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从松滋地区团的活动看拉锯区的青年运动特点
 
张靖若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湖北松滋,位于长江南岸,是江汉平原和湘鄂西之间的交通要道,也是直达巴蜀的喉舌。因此,发动群众,建立党团组织,控制这一地区,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一)在白色恐怖下建团
  经过大革命洗礼,松滋广大青年逐步认识到中国革命只有武装夺取政权才有真正的出路。一九二七年秋,松滋籍共产党员张波臣在第二期武昌党务干部学校学习期满后,受中共湖北省委派遣,与共产党员黄绍豫等先后从武汉等地返回松滋,发展党团组织。不久,松滋籍共青团员杜若(女)受共青团鄂西特委派遣,也来到松滋,协助张波臣组建团县委,开辟团的工作。他们发展了彭杰山、张维高、张国定、李春秾等入团。一九二七年底,第一个团支部在沙道观一带成立,张波臣为书记。
  一九二八年二月初,鄂西特委派黄杰(女)赴松滋工作,在街河市建立中共松滋县特别支部,黄杰任书记,张波臣任青年团书记。月底,鄂西特委派特委委员、团特委书记张光杰到街河市,主持建立中共松滋县委,书记黄杰。不久,在张光杰同志帮助下,共青团松滋县委员会在九岭岗成立,书记张波臣。团县委成立后,即开始分片发展团员,时值敌人大举“清乡”,组织发展大多是秘密进行的。一个多月后,全县发展团员三百多名,相续建立九岭岗、西斋、街河市、杨林市、金鸡山、裴家场、老城等七个区(乡)支部。至此,湘鄂西各县的团组织逐步恢复,革命烈火又燃烧起来。
  (二)发动青年,减租抗债
  为了宣传革命真理,提高青年的思想觉悟,发展团的组织,张波臣、张定国等在刘子家通过杜若的哥哥、女子小学校长杜杰之的关系,借用女子小学校舍开办了一所夜校,主要讲解“共产主义浅说”、“青年问题与青年运动”、“青年与农民”、“婚姻与妇女运动”等内容。动员青年起来革命,号召妇女走出厨房,走出绣房,反对包办婚姻等。通过宣传教育,不少人开始觉醒。这时期,尽管白色恐怖,青年团、农协和妇协仍然有了较大的发展。青年团通过农协、妇协等半公开组织开展减租、减息、抗债等斗争。一九二七年底一九二八年初,农协、青年团领导饥民发起一场均分土豪劣绅粮食财物的“吃大户”的斗争,打击了土豪劣绅的气焰。这一斗争以松滋、枝江为中心,波及周围数县,为后来的土地革命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三)领导九岭岗暴动
  一九二七年八月十二日,团中央召开在汉中央委员全会,根据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制定了青年团的新任务,要求全团积极参加党领导的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积极协助党把湘鄂赣粤四省的农民暴动搞好。
  为了贯彻党团中央的指示精神,组织和发动农民暴动。鄂西特委于一九二八年四月下旬在江陵岭河口(后转公安)召开特委扩大会议,研究了松滋的形势和任务,决定派李述礼任中共松滋县委书记,抓紧组织农民暴动。五月,松滋、枝江、宜都三县县委在松滋境内的小免湾召开联合会议,决定三县同时举行武装起义,策应湘鄂西革命大暴动。接着,党团松滋县委在街河市召开党团联席会议,布置了秋收暴动,并成立了以张波臣为暴动总指挥的临时执行委员会。暴动将在以九岭岗为中心的方圆百里内进行。
  正当起义准备工作紧张进行的时候,有人不慎泄密,团防局于六月十八日上山捉人,张波臣等即带领团员青年和九岭岗人民奋起反抗,将敌全歼。暴动被迫提前。县委立即宣布成立苏维埃政权,迅速设立起义指挥部,连夜组建了一支近千人的红色自卫大队。十九日,自卫大队兵分三路向敌人发起进攻,捣毁团防总局,杀死劣绅数人,革命风暴席卷周围各乡。二十二日,敌团总率队反扑,被起义队伍击退。二十六日,国民党县长高季浦纠集驻守宜都的四十三军一个营和全县团丁一千多人,分七路包围九岭岗。为保存革命力量,起义指挥部组织起义队伍和群众主动撤退。敌人占据九岭岗后,疯狂报复,大肆烧杀。党团县委负责人李述礼、黄杰等被迫撤离松滋,张波臣等赴宜昌向鄂西临时特委汇报(后参加红军,在战斗中牺牲)。团的活动再次转入地下。许多撤离出来的团员和起义队员参加了红军。
  在此前后湘鄂西地区的其它各县也发动了规模不等的武装暴动。这些暴动,沉重地打击了敌人,鼓舞了人民的斗志。青年团在暴动中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扩大了青年团在群众中的影响。
  (四)带领青年参加革命,支援红军
  一九三○年春,以贺龙为首的工农红军建立了以洪湖为中心的游击根据地,展开了武装割据、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斗争。这期间,松滋是敌我两方争夺拉锯的区域之一,曾几度建立苏维埃政权。但不论是苏维埃时期还是敌人统治时期,青年团都为革命斗争发挥了积极重要的作用。在苏维埃时期,青年团带领团员青年及儿童团员,参加了党领导的以“打土豪”、“分田地”为主要内容的土地革命和各项经济文化建设。他们站岗放哨,监督土豪劣绅,配合红军和游击队对敌作战,为红军送军粮、烧茶水等。为了壮大红军力量,团组织号召青年“到红军中去”、“到战斗第一线去”,选拔一批批优秀分子参加主力红军。为了瓦解白军,青年团还通过家属亲友等种种关系做白军士兵的工作,呼吁白军士兵弃暗投明,并向白军宣传红军的优待政策。在青年团的宣传帮助下,许多白军士兵参加了红军,走上了革命道路。
  (五)从松滋团的活动看拉锯区的青年运动特点
  拉锯区,顾名思义,是敌我双方争夺的区域。松滋即是湘鄂西的拉锯区之一,它的青年运动,不同于白区,也不同于苏区,概括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
  第一,团组织带领团员青年参加农民暴动,在一定程度上配合了毛泽东同志领导的湘赣边武装起义及其向井冈山的进军。在党的“八·七”会议及团的“八·一二”会议后,各地的团员青年纷纷参加党领导的武装斗争,松滋的团员青年也参加了这一斗争,并在斗争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他们在起义队伍中占有相当的数量,且机智勇敢,常常“出没无常地杀戳土豪劣绅,破坏税收机关……”,每次战斗总是冲在最前面。他们参加自卫军、游击队等农民武装,不断向敌人进攻,很好地配合了秋收暴动,严重地冲击了反动派的基层政权。同时,他们通过这些斗争,宣传了党的“八·七”会议确定的武装斗争和土地革命的总方针,扩大了共青团在青年群众中的影响,初步奠定了在此地区建立红军、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开展武装斗争的基础。
  第二,一批青年在严酷的斗争中经受了严峻的考验,走上了革命道路。松滋的斗争十分激烈,工作容易开展,但同时也常常遭到破坏。在斗争中,团组织带领团员青年协助党做了大量的工作。由于当时红军刚刚建立,敌我力量悬殊,加上斗争形势的需要,红军在拉锯区只能短暂停留,这样,保卫革命果实的大部分担子就落到青年团的肩上。面对敌人疯狂的烧杀抢掠,团员们个个挺身而出,与敌人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不少青年战士在这里为革命献出了生命,一批批青年在血与火的洗礼下,不断成长,成为我党我军的优秀干部,为革命事业作出了贡献。
  第三,从先发动青年学生、青年工人走向也发动青年手工业者、无职业者青年起来参加革命,团的工作范围得到了拓广。松滋及其它一些拉锯区(湘鄂西的拉锯区还有宜都、枝江、长阳等地)的青年团,其初创时期的成员多数来自青年学生和青年工人。青年学生思想活跃,勇于变革社会,青年工人恨透资本家的剥削压迫,敢做敢为。团组织根据这些特点,发动他们起来革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随着工作的进一步深入,拉锯区的共青团组织根据上级团委“要注意在广大的青年群众中发展组织”的有关指示,着重在青年农民和手工业者、无职业青年中发展团员。后来,少共湘鄂西省委第三次代表大会又提出“要注意到灾民饥民中青年工作的领导,建立起团的灾民饥民中的青年群众组织”。①这一指示不久即得到落实。拉锯区的青年团从首先发动一部分青年参加革命发展到组织广大青年参加革命,使革命力量逐步壮大。
  但是,由于当时客观条件的限制以及少数领导人对形势的错误认识,拉锯区青年工作的开展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当时入团要履行严格的手续,这一方面体现了团在青年中的先进性,而另一方面,由于条件过高,使一部分青年对团组织望而却步。有的地方还明文规定成份不好不准入团,使一些青年,尤其是家庭出身不好而又向往革命的青年产生了悲观情绪,使共青团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它的群众性。这不能不说是共青团后来产生关门主义的一个主要原因。
  其二,少数在暴动中具有重要地位的团的负责人,由于对革命形势认识不足,在没有一定基础的情况下轻易发动暴动,尔后马上宣布成立苏维埃政权,结果暴动很快失败,在群众中产生了一些不良影响,有碍于革命斗争的进一步发展。
  总之,松滋等拉锯区的青年运动在激烈的革命斗争中经受了严峻的考验,为中国革命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不失为中国青年运动史上的光辉篇章。
  ①《少共湘鄂西三代大会组织决议案》(1932年4月3日)。

  (载自《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苏区共青团专题论文集》福建人民出版社1986年6月出版)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