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从苏区团中央局成立到苏区第一次团代表大会
 
张国培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从一九三一年一月党的六届四中全会开始的王明“左”倾错误,曾经危害我党达四年之久,这一时期的苏区青年运动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从一九三一年初苏区团中央局成立,到一九三二年初苏区第一次团代表大会召开,是王明“左”倾路线在中央苏区团的工作中推行的开始阶段,认真研究这一历史过程,对于总结苏区时期青年运动的经验教训,是很有意义的。


  王明“左”倾路线,早在党的六届四中全会召开不久,就开始在团的组织中推行。因而,在苏区团中央局成立之前,团中央对苏区团组织的状况,就已作出了错误的估计,并对苏区团的工作提出了一些错误的方针。这些错误的估计和方针,是造成苏区团中央局成立以后工作中出现错误的重要原因。
  一九三一年一月十二日,团中央局召开会议,听取了出席中共六届四中全会的团中央代表团关于四中全会经过和总结的报告,通过了《团中央局关于党四中全会的决议》,表示完全同意中共六届四中全会的召开及其决议。
  值得注意的是,团中央局从贯彻王明“左”倾路线的开始,就对苏区团组织的基本状况,作了错误的分析,对苏区团的工作,提出了一些“左”倾观点,这些错误比较集中地反映在一九三一年二月十九日团中央通过的《团在苏区中的任务决议》中。决议认为:“党和苏维埃政权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在苏维埃区团的目前的现状和工作中都有它的表现”。“吸收富农入团,在团及少年先锋队的领导机关中,到处有很多富农的成份(甚至有百分之五十以上)”。“团及领导干部的成份不能满意”。在这个决议中已经提出:“右倾是目前主要的危险”。①
  一九三一年三月初,团的五届四中全会召开。全会通过的决议,再一次表示完全同意党的六届四中全会的决议。决议在对苏区团的状况分析中认为:“在苏区之中,团虽然大大的发展了,创立了少年先锋队和童子团的群众组织,但是它们对于自己主要任务的实现是不能令人满意的。”“无疑的,苏区中的团还不曾能够将青工及雇农、贫农的主要阶层团结在自己的队伍之中;富农的成份充塞着,有时甚至领导机关的成份中,富农占百分之五十,做了许多右倾机会主义和‘左’倾错误。”决议又一次强调“右倾是目前主要的危险部分。”②
  上述内客,反映了党的六届四中全会以后团中央对苏区团的工作的基本估价和工作方针。成为苏区团中央局成立以后的行动纲领,也是以后苏区团的工作中出现“左”倾错误的理论基础。

 


  当时各个革命根据地地处偏僻,交通阻隔,联系不便,所以党的六届四中全会精神和团中央局上述决议的内容,苏区团组织一般在一九三一年三月中旬以前是不了解的。因此,四中全会精神在中央苏区团组织内的具体贯彻,是在中央全权代表团进入中央革命根据地,苏区团中央局成立以后,才开始的。
  关于苏区团中央局成立的时间,有几种说法。但从现有的资料看,团中央虽然早在一九三○年九月就决定要成立苏区团中央局,但是,在一九三一年一月中共苏区中央局成立时,并没有同时成立苏区团中央局。一九三一年三月初团的四中全会决议中,仍提到尚未建立苏区团中央局。这样看来,苏区团中央局很可能是在中央全权代表团进入中央革命根据地以后,才正式组成并开展工作的。
  首先,中央代表团在三月中旬到达闽西根据地后,于永定虎岗召开了中共闽西特委扩大会议,与此同时,也召集了团闽西特委扩大会议,传达六届四中全会精神,并于三月二十一日,以苏区团中央局的名义,作出了改造闽西特委的决议。根据这个决议的精神,五月十五日,闽西召开第二次团代表大会,改选了领导班子,产生了新的团特委。
  中央代表团四月中旬到达赣南以后,于四月十七日召开了一天会议,作为在此之前已经召开的中共苏区中央局第一次扩大会议的继续。中央代表团在会上作了关于四中全会和中央对目前形势估量的报告,通过了《接受国际来信与四中全会决议的决议》、《C.Y.工作的决议》等五个文件。这次会议根据六届四中全会反“右倾”、“反调和主义”的精神,在一系列问题上提出了许多“左”倾观点,并对中央苏区团的工作产生了直接的影响。
  四月二十八日,团苏区中央局召开会议,通过了《对赣西南工作的决议》。这个决议,按照中共苏区中央局扩大会议定下的调子,对整个赣西南团的工作,作了全盘否定,并确定了“集中力量,抓着中心”的工作方针,以主要力量来直接进行赣南团组织的改造。经过两个多月的工作,首先对宁都、永丰、吉安、兴国几个中心县进行了自下而上的彻底改造,撤换了大批团的干部,并对团员进行重新登记。
  团中央在收到团苏区中央局关于前一阶段工作情况的报告后,于八月四日写了给苏区团中央局的第一封信。信中肯定苏区团中央局决定改造赣南各级团的组织是正确的,但同时也指出:“说赣西南的团,处于严重的危机状态中是不正确的。同时,说赣西南的上下各级团部都在AB团手里,同样都是惊惶失措的谰言。我们不能相信,象你们第一段报告中所说出的青年群众革命情绪的高涨与少年先锋队的勇敢作战,而能容忍自己的领导机关完全掌握在反革命AB团手中,AB团如果正如你们所估计的力量,则暴动或者早可成功。”
  苏区团中央局接到团中央的指示信后,对工作方针作了某些改变,并从九月份开始,陆续派出巡视员到闽西、湘赣等根据地巡视工作,调查了解情况,还开始着手纠正一些地方在改造团组织工作中的过火作法。
  然而时隔不久,在中央代表团的主持下,十一月一日至六日召开了中央苏区第一次党代表大会。这次会议把毛泽东同志的正确主张诬蔑为“狭隘的经验论”、“富农路线”和“极严重的一贯右倾机会主义”,强调“要集中火力反右倾”,开始排挤毛泽东同志在中央苏区对党和红军的正确领导。中央苏区第一次党代表大会,是王明“左”倾路线在中央革命根据地推行的一次重要会议。这次会议通过的《青年团工作决议案》,对苏区团的工作提出了更加系统的“左”倾思想。
  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苏区第一次团代表大会于一九三二年一月十五日至二十日在江西瑞金召开。来自各个革命根据地的代表和红军代表二百余人参加了会议。会议通过了《政治决议案》、《苏区团在工会运动中的任务决议》、《儿童运动决议案》等决议案。这次大会由于直接受到苏区第一次党代会的影响,使得“左”倾错误在苏区团的各项工作中进一步发展。尤其是随着会议精神的传达,“左”倾错误在苏区各个革命根据地团的组织中得到全面贯彻。

 


  从苏区团中央局成立到苏区团第一次代表大会的一年时间里,苏区团中央局为恢复和健全中央苏区共青团、少先队、儿童团等青少年组织做了一些工作,在扩大红军、苏区经济建设和反帝工作、文化教育工作中也取得了一些成绩,还创办了机关刊物《青年实话》,开办了团校。但是,由于这一时期苏区团中央局的中心工作是传达贯彻党的六届四中全会和团的五届四中全会精神,实行团的转变,进行团的改造,这就使得王明“左”倾路线开始在中央苏区团的工作中推行,并使这一时期的工作出现了比较严重的错误。归结起来,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
  第一,对当时团的政治形势作了错误的分析,强调在团内开展反右倾斗争。
  大革命失败以后,受到严重破坏的赣南、闽西的团组织在当地党组织领导的武装暴动过程中,逐步地得到恢复,并开展了一些活动。在红四军转战赣南、闽西的游击过程中,有了较大的发展,并为创建中央革命根据地作出了贡献。立三“左”倾错误时期,在红四军总前委和当地党组织的领导下,赣南、闽西的团组织曾经对立三“左”倾错误进行过抵制。立三“左”倾错误结束后,从赣南、闽西团的工作的客观形势来看,并不存在右倾和右倾调和主义的错误。然而,苏区团中央局成立以后,却不作深入的调查研究,而是按照四中全会定下的调子,指责赣南、闽西团组织在三中全会以后,实行调和主义立场,继续立三路线,不能真正转变到正确的少共国际的路线上来,不能执行团的彻底改造。因此,苏区团中央局认为:“只有坚决肃清立三路线与调和路线,执行少共国际及中央的正确路线,实行团彻底改造,肃清团内AB团及一切异己分子、才能把团根本的挽救过来,走向健全化”。并且强调“尤其要集中力量反对右倾及对它的调和倾向。这主要表现于富农路线,对青年运动及团的力量过低估计,消极失败的情绪,对于消极动摇的知识分子干部的留恋等”。③由于苏区团中央局对政治形势作了不符合实际的估价,错误地提出在团内开展反右倾斗争,这就为“左”倾错误在中央苏区团的工作中的推行,打下了思想基础。
  第二,对中央苏区团组织的基本状况作了错误的估价,使团内肃反运动更加扩大化。
  在苏区团中央局成立以前,从一九三○年十月起,肃反运动已经在中央革命根据地内开展。一九三○年十二月“富田事变”发生后,中央苏区的肃反运动,又出现简单化、扩大化错误。苏区团中央局成立以后,没有详细的了解情况,就在《对赣西南工作的决议》中,主观断定:“赣西南团的阶级基础,是异常的薄弱,团内包含了阶级的异己分子,尤其是团的各级指导机关,几乎完全被地主富农出身的知识分子所盘据了。由于整个革命运动的高涨,特别是土地斗争的深入,团内这些地主富农的分子逐渐动摇背叛,大部分从青年团员变为AB团的分子,以致大多数的团的指导机关,被AB团所操纵。”④苏区团中央局对赣西南团组织基本状况所作的错误估计,使中央苏区团组织内的肃反扩大化错误有了进一步发展,使团组织遭受了严重的损失。赣南在对团组织进行自下而上的改造过程中,大批团的干部被当作AB团,错捕错杀,那些出身不好的知识分子干部和敢于抵制“左”倾路线的干部,更是成为主要的清洗对象。闽西团组织从一九三一年五月二次团代表大会以后,肃反扩大化的错误也有发展,大批团干部甚至团员被当着“社会民主党”而遭到清洗。据闽西团组织五月份统计,老团员四千四百多人,经过三个月的“清洗”,只剩下一千人左右。“县、区委负责人在机关工作椅还未坐热,已一批又一批送到肃反委员会去了。”“部分新团员于肃反最历害时候,亦有不敢自认为C.Y.团员者。”⑤由此可见,这一时期团内的肃反扩大化错误,已经发展到何等严重的程度。
  第三,贯彻“左”倾阶级路线,削弱了自己的力量。
  土地革命中建立的革命根据地,都在远离中心城市的省与省交界的山区农村,这些地方除了少数手工业者外,基本上没有大机器工业,因而,工人阶级的力量是非常微薄的。但是,苏区团中央局在这一时期的工作中,照搬外国的经验,贯彻“左”倾阶级路线,不切实际的强调要在苏区团组织内加强工人成份,这样,继肃反运动之后,又有大批出身不是工人、雇农的团干部被撤换,各级团组织大换班,打击了老团干的工作积极性,造成了新老团干的不团结。有些地方的团组织,由于老团干大批撤换,工人出身的团干部又一时难找到,出现了工作脱节的状况。这条“左”倾阶级路线,还推行到少先队、儿童团等组织中,大搞唯成份论,把一些出身不好或者肃反对象的子女,从这些组织中“清洗”出来,一些本来可以团结的力量,被推出了革命队伍,削弱了苏区青年运动的力量。
  从上面的分析中,可以看到,从苏区团中央局成立到苏区第一次团代表大会期间,王明“左”倾错误对苏区团的工作的危害,比较集中的表现在组织路线和干部问题上,结果使得一大批经过斗争考验的具有丰富经验的团的领导骨干遭到了严重伤害,使得中央革命根据地团组织原有的工作基础受到破坏。这就为“左”倾错误在苏区团的工作中的全面推行,打下了思想基础,奠定了组织基础,终于使整个苏区青年运动遭到了严重的挫折。这一沉痛的历史教训,是永远值得我们记取的。

  (载自《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苏区共青团专题论文集》福建人民出版社1986年6月出版)
  ①《团在苏区中的任务决议》。
  ②《中国共产青年团四中全会决议》。
  ③④《C.Y.苏区中央局对赣西南工作的决议》。
  ⑤《少共闽粤赣省委向苏区团代表大会的一年来工作书面报告》。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