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湘鄂西苏区团的工作初探
 
汪成旺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湘鄂西苏区以湖北省的洪湖为中心,包括湘鄂两省西部交界地区。它由几块大小不等的根据地组成,即:洪湖根据地、湘鄂边根据地、巴兴归根据地、鄂西北根据地、鄂北根据地,此外,还在洞庭湖周围和湘鄂川黔边界建立过游击区。后来还建立了黔东根据地。各个根据地之间虽未联成一片,但先后在中共湘鄂两省委、湘鄂西特委和后来成立的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省委的领导下,互相配合,构成了湘鄂西苏区的整体。对湘鄂西苏区的建立和发展,湘鄂两省团委和湘鄂西地区的各级团组织及其广大团员青年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湘鄂西地区团的工作是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开展起来的,随着大革命的失败,湘赣西地区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在敌人的疯狂镇压下,逐步转入了低潮。一九二七年秋,党中央为了加强对长江中游各省革命运动的领导,决定设长江局。“长江局所辖的范围为湖北、湖南、江西、四川、安徽、陕西、七省……代行中央职权,指挥上列七省之革命运动与党务”。①但是,严重的白色恐怖,使长江局及下属省的党团组织无法正常行使职责,开展工作。当时,长江局从成立到停止工作不过月余;罗亦农以党中央派出的两湖巡视员身份到武汉指导湖北、湖南两省党的工作,时间也不过数日。在这前后,湖北党团省委三次遭到大破坏,其中有的是从共青团开始的。据初步查证,在较短的时间内,至少有七任湖北团省委书记不是被捕,就是惨遭杀害,使湖北省团的工作一直没有恢复正常,以致逐渐中断了团的系统领导。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湘鄂西苏区时期。为了在新的局势下组织新的革命力量,开辟新的革命道路以适应革命运动发展的需要,一九二八年三月十日,《中央致湘鄂赣三省省委信》中指出:“为要指导三省边界各县”“故应划归”一“省委指导”,这应是“有相当的时间性的,他的权限不单是政治上指导,而且在组织上也可以指挥”。同时对“所辖各县在组织上属于某省委的县委,仍应向该省委作经常的报告,受该省委的指挥。”党中央这一指示信,为鄂西、湘西也为后来形成的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党的工作、团的工作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湘鄂西苏区团的工作主要是从鄂西地区开始的。党的“八·七”会议后,党中央为了“领导两湖的工农群众实行暴动,以推翻武汉政府与唐生智的政权,建立真正的平民的革命的政权”,作出了《两湖暴动计划决议案》。②根据党中央的统一部署,湖北省委在建立和健全其它各区特委的同时,组建了“由省委指定党部、农运及军事工作的同志各一人(青年团得派人参加)”参加的鄂西特别委员会。③鄂西特委成立以后,尽管叛徒多次破坏,但鄂西特委领导下的团组织仍有发展,工作比较活跃。这受到了湖北团省委的重视,曾一度要求鄂西特委抽调三人去加强其它地方团的工作。到一九二九年九月党的湘鄂西特委成立时,团的组织和团员已遍及鄂西二十三县(当时刚由湖南省委划拨的南华安三县,不计在内)。党的湘鄂西特委成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没有相应成立团的湘鄂西特委,鄂西特委“在实际上湘鄂西的工作也是管了的”④。在青年团工作发展的同时,其它青年群众组织也有相当的发展。湘鄂西特委成立前,鄂西主要有少先队、童子团、学徒联合会、青工小组等群众组织,其中少先队、童子团人数达二十万之多。
  特委成立以后,湘鄂西地区团的工作有了健全统一的领导机构,加之湖北省委和长江局先后派人巡视指导,使这一地区团的工作发展很快。一九三一年,团在组织方面,有比较大的进展,“工作比较从前的鄂西特委时的好些了,现在组织部除部长一人之外,还有一个秘书及干事来专门做工作,由几个人组织一个组织委员会,现组织部出版有一教育同志的刊物为《团的生活》,这一刊物已出版三期了,一般下级团部和同志都非常喜欢看这一刊物,因为文章是实际的同志要解决的迫切问题”。⑤这时团的组织除湘西及鄂西上游的九县没有统计外,已建立了团的石首、监利、潜江、沔阳、华容、公安、松枝、宜昌临时县委,沙市市委,监西特别区,总计团员一万二千○二十五人,其中工人占一千三百三十一人,少队十四万五千四百○二人;童子团八万○七百五十六人;青工有组织的计五千七百○三人。
  随着工作的发展,团湘鄂西省委成立了。省委的成立标志着在立三路线时取消了的青年团组织的正式恢复。据当时统计,全省团员有一万○三百人,其中女团员三千人,工人占百分之十三,贫农占百分之六十,中农占百分之十三,富农占百分之五,中小商人占百分之五,其它占百分之四。还有少先队六万人,童子团四万人。为了进一步克服立三路线对团工作的影响,改变团员数量比党员少的状况,团组织派出巡视员,巡视各区委和中心支部的工作。巡视员每次出发前,都开会订立巡视员竞赛条例,有的还订立竞赛合同,以便检阅工作的成绩,做得好的评为“战斗飞机”,因此他们工作非常积极认真,都想做“战斗飞机”。当时团的工作的发展离不开武装斗争,因此,在红军中建立和健全团的组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由于“专门讨论红军中团的工作,决定在师委团委下成立少共委员会,专门计划青年工作”,⑥所以各红军部队中都有团的组织,并且红军打到哪里,团的工作就在哪里发展。另外,在赤白交界的地方都建立了团的秘密小组。

 


  经过团的各级组织和团员青年的努力工作,湘鄂西地区团的工作取得了比较大的成绩。主要表现在:领导和动员广大劳动青年群众热烈参加平分土地的斗争,在斗争中实现了十四岁以上劳动青年分得全份土地的口号,动员了大部青年参加生产运动,如建设水利等;团的组织发展,由八千六百一十九名(三特扩大会时)增到一万八千四百二十九名(一九三一年十二月止),提拔了工农干部参加各级领导机关,在新苏区与白区(如宜昌特委等)都建立了团的组织;少先队、青工部、儿童团的发展已由过去登门造册的方式转变到自愿报名参加,少先队员大多有了“列宁驳壳”(土枪),并且能够配合游击队、红军作战,开始了模范队的建立,发动了青工“十月红”和年关斗争;领导青年拥护红军的工作取得了相当的成绩,洗衣队、慰劳队、担架队、鞋袜队广泛建立,特别是在红三军回到洪湖后,各地青年送鱼、送菜、送鞋,踊跃参加红军,并开展了建模范团的活动,派出了一些团员干部到白区、白军、灾民中工作,其中沔阳、监利两县的灾民工作成绩特别显著(如领导灾民到白区去斗争等);开展了扫盲运动,建立群众俱乐部、列宁小学等。
  湘鄂西地区青年群众的斗争和团的工作进一步促进了团组织工作方式的改善,能够抓住广大劳苦青年群众特殊要求去发动青年(如平分土地、文化教育、生产竞赛队);注意了团内的教育训练工作,继续不断的开办了训练班和识字班,各区委还开办了多种形式的流动训练班,训练干部;省委本身团报能够经常出版,内容有相当的改善(在各主要的县也创办了团报,如监利、沔阳、潜江、天汉、川阳、江陵等),团组织对各种青年群众组织的领导大大地加强了,能够经常具体指导、讨论、检阅他们的工作。在残酷的斗争中,团组织还保存着部分的秘密基础和群众秘密工作,积累了这方面的经验。满州事件发生后,团组织对于反帝工作有了相当的开展和注意,在苏区内很多地方(如川阳、天汉、沔阳、监利等)都建立了反帝同盟青年部的组织,为团的工作取得新的成绩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为了使湘鄂西团组织工作的中心任务适应当时“全国的青年运动开展的新形势,来加强改造团发展团的工作,用团组织的力量来动员全湘鄂西的广大劳动青年为组织民族革命战争,完成击破敌人的‘围剿’…以致建立全国苏维埃而斗争”,⑦一九三二年四月,湘鄂西团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确定了自己的具体斗争任务,主要是:
  (一) 使团成为真正的共产主义的青年群众组织,成为党的后备军,是团目前组织工作的基本任务。
  (二) 要以科学的集体领导代替手工业式的领导方式,要反对团内第二党的工作方式,广泛运用革命竞赛的方式,发挥青年的作用,使团的工作青年化群众化无产阶级化,这要看作是团目前第一个中心任务。
  (三) 加紧团内教育训练工作,大胆的提拔新的积极工作的干部,运用各种训练班、读报班、流动训练班、识字处、俱乐部的方式去加紧团内教育训练工作。把一部分较好的同志介绍到党内去。
  (四) 加紧白区工作的建立,派一百个干部到白区去做工作,主要的是派往沙市、汉口,农村是当阳、公安、襄樊各县,去建立这些地方团的支部和群众组织,动员青年群众参加各种斗争,参加游击战争。还要在各县政治经济比较中心的地方建立中心支部与模范支部。
  (五) 恢复和改善各种青年群众组织,包括青工部、少先队、儿童团、反帝同盟青年部、合作社等。
  从湘鄂西地区团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确定的主要任务来看,她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在带领广大青年投入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建立了光辉的业绩,在极其复杂险恶的环境中独立自主地创造性地为共青团的事业及其青年运动增添了光彩。
  在发展革命战争、保卫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湘鄂西地区团组织和广大青年积极参军参战,运用各种形式向敌人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在国民党中央军配合川军第四次“围剿”苏区时,团宜昌特委印制了各种宣传品,散发到士兵、纱厂工人、贫民中去,发动欢迎红军的各种群众斗争;还非常重视口头宣传鼓动工作,解释群众对红军的疑惧,并借乘凉的机会召集欢迎红军的群众会议。发动青年农民骚扰敌人等,使这些斗争汇合成为拥护红军、响应红军、欢迎红军的实际行动,有力地支援了红军的作战。
  在红军中的团组织,除最大的吸收积极青年战士入团外,还在部队中建立列宁室,运用革命竞赛的方式组织决战队,颁发列宁奖章,以提高青年战士的战斗情绪。
  团的宣传、文化工作做得很出色,从省委到区委都建立了宣传委员会,在各级各地团的领导下,创办了《红色青年报》、《列宁青年报》、《团的生活》、《青年之路》等报刊,使许多党团文件的精神能够很快地传达到支部中、群众中。还举办列宁青年学校、训练班,并用团费建设团校,培养、造就团的干部。通过学习,基本上有三分之一的学生能够参加县委工作,三分之一的能够做区委工作,其余的都可担任中心支部工作。团组织还开展各种社会教育活动,建立列宁书店、俱乐部、图书馆、通俗讲演所。为编印教材和学习资料,专门组织一编辑委员会,但总供不应求。为搞好根据地的文化工作,团组织在各县开办教师训练班或师范讲习所,采取奖励政策普遍建立列宁小学,规定六岁为学龄儿童,以政府的力量建立列宁模范小学和高级小学,实行强迫教育,团组织不仅关心儿童的文化学习,而且注意引导儿童参加革命斗争,运用适合他们特点的方法开展活动。当时全湘鄂西曾有列宁小学二百九十三所,学生达一万二千多。还办有儿童识字处、平民夜校、工人子弟学校等。
  对青工童工,团组织提出十八岁以下的青工作六小时,十六岁以下的童工工作四小时,规定取消包工制、学徒期间有工钱,反对资本家用各种办法压迫剥削青年工人。针对资本家年关解雇工人的情况,团组织提出“过年休息,工资照给,向老板借钱过年,要求老板发棉衣、新鞋、新帽及年赏金,到老板家里过年”等行动口号,⑧鼓动他们到白区的豪绅地主富农家里没收粮食回家过年,从而激发了他们的革命热情,在斗争中大批地吸收他们入团,改善了团的队伍,提高了团的素质,使根据地的青年工人运动在团组织和各级青年部的领导下蓬勃地发展。

 


  湘鄂西团组织领导的青年斗争是多方面的,在苏维埃政权建设中的工作成绩是很大的,但也有深刻的教训。由于王明“左”倾错误的影响,湘鄂西曾一度“苏区党团组织完全公开”,各地支部大树其招牌,开支部会邀请群众参加旁听,团的一切活动几乎人人都知道。这样一来,在敌人“围剿”时,团的干部和团员青年都要转移,不能在群众的掩护下开展工作,或某一人叛变,全支部的团干部和团员惨遭牺牲(如江陵一支书叛变,敌人一次就杀了九十人)。在敌人占领的地方,团的组织差不多完全被破坏(如石首县当时有三千多名团员,只剩转到洪湖的三百多人和留在原地的二百多人),使革命遭受极大的损失。另外,团内的惩办主义一度十分盛行,轻则警告、查看、开除,重则送出苏区、处决,使得人人自危,团内的恐怖气氛日趋严重。
  一九三二年元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九日,夏曦领导下的湘鄂西中央分局,在洪湖苏区监利县的周老嘴召开了湘鄂西省第四次代表大会,这次大会从政治上、组织上巩固了左倾冒险主义在湘鄂西苏区的领导地位,为全面深入地贯彻其左倾错误制造了条件和声势。
  大会以后,各级党、团组织层层召开各种会议,批判所谓“对革命形势估计不足,对洪湖悲观失望”的各种“左倾机会主义倾向”,批判所谓“企图用两面派的手段和括弧内左的词句,来掩盖他左倾的实质,反对中央分局正确领导的错误”。⑨要求党、团揭露所谓“左倾机会主义纲领和一贯反对中央正确领导的阴谋”。⑩在“左”倾错误路线的指导下,湘鄂西团的三大作出了“完全同意少共中央代表的报告和党四代大会的全部决议”的政治任务决议案,尽管团的组织和团的干部运用各种形式贯彻左倾错误,但把持中央分局领导权的个别领导人仍认为“湘鄂西少共省委负责人几乎全是改组派,如温荣清、周美童、张学良等”。(11)在第四次肃反中,指导湘鄂西党、团工作的团中央代表被当作主要的改组派加以杀害。当时夏曦觉得什么人都靠不住了,认为党、青年团和苏维埃组织都为“敌人”把持,便在一九三三年三月召开的分局会议上,悍然作出了解散党、团组织和省苏维埃的错误决定,接着制定了《湘鄂西苏区及红三军中共产党员、青年团员清洗条例》,这个条例规定所有党、团员“实行清洗,重新登记”,方法是“群众讨论”“上级批准”,这样,一大批党、团员被赶出了党团组织。
  湘鄂西从一九三二年开始的历时近三年的大肃反,是王明“左”倾路线统治全党四年之久的恶果,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使革命濒于毁灭的边缘。后来,部队处于“无目的无前途的流浪”,“陷于麻痹和消极状态”。(12)为了改变到处“流浪”的被动处境,湘鄂西苏区部队转移到黔东,建立了黔东苏区,在任弼时、贺龙等同志的领导下进而开辟了湘鄂川黔苏区。一九三四年十一月下旬,湘鄂川黔党的省委(13)提出了建立各级党政领导机构及群众组织等任务,这时的团的工作虽然基本陷于停顿,很难完全恢复,但也有所发展。关于湘鄂川黔苏区团的组织及团的工作,将另作研究和探讨。
  湘鄂西苏区广大团员青年的斗争和团组织的工作,自一九二七年秋收暴动开始,至一九三四年秋止,历时六、七年的时间。尽管湘鄂西苏区的斗争最后遭到了失败,但团组织带领广大青年所展开的轰轰烈烈、可歌可泣的英勇斗争,是永远不可磨灭的。

  (载自《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苏区共青团专题论文集》福建人民出版社1986年6月出版)
  ①《中央政治通讯》第14期,原文只写了六省名称。
  ②③《湖北秋收暴动报告》(1927年10月),载《中央政治通讯》第11期。
  ④《团湘鄂西第二次代表大会主席团致中央信》(1930年12月18日)。
  ⑤《团湘鄂西特委报告(第1号)》(1931年3月)。
  ⑥《团湘鄂西省委组织部关于组织工作给团中央的报告》(1931年8月10日)。
  ⑦《少共湘鄂西三代大会组织决议案》(1932年4月3日)。
  ⑧《少共湘鄂西省委通告第九号》(1931年4月3日)。
  ⑨⑩《湘鄂西三次代表大会政治决议案》(1932年4月3日)。
  (11)《湘鄂西中央分局来件》(1934年3月17日)。
  (12)《湘鄂西中央分局报告》(1934年9月15日)。
  (13)至此,湘鄂西中央分局实际已不复存在。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