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团务训练班
 
陈建军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1928年秋,为了适应井冈山斗争的需要,共青团湘赣边界特委、各县县委、特别区委和区委分别举办了团务训练班,对团员进行了一次普遍的思想教育和工作训练。为边界团组织培养了大批人才,对边界团的思想建设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井冈山根据地的共青团组织是土地革命时期各革命根据地中恢复最早、发展最快的团组织,也是最早实行团员成份由青年学生为主转变为以青年农民为主的团组织。因为井冈山根据地的团组织几乎完全是由农民组成,所以文化水平以至政治理论水平都比较低。井冈山根据地的团组织大都处在白色势力的包围之中,社会上的各种落后思想意识和机会主义的不良影响,使团员的思想不同程度地受到冲击和腐蚀,这表现在,一些团员对形势缺乏正确的认识,或是过高地估计形势,或是过低的估计形势;在敌人的进攻面前,或是犯“左”倾盲动主义错误,死拼硬打,或是犯右倾机会主义错误,退却逃跑。在团内还存在土客籍矛盾、地方主义等非无产阶级思想和行为,影响了组织内部的团结,削弱了团的战斗力。再加6月龙源口大捷以后形势高涨,团员剧增,支部、区委的负责人大都是新团员,没有受到好的教育和培养,工作方法缺乏,处理问题很幼稚,甚至用“打手心伍拾板”,“打屁股壹百板”①来代替纪律处罚和思想教育。以上主要的问题在边界“八月失败”中充分暴露以后,党团湘赣边界特委决定联合举办党团训练班,对党、团员进行一次马克思主义教育和党,团工作训练,以达到“极力铲除一般同志的机会主义思想和封建小资产阶级思想,确定无产阶级革命人生观”。②
  1928年10月至1929年1月,“正是(湘赣边界团组织)一个加紧训练和扩大组织时期”。③10月,党、团特委联合举办了党团训练班,由湘赣边界各县选派了300余名党、团员参加,原则上规定每个党、团支部各选一名,实际上参加的多是红色区域的党、团员。
  党、团湘赣边界特委为党团训练班制定了详细的训练大纲。中共湘赣边界特委领导人谭震林、陈正人、宛希先等讲党课,团特委领导人史训川、宋新怀等讲团课。前委书记毛泽东、军委书记朱德也到训练班作形势报告和讲演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毛泽东、朱德讲课时,很注意学员的实际水平,尽量做到形象化、通俗化、口语化。使学员们听得懂,记得牢,真正起到教育作用。他们用“树大根深,吃瘦肥土”来比喻豪绅地主对贫苦农民的剥削压榨;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来比喻革命的发展趋势;用“一根筷子易折,一把筷子难断”来说明人多力量大的道理;用今天的苏联来揭示中国的前景。毛泽东对学员讲:“井冈山的水流来流去,最终要流到大海去;井冈山的红军打来打去,也一定要打到全中国去。革命象一把火,点着了茅叶山,就会越烧越旺,烧遍全中国。”这些马克思主义理论和革命形势教育,增强了学员们的胜利信心,提高了学员们的政治思想觉悟。
  团特委的同志给学员们讲团的性质、任务和组织原则;传授具体工作方法,如怎样开会,怎样作报告,怎样搞宣传,怎样发展组织等;讲授革命常识,如介绍“巴黎公社”、“俄国十月革命”、“苏联”、“马克思”、“列宁”等;教唱革命歌曲。使学员提高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掌握了团的基本知识和工作方法,懂得了为什么要加入共青团和怎样做一个共青团员。
  党、团湘赣边界特委的领导根据团内出现的问题,十分重视阶级教育。使学员充分认识到在阶级社会里,敌我友是由阶级决定的,不管是土籍还是客籍,只要是受苦的、革命的就是一家;不论是土籍客籍,只要是豪绅地主反革命就是我们的共同敌人。敌人“会剿”井冈山根据地从不分省界、县界和村界,我们革命者更应冲破地域界限,共同保卫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这些教育,提高了团员的阶级觉悟,增强了团内团结,特别是对土客籍矛盾突出的宁冈县团组织,影响更大,效果更好。
  12月,在湘赣两省敌军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发起第三次“会剿”的前夕,边界党团训练班结束。学员们有的参加了湘赣边界宣传队,有的调到外县团组织,大部分回到家乡,充实和加强了地方团组织的力量。
  在举办湘赣边界党团训练班的同时,各县党、团县委、特别区委、区委也按照党、团特委的布置,大力举办党团训练班和团务训练班。如宁冈党、团县委在象山庵举办了党团训练班,永新党、团县委在小江山举办了党团训练班,团永新东南特别区委在万年山举办了团务训练班,团永新西北特别区委在天龙山举办了团务训练班。团西北特别区委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先后在天龙山区的杉木双江口、天龙庵、萍江头等地举办了六期团务训练班,轮训了200余名团员。
  天龙庵团训班设在天龙山顶上的天龙庵里。学员们学习住宿都在天龙庵。大家把供奉的菩萨全丢下悬崖,腾出正厅上课。全班学员有60余名,其中有胡福妹、李冬妹、龙细莲、陈秀兰四名女团员。学员中有天龙山,区的团员,有特区赤卫中队的团员,还有西北两乡的一些秘密团员。为了不暴露秘密团员的身份,以便结业后回村工作,团西北特委采用“苦肉计”,派赤卫队的战士把他们一个个“抓”上山来。北乡胡家村的胡福妹、胡凤桂,汤家村的文定忠等团员,都是被五花大绑押上天龙庵团训班的。天龙庵团训班由团永新西北特别区委主办,党、团西北特别区委的领导人颜勇、龙贻奎、贺可展、刘志高担任教师。学习了《共产主义ABC》、《社会发展史》、《共青团章程》等。团训班办了10天,学员后来大都成为永新团的各级干部。
  湘赣边界的党团训练班和团务训练班提高了团员的马克思主义水平和无产阶级思想觉悟,对团的思想建设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产生了长远的影响。湘赣边界各县团务训练搞得最出色的永新,在1928年湘赣边界“八月失败”时,团组织纷纷塌台,团员不断反水;1929年湘赣边界“二月失败”后,永新的团组织不但未受损失,反而还有发展,这与团训班的教育是分不开的。曾经参加过杉木垅团训班学习的谭启龙,50余年后还深情地说:“杉木团训班是我进的第一所学校,团训班的学习是我政治上的启蒙教育,对我的一生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④

  (作者单位:江西省新余市地方志办公室)
  (载自《中国青运》1989年第六期)
  注释:
  ①引自永新县鄱梅区泥金乡《团支部记录》,(1928年8月13日夜,10月13日上午8时)。
  ②引自《湘赣边界各县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决议案》,(1928年10月5日)。
  ③引自杨克敏《关于湘赣苏区情况的综合报告》,(1929年2月25日)。
  ④引自谭启龙《回忆青少年时期的谈话记录》,(1980年5月16日)。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