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战斗在才溪苏区的团员和青年①
 
张敬铭整理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才溪的共青团组织②
  一九二九年六月十五日(农历),红四军到福建省上杭县才溪领导农民暴动,成立了上杭西三区。七月初,成立区农民协会。八月十五日(农历)农民协会改为革命委员会。九月间区乡建立苏维埃政权,并在党的领导下建立了少先队③,儿童团组织。广大青年和人民群众的革命热情空前高涨。
  为了更好地发挥青年在革命斗争中的作用,一九二九年秋,党派袁福贤同志到才溪建立共青团(当时又称“少共”)。最初,在上、下才溪发展了王硕、王裕照、王永华、林武、朱喜平五人为共青团员,成立了团的小组。十月间,团员发展到十余人,成立了团的支部。同年冬,下才、通贤、东里等地也先后建立了团的组织,团员人数达到六、七十人,成立了共青团西三区委,袁福贤为共青团区委书记(以后由王庭光,刘如光等分别继任)。与此同时,建立了少先队区队部和区儿童局,阙质茂为儿童局书记。随着苏区的扩大和苏维埃政权的建立,一九三○年春,西三区改名为杭武第七区。全区分为十三个乡,分别建立了上才、下才、通贤、东里、漳云、磜头、小康、文坑、岭头、岭坑、同坑、曾坑、四王等十三个乡的团支部,全区团员达三百余人。由于共青团的建立,才溪的青年运动进入了新的阶段。
  才溪共青团有健全的组织机构。区团委除有正、副书记外,还分设组织、宣传等委员和青工、青妇、白区工作干事。后来还增设了反帝青年部和经济法权部。区团委在区党委和上级团委领导下,进行工作。各乡以乡为单位,建立团支部,以村为单位建立团小组。在党支部和区团委的领导下开展活动。在组织发展工作上,起初也是极为严格的。一个青年入团,必须经过一定的考验和入团前的个别谈话,审查政治历史,填表,由老团员介绍,支部大会通过,区团委批准,最后进行宣誓。一般新团员还需经过三至六个月的候补期,方能转正。入团条件主要是:工农劳动青年,政治历史好,工作积极,立场坚定,斗争坚决。最初的团员是秘密发展的。入了团,连家里的父母,妻子也不给知道。团的活动亦很秘密,开会和过组织生活,没有固定地点,往往用记号来暗示在山头或村落。团组织亦不公开,代号为C·Y·。到一九三○年后,团组织和团员才逐渐由秘密转向公开。一九三○年秋天以后,由于“左”倾错误领导,团组织全部公开,采取节日开大会的形式发动报名,征收团员。如一九三二年五一劳动节,在大会上一次就发展了五、六十名团员。在团员发展的数字上,更错误地提出了“赶上党,超过党”的口号。由于大量发展新团员,致使一些不纯分子混入团内,给工作造成了损失。一九三二年全区团员数达到三、四百人。
  在“左”倾错误指导下,一九三一年春,才溪区开始实行“肃社党”的工作,形成“肃反中心论”,给共青团的组织带来严重的损失。由于主观主义的肃反,杀害了一批优秀的团干部、团员和积极分子,才溪区十三个团支部书记,一次在灈坑开会时,全部被捕,当场以社党的嫌疑杀了五人,其他负责行政工作的团员大部分被杀。同时,由于肃反工作犯了“逼、供、信”的错误,造成团内的恐慌,组织涣散。团与群众的关系也受到破坏。“肃社党”后,团的工作一度开展不起来。在党的领导下,经过较长时间的努力,才慢慢地恢复了正常的活动。
  一九三四年,大部分青年参加红军,区里剩下的绝大部分是女团员,组织有些涣散。十月间,红军长征后,才溪区被反动派占领,团组织停止了活动。
  在土地革命中作党的有力助手
  在党的领导下,才溪在暴动后即开始了打土豪、分田地的工作。一九三二年下半年,开展查田查阶级的运动。区、乡苏维埃成立了没收分配委员会,划清阶级成分,没收豪绅地主全部财产,分配给贫雇农。在打土豪分田地的工作中,团组织协助党宣传和发动群众,教育青年站稳立场,向封建势力作坚决的斗争。才溪青年在党、团组织的教育下,积极检举和搜集土豪劣绅的材料。青年朱喜彬大义灭亲,亲自带领农民将自己的亲房、地主王文德捉来斗争;王明亮的弟弟坚决站在贫雇农一边,揭露叔父、土豪王新龙的罪恶。广大青年还积极维护地方治安,协助没收豪绅地主财产,监视土豪劣绅和一切反动分子的破坏活动。
  参加红军,反“围剿”,保卫苏区
  (一)保卫苏区,保卫土地革命的胜利果实。
  才溪的少先队、儿童团,在反“围剿”斗争中配合赤卫队,站岗放哨,检查过往行人,警惕敌人的进犯,监视地方的反动分子。当时,上、下才溪有二十个哨口,一个哨口每天三人站岗,全乡派十二人检查。男人十六岁至五十五岁,妇女十六岁至二十五岁,及年龄较大的儿童团员轮流放哨。岗哨检查十分严格,来往行人一律要路条。一次新抗县苏维埃主席张华先来才溪检查工作,经过哨口,为考验放哨的少先队员,故意不把路条拿出来,结果被少先队员送到乡苏维埃。到乡里以后,张华先同志表扬说:“你们应该这样做。”另一次县苏维埃雇农工会主席阙继明到东里检查工作,被守路的儿童团员张树森带到乡苏维埃,他亦当众表扬道:“我们赤色地区布下了天罗地网,什么人都跑不了。”过后不久,上才溪的土豪王神奇的妻子,企图逃跑出境,被少先队员抓回来,经乡苏维埃审讯后枪毙。
  为了阻击敌人来犯,才溪苏区的一些主要路口都打上竹枯钉,并配合土统土炮,由精壮少先队员和赤卫队员守卫。此外,团组织还在少先队中挑选十八岁至二十五岁的精壮队员,组织模范少先队,经常配合红军和赤卫队模范营直接与敌人作战,曾经配合红军攻打上杭城。女青年和儿童团员在战时组织慰劳队,运输队,看护队,为部队送茶送饭,护理伤员。
  (二)参加红军。
  在保卫苏区的斗争中,才溪青年响应党的号召,踊跃参加红军,在历次扩大红军的运动中,都是中央苏区的模范。一九三二年九月,张鼎丞同志来才溪领导扩大红军,一次就有七十多个青年自动报名参军(其中绝大部分是青年团的干部和团员)。同年十一月又有五十名青年参加红军(其中团员占20%)。一九三三年,苏区中央局决定扩大一百万铁的红军和共青团中央决定成立“少共国际师”以后,扩大红军运动更是轰轰烈烈,仅一次就有九十四名青年加入红军(其中团员二十五人,占26%)。11月间,方方同志来才溪扩大红军,出现了共青团整个支部,少先队整连、整排(除女青年)参加红军的热潮。据统计,在土地革命时期,上、下才溪两个乡共有人口4928人,参加红军的有1,018人,占总人口的20.6%。上才溪554个青壮年中,有485人参加红军,占青壮年总数88%。下才溪在756个青壮年中,参加红军的有526人,占青壮年总数70%。
  才溪青年在保卫苏区的战场上英勇杀敌,前仆后继,表现了革命的英雄主义气概。如上才溪青年黄树远,黄树周兄弟二人争相上前线,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下才溪独姓孤儿、团员孔宪章,不仅说服家庭,还带领三十多个青年走向前线。他在战斗中屡建功勋,直到为革命流尽最后一滴血。
  (三)拥军优属,生产支前。
  才溪共青团在动员广大青年积极参加红军的同时,努力做好拥军优属工作。团组织在少先队,儿童团中广泛开展“共青团礼拜六”的活动,发动少先队员组织生产包耕队和代耕队,包耕红军公田(为了照顾红军家属困难户而抽出的田)和帮助红军家属做农活,并帮助已报名而未入伍的新战士做冲锋劳动工。青年妇女在党、团组织的领导和帮助下组织了扩大红军突击队、民歌队、慰问队,动员男青年参加红军,慰劳红军战士,帮助红军家属担水、砍柴、洗衣。为欢送男青年参军,女青年捐献了钱,并做布草鞋支援红军。区少先队的军事科长王清秀一人一次做了三百多双布草鞋慰问红军,受到上级的表扬。共青团还组织青年做宣传老兵归队工作,对逃离部队回家的战士进行宣传,说服其自动归队。儿童团组织了看牛队,看水队,替红军家属看牛、管水。他们还组织了“儿童肥料所”,发动广大少年儿童利用学习之余,拾牛、猪粪,打扫卫生,平时积肥堆放在肥料所,待施肥季节,便集中送到红军家属的田里去。每逢过节,不论男女青年,少年儿童,都组织慰劳队、慰问队,给红军家属送年糕、猪肉、年画及毛巾等,慰问品多得几天吃不完。这使红军家属深受感动,纷纷写信,勉励亲人英勇杀敌,为人民立功。
  由于大部分青壮年参加了红军和各项革命工作,生产的重担就落在妇女身上,特别是青年妇女成了生产支前的主力军。她们积极响应“男参军,女支前”的号召,冲破封建枷锁,勤学苦练,掌握生产操作技术,出色地完成了增加生产,支援前线的任务。一九三二年有80%以上的青年妇女学会了犁田、耙田、插秧、收刈等一整套耕作技术,并在这一年里采取了提早春耕、加犁加肥、增施肥料、兴修水利、灭荒扩种等增产措施,获得了丰产丰收,粮食产量比暴动前增产10%以上,保证了全乡人民的丰衣足食和红军的给养。
  一九三一年,广大团员和青年带头响应党的号召,积极参加“一镭运动”(即一个捐献一个铜板的运动)。儿童们把吃糖果的钱捐献出来。一九三一年五月间,在“节约四两米运动”和“节约三升谷运动”中,才溪青年积极支前,迅速地超额完成任务。一九三三年,发行经济建设公债和战争公债,广大青年和全民一道,踊跃认购,上、下才溪共认购了公债8,146元。
  一九三三年,共青团中央发出了捐献购买“少共国际号”飞机的号召,得到才溪青年热烈响应。才溪团区委,少先队区队部和区儿童局在全区范围内,发动了两次捐献运动,第一次捐献了光洋360多元,第二次捐献了410多元,获得了全省,全苏区的第一。
  活跃的文体生活
  在文教战线上,才溪青年和团员也取得了很大成绩。团组织协助党加强了对列宁小学的领导,选派优秀的共青团员去担任列宁小学的教师,组织全区适龄儿童入学。团组织在有关部门的配合下,开展了扫盲工作,上、下才溪开办了十五所农民夜校,组织和发动了绝大部分青壮年参加学习。为了促进识字运动,青年们在路口钉立识字牌,搞看图识字,出版墙报。各项文体活动也很活跃,成立了俱乐部,读报团、国术组,组织了工农剧社,经常在各乡巡回演出。为了在各项运动中做好宣传鼓动工作,团区委还举办短期训练班,训练宣传员。这些工作分别受到中央苏区教育部和红十二军政治部的表扬和奖励。
  支持游击战争
  一九三四年红军北上以后,十月间,才溪苏区被国民党军队占领。区委和区苏维埃机关随同新杭县苏维埃及游击队一同转入嶂云乡的白石坑、燕子塔一带开展游击活动。嶂云乡广大青年在党的领导下,全力支持游击队,担负了筹米筹菜的任务,动员自己家庭捐献,在群众中开展筹集工作。少先队配合赤卫队分三路隘口为游击队站岗放哨,并在主要隘口上钉上竹钉,在敌人必经道路上拆毁桥梁,高山上设置土炮,安置檑木败石,运用有利地形阻击敌人。一九三四年冬至一九三五年夏,国民党八十三师向嶂云山区发动疯狂进攻,嶂云乡有十三个团员和青年主动配合游击队,打垮敌人十三次进攻。一九三五年,游击队撤离嶂云山区,转移至武北和第十团会师。至此,整个才溪苏区被反动派复辟了。
  在白色恐怖中,团员和青年仍坚持斗争。一九三七年,通贤乡原在团委工作的丘南光,县少先队总队长黄发金,区团委干部黄紫松等十三位团干部,到龙岩找闽西特委联系工作,不幸被伪乡、保长派密探跟踪,中途被捕,在通贤凤云岗牺牲。牺牲前他们一齐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共产青年团万岁!”
  
  (载自《青运史研究》1982年第五期)
  注:
  ①这篇文章是1959年至1961年作者和共青团龙岩地委青运史办公室的同志通过学习毛泽东同志写的《才溪乡调查》,查阅有关历史资料,到才溪多次召开老同志调查会及个别访问,整理而成的。最近作者又重新查阅了有关资料,对一些细节做了核实。文中提供的统计数字,主要资料来源是《才溪乡调查》、《青年实话》杂志、《红色中华》报。
  ②“才溪”当时的行政单位是区。才溪区在1930年以前为上杭西三区,管辖十三个乡。通贤等地是区领导下的乡建制。1930年后才溪区易名为杭武第七区。共青团组织按区、乡设立委员会、支部。毛泽东同志的《才溪乡调查》是上才溪乡和下才溪乡的统称。
  ③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苏区的少先队是共青团领导和组织的工农青年的群众性武装。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