云卿等同志在宁冈县乔林、长富桥。葛田、大陇等村创建党、团组织。1928年2月下旬,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进驻永新县秋溪乡,他带领陈毅安、蔡会义等同志在在秋溪、龙源口、小三湾、厚山、横溪等村发动群众打土豪、筹款子,又把从实际斗争中涌现出来的积极分子发展为党、团员,分别建立了秋溪乡党、团支部。1928年1月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攻克遂川县城以后,派人找回流落在万安、南康等县的遂川县原党团组织负责人陈正人、王茨榛、罗凤鸣、王遂人、李正芳、肖万燮等,帮助建立了中共遂川县委和共青团遂川县委。1928年3月18日,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在酃县中村做地方工作时,师委和中共酃县特别区委召开联席会议,会上根据酃县党、团组织的发展情况,决定建立了党、团酃县县委。在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初创时期,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做了大量的地方党、团组织的发展工作,工农革命军所到之处,凡是未建立党、团组织的都建立了党、团组织;凡是建立了党、团组织的,党、团组织都得到发展。
  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和边界各县党组织也十分重视团的组织建设,大力帮助建立和发展团组织。边界各县在大革命时期团员较少,大革命失败后遗留下来的团员更少。宁冈县从大革命中遗留下来的党、团员40余名,团员仅10余名,所以“团的本身力量很薄弱,很难单独担负起这个(建设团的)责任。”①当时边界的党员基本上都是青年人,且大多数是由团跨入党的,有建团的经验,有帮助团组织的有利条件。中共湘赣边界特委成立以后,把帮助发展团的组织列为边界党的一项重要工作。湘赣边界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作出决定:“目前边界各县应当是建设团的工作。……各级党部必须划出一部分力量,经常注意团的工作,帮助团在边界各县普遍的建设团的支部,扩大团的组织,健全团的指导机关。”②遂川县委成立以后,也明文规定:“C·P应注意帮助C·Y发展并健强C·Y组织”,C·Y应“不断地供给C·P以干部人才”。③永新的党、团组织在重建时期都是联合工作,党员和团员分别打入各个山庄或乡村,既发展党组织,又发展团组织。如党员干部刘洋在九陇村发展了壮年农民肖洪先、肖意先、肖天柱为党员,发展了青年农民肖庆元、肖月娥等为团员,分别建立了党、团小组。党员干部刘作述在鄱阳村发展了壮年农民肖炳生、吴德贵为党员,发展了青年农民肖云风、肖桂姬、肖济生等为团员,分别建立了党、团支部。同样,团的干部龙家衡、贺可展、王德先、刘志高等在发展团组织的同时,也发展党组织④。在党、团组织都建立起来以后,才开始独立的组织活动,但在组织发展中仍紧密配合,互相帮助,保持着极密切的关系。
  边界各县党组织十分关心团组织的建设,重视对团组织的领导,各县团组织的主要负责人大都由年青的党员或兼团的党员担任。酃县团县委建立时,中共酃县县委派了该县最年青的党员干部张平化担任团县委书记⑤。各县团的县委、特别区委、区委书记都参加了同级党委常委。由于党组织的大力帮助,使团组织迅速建立起来了,由于党、团组织的紧密配合,也加快了党组织的发展步伐。
  二、秘密发展团员,重建边界各县团组织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初创时期,湘赣边界各县处于白色恐怖之中,为了避开豪绅地主及其反动武装的耳目,团的组织发展工作完全是在秘密状态中进行的。团的干部或是利用办平民夜校、办庄团(民间武术团体)等形式把青年群众吸引过来;或是利用走亲访友,挂勾串连的方式联系青年。对于反动势力控制较严的村庄,则通过关系,在夜深人静时潜进村去活他们首先对青年进行阶级教育和实际斗争的考察,然后吸收那些苦大仇深,忠实勇敢的青年入团,建立秘密的组织。这些新团员又去发展组织,使团组织象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共青团永新西北特别区委在向安福南乡发展组织时,团的干部装扮成砍木的、织篾的、打铁的、看病的、做生意的、走亲戚的,出没在陈山沟的各个山庄,暗中把革命的种子撒布开,先后在寄岭、陈山、理坊等村建立了团的组织。
  湘赣边界各县团组织十分重视中心区域的组织建设。各县的中心区域都设立在反动势力难以控制的山区。团组织在其中建立起坚实的组织基础,然后以此为依托,先山上,后山下,先乡村,后城镇,波浪式地向前推进。遂川以井冈山区(永新、遂川两县边境区域的茨坪、大小五井等地)为中心,向遂川境内发展。宁冈以西、北两区为中心,向四乡发展。酃县以大院、青石冈两区为中心,向四乡推进。茶陵先后以茶陵、安仁交界的潭湾山区和茶陵、永新交界的九陇山区为中心,向茶陵境内发展。莲花以上西区(邻近攸县的蕉叶冲、马家坳一带山区)为中心,分别向莲花各地和茶陵、攸县、萍乡等县边境区域发展。团永新县委以小江山为中心,分别向永新南乡、西乡和茶陵、莲花边境区域发展;团永新东南特别区委以万年山为中心,向永新东、南两乡发展;团永新西北特别区委以天龙山区为中心,分别向永新西、北两乡和莲花东乡、安福南乡、吉安西区(赣江以西区域)发展。这种在反复的斗争实践中创造的组织发展形式,使边界各县团组织迅速建立。
  从1927年11月至1928年4月,是湘赣边界各县团组织重建时期。从1928年1月至1928年4月,边界各县先后建立了团的县委或临时县委,团县委(临时县委)以下建立了区委、支部、小组或特别区委、区委、特别支部、支部、小组。
  宁冈。茅坪象山庵联席会议和宁冈党、团联席会议以后,团组织开始重建。在工农革命军的大力帮助下,团的基层组织发展很快。1928年2月20日,共青团宁冈县委在市建立,团县委书记肖子南,常委肖子南、赵锦元、肖文范、徐克刚、肖铁平等。下辖第一区(龙市),第二区(古城),第三区(新城),第四区(大陇)四个区委。1927年12月建立的乔林团支部到1928年2月已发展到40名团员⑥。
  永新。茅坪象山庵联席会议以后,永新的党、团员象火种一样星星点点地散布在九陇山、小江山、天龙山、万年山的山庄和附近的乡村。1928年1月,共青团小江区委在小江山田西村创立。1928年2月,共青团永新县委在小江区田西村创立。常委有龙家衡、贺可展、王德先等。1928年5月共青团永新西、北乡特别区委在天龙山成立,区委书记贺可展,常委贺可展、刘志高、陈怀邦等,管辖永新西、北乡境内的四个区委和天龙山、横岭界、陈山、铁镜山一带山区的两个特支。同期团永新东、南乡特别区委在万年山建立,区委书记王德先,常委王德先、林全生、周胜、邓瑞莲等,管辖万年山、绥源山、南华山、上坪一带的三个区委。此时团县委辖东南、西北特别区委和小江区委等⑦。
  莲花。茅坪象山庵联席会议以后,莲花的党、团员吴亮、贺志远、陈飞等人分别在瑶坊、桃岭、吾圹、南陂、九都等村发展组织。1928年1月在瑶坊建立了共青团莲花特别支部,不久建立了共青团莲花特别区委。1928年4月在坊楼胡家村建立了共青团莲花临时县委,丁主涛为书记。同年7月召开全县团的第一次代表大会,正式成立共青团莲花县委。丁主涛当选为书记。下辖八个区委⑧。同期团永新西北特别区委也向莲花东乡发展,在良坊、垅山、蔡家、磊里石、同坑等村建立了团组织,成立了团永新西北特委第二特别支部,特支书记王定斌⑨。
  遂川。1928年1月,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攻克遂川县城以后,帮助建立了共青团遂川县委。记张文溥。2月下旬,在国民党军队第81团和第79团一部的进攻下团县委机关随工农革命军撤至井冈山区茨坪村。当月,团县委在茨坪村建立了共青团(永)新遂(川)边陲特别区委,特别区委书记李佐国,辖永新东部边陲的茨坪、白银湖、坳下、茅锡坪和遂川北部边陲的土岭、下庄、行州、梨坪、大井、荆竹山等十个乡团支部⑩。其中大井乡团支部有团员50余名(11)。
  酃县。1927年10月,刘寅生、段楠、段瑞、万达才、郭烈、郭天禄、周礼、张平化等党团员开始在西、南两乡的黄挪潭、石州、水口、中村、石禾坪、大院等地重建党、团组织。1927年12月,段瑞、段楠、潘祖浩等同志在西乡回龙庵创办了一所青年补习班,发展了霍崇德、霍正汉等10余人加入党、团组织,郭烈在暗下、石禾坪、大院等地发展了陈长枢、陈明振、谢书凡、谢书林、谢书纯、张祥育等10余人加入团组织。建立了团支部。1928年3月,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再次进驻酃县。3月19日,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师委和中共酃县特别区委召开联席会议,决定成立了中共酃县县委和共青团酃县县委。团县委书记张平化(三个月以后由万达才接任)。下辖中村、青石冈、大院三个区委(12)。
  茶陵。1927年10月21日,宛希先率工农革命军第一营攻克茶陵县城以后,解救了被关押的党员李炳荣、团员罗青山等同志,壮大了革命力量,扩大了革命影响。茶陵县的党、团组织开始重建。1927年11月28日工农革命军再次攻克茶陵县城。陈韶、潭趋新、李炳荣、尹宁万、罗青山等党、团干部进城和工农革命军取得了联系。12月底,在湘敌吴尚第八军独立团的进攻下,党、团干部随工农革命军撤离茶陵,转移到茶陵、永新边界的永新九陇山倒坪村。1928年1月回茶陵、安仁边界潭湾山区发展组织。3、4月间创立共青团茶陵县委,罗青山任县委书记。5月,共青团茶陵县委改为共青团茶陵特别区委,罗青山任特别区委书记(13)。
  三、经受“边界失败”的严峻考验,保存和恢复边界各县团组织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立以后,国民党反动派不断向根据地发动军事进攻。湘赣边界各县团组织在斗争中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在边界“八月失败”特别是“二月失败”的险恶环境中保存下来,并得以迅速恢复。
  1928年4月以后,正是南方反动派统治势力暂时稳定的时期,湘赣两省敌军对湘赣边界发动了第一次“会剿”。1928年6月23日,红四军在地方武装和工农群众配合下,取得了“龙源口大捷”,第三次占领了永新县城,粉碎了敌军的第一次“会剿”。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进入全盛时期,根据地的团组织也得到空前发展。
  1927年7月初,湘赣两省敌军对湘赣边界发动了第二次反革命“围剿”。7月中旬,在中共湖南省委的“左”倾盲动主义错误领导下,红四军大队被拉往湖南,随即在湖南作战失败,因此,造成湘赣边界“八月失败”。边界各县县城和平原地带尽被敌人占据,割据区域只剩下敌人无法占据的山区。边界团组织受到不少的损失。9月以后,红四军从湖南回来,逐渐收复了边界各县团的组织并又有了发展。从1928年9月以后到1929年1月红四军下山以前,“边界青年团比党要进步得快。……团的数目字在二千五百以下,二千以上之多,各县有党的组织的同时也有团的组织。”(14)在这期间,共青团宁冈县委在1928年8月设立了东南、西北两个特别区委,东南特别区委书记赵锦元,下辖东、南两乡的新城、大陇两区:西北特别区委书记谢仁武,下辖西、北两乡的龙市、古城两个区委。全县有支部24个,团员近500名(15)。共青团永新县委直辖东南、西北两个特别区委和小江、第四、第五、第六四个区委。东南特别区委下辖三个区委,西北特别区委下辖七个区委,两个特支。团员发展到近千名(16)。其他各县的团组织也得到发展,团员数量有所增长。
  1929年1月初,湘赣两省18个团的敌军对湘赣边界发动了第三次“会剿”。为了到外线去牵制和打击敌人,同时解决红军给养问题,1月14日,毛泽东、朱德率红四军主力向赣南进军。彭德怀、滕代远率红五军留守井冈山。1月30日,敌军攻破井冈山,红五军突围下山。2月初,湘敌何健两个旅攻占了湘赣边界的第二块军事根据地——九陇山。至此,湘赣边界各县沦陷,是为“二月失败”。
  从1929年“二月失败”以后至5月10日中共湘赣边界特委第四次执委扩大会以前,湘赣边界各县的团组织除永新以外,都程度不同地遭到破坏,以至有的团组织停止了活动。就边界各县团组织比较而言,“工作以永新、宁冈、莲花为好,酃县、茶陵、遂川无甚工作。”(17)这是湘赣边界青年革命运动的低落时期。5月10日,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召开了第四次执委扩大会,讨论了红四军前委4月13日给湘赣边界特委的信,研究和部署了边界的各项工作。6月下旬,彭德怀率红五军返回湘赣边界,相继收复了遂川、宁冈两县县城,攻打了安福县城,中共湘赣边界特委领导的加强和红五军军事上的胜利,推动了边界各县团组织的恢复和发展。
  永新“是边界工作最有成绩的一县”(18)。湘赣边界的两块军事根据地井冈山、九陇山相继失守以后,永新的天龙山军事根据地仍未失陷,各乡村的秘密组织也没有暴露。永新的团组织不但没有受到损失,反而还有发展。其中共青团西北特别区委组织发展最为迅速,到当年5月,已发展到距县城仅七、八里的村庄。
  莲花的“CY比CP好”。(19)莲花县的党组织在“二月失败”中遭到严重破坏,以后中共县委书记又被敌人杀害,县委机关到了“无人工作”的地步。而团组织仍然健全,工作照常进行。为了加强对敌斗争的领导,莲花党、团县委自动合并办公,各区党、团区委同时合并,县委和区委并设两个组织科,党、团支部仍然分开。团县委书记陈美兼任中共县委书记。自此,健全了党的组织,加强了党的领导。但“团的工作完全忽视”,党团界限也渐次化除了”(20)。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6月——中共湘赣边界特委派来的中共莲花县委书记徐佩沂到任以后,县、区两级组织才分开办公,陈美仍任团县委书记。团县委下辖三个区委,一个特支。到当年8月发展到八个区委,并开始向攸县边境发展。
  宁冈的“CY比CP更好”。“宁冈的党经过此次失败,许多重要负责人及普通同志反水,支部大多数塌台”,(21)但宁冈的团组织基本上得以保存,并有一定的工作。6月以后,团县委下辖三个区委,其中宁冈境内两个区委,永新、遂川边境地区的茨坪、大小五井一个区委。
  遂川“有组织而无工作”(22),井冈山被攻破以后,设在茨坪的党、团县委机关人员随红五军突围下山,在遂川大汾被敌军冲散,团县委消失,工作完全塌台。5月份重新建立了共青团临时县委。此后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先后建立了雩田、枚江、碧洲、城区区委和北乡特别区委。
  茶陵“有组织而无工作”(23)。在湘敌的进攻下,共青团茶陵特别区委撤至永新境内的九陇山倒坪、樟木冲等村打埋伏。团特别区委以下无区委,只有几个支部,团员仅以数十计。5月以后,团组织发展到茶陵境内的田东、上坊、东坑、白水陇、南湾、尧水、岩口、岩内等处,建立了两个区委。
  酃县在“二月失败”中“遭受了不少的损失”(24)。酃县的军事根据地大院、青石冈被敌军占领。团县委书记作战牺牲,团县委机关被打散,团员分散隐蔽在各地。3月以后,黎育教、周礼、张平化在下村、洪水江一带活动,4月重建共青团酃县临时县委,郭烈任临时县委书记。以后逐渐秘密建立了一个区委和五个特支。
  四、革命形势高涨,发展和壮大边界各县团组织
  1929年9月以后,湘赣边界的红军和地方武装积极开展武装斗争,边界各县纷纷举行总暴动。继收复宁冈、莲花两座县城以后,10月30日又收复了永新县城。茶陵、攸县的红色区域也在红五军一、二纵队的帮助下不断扩大。这时永新、莲花、宁冈的团组织发展很快,茶陵、酃县、攸县的团组织也不断发展壮大,并在安福、吉安等县得到发展。
  永新、莲花、宁冈三县收复以后,三县团组织开始公开征求团员。团的县委和区委分别建立了征求团员处,发出了《公开征求团员启事》,积极征求“年龄在十四岁以上二十三岁以下,忠实勇敢,思想正确者。”(25)一些在秘密革命时期渴望入团而找不到门路的革命青年,纷纷到登记处申请入团。团组织得到迅速发展。到1930年2月,三县普遍建立了团的基层组织。永新团县委辖13个区委,100多个支部,3000多名团员(26)。莲花团县委辖5个区委,50多个支部,500多名团员。(27)
  安福。1928年5月以后,永新团西北特别区委的干部即在临近永新的安福南乡发展组织。在萍江头建立了团西北特别区委第一特别支部,特支书记周义。同时共青团赣西特委也在安福、吉安、分宜边界建立了团安分区委。从这以后到1929年9月以前,安福以横贯县境东西的泸水河为界,分属湘赣边界特委和赣西特委领导。1929年9月25日以后,按照中央的决定,安福全县归属湘赣边界特委领导。1929年10月刘作述率永新赤卫大队进攻安福前溪、洋溪等地,团组织随即向洋门、金田发展,在彭坊建立了共青团安福第一区委,区委书记黄绍。这时,党、团湘赣边界特委分派党员干部陈正人和团员干部彭儒到安福筹建党、团县委。1930年4月正式成立党、团县委。
  吉安西区。1928年6月龙源口大捷以后,红四军一部即在吉安西区的天河、敖城,永阳等地开展群众工作。促进了西区的革命发展。以后永新赤卫大队到西区开展武装斗争,永新团西北特别区委的干部随赤卫大队到西区发展团组织。1929年2月12日在官田召开的党团活动分子会议上,决定成立了共青团西部区委。到当年秋,团的基层组织遍布吉安县赣江以西地区的官田、天河、敖城、永阳、指阳、固江、浬田等地。
  攸县。1928年10月以后,中央即决定由湘赣边界特委管辖攸县。但因为组织工作“做不进去”,实际没有管辖。1929年上半年,莲花团组织开始向攸县发展。到1930年2月,在攸县、醴陵边境地区建立了共青团攸县特别支部。
  茶陵。1930年初,随着革命形势的高涨,共青团茶陵特别区委由倒坪、樟木冲村再次推进至茶陵境内。开始以小田为中心发展组织。不久建立了山边区委。莲花团组织也向茶陵的圹下、九渡、白水龙等地秘密发展组织。茶陵团组织已成积极推进之势。
  到1930年2月团的湘赣边界、赣西、赣南特委合并前夕,共青团湘赣边界特委管辖了团的永新、莲花、宁冈县委,遂川、酃县临时县委,安福、茶陵特别区委,吉安西部区委,攸县特别支部。团员发展到八千之多,成为一支巨大的组织力量。
  五、统一边界各县团组织的领导,建立和建全共青团湘赣边界特委
  1928年5月,湘赣边界各县团组织已经重新建立并开始迅速发展,到6月23日,“龙源口大捷”以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进入全盛时期。团的基层组织遍布宁冈、永新、莲花三县和吉安西区、安福南乡、遂川北部和酃县东南部。为了统一边界各县的领导,促进青年革命运动的发展,极需成立一个统辖边界各县团组织的领导机关。
  1928年6月,根据中共湘赣边界特委的要求,中共湖南省委从安源派来史训川、宋新怀两名同志来到湘赣边界筹建边界团的领导机关。7月,在宁冈茅坪召开的湘赣边界各县第一次代表大会,成立了共青团湘赣边界特别委员会。会议选举史训川为团特委书记,史训川、宋新怀、肖子南等为特委常委(28)。团湘赣边界特委受团江西省委和团湖南省委的双重领导,辖宁冈、永新、莲花、遂川、酃县县委和茶陵特别区委。团特委机关设宁冈县茅坪村。团特委成立后,在团的“五大”精神指导下和中共湘赣边界特委的领导下,领导不断加强、组织不断发展。受到中共湘赣边界特委的好评。中共湘赣边界特委书记杨克敏(杨开明)在向党中央的报告中称:“(团)特委本身还算健全,书记为湘委派来的同志史训川担任,下级干部人材,也相当的充分,可以说能够柱得工作下。”“工作上的错误。还算很少(如先锋主义),与党的关系很好,没有什么问题。”(29)
  1928年10月以后,团湘赣边界特委机关迁至井冈山军事根据地中心——茨坪村。1929年1月底井冈山被湘赣两省敌军攻破,党、团特委机关被打散。史训川,宋新怀等同志随李灿、王佐领导的一部分红军隐蔽在井冈山上的深山密林中(30)。1929年2月中旬,中共湘赣边界临时特委在永新小江山建立,不久,史训川、宋新怀等同志来到小江山与中共湘赣边界临时特委取得联系,团特委机关随之设在小江山。3月,团特委派史训川前往南昌与团江西省委接头,团特委暂由宋新怀负责。5月,团特委机关正式在小江山设立,团特委开始以永新为政治指挥中心,领导湘赣边界的青年革命运动。
  1929年1月团特委机关被打散以后,直到3月才恢复工作,但领导机构未健全,干部极其缺乏。团特委长时间只有史训川、宋新怀两个人工作,整天上传下达,疲于应付,而“团县委的人材并非不多,但团特(委)要调是(调)不动的。大学(指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引者)又如此缺乏人材,自然无法派人作团的工作。”(31)鉴于这种情况,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在5月间曾请求(江西)CY省委派人前来工作。”(32)8月以后,这一问题才逐步得到解决。
  1929年10月30日永新县城打开以后,团特委机关迁至永新县城。这时团特委按照中央9月25日指示信的精神,隶属共青团江西省委指导,管辖团的永新县委、莲花县委、宁冈县委、酃县临时县委、安福区委、攸县特支,并实际管辖了吉安西区特别区委和以后恢复的茶陵团组织。此时,团特委健全了组织机构,增选了贺可展、谢赤兴、陈平等同志担任团特委的领导工作。组织了巡视团、经常下到基层去了解情况,解决问题。加强了对各县团组织的领导,促进了各县团组织的发展。
  1930年2月,红四军前委、红四军军委、红五军军委、赣西特委、赣南特委和共青团代表团在吉安陂头召开联席会议。会议决定,湘赣边界特委和赣西、赣南特委合并为赣西南特委。团的湘赣边界特委也随着和团的赣西、赣南特委合并为共青团赣西南特委。湘赣边界的永新、莲花、宁冈、遂川、茶陵、酃县以及吉安西区的团组织归属赣西南特委西路行委领导。随着行政区域的重新划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宣告结束,共青团湘赣边界特委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从此湘赣边界各县青年革命运动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共青团组织,是土地革命时期我国农村恢复最早,发展最快的团组织,也是最早实现团员成份以学生知识青年为主转变为以青年农民为主的团组织。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团组织在斗争中创造的首先建立根据地的坚实的组织基础,然后以此为中心,先山上后山下,先乡村后城镇,波浪式地向前推进的组织发展形式,是对中国共青团组织建设的一个创造。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团组织的建立和发展影响和推动了其他革命根据地团组织的建立和发展。

  (载自《青少运史研究》1988年第一期)  
  注:
  ①②引自《湘赣边界各县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决议案》(1928年10月25日)。
  ③引自《中央遂川县委决议案》(残缺件)。
  ④见《永新县九陇山、天龙山、万年山、鄱阳村等地青运史资料采访记录》(1981年)。
  ⑤见《张平化给酃县团县委的复信》(1986年)。
  ⑥(15)见《宁冈青年革命斗争史稿》(1983年6月)。
  ⑦(16)(26)见《永新青年革命运动史》(1981年9月)。
  ⑧见《中共莲花县组织史资料》(1986年10月)。
  ⑨见《王定斌回忆记录》(1960年)。
  ⑩见《中共井冈山市组织史资料》(1986年8月)。
  (11)见《井冈山武装割据》(1979年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12)见《酃县共青团组织沿革及领导成员名录》(1986年11月)。
  (13)见《茶陵团组织资料》(1987年)。
  (14)(29)引自杨克敏《关于湘赣边苏区情况的综合报告》(1929年2月25日)
  (17)(31)引自邓乾元《湘赣边界五月至八月工作报告》(1929年8月)。
  (18)引自《中共湘赣边界特委报告(第三号)》(1929年6月6日)。
  (19)(21)(22)(23)(24)(32)引自《中共湘赣边特委向江西省委并转中央的报告》(1929年5月20日)。
  (20)见《中央莲花党的斗争历史概况》(1931年4月18日)。
  (25)引自《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永新县委公开征求团员的启事》。
  (27)引自《莲花县委给湖南省委的报告》(1930年3月17日)。
  (28)(30)见《访问宋新怀同志记录整理4》。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